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都市小说> 我在暗夜,等风亦等你 > 正文 第057章 我想要,忘记龙慕渊
“我想要……试着去喜欢你,可以吗?”我给叶慕白一个机会,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

    叶慕白很高兴,他的手指,近乎颤抖的摸着我的脸说道:“澜清,我会对你好的。”

    我知道,叶慕白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人呢,他真的很好。

    我和叶慕白的关系公开之后,妈妈很高兴,田珍也很开心,她经常打趣我的时候,就叫我表嫂。

    一个星期之后,秦泷找到我,说手术的事情已经准备好了,让我马上进行抽取骨髓的手术。

    我没有和叶慕白和妈妈说,一个人去了手术室。

    我以为,就只有秦泷一个人,却在手术室外面,看到了正在和孟亭郎说话的龙慕渊。

    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西装,五官依旧冷漠倨傲,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身上那股冰冷霸道的气息,令人畏惧。

    看到他的时候,我的心,难以抑制的再度一阵跳动,他也看到了我,眼神很冷漠,仿佛我只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我依稀记得,我们在床上互相缠绵的感觉,我还记得,他的唇瓣,吻过我的身体的那种感觉,可是现在,全部都变成了冰冷。

    “躺在上面,什么都不用想,很快就可以结束。”孟亭郎看了我一眼,对着我安抚道。

    “好。”我抿唇,脱掉鞋子,躺在了病床上。

    在被推进去的时候,我看着倨傲的站在那里,像个帝王一般的龙慕渊,淡淡道;“龙慕渊,这一次之后,我们……互不相欠。”

    也不要……在见面了!

    但是,这句话好像是多余的,因为,龙慕渊自然不会将我放在心上,说不定,过了一两个月,他连薛澜清是谁都不知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被人从手术室推出来。

    身体出了有些微微的疼痛之外,就没有别的感觉了,孟亭郎说,可能后面身体会有些虚弱,让我多摄取一些营养就可以了。

    我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拖着有些眩晕的大脑,离开了病房。

    我走出去的时候,龙慕渊靠在墙壁上,手中拿着一个打火机正在把玩着。

    龙慕渊见我出来,只是目光冷淡的扫了我一眼,才起身,朝着我走过来。

    我以为,他是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我的心猛地一跳,手心也正在不停地的冒着冷汗。

    但是,很显然,这一切,都是我想多了。

    因为龙慕渊越过了我的身体,直接走向了我身后的孟亭郎,声音沉冷的对着孟亭郎问道:“将骨髓送到研究所去。”

    “嗯。”

    他和孟亭郎聊着关于怎么治疗龚月身体的治疗方案,我自嘲的笑了笑。

    用力的掐住了手心,面无表情的拖着疲软的双腿,离开了医院。

    到了今时今日,我要是还沉浸在一切的虚幻中的话,只能说,我真的是……天真的过头了。

    我打车去了医院,因为不放心医院里的妈妈,我过去的时候,叶慕白正在照顾妈妈,和妈妈不知道在说什么,妈妈笑得很慈祥,妈妈似乎很喜欢叶慕白,已经将叶慕白当成了自己的女婿了。

    “澜清,你回来了。”叶慕白扭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精神恍惚的我之后,俊逸的脸上带着浅浅的温柔,叫着我的名字。

    我压下身体里的难受,朝着叶慕白和妈妈走过去,叶慕白见我脸色难看,担心的抬起手,摸着我的脸询问道:“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没什么,可能有些累了。”我摇摇头,没有避开叶慕白的手指。

    妈妈握住我的手,目光复杂而无奈道:“澜清,你和慕白,什么时候将婚事办了?”

    结婚吗?妈妈很想要我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之前我任性的嫁给凌天,后面又被凌家人欺负,这件事情,在妈妈的心里,一直都很愧疚,她总是说,没有好好照顾好我。

    可是,这一切,都是当初我的选择,怎么可能怪在妈妈的头上。

    “阿姨,不着急的。”叶慕白见我没有说话,也没有生气,反而对着妈妈安慰道。

    妈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靠在床上,不说话了。

    我看着妈妈沧桑的样子,鼻子酸涩道:“我和慕白会尽快结婚的,妈,你就不要操心我们两人的事情了。”

    “我啊……就是担心你会让慕白从你身边跑了,慕白可是一个好孩子,知道吗?”妈妈看着我,有些无奈的笑道。

    “才不会,他的心一直放在我这里,想要逃走也要看看我肯不肯。”我故意用促狭的语气,对着叶慕白说道。

    原本我只是想要妈妈放心下来,可是,叶慕白却握住我的手,笑得一派俊雅温和道:“嗯,我的心都在澜清的身上,要是澜清不将心还给我,我哪里都去不了。”

    这种亲密甚至是暧昧的语气,让我的指尖微颤,我不自在的想要将手从叶慕白的手中抽回来,可是叶慕白却紧紧的抓住我的手,不让我抽回去。

    妈妈累了,便让叶慕白送我回去。

    我和叶慕白走在医院的走廊,谁都没有说话。

    “澜清,我可以等你。”在我们走进电梯的时候,叶慕白扭头,温柔的眸子满是坚定的对着我说道。

    “谢谢你,慕白。”叶慕白的话,让我的心脏一阵跳动起来。

    我哑着嗓子,吸了吸鼻子,对着叶慕白低喃道。

    “傻瓜,和我说什么谢谢?”叶慕白将我紧紧的抱在怀里,将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

    “不管多久,我都会等着你,我会一直爱你,所以,不要害怕。”

    人的一生中,能够遇到多少个像是叶慕白这样默默付出的男人?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想要抓住这一抹的温暖,不管我爱不爱叶慕白,我想要……试着去爱叶慕白,然后忘记……

    龙慕渊!

    ……

    我们回去时候,已经很晚了,叶慕白送我到了住处的时候,让我好好休息,我点头,让他开车小心一点,然后便想要扭头去开门,叶慕白却在这个时候叫了我一声,我疑惑的扭头,一个温暖而湿热的物体,落在了我的唇瓣上,很干净,很温柔。

    我呆呆的看着印在我眼前的这张温润好看的脸,心脏猛地一跳。

    我回过神,想要推开叶慕白的时候,叶慕白已经退出了我的唇瓣。

    “晚安。”叶慕白笑得很温柔,就像是黑夜下的一盏温柔的灯光,将我整个生命都照亮了。

    我掐住手心,深深的看着叶慕白离开,转身开门。

    家里没有人,大哥也不再,就连大嫂都不在。

    我沉下脸,想到大嫂将妈妈推倒,现在却连一个人影都不在,一个有良心的人,怎么也应该去医院看一下道歉什么,可是,大嫂实在是太过分了,就是因为妈妈的一再忍让,还有我的一再忍让,才会让大嫂这么肆无忌惮。

    我走道大哥和大嫂的房间,里面空荡荡的,衣服什么的都没有了,房间也打扫的很干净,仿佛从来没有人居住一样,我心下顿时一冽。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找妈妈给我的木盒,但是,我翻了整个房间,都找不到那个木盒了?

    我记得我的木盒就是放在我的梳妆镜里面的,可是,现在找不到了,唯一的一个可能,就是被人拿走了。

    我压下心中的怒火,拿起手机,拨打了大嫂的电话,大嫂的电话没有接通,我便打大哥的。

    “喂,我是薛风。”大哥粗粗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听到大哥的声音,我绷着脸,冷着脸道:“我的木盒,是不是你和大嫂两人拿走的?”

    我冷漠的对着大哥问道。

    “是又如何?我告诉你,那一千万我和你大嫂要了,你告诉妈妈,不要来找我们,我们两个人不会见你们的,这些,算是这些年,她亏欠我的赔偿。”大哥一贯都忠厚老实,就是性子很懦弱,总是被大嫂拿捏着。

    “大哥,你扪心自问,妈妈什么时候对不起你了?你不要太过分,那笔钱,你可以拿走,但是,那个木盒还给我。”大哥要那笔钱,我可以给他,从此我们兄妹恩断义绝,以后他和大嫂出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插手。

    但是那个木盒是我的,是妈妈给我的,她说过,这个木盒很重要,我怎么可能让大哥带走。

    “休想,妈妈真是偏心,不仅给你留了这么多钱,竟然还给你留了这么好的一块玉佩,我他妈的还是她儿子,她倒好,将所有好东西都留给你,我算是什么?我现在工厂倒闭了,欠了一屁股债,都要被人砍成十块八块的,她都不肯拿钱帮我?可是你呢?却给你留这么多财产?”

    “将木盒还给我……”我不知道大哥说的玉佩是什么,但是,那个木盒,一定要拿回来。

    大哥没有理会我,很快便将电话挂断了。

    我气的将手机扔到床上,大哥和大嫂是财迷心窍了,竟然偷走我的木盒还有支票,甚至是,家里唯一的一些现金,都被大哥他们给拿走了。

    我被大哥和大嫂这种卑鄙无耻的行为,气的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没办法睡着。

    我明天一定要拜托叶慕白,将大哥和大嫂两人找到。

    半夜,我好不容易睡着的时候,门口外面有人敲门。

    我有些疑惑,没有理会,但是,这个人再度敲门,我只能从床上起来。

    我打开灯,披了一件衣服,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叫道:“谁啊。”

    但是,没有人应我,我沉下脸,走到玄关的时候,拉开门,就想要看看是谁,但是外面一片的漆黑,什么人都没有。

    我以为是哪个人故意这个样子玩,便想要将门关上继续睡觉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随后便将灯关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