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重启2009 > 第三十四章 请诚哥出马,要多少钱出场费?

第三十四章 请诚哥出马,要多少钱出场费?

 热门推荐:
  柳诚在回去的路上,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李曼心里的失落。

  他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才低声说道:“公司规模在扩大,姐姐最近在通过猎头公司,寻找各种技术大触,包括各种人力资源总监和财务总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曼将车辆慢慢的停靠在了停车位上,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其实我一直担心你公私不分。”李曼拉动着头发上的发圈,将高马尾散开,用力的甩了甩,倒是不在意的说道:“你以为谁做事都跟你一样啊。”

  “姐姐提前都跟我说过了,上个月就跟我说了。”

  柳诚一愣:“已经谈过了吗?我还以为她会让我来开口呢。”

  这种事其实有点得罪人,有点上屋抽梯、过河拆桥。

  而且李曼的身份这么特殊,他还以为柳依诺会让他出面,但是看来柳依诺并没有这么打算,反而是早就做好的准备。

  新的科威信息,新的战场,柳依诺在企业管理层面已经用尽了全力呢。

  “你和婉儿?”柳诚问起了之前柳依诺提出的问题,那就是她和陈婉若的矛盾。

  调停,是一项技术活。

  在柳诚的刻板印象里,李曼是一个战无不胜的人,陈婉若压根就不是李曼的对手,所以他选择从李曼这边入手,问问她们矛盾的核心。

  李曼白了柳诚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她跟个小孩子一样,拽着不松手,我能怎么办呢?说到这个事,她就生气,压根就谈不下去。”

  李曼的叹气是因为在她认为,是她第三者上位,而且事情的过程的确如此,无论如何包装成爱情的伟大,都改变不了这一事实。

  所以,李曼此时对陈婉若也是无从下手。

  “要不要我去跟她聊一聊?”柳诚试探性的问道,既然是要选,他必然是选择李曼,而不是陈婉若。

  李曼掩着嘴角轻笑,终于笑出了声,然后轻轻拍打了一下柳诚的胳膊,笑得花枝招展的说道:“你可算了吧,这种事还是得她自己想明白,你掺和进来,事情反而会变得复杂。”

  柳诚赞同了李曼的说法,其实就是之前陈婉若去香江之后,爱情休克疗法的继续。

  柳诚和陈婉若过去隔着几千公里,现在隔着一个李曼,但是现在的距离,比过去还要更远一些。

  他下了车,骑着黑色电动车说道:“我带你去上课吧。”

  “出发!”

  柳诚再次回到信管院的时候,刚刚停稳电动车之后,就被窜出来的宿舍三兄弟吓了一跳。

  贾军依旧是那副羽扇纶巾、谈笑风生、风轻云淡的模样。而王柯然上蹿下跳,比之柯基,他更像是泰迪。

  韩泽宇则要高冷和中二的多,他半仰着头,还带着略有些倨傲的神情看待一切。

  这不是他本身的性格,而是这个姿势,是今年最流行的姿势,叫悲伤逆流成河。

  “诚哥,今天严昊强找到了宿舍,他出事了。”贾军言简意赅的说明了一个小道消息。

  柳诚颇为神奇的看着贾军,一脸不解的问道:“他严昊强出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啊?”

  “他想找诚哥出出主意,我们拒绝了。”王柯然义正言辞的说道:“但是他给的实在太多了,我们就来问问你。”

  柳诚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给了你们多少钱?”

  “一人一千。”韩泽宇依然半仰着头,倨傲的说道。

  柳诚挠了挠头,自己科威信息未来破产了可以考虑当一个类成功学的讲师,这还没经营呢,就已经有了标价三千的出场费。

  稍微酝酿一段时间,精心打造,岂不是…发大财?!

  关于做网安破产我转型做恋爱带师的那些年

  “一人给我五百。”柳诚伸出了手,等待着他们把现金放在了手上,才捏了捏,笑着问道:“说说什么情况。”

  “他就是让我们问问,具体什么事没说。”王柯然有些心虚的说道:“怎么隐隐约约有种把诚哥卖了,我们在数钱的感觉呢?”

  “啊,我无处安放的愧疚感。”

  柳诚将钱揣到了口袋里,嗤笑的说道:“那就一人给九百。”

  “不愧是资本家啊,这还没成为大资本家就已经脱离群众了。”

  “张口就是九成,只给10的提成,果然是黑心肝啊。”

  “能商量下,800成不成?”

  四个人哈哈大笑着走进了教学楼,柳诚从头到尾压根就没觉得有被出卖的感觉,他相信宿舍这几个人也不会。

  就像是以前在成水一中当班霸的时候,经常给同学们和老师平事,就是维持班霸的主要手段。

  诚哥出马,一个顶俩。

  王柯然很快的就问清楚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然后做了阶段性的汇报。

  王柯然拿着笔记本,写下了几个人的名字,煞有其事的说道:“目前来说,严昊强遇到的麻烦,就是上次那个女伴,意外怀孕了。”

  “但是他们经过了友好的协商之后,并未达成和解,女方坚持要生,严昊强没什么办法。”

  “但是严昊强呢,不敢告诉他爹,毕竟他还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这件事家里的老爷子知道了,他那辆s级大奔怕是要开不成了。”

  柳诚看着笔记本上的几个名字,用力的眨了眨眼,他摇了摇头说道:“这事,我解决不了,你告诉他,让他另想办法吧。”

  “诚哥说解决不了,那严昊强这次算是栽了呀,这有热闹可以看了。”贾军颇为认同的说道。

  贾军对柳诚有一种迷之自信,确切的说,诚哥的感情生活的确是一塌糊涂,但是不代表他对感情的判断会出现偏差。

  典型的清楚的明白其中的道理,但就是仍然过不好这一生。

  这是无数人的真实写照,比如明知道学习可以改变命运却不喜欢学习,明知道这条路压根就走不通,但还是口嫌体直的要走。

  比如讲出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开就算失败了,带着九筒去浦东的…

  柳诚不是什么人间道德至圣,但是他对严昊强问题的判断,是十分精准的,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有准备的,专门针对严昊强设计好的套路。

  他钻进去了,柳诚没办法给他解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