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2612章 早有安排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英绍的声音——

  “皇上。”

  南烟一听到他的声音,顿时激灵了一下,英绍便是祝烽派去蒙克大营中驰援蒙克那边作战的,他回来了,看来那一批人马也已经回来了。

  南烟动弹了一下,想要撑起身子去看,可她意识不到,她的“动弹”,根本就只是在被子里小小的扭了一下,甚至连被子都没动一下。

  祝烽伸手拍了拍被角,只柔声道:“睡吧。”

  便起身走过去打开了大门。

  南烟躺在床上,滚烫的眼皮睁开一线,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祝烽的背影,和站在外面的英绍,正对着祝烽行礼叩拜,祝烽简单的一抬手:“不必多礼。”

  然后,英绍便直起身来,开始跟他说话。

  他们在说什么?

  因为离得太远了,而且大概也知道贵妃生病,英绍的声音压得很低,南烟竭力的想要听清,可也只是模模糊糊的听到“蒙克”、“军中伤员”、“疫病”几个词。

  伤员……

  疫病……

  她迷迷糊糊的默念着,其实,也只是吐息间有些起伏罢了,根本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脑子更是被低烧烧成了一团糊糊,还在费力的想着:什么疫病?伤员的疫病,是什么?

  过了一会儿,门口的英绍禀报完毕,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

  祝烽又走回到床边。

  低头看了看烧得满脸通红,只眯缝着一双眼睛,想要看他,又好像看不清楚他的南烟,轻声说道:“你还折腾什么呢?”

  “……”

  “赶紧睡吧。”

  说完,伸手摸了摸她汗湿的脸。

  南烟目光闪烁了一下,终于闭上双眼,陷入了一片混沌当中。

  她这一睡,就睡了整整两天。

  期间倒是醒过好几次,都是祝烽抱着她做起身来,喂汤喂药,她倒是乖,虽然烧得迷迷糊糊的,可吃东西的时候从来不麻烦,连一滴汤水都没撒出去过,只有喝药的时候,如果太苦,就拼命的闭紧了嘴不让喂。

  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让她吃下去的。

  总之,到了第三天,折磨人的烧终于退下去了。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那些把脑袋吊在裤腰带上的大夫们也都像是从鬼门关回来似得,一个个恨不得欢呼雀跃奔走相告。

  都尉府里的人一波一波的来给贵妃娘娘磕头,南烟还有些蓬头垢面的靠坐在床头,只看着外面还有那么多人,便挥挥手:“都免了。”

  于是若水便去门口,让他们都退下。

  南烟悻悻的说道:“本宫脸也没洗,头也没梳,这样子都让人看去了,丢死人了。”

  若水在一旁笑道:“娘娘不知道,这两天娘娘病着起不来,府里的人连说话都不敢大声了,生怕惹得皇上不高兴,如今娘娘好了,他们自然是松了口气,可把命捡回来了。”

  南烟笑了一下,问道:“皇上呢?”

  若水道:“早起的时候还守着娘娘呢,不过后来陈大人有事,皇上就去了议事厅了。”

  “什么事啊?”

  “不知道,好像——好像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

  “这,奴婢就不知道了。”

  南烟微微蹙眉,如果真的是大事,可都尉府里怎么安安静静的,下面的人还都只顾着来给自己磕头请安。

  想来,应该不是他们的大事。

  她想了想,说道:“先准备热水,本宫要沐浴,把这一身晦气洗掉。”

  “是。”

  她虽然这几天都没怎么好好的吃东西,起床的时候人还有些发虚,但身上实在了汗臭得要命,咬着牙清洗了一番,再回到房中的时候,祝烽也来了。

  一看她这样,立刻说道:“真是胡闹,怎么也该先吃点东西再去沐浴,万一昏倒怎么办?”

  说着指着若水他们:“你们都在干什么?”

  众人吓得跪了一片。

  南烟立刻说道:“皇上别怪他们,是妾要他们这么做的。躺了这几天,身上都臭了。”

  “少胡说!”

  祝烽虽然生气,但看着她好起来,连眼睛都亮了的样子,到底也是高兴,训了他们几句,便也不说什么,只让厨房赶紧送了午膳过来。

  总算见到一些荤腥,南烟吃得涕泪横流。

  祝烽在一旁,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一边给她夹菜,一边还是说道:“吃慢点,饿了这么几天,吃得太多了肠胃受害。”

  南烟狠狠的灌下了一碗饭,总算缓过一口气来。

  摸着肚子:“舒服!”

  祝烽笑道:“再喝点汤。”

  说着,亲自给她盛了半碗汤,南烟接过来,溜着碗边儿轻轻的嘬着,又想起什么来,问道:“皇上刚刚去议事厅,是又出什么大事了吗?”

  祝烽看了她一眼,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

  “哦。”

  “蒙克撤兵了。”

  “啊?!”

  原本听他说不是什么大事,南烟还当真,可一听蒙克撤兵了,惊得碗里的汤差点撒出来。

  她瞪大眼睛看着祝烽:“怎么会?!”

  祝烽道:“打不赢,损失惨重,不撤做什么?”

  “……”

  南烟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但立刻,她就想到自己病得昏昏沉沉的时候,好像听到英绍过来报告,说起了蒙克大营里的事。

  似乎提到了——伤兵,还有,疫病!

  她马上问道:“是因为疫病吗?”

  祝烽又看了她一眼。

  南烟道:“那天,英大人过来禀报的时候,妾迷迷糊糊的听到。”

  祝烽的嘴角勾了一下。

  南烟脸呼吸都提了起来,轻声道:“真的是疫病?”

  祝烽道:“不然呢。”

  南烟一下子将碗放回到桌上,有些发懵的想了很久,然后再转头看向祝烽,刚刚一直在顾着她吃喝,自己都顾不上吃,直到这个时候,祝烽才开始吃东西。

  南烟看了一会儿,轻声说道:“疫病?”

  “……”

  “就算大战大灾之后,会有疫病出现,但也不该这么短的时间就出现啊。”

  “……”

  “仗打完才几天啊。”

  祝烽低着头,一边吃一边说道:“该出现的时候,自然就出现了。”

  “……”

  南烟转头看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轻声说道:“这,就是皇上之前说,早有安排的,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