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九叔万福 > 第40章 侄女

第40章 侄女

 热门推荐:
  程瑜瑾一路走走停停,时间耽误了不少,但是行情也琢磨了个大概。程瑜瑾连着逛了好几家布庄、成衣铺子,她大致明白一匹蓝粗布卖多少钱,一匹麻、一匹锦又要多少钱。至于成衣,程瑜瑾就更熟了,她生活在内宅,每月都要支取月例银子做衣裳,光是每日听丫鬟们闲聊,她也能明白什么样的花样时兴,什么样的布料裁出来好看。

  程瑜瑾心中大致有数,车夫问“大姑娘,后面还有两家成衣店,您还要去吗”

  程瑜瑾朝后扫了一眼,说“不必了,直接去我们家的那两个铺面吧。”

  车夫应了声“得嘞”,就赶着马朝另一条街走去。程瑜瑾安心等了一会,没多久就到了。连翘扶着程瑜瑾下车,程瑜瑾站到地上,先是抬头环顾四周,发现岔路上坐落着一家不大不小的店铺,上面挂着“云衣坊”三字牌匾。因为地段好,这里不至于门口罗雀,可是和程瑜瑾刚才路过的那几家大绣坊比起来,还是差多了。

  程瑜瑾知道,这就是程老侯爷留给她的产业了。

  程元璟也看到了,他下马,走了两步见程瑜瑾不动,回头问“你停着做什么”

  程瑜瑾自然而然地跟上,说“我在看周围的环境。九叔,祖父刚刚将这几个店铺交到我手中,恐怕店里的掌柜账房还不知道换了主家。我们一会进去先不必表明身份,只装作来买布料的样子,打听一会再说。”

  程元璟无可无不可,轻笑了一声“你心思倒多。”

  “多谢九叔。”

  程元璟虽然没说答应,可是进门后,却并不提他们是宜春侯府程家的人。掌柜的受雇守店,打老远就注意到外面来了一位公子,清贵俊朗,举手投足都是威仪。他正在感叹这是哪家的王孙贵族带着妻眷出来散心,然后就眼睁睁看着这位俊俏男子停在自家门口,一回头扶了一个女子下车。

  那位女子扈从如云,虽然穿着素净的白衣,但是容貌姝美,气质沉静,抬起头时宛如繁花盛开,又如月涌江流。这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说不出的匹配养眼。

  掌柜都看呆了,不光是他,路上经过的行人都忍不住回头看这对璧人。直到程瑜瑾和程元璟两人进门,掌柜的终于反应过来,忙不迭跑过来招揽“姑娘,公子,你们要看什么”

  程元璟身份特殊,这些年来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掌柜的并不认识程元璟。而程瑜瑾是女眷,掌柜就更不会见过了。是以这两位主家站在面前,掌柜愣是没认出来,还在殷勤招待。这正合程瑜瑾的意,她装作不太精通的样子,说“我第一次来这里,也不知道该买什么布料,不知道店家有什么推荐”

  掌柜一听就知道这是大主顾,笑得更加殷勤“姑娘这可问对人了,姑娘随小的来。”

  程瑜瑾带着丫鬟去里面看布料,程元璟就站在外堂等她。掌柜亲自引路,原本的跑堂倒空闲下来,只好过来招待程元璟。跑堂有心讨好,故意说好听话“公子和姑娘感情真好。公子和姑娘郎才女貌,看着就让人欢喜,日后必能多子多福,白头偕老。”

  程元璟本来没在意,可是这话听到后面越来越怪异。程元璟回头,静默地扫了店小二一眼。店小二被这样的目光看得腿肚子发软,他以前也见过许多达官贵人,可是从没有一个人像程元璟这样,一身白衣便服,不张扬不吆喝,但是能让人从心里生出敬畏来。

  店小二紧张,说出来的话也结结巴巴的“公子息怒小的说错了吗”

  程元璟倒没有生气,他只是奇怪“你为什么觉得我和她是夫妻”

  程瑜瑾明明是未婚打扮,这些小二成日在权贵堆里打滚,不至于连这点识人眼力都没有。程元璟难得生出些好奇来,不是程瑜瑾,那就是从他身上看出来的了他哪里看着像是已然成婚的

  店小二被问得懵了一下,他搔头,喃喃道“公子和方才那位姑娘一起进门,姑娘虽然还梳着低髻,可是年龄正好,正值婚龄。公子和姑娘的年纪不可能是父女,看长相也不像兄妹,这样一来不是未婚夫妻,还能是什么”

  还有一点店小二没好意思说,那就是如果是兄妹,能带着妹妹逛成衣店的可想而知兄妹感情深厚,这样兄妹两人说话,自然而然带着亲昵。不会是程元璟和程瑜瑾这样,两人都漂亮的不像真人,距离不远不近,疏离客气中又带着旁人无法插足的默契,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真的很像贵族夫妻。

  所以店小二理所应当地觉得,这两人都出身不俗,已经订婚,但是还未正式成婚。所以程瑜瑾梳着少女发髻,而程元璟带着未婚妻出来置办新婚用品。

  难道,竟然不是

  店小二有点懵。这时候掌柜引着程瑜瑾从里间出来,程元璟低头扫了店小二一眼,店小二那一瞬间福至心灵,竟然神奇地明白了程元璟的意思。

  这个话题,不许再说了。

  程瑜瑾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她看到程元璟站在外面,一个人几乎将整间店铺都照亮了。程瑜瑾自然地走到他身边,唤道“九叔。”

  店小二顿时瞪大眼睛,表情十分夸张,几乎叫人疑心他的眼珠会从眼眶里掉出来。店小二历练多年,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过这种可能,这对男女不是兄妹,不是未婚夫妻,竟然是叔侄

  店小二惊讶的太明显了,程瑜瑾注意到店小二的表情,疑惑地皱眉“九叔,怎么了”

  程元璟淡淡瞥了店小二一眼,店小二连忙低头。程元璟收回视线,轻描淡写地说“无事。你看到喜欢的料子了吗”

  说起这个,程瑜瑾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立刻抛开方才的疑问不管了。程瑜瑾说“衣料倒还好。听掌柜说店里还兼做成衣,我让他们拿两件成衣样子给我看。”

  程元璟点头,这些东西就是拿给程瑜瑾玩的,她愿意如何就如何。说话间掌柜已经取了做好的成品衣服出来,程瑜瑾上前翻看了一会,沉吟不语。

  掌柜也渐渐看出不对来,程瑜瑾虽然看的料子多,可是提问说话并不像是要买,反而像是来视察一样。掌柜逐渐生疑,担心是哪家同行过来打听内情,但是又觉得谁家能请来这样两位神仙人物。真有这份难耐,打探什么行情啊。

  程元璟见程瑜瑾将手里的衣料放下,问“看好了”

  “嗯。”

  “都包起来吧。”

  “哎”程瑜瑾连忙拦住,回头对程元璟说,“九叔,你在这里买什么”

  这是她名下的铺面,在这里买东西岂不是自家人向自家人付钱,显得很傻

  掌柜的站在一边,心情大起大落,等听到程瑜瑾的这句话,脸上的笑几乎都要维持不住了。

  什么意思瞧不起他吗

  程瑜瑾最后还是没好意思让程元璟花这笔冤枉钱。她当然知道这是程元璟看在她的面子上,给她送钱,可是程瑜瑾多少要脸,这笔钱她拿不住。

  之后程瑜瑾又去了首饰店和琉璃铺子,首饰店名叫琳琅阁,和云衣坊相距不远,可是卖琉璃的店铺就有些距离了。等三家店都走完后,程瑜瑾很是不好意思,程元璟和她不一样,他身上有许多事要处理,却还陪着她耗了一天。坐车回府的时候,程瑜瑾对程元璟端端正正行了个谢礼“谢九叔。”

  这一次她说的诚心诚意,程元璟不甚在意,他说“刚才你出去后,我给这三家店送去了侯府的名牌,现在想必他们已经知道你是新的东家。之后你如果要传话,或者想出门看铺面,直接来找刘义吧。”

  程瑜瑾嘴唇动了动,最终只能深深地行了一礼“谢九叔。”

  程瑜瑾不喜欢麻烦别人,同样也不喜欢被别人麻烦,可是这一次她却连推辞的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她实在,太需要外面的人手了。她人在内宅,身边都是丫鬟婆子,这些人也不能离开二门,何况这里面还有不少程老夫人、庆福郡主的人。程瑜瑾想背开其他人的耳目管理产业,实在太难了。

  程元璟的这句话可谓雪中送炭,程瑜瑾无法拒绝,只能在心底里着重记上程元璟的好。

  等晚上回房后,连翘给程瑜瑾端来了热茶“姑娘,您今日在外面走了一天,快好生歇歇吧。”

  程瑜瑾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回来后也不歇着,拿了笔比划花样。云衣坊和琳琅阁生意不错,但是程瑜瑾觉得可以更好。他们现在的进项,远远对不起这两家店所在的地段。

  曾经程老侯爷手下有很多产业,没心思一一打理,只要不亏损就行了。但是程瑜瑾不一样,她手里只有三间店铺,而花钱的地方却有很多,她必须将利润最大化。琉璃她也不懂,只能暂时搁置,可是另两个,程瑜瑾却有很多想法可以实践。

  毕竟她当了十四年的侯府小姐,嫡母还是庆福郡主,这些年眼睛里不知见到过多少好东西,改造一个成衣坊、一个首饰店,她还是说得上话的。

  程瑜瑾放下笔,难得惆怅地叹了口气“九叔这次实在帮了我大忙,我都不知该如何回报为好。”

  连翘并不知道内情,快言快语说道“姑娘,九爷是您的亲叔叔,自家骨肉,讲究这么多做什么”

  程瑜瑾摇头,如果程元璟真的是她九叔,程瑜瑾就厚着脸皮收下了。大不了日后多送些点心过去,谁让晚辈身份自带底气。可是程元璟,并不是啊。

  这个人情欠大了。

  连翘不明白程瑜瑾为何忧心忡忡,程瑜瑾摇摇头,也不想再说。她叹了口气,头一次发现自己当大家闺秀十多年,自负多才多艺,可是真到用时,竟然没多少能派的上用场。

  程瑜瑾只能下定决心,这段时间去的再勤些,多送些点心吃食等小玩意。虽然这些东西对太子来说不值一提,可是除了这些,程瑜瑾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程瑜瑾杂七杂八想了一会,由衷在心里感叹“九叔真是个好人。”,新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