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309章:小惊喜

第309章:小惊喜

 热门推荐:
  第一场雪落下来的时候,已经临近年关。

  秦浩带着媳妇儿去丈母娘那边,这是他上班几年以来,第一次在过年的时候休假,以前都是自告奋勇留下值班——这次还多给了他几天。

  在大家都忙的时候,反而姜禾特别闲,戴着帽子和同样闲的宫萍来往于各个花卉市场,看别人冬天怎么弄花的。

  在听说姜禾想卖花的打算后,宫萍就想着参一股——虽然姜禾说现在还只是一个大概构思,说不定要蹬着三轮去路边卖多肉,但她不信,她觉得姜禾已经万事齐备,就等着把孩子生出来了。

  生完孩儿开个花店,卖卖花,简直完美计划,怎么可能是个构思。

  “我喜欢曼珠沙华,红红的特好看!”宫萍拉着姜禾叨叨叨,分享自己的喜爱。

  “哦,石蒜。”

  “什么石蒜,太土了这名字,叫曼珠沙华,洋气。”

  姜禾不置可否,叫什么都好,她没有养,那东西根茎有毒,怕傻冬瓜闲着没事啃一口就完了。

  细细的雪花飘落在帽子上,俩人出了花卉街,宫萍扯扯姜禾的袖子。。

  “那个穿着屎黄色衣服坐轮椅的像不像你老公?”

  “不像。”

  姜禾看了一眼,拉着宫萍往另一个方向去。

  ……

  “这个玩意还真带劲。”

  许青看习惯了王子俊坐轮椅,忍不住自己也体验一把,意外的发现真好玩。

  确实比开车好,又不用时刻注意路面情况,又不用打起精神,半眯着眼睛突突突想去哪去哪。

  “你去丈母娘家要是坐着轮椅,他们得什么表情?”许青突发奇想。

  “先被我老婆打死吧,她肯定会说丢死人了……啊啊啊啊啊……”

  王子俊装模作样的学了一下,耸耸肩道:“一群凡人,懂个屁——起开,玩够了还给我。”

  “再坐会儿再坐会儿。”

  许青舍不得放开,开着轮椅在街道上狂奔,越玩越好玩。

  以后等退休了,几个人开着轮椅去飙车……

  不比博人传燃?

  “你丈母娘呢?耗子都带着媳妇去媳妇家过年了,你媳妇大着肚子不回去?”

  “我说你老年痴呆了?我媳妇之前还为身份发愁呢。”

  “哦哦,想起来了。”

  王子俊拍了拍脑袋,他这记性……

  俩人一个坐着轮椅,一个在后面跟着,在街道上闲逛。

  轮椅可以多挤一个人,不过两个男人坐一块儿太low了,现在干不出这种事,如果是前几年没结婚时还差不多。

  虽说男人至死是少年,也得考虑实际年龄。

  “没丈母娘真好啊。”

  “让你媳妇听见试试?”许青瞅他一眼。

  “肯定不能啊,谁傻。”

  “那就别说,有什么用。”

  下着小雪,开轮椅走在路上,莫名的别有一番意境。

  许青差点都有冲动给自己搞一台……呸,给姜禾搞一台,他偶尔闲着没事体验一下。

  两个人都闲的没事,到处乱转,溜溜达达就进了花卉市场,到街口许青把轮椅还回去,让王子俊这个废物回归宝座,而他则脱离废物的身份。

  “坐够了?好玩吧?”

  “好玩,我媳妇好像也出来逛街了,怕她看见,不然我再坐会儿。”许青在后面推着王子俊进去。

  “你家种那么多花还不够,还想看?”

  “逛逛呗,看看别人家怎么做生意的。对了,要不要带个花回去给你老婆,Surprise!生活更美好。”

  “骚还是你骚。”王子俊服气,他都到了花卉市场了,怎么就没想到带束花回去给老婆呢?

  尽管结婚几年,新鲜劲消下去了,也被儿子磨平了激情,但偶尔买个花回去,看看那傻女人呵呵乐,也挺不错的样子。

  毕竟都允许他没事的时候坐轮椅了。

  王子俊一边夸着许青机智,一边驱动轮椅过去看花店。

  “对了,送花有什么讲究?”

  “她喜欢什么花就买什么花。”

  “好像没特别喜欢的。”

  “她喜欢什么颜色?”许青问。

  “……白色?黄色?她画画的,一般都喜欢。”王子俊挠头。

  许青想了想,“那有没有不喜欢的颜色?”

  “我哪知道。”

  “得,送个玫瑰吧,省事,也别乱猜了。”许青懒得和他磨蹭,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

  “会不会太俗了?”王子俊犹豫。

  “那就百合。”

  “还是玫瑰吧,白色的没红的好。”这货让许青恨不得把他轮椅用力推沟里去。

  “老板!这一大捧多少钱?”王子俊一挑就挑到档口上最华丽的那一大捧。

  许青直接推着他离开,朝老板说句不好意思,害王子俊拍打轮椅,一直想站起来。

  “你又不是去表白的,买这么多干嘛?!”

  “不然呢?”

  “一束,小惊喜,一束就够了,你平白无故拿那么豪华一大捧,不怕吓着媳妇啊,得琢磨一晚上你又有什么阴谋。”

  许青真后悔建议他买花,办个事怎么就不想着办好一点,钱不当钱就算了,惊喜还搞成惊吓。

  “什么阴谋……”

  王子俊不满地念叨,想想也没法反驳,确实,要是宋慧忽然给他一朵花,他应该会惊喜。

  要是突然送那么大一捧,自己指定怀疑这败家娘们又看上什么包儿了,鞋子不落地,他琢磨一宿睡不好。

  “感觉有点太可怜了?”

  等买好一束玫瑰花插在轮椅扶手上,王子俊又觉得寒酸。

  “不会,送个花哪有什么可不可怜,你脑子指定有问题。”

  许青推着他的轮椅往前走,走着走着忽然道:“我教过你的那个魔术还会吧?”

  “啊……早忘了。”

  “这还能忘?”

  “我又用不上,交女朋友直接送一大捧,谁拿一朵过去穷酸地玩魔术。”

  “我踏马……”

  许青差点哭了,这狗东西以前确实用不着那些花里胡哨的。

  “再教你一次,就这样拿着花,手这样放,是不是看不出来?”

  他把扶手上的玫瑰花拿过来,重新教这货凭空变花的魔术。

  手一翻,花就突然从手里出来。

  “这个好!这个好!”

  王子俊激动的拍打轮椅。

  “学会了吧?你可以这样玩……”许青示范着把手伸到王子俊耳朵那里,好像从他耳朵那儿拿出来花一样。

  然后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把玫瑰递给王子俊。

  “再来一次,我还没看清楚。”王子俊道。

  “看好了……”

  轮椅停在路边,许青抖抖身上的细雪,朝王子俊展示空空的双手,接着手在他耳边一捞,一朵玫瑰花出来,递给王子俊让他自己练习一下。

  “哗啦啦啦……”

  王子俊接过花的时候掌声响起,两个人懵逼地看向旁边几个行人。

  你们鼓毛的掌呢?

  还有那个女的拿手机拍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