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我在暗夜,等风亦等你 > 第368章 莫茵茵
  她一个人坐在楼梯间的楼梯上,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脑袋,像是一个脆弱彷徨的孩子。

  艾弗尔找到薛澜清的时候,薛澜清就是这个样子。

  薛澜清的左耳只剩下一层的听力,一只眼睛也没有办法看到,所以她的视力很模糊,就连艾弗尔过来了,都不知道。

  “澜清。”艾弗尔这些天,一直因为端木冥的事情,一蹶不振,可是后面,艾弗尔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是不行的。

  因为,她不可以这个样子下去,她必须要坚强的活下去。

  薛澜清听到艾弗尔的声音之后,才惶恐不安的抬起头,在看到坐在自己身边的艾弗尔之后,薛澜清像个茫然无措的孩童,眼泪扑簌簌的落下。

  “艾弗尔……这些都是……骗人的对不对?你们……都在骗我……对吗?”

  端木冥……怎么会死?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她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是……真的,这件事情……是真的。”

  艾弗尔深深的看着薛澜清,苦涩道。

  “其实……我也不止一次的不相信这件事情……但是……我们不能自欺欺人,澜清,端木是为了你死的,他到了最后的最后,还是想要保护你,你的命是端木给你的,所以你必须要振作,如果你这个样子,端木看到,会怎么样?他会很难过的。”

  “我……不接受……你带我去找端木冥,好不好?”

  薛澜清像个脆弱不堪的孩童,抓住艾弗尔的衣服,看着艾弗尔恳求道。

  艾弗尔看着薛澜清眼底的泪水,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也没有拒绝薛澜清的要求,带着薛澜清,去了医院的太平间。

  端木冥的尸体,一直都放在这里,是因为龙慕渊说,等薛澜清的身体好一点,就让薛澜清看端木冥最后一眼,所以端木冥的尸体,一直都是冰在这个地方的。

  当那些冰柜被拉开之后,薛澜清看到躺在冰柜上,安静又俊美的端木冥之后,薛澜清的眼泪忍不住滚落下来。

  “端木冥……醒来啊。”

  她推着端木冥的身体,嘶哑的叫着端木冥的名字。

  阴暗潮湿的太平间里,只有薛澜清痛苦又悲伤的声音,除此之外,什么都听不到。

  薛澜清一边叫着端木冥的名字,一边哽咽的捂着自己的嘴巴,大声啜泣道:“端木冥,你不可以这个样子,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

  她欠了端木冥的太多了,现在又欠了端木冥的……她不想要在亏欠了。

  “薛澜清,别哭。”龙慕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他看着哭的像个孩子一般的薛澜清,男人的心脏像是被人用刀子狠狠的刺穿一样,特别的疼。

  他伸出手,抱住薛澜清的身体,对着薛澜清嘶哑哽咽道。

  薛澜清的眼睛红红的一片,她仰起头,看着龙慕渊俊美的脸,终于控制不住,趴在龙慕渊的怀里放声大哭。

  “龙慕渊,你们都是在骗我的对不对?今天是愚人节吗?”

  龙慕渊的目光满是痛苦,他抱紧怀中纤细的身体,任由薛澜清发出撕心裂肺的哭泣声。

  端木冥,谢谢你,我会照顾思澜,也会照顾薛澜清的。

  龙慕渊的目光,异常坚定的看向不远处的男人身上,冷峻的五官,浮现出淡淡的痛苦和悲伤。

  ……

  知道端木冥死了之后,薛澜清的精神就开始很不好了,身体也渐渐的变得很虚弱,龙慕渊一直都陪在薛澜清的身边。

  偶尔半夜的时候,薛澜清也会被噩梦惊醒,然后自责的一个人躲起来哭泣,这些,龙慕渊都知道。

  他没有办法阻止薛澜清……

  因为端木冥对薛澜清来说,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

  端木冥的葬礼,是龙慕渊安排的。

  现在能够帮端木冥举行葬礼的人,也只剩下龙慕渊了。

  毕竟端木冥唯一的孩子,还很小。

  端木冥的所有财产,由思澜全部继承,成为端木家下一任的继承人,掌管整个端木集团。

  思澜变了……曾经那个天真快乐的小少年,从那次拐卖事件之后,就变成了一个阴沉甚至带着冷酷的小孩,端木冥死掉之后,思澜更像是没有灵魂的布偶一样。

  艾弗尔有好几次和思澜说话,思澜都会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他对母亲,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的渴望了。

  哪怕薛澜清抱着他,他都会将薛澜清推开,然后用异常冷漠的语气,告诉薛澜清:“你害死我父亲,你是罪人。”

  薛澜清第一次听到思澜用这种憎恶的语气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她按住自己的心脏,整张脸都白的仿若透明,像是随时都会倒下去一样。

  龙慕渊目光阴鸷的看着思澜,思澜毫不畏惧的抬起下巴,直接看着龙慕渊,没有一点闪躲。

  这个样子的思澜,像极了端木冥,身上那股冷漠的气息,也特别的相似。

  思澜就像是已经浸淫在黑暗一样,阴森,甚至可怕。

  葬礼的这一天,思澜就带着端木冥的财产消失了。

  不管龙慕渊怎么找,都找不到思澜的踪迹。

  薛澜清很痛苦,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她害死了端木冥,让思澜生活在黑暗和痛苦中,她很自责。

  薛澜清的精神每况愈下,身体越来越差,龙慕渊便将薛澜清带回了京城,让医生每天看着薛澜清。

  回到京城之后,有龙瑞和龙思雅陪着薛澜清,薛澜清的情况才渐渐的好了不少。

  艾弗尔也离开了意大利那座伤心的城市,住在了龙家,每天陪着薛澜清。

  日子就这个样子,一年又一年的过去了。

  思澜却依旧没有任何的消息。

  偶尔薛澜清会问龙慕渊,有没有思澜的消息,得到的都是让人失望的回答。

  渐渐的……十五年就这个样子过去了。

  薛澜清老了,龙慕渊也老了。

  而龙瑞也越来越有出息了,将龙氏集团打理的非常好。

  龙慕渊和薛澜清住在京城一个非常好的海域,两人就呆在那个地方养老。

  可能是这些年医生的费心治疗,薛澜清的身体好了不少。

  京城最大的娱乐城,暗夜。

  一袭黑衣的男人穿过那些纷乱的舞台,直接往自己的包厢走去。

  他走进去的时候,就有男人起身,对着男人恭敬道:“林少。”

  被称为林少的男人,长得异常年轻俊美。

  一双桃花眼闪烁着淡淡的阴冷道:“人呢?”

  “已经在你的床上了。”

  说话的男人,恭敬道。

  听了男人的话之后,林少勾起唇,轻蔑道:“我现在就去看看,龙瑞的未婚妻,是什么样子。”

  林少说完,便将手中的烟蒂淡漠的弹开。

  看到他离开之后,那些人便跟上了林少的身后。

  到了林少的包厢门口之后,那些人便守在门口,安静的等着林少的吩咐。

  林少,名叫林澜,意大利黑手党教父,势力遍布整个东南亚,道上凡是有些有些地位的人,听到林澜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会忌惮三分。

  帝王包厢内,林澜走进那张大床,看到那张大床上躺着的女人,林澜眯起眼睛,笑得异常森冷可怕。

  龙瑞的未婚妻……真是有趣之极。

  他倾身,靠近床上的女人,床上的女人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五官异常漂亮,看起来像个安静的洋娃娃,清纯又漂亮?

  龙瑞就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嘛?

  林澜的唇角勾起一抹恶劣和阴冷。

  他解开自己的衣服,将衣服扔到地上之后,便掀开被子,粗糙的手指,在女人的身上放肆的游移。

  原本睡的有些不安稳的莫茵茵,突然感觉有人摸自己,她有些茫然的睁开那双漂亮的眼睛,只看到一张俊美不凡的脸,她还以为是龙瑞,忍不住蹭了蹭来人,娇侬道:“瑞哥哥。”

  她以为,摸着自己的人,是龙瑞,脸上带着一层绯红。

  “女人,今晚你将会是我的女人。”林澜掐住莫茵茵的下巴,声音沉冷道。

  “你……你是谁?”莫茵茵这才发现,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龙瑞……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有着一张像是恶魔一样俊美的脸,莫茵茵的脸色倏然一白,她推开林澜的身体,就要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却被林澜一把抓住了手臂。

  “想要去哪里?嗯?”林澜目光阴邪的盯着莫茵茵,笑得异常可怕道。

  “放开我……你是谁?想要……对我做什么?”莫茵茵疯狂的挣扎起来,那张漂亮的脸上,充满着恐惧。

  她不明白,她明明在参加公司的聚会……为什么醒来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而这个充满着邪气和阴沉的男人……又是谁?

  “做什么?当然……是上你。”林澜嘲笑的看了莫茵茵一眼之后,在莫茵茵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莫茵茵扯到地上,扬手将莫茵茵身上的衣服撕碎了。

  “滚开……别碰我……滚开……”莫茵茵被吓坏了,发出一声尖叫。

  林澜的眼睛倏然变得异常阴冷下来,他有些不耐烦的狠狠扯住林澜的手臂,林澜发出一声尖叫。

  “啊。”

  “不乖的女人,就应该好好接受惩罚。”

  林澜精壮的身体,覆在莫茵茵的身上,灼热的唇莫茵茵的身上。

  莫茵茵屈辱的不停的落泪,想要推开身上的林澜,却怎么都没有办法推开。

  衣服被人撕碎的声音,重重的在莫茵茵的耳边响起,莫茵茵除了绝望之外,什么都没有。

  当双腿被人拉开,身体撕裂的疼痛,让莫茵茵绝望的睁大眼睛。

  “我恨你……我恨你。”

  “你会爱上我的……”女人充满着恨意的声音,让林澜笑得异常鬼魅甚至温柔起来。

  他捞起莫茵茵的身体,越发用力的运动起来。

  男人的每一下撞击,都像是要贯穿莫茵茵的灵魂一样。

  明明心里是抗拒林澜的触碰,可是……身体却违背了莫茵茵的理智。

  她的嘴巴,忍不住发出羞耻不已的娇吟声,身体就像是被人操控了一样,她除了攀附着林澜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林澜看着面色绯红,浑身散发着娇媚气息的莫茵茵,笑得异常冷酷。

  瞧,这就是……女人呢?

  刚才还一副贞洁妇女一样不让他碰,现在就已经沦陷了。

  龙瑞,你要是知道自己的女人……被我碰了,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真是令人期待的不行?林澜那双邪魅的眼睛,闪烁着骇人的光芒。

  窗外的夜色,越发浓郁,而屋内则是一片春光旖旎。

  莫茵茵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光线有些暗淡,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异常暧昧的气息,那股气息,不停的冲击着莫茵茵的鼻子。

  莫茵茵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身上那股难受的感觉,让莫茵茵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她慢慢低下头,在看到自己身上那些痕迹之后,莫茵茵的脸色骤然一白。

  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涌进莫茵茵的脑海中。

  对了……她想起来了……昨晚上……有一个男人……一个很邪魅的男人……

  “啊。”莫茵茵突然抱着自己的脑袋,尖叫起来。

  “女人,给我闭嘴。”

  就在这个时候,在莫茵茵不远处的洗手间的门,在这个时候被打开。

  从浴室走出来的男人,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俊美的脸上带着一层不悦,直接射向莫茵茵的方向。

  莫茵茵的脸色骤然一白。

  她看着从浴室出来的林澜,浑身都在颤抖。

  “是你……你为什么要对我做出这种事情,为什么?”

  莫茵茵的控诉,让林澜异常玩味的掀起唇,他冷酷的笑了笑,大步朝着莫茵茵走进,一把扣住莫茵茵的下巴,嘲笑道:“你昨晚上,不是也很享受吗?叫的这么大声?不要告诉我……你不享受?嗯?”

  “无耻。”莫茵茵被男人的话气到了,她抬起手,朝着男人的脸上挥过去,却被林澜冷冰冰的抓住手腕。

  “莫茵茵,敢打我的女人,还没有出生呢。”

  “放手。”

  莫茵茵眼睛泛红的看着林澜,对着林澜怒吼道。

  林澜冷笑道:“不如给你看看,昨晚上你有多么的喜欢我吧?女人真是一个可笑的生物,一边说着不要,一边又紧紧的缠着我让我快一点,真是……虚伪至极。”

  林澜恶毒的话语,让莫茵茵的脸色再次白的透明。

  林澜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将莫茵茵狠狠的推开之后,便拿起遥控器,打开了面前的电视机。

  “快一点……林澜……”

  “哦……你好棒,林澜……林澜。”

  画面中的女人,妖娆妩媚的缠着身上的男人,风情万种的样子,几乎让莫茵茵不相信那个缠着林澜不放的人,竟然是她?

  莫茵茵捂着自己的眼睛,对着林澜发出一声尖叫道:“关掉……关掉……”

  那不是她,绝对不是她……

  她怎么会这么不知羞耻……她背叛了龙瑞,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

  她怎么可以……背叛龙瑞,怎么可以?

  林澜看着崩溃欲绝的莫茵茵,笑得异常冷酷。

  他将身体靠近莫茵茵的身体,对着莫茵茵像是恶魔一般说道:“莫茵茵,如果不想要这些录像被龙瑞知道的话,乖乖的成为我的禁裔。”

  “你是谁?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对我?我究竟什么时候得罪了你?为什么要毁掉我?”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