138阅读网 > > 仙医狂婿 > 第222章:汇报
  在选择除掉小部分已经病发的人群,我开始对游乐园的整体进行探查,最终确定第柒王所在的位置,处于游乐园正中央的马戏团内。

  因为无法知道敌人的阵容情况,以及布置生前我决定孤身进入,进行拍摄,有利资料,利于大部队的战斗。

  在进入其中之后,虽然我使出全力抵抗,但终究杯水车薪,基本上战斗时间不超过五秒,我便陷入了沉默但是在战斗之前,我将手表中的定位已经发送到各小组成员的手中。

  在我恢复理智之后,我发现我的身体被倒掉在马戏团的中央,且这一次的主谋并非只有一位王,而是两位,另一位则是已经探明了第拾壹王,朱王。

  并且除去两位王以外,在场还有整整26名级别达到小天灾及小天灾以上实例者。

  正当两位王识破我的昏睡伪装之时,冰糖所带领的第七小组以及药师与所带领的第三小组顺利赶到。

  不过在巨大的战力差面前也是杯水车薪,但是王的思想可以说是成功的救了我们一命。

  他们让整整26位异世界实力者,通通退出了战场,仅留下他们与我们作战斗。

  但是无论我们想尽各种方法,都没有对两位王造成任何合理有效的攻击,雷姆与双林,甚至因为两位王的能力各自损伤一只手臂,暂时停止,组织活动最快修养时期需要一个月。

  但是这一次战斗并非没有任何的进展,第一我们全员顺利存活,第二,我们成功探寻到第柒王的能力:变形,可以操控万物,改变其组成方式,达到改变其形态的方法,而乐园内的平民则是因为其能力全部改变dna排列数列,导致其彻底陷入狂化,目前人类科技医学技术无法将其逆转。其二,第柒王所附身之人的能力应该是尸人,因为弟媳王在于我们的战斗中,曾将自己的脑袋旋转180度,且保证不死,并且在与他近距离作战时,完全没有感觉其心跳,初步判定附身种族为尸人。

  第三判明第拾壹王的能力为灵魂,可以自由自在,操控万物的灵魂,无论是将灵魂离体,或是捏碎,都轻而易举。且附身者,为,异界仅存三位空间,魔女月之空间魔女之女,可以无视任何条件,自由自在的操控空间,空间转移,空间扭曲,对其而言轻而易举。

  第四,之所以我们这次能够全员无视死亡回来,是因为在战斗的末尾阶段,天空中飞来了一只土鸭,其嘎嘎叫声影响了,两位王使得两位王的神情大变,并且他们同时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从言语中得知,束缚他们的某种存在,已经陷入了未知,可能世界会迎来更多的王对于我们而言,这是再坏不过的消息了,但也有一个算不上好消息的消息那就是他们貌似去参加了某种宴会,也就是说在宴会结束之前,他们是不会再兑现世界轻举妄动但是宴会何时召开?召开多久以及何时结束?我们都一无所知。

  以上便是此次游乐园人质救援作战计划的全部报告,此次人质救援计划彻底失败,3000名人质已经有后续清理部队全部清理完毕并将其焚烧,确认其病毒不会流传。以上。

  伴随着投影机上灯光闪烁,一张张照片映入了牧灵的眼帘,浩晨也将手中的一大段报告一句句念完,并宣告此次作战计划完全失败。

  “世界才刚安定没多久啊,又要迎来大灾变。”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估计连异世界之门被打开,也有可能是有几位存在的陨落,或者是陷入沉睡。”

  “可恶啊,人类对于他们而言就是蝼蚁,可以随地踩死嘛。”

  “没有办法,我们太弱了,接下来只能麻烦老姐,你去跟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那边进行汇报,并且申请更多的物资我们要为这一场即将到来的大灾变做好准备。”

  “行,你的汇报资料以及会议今天的内容我都已经知晓了,等会整理一份单独给我,我明天就会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总部,幻界歌暂时由你来把持。”

  ank:我叫ank,什么你说这个开头来一遍啊啊不对不对不对这个跟开头没有关系,这一章的主要表现形式是内心独白,所以说不要在细节啦!

  ank:其实有许多观众老爷很好奇,我们一整天的工作,到底是些什么?毕竟我们每天都好像在做外出任务,任务办公室的日常,你们完全不知晓,所以稍微给你们讲解一下吧!

  此时此刻的ank葛优躺,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他那最钟爱的平板,唐浩晨依旧是旷班不来,而冰糖也是坐在那背靠大窗户的办公桌,处理各种各样的文件。

  ank:你们肯定十分好奇吧,为什么浩晨哥这么多次旷班不来?还没有被开除,虽然他有一部分技术顾问的因素在里面,但实际上大多数他其实不是旷班班不来,而是因为你们也知晓,毕竟浩晨哥身体比较弱嘛,每一次战斗不断个胳膊断个脚的,他都不好意思说出来战斗。

  ank放下手中的平板,从前面的矮桌上拿起了一杯水,喝了下去,润了润嗓门,接着又一副废物的模样躺回了沙发上。

  ank:所以说浩晨哥大部分时间实际上并不是旷班,而是躺在医院,或者说是躺在家里面养伤,虽然嗯,现在的医学水平非常发达,但好歹是断胳膊断腿,没有一两个星期是好不了的,不过在冰糖姐看来没有差别,都算是旷班。

  ank:像你们分享一个情报吧,说不定你们已经在意到了实际上,冰糖姐背靠窗户左下角的那个银行,是本市最大的银行,安保系数也是最高的,大部分富人也都是在那边存放自己的款项目,但每当冰糖姐说出今天是和平的一天的时候,那边绝对会发生抢劫案,并且伴随着爆炸。

  “虽然唐浩晨那个混蛋又旷班没有来不过也无所谓啦,起码没有影响到我处理这些文件,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啊!”

  “gong!”

  “咳咳咳咳咳。”

  冰糖舒展了一个懒腰,将自己面前的发丝梳到耳后,稍微拿起咖啡抿了一口正在感叹,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的时候,她背靠窗户左下角的那个银行再次发生了爆炸,这一次是个三头六臂的异族人,在那边抢劫银行。

  咖啡水从冰糖的嘴中喷溅出来,将她面前刚刚处理好的文件彻底染上了深褐色。

  “唉,该倒霉还是得倒霉算了,再做一次好了。”

  ank:根据浩晨哥不完全统计,这个银行实际上安保系数非常高,平时根本没有人抢劫,但每次冰糖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跟你们看到的一样了,连浩晨鸽这个不相信因果律的家伙都说冰糖姐这一句话涉及到因果律,但这毕竟不能怪冰糖姐,毕竟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定是她的错,所以说,唉,只是苦了那个银行了。

  “冰糖文件处理的怎么样了?中午不是还要去吃烤肉吗?”

  “唉,刚刚一口水喷到上面去了,得重新再处理一遍,不过很快就好,十分钟左右吧,牧灵姐,你稍微等我一下吧!”

  “ok,那我先去上个洗手间。”

  此时办公内部的衣柜打开,牧灵一身职业装从当中走了出来,没有稍作停留,直接走到了冰糖的办公桌前,双手拍在桌上,询问着冰糖的意见。

  看到牧灵的到来,冰糖的心情稍微好了许多,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像牟林许诺还要十分钟,牧灵也点头,欣然表示答应,随即走向另外一旁的厕所。

  “牧灵在吗?”

  “不在,但是你欠我的蓝光碟什么时候还我?”

  牧灵前脚刚进入厕所,后脚衣柜的门再一次打开,药师与从中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纯白的西装,右手还捧着一束鲜花,询问牧灵是否在这。

  还不等冰糖回答,ank直接说出了不在,并询问什么时候把光碟还给自己。

  “真是的,不要小心眼啦!大不了我把这次去漫展买的本子借给你看一下咯。”

  “我看又是那种色色的,对吧?”

  “你怎么说话的呢?对,就是那种色色的。”

  不要看药师与,平常一脸冷漠的模样,实际上他这只是闷骚,上次借去的蓝光bd碟,实际上也是关于色色的。

  众人的座位,冰糖姐是坐在背靠窗户的地方而,ank的沙发是在冰糖前方的左侧,ank的沙发的后面是入口,前面是厕所对应,而此时此刻,药师与就站在ank的前面,背对着厕所。

  “我猜你是来邀请牧灵姐一起去共享烛光晚餐的,对吧?”

  ank一挑眉毛,一脸冷漠地对着面前的药师与问道。

  “对啊!”www.138txt.com

  “那估计已经黄了。”

  “怎么说话的呢?”

  “看一下你身后吧。”

  药师与缓缓的转过头来,此时的牧灵一脸黢黑的,站在药师羽的身后,药师与刚想上前解释,牧灵转身离去,走到了冰糖的面前。

  “走吧!冰糖,我们去吃饭吧!”

  “牧…”

  “不要跟我说话,你个变态。”

  ank:唉,这就是作呀,情况就是这样,虽然药师与一直暗恋着牧灵姐,但由于他的种种行径,到目前为止,好像都还没有牵过牧灵姐的手。

  冰糖:今天的开头已经说过了,反正就是把昨天ank陈述过的日常,再陈述一遍。

  冰糖:唉,不说那些闲话了,离浩晨那混蛋竟然又旷班了,妈蛋,都不跟我请假了吗?

  “冰糖桔!浩晨哥,他今天请假了,请的还是病假!”

  就当,冰糖自言自语抱怨唐浩晨再一次旷班的时候,ank仿佛预料到这一切一般,虽然低着头玩着平板,但依旧说出了唐浩晨已经请假了这件事。

  冰糖:真是的,请假也不跟我说,旷班旷班这个月都旷班八九次了,也不知道请的什么假,算了算了,先把这些文件都给签掉吧!

  对于唐浩晨请病假的事情,冰糖当然是不会幸福的,在他的潜意识中,唐浩晨只要没跟她说话,或者说是没跟她说过请假跟旷班无义。

  冰糖低着头,签着手中的文件,而ank也在一旁静静地玩着手中的平板,两人沉默不语,倒约过了半个多小时。

  “啊,总算签完了,真的是累死了。”

  冰糖伸了一个懒腰,有看着屋外那明媚的阳光,以及桌子上最后一份签好的文件,冰糖拿起了咖,缓缓地抿了一口。

  冰糖:唉,说实话,如果每一天都能够这么和平就好了,不过每天的事情都有这么多,要不然的话,我就不会签文件签的怎么累了。

  不要看我经常坐在办公室里面签文件,实际上,许多战斗都是由我和ank执行的,毕竟唐浩晨的身体还是太弱了点,动不动就请假?还旷班。啊,你说怎么不让唐浩晨坐办公室前文件?拜托你把文件给他,他直接给你涂鸦了,好吗?

  说实话。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背后玻璃窗左下角那边的那个银行老是爆炸,哎,果然这个城市一天都闲不过来。不过今天还好,看上去挺和平的,也没有什么异样,而且来来往往的人也挺少的

  “哦,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啊,要是每天这样就真的太好了。”

  “gong!”

  “冰糖姐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坐在办公桌上伸懒腰缩这句话好吗?楼下银行的维修费可是很贵的。”

  “给我闭嘴!ank,怎么又扯到我身上又不是我引爆的怎么搞的?好像都是我的错一样。”

  冰糖刚说完那句真是和平的一天的时候,果然她背靠窗户,左下角的那个银行又发生了爆炸,这一次是个三头六臂的罪犯。

  而我们的ank依旧是没有忍住进行了吐槽,不过贝冰糖一句话吼了回去。

  “唉,这就是你的因果律啊!”

  当然ank还是不敢直面跟冰糖互相对嘴的,只能小声

  ,毕竟两个人的实力相差一个档次,冰糖已经达到小天灾级别,而ank才只有魔物的实力。

  冰糖:真是的,这群家伙一直都说什么因果律,什么什么因果律,这群家伙不是都不信神的吗?还说什么楼下银行爆炸,起码有我一半的功劳,跟劈雷又不是我安的炸弹,唉,真的是没办法跟他们讲话。

  “不要以为你小声逼逼,我就听不见。”

  冰糖将手中的咖啡放回了桌上,但无意间一就是听见了ank的小声

  ,结果双手用力一拍桌,咖啡全洒在自己签好的文件上了。

  “冰糖姐,不要生气啦,你看你的文件。”

  “闭嘴,让我静静。”

  “怎么啦?冰糖这么大火?中午我们不是还要去聚餐吗?要是ank惹你生气的话,就不带他去了呗。”

  “哇塞,牧灵姐,你这也忒绝情了吧?”

  “谁让你在这边惹我们家小冰糖生气呢?”

  “到千目玲姐稍微等我一会吧,十分钟,我把这最后一个文件签完。”

  “ok,那我先去上个厕所了。”

  正当冰糖,心中一片雾霾之时,牧灵姐出现了,为冰糖稍微驱散了点不爽的心情,稍微交流了一下语言,确认一下中午聚餐的目的,牧灵转身走进了厕所。

  “不好意思,牧灵在这吗?”

  冰糖:说实话,幻界歌当中唯一比较正经的就是牧灵姐了,也只有牧灵姐能够为我提供一点帮助,相对于其他人而言的话,牧灵姐简直就是我的心灵支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