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FOG[电竞] > 第124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第124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热门推荐:
  NSN顺利出线,瓦瓦没有任何意外的拿到了最后一局BO1的mvp,顺手刷新了本次世界赛开赛以来单局内伤亡数最少记录,以及本次世界赛开赛以来单局医疗师治疗量最高数据。

  虽是组内二号出线,但NSN在同韩国战队最后一局BO1中发挥太过出色,各项数据十分骇人,瓦瓦本是队内一个较明显的短板,如今这块短板突然进化成了mvp,已确定晋级八强的战队不敢再对NSN有所小觑,B组一号种战队还发了条推特,表示抽签的时候并不希望遇到NSN。

  随着NSN的顺利出线,中国赛区时隔两年再次有了两只战队同时打入了世界赛八强,NSN最后一局比赛结束后顾乾作为队长去接受采访,被问起即将要面对的八强淘汰赛最想迎战的战队时,顾乾想也不想说了圣剑战队。

  外网上诸多战队已开团混战多日,就在c组出线赛的前一天圣剑还在外网上同NSN说小组赛拜拜,几方火药味早烧到明面上了,后面八强和圣剑对上的概率太大,顾乾也懒得装了,直接说想和圣剑在八强淘汰赛上比划比划,自己战队输了会祝福圣剑进入四强,自己赢了那请圣剑直接滚蛋。

  “看看,洛洛是带坏了多少人,老顾都开始放狠话了。”puppy边吃饭边看着采访,叹息,“多大年纪了,不稳重。”

  “稳重有个屁用,光被人家踩脸嘲讽了,真的,虽然今年世界赛是最乱的一年,但今年打的最高兴,这尼玛多好玩儿,赢不赢比赛的,大家先把这个你死我活的气氛搞起来。”宸火挺满足,“不光要搞你,还要当你面说要搞你。”

  周火看着顾乾的采访,扭头问老乔,“他们要真对上圣剑了,胜率能有多大?”

  “比赛临场发挥的因素那么多,哪有那么准的胜率比。”老乔看着的NSN出线本挺高兴的,聊到这个脸上笑意淡了几分,无奈道,“非要说胜率……那肯定是圣剑胜率高一点。”

  “你也说了有临场发挥的因素在。”时洛在一旁大口吃饭,含糊道,“瓦瓦下面肯定发挥的越来越好。”

  “也是……瓦瓦现在就是小天使剑,嗨,担心这个做什么,还不一定遇到呢,没准是咱们内战呢。”周火对余邃道,“明天别约练习赛了啊,明天D组出线赛后直接抽签,你得去抽签。”

  打了这么多年,世界赛的流程余邃是清楚的,余邃嗯了一声,时洛闻言抬头看了看周火又看了看余邃,道,“我跟你去。”

  周火看向时洛,耸耸肩,“抽签就是顺着组别一号出线的战队挨个上去抽个二号队,最多五分钟就完事儿,但得提前至少两个小时过去等着,半个多小时的车程,赶到场馆傻等着,几分钟抽完又半个多小时回来……几个小时的忙,你跟着去做什么?不嫌折腾?”

  余邃同样看向时洛,时洛道,“不嫌折腾,我跟着去。”

  周火茫然,“为什么?”

  时洛咽下嘴里的饭,犹豫了一下没解释。

  余邃嘴角微微挑了下,也没说话。

  周火看向余邃,摸不着头脑,“虽然你去抽签是会碰到圣剑的人吧,但他们还能把你绑架了是怎么?你一个一米八多的男生,有什么可担心的,你自己去能怎么?”

  “想多了,时洛不是怕我被人绑架。”余邃拿过温水喝了两口,“他玩不惯外网的这些社交软件,又想看别人在吵什么,这几天我都是在我手机上搜了给他看……”

  “我外网社交号有人给我发表白或者是更……那什么的私信,他不小心点进去看见了。”余邃继续慢慢吃饭,“明白了么?”

  “明白了。”周火啧啧,“醋罐子又翻了?跟你同进同出的,为了让欧洲这边的人知道你有男朋友了?”

  时洛横了周火一眼,周火知趣不再多话,点头,“行,你自己不嫌累就可以,明天你俩去,我们在酒店等你们抽签结果。”

  吃过晚饭,几人又打了四场练习赛,依次复盘后已是当地时间凌晨五点,复盘结束众人各自回房间休息,翌日下午两点余邃和时洛准时出门去场馆。

  去场馆的路上时洛困的睁不开眼,坐在车里倚着余邃不住打瞌睡,余邃看了司机一眼,仗着司机听不懂中文,十分认真的跟时洛打商量,“……实在不放心,要不你给我亲俩吻痕圈个地盘?等把我送到了你就跟着司机回酒店?困死了算谁的?”

  时洛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线,满脸毛躁,“困不死。”

  余邃莞尔,“真吃醋了?”

  “这边儿的网红这么这么野?”时洛实在是不懂,“直接发那种照片,这是想什么呢?”

  时洛不满的看着余邃,“前两年……这样的也有不少吧?”

  余邃失笑,别人给他发的,他能如何?再说他平时根本不看。

  时洛脸色仍不甚好,余邃静静地看着时洛,突然道,“把你队服外套脱了。”

  时洛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的脱了外套。

  余邃接过,脱了自己的递给时洛,将印有evil的队服外套穿在了自己身上。

  幸好时洛队服宽大,余邃穿上也挺合身。

  余邃拉好拉链,靠在椅背上补觉。

  时洛愣了下,继而嘴角不受控制的挑了起来。

  路上有些堵车,将近一个小时两人才抵达场馆,D组的前两个BO1已经打完,官方工作人员将两人一路带到候场休息室中,休息室不大,不过好在还有个比赛直播屏,两人坐下来看比赛,等待D组全部打完去抽签。

  “来之前瓦瓦给我发语音,让我跟你说,抽签前一定要去洗手。”时洛还是困,他不是太有精神的看着D组的比赛,小声念叨,“咱们是A组一号种子,你应该是第一个抽签的,瓦瓦求你千万不要抽到NSN。”

  时洛回想瓦瓦那吊炸天语气还是觉得头皮麻,“他现在是真的谁也不怕了,跟我说,我们不内战,他一定要跟圣剑在八强碰一碰,万一赢了那今年咱们赛区就有俩战队进四强了,如果输了,跟圣剑打过一个BO5以后他们就有应对圣剑的经验了,他们战队已经商量好,淘汰了也不会回国,留下给咱们做陪练团,死也要把咱们抬到决赛去。”

  余邃低头看手机,眉头微微皱了下。

  NSN小组赛出线后,NSN的老板底气瞬间足了,对着圣剑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输出,几乎已经在挑衅了,问圣剑要不要在八强做个约会,但很奇怪的,圣剑这次没反击没回应,宛若没看见一般,在半个小时前才姗姗来迟的发了一条意味不明的推特,意思是他们想要约会的对象也许另有其人,并不是NSN。

  配图就更有意思了,是半个被砍断的天使翅膀。

  余邃蹙眉,喃喃,“……一年不见,越玩越脏了么。”

  时洛看向余邃,“你说什么?”

  “没事。”余邃看着直播屏,“看比赛。”

  D组上一轮小组赛中圣剑全胜,小组内瑞典队拿了两分,日本队零分,北美队一分,今天的第二轮比赛圣剑和瑞典队各拿了一分,小组内圣剑领跑,瑞典队第二。

  不出意外,这应该是D组的出线顺序了。

  前提,不出意外。

  第三个BO1,瑞典队又拿一分,组内其他两只队伍基本已经没希望了。

  第四个BO1,北美队从日本队里拿下一分,无关大局。

  第五个BO1,圣剑对战日本队,比赛刚开始没多久,时洛半阖着的眼慢慢睁大了。

  时洛脸色渐渐冷了下来,低笑道,“圣剑玩什么呢?他们队员今天是吃屎吃多撑着了么?这什么煞笔操作?”

  余邃眯着眼,片刻后拿起手机解锁,翻出圣剑之前发的那条推特递给时洛,“看。”

  圣剑推特发的是英文,无须余邃翻译,时洛自己就看的明白。

  圣剑好似在回应NSN,但用词比往日委婉了许多,没冷嘲热讽没阴阳怪气,甚至有点遗憾,表示可能无法回应NSN的热情,如NSN期待的一般赴约。

  场馆内信号不太好,片刻后这条推特下的图片才加载出来。

  时洛看着图片中加载出来的被砍断的染血单翼,瞬间面若冰霜。

  Free的队徽,就是单翼翅膀。

  余邃眸子渐暗,轻声道,“原来是冲我们来了。”

  “那就来啊!”时洛看着圣剑发的意味不明的推特,看着翅膀上的血迹瞬间被激怒了,“他砍谁呢?是不是在暗指你?什么意思?在咒我战队?”

  “我草他大爷的!老子不是怕脏了自己职业履历,前天就控分专门去找他了!我难道怕他?!他以为我乐意一号出线呢?我还他妈的想狙他们呢!”时洛怒火攻心,怒道,“他咒谁流血呢?是不是还有别的意思?”

  不等余邃安抚时洛,余邃手机突然响了,宸火的来电,时洛想也不想直接按了免提,宸火的大嗓门传了出来:“来啊!!妈的他们还真以为能把我们按死在八强啊?!”

  老乔的冷笑声传了出来,“怎么样?咱们觉得恶心觉得不能做的事儿,人家做的可顺手呢,这日本队就一个经验宝宝,圣剑前面一轮比赛里面把他们按在地上踢着玩,几天不见,再遇到就被日本队骑脸输出了,逗谁玩呢?兄弟演的是不是有点假了?”

  puppy嗤笑,“长见识了,一年不见,底线是越来越看不见了。”

  电话那头周火还在安抚众人,“不一定是在控分啊,这还没打完呢,圣剑本来打弱队就喜欢猫逗耗子,不好说的,你们能不能别像被挑衅了似的……”

  时洛冷笑,“是猫逗耗子,但他们把咱们当耗子了。”

  比赛还在进行。

  圣剑并没明着演,一般玩家只觉得圣剑这局前期有点浪了,太飘了,被日本队抓住了优势,现在想要扳回优势有些难。

  糊弄的了一般玩家甚至糊弄的了比赛解说,他们糊弄不了职业选手。

  瓦瓦给时洛发了条微信:【时哥,这帮逼是不是想二号出线?去狙你们这些一号战队?】

  时洛没回复。

  第五局BO5很快结束,圣剑输给了日本战队,丢了一分。

  第六局BO1,圣剑对组内的瑞典战队。

  当前积分,圣剑和瑞典战队都是四分。

  D组另外两战队已无出线可能,第六局比赛,圣剑和瑞典战队谁赢了谁一号出线,后者二号出线。

  周火不信圣剑为了恶心其他一号战队真的控分,还在安抚众人不必发怒,特别叮嘱了正在场馆的余邃和时洛,不住安慰,生怕俩人被圣剑气着了一会儿碰头抽签时起冲突。

  周火后悔死了,恨不得现在飞到场馆来,他不住道,“淡定淡定,我真的觉得圣剑上一局就是玩翻车了,肯定没那意思,时洛特别是你,咱们不玩动手的啊,不止动手,镜头前你骂他们也不行,我甚至怀疑这是他们一个计策,你要是这会儿跟他们起冲突了,禁赛没跑了知不知道?咱们连个替补都没,你要是被禁赛了咱们才真的翻车了,时洛?时洛?你听到没?!”

  时洛心中只有那张染血翅膀图片,脸色宛若结着冰碴,闻言冷声道,“知道。”

  周火好声好气道,“真的,我觉得真的就是咱们多想了,都是职业选手,都有职业道德,他们真的不至于的,绝对不是演……”

  周火一句话没说完就被打脸,第六局比赛开始,圣剑的突击手好似眼瞎一般,直接走脸,被瑞典队开场拿下一血。

  余邃表情同往日一般,只是眸色渐深,淡淡道,“嗯,这不是演。”

  周火语塞。

  圣剑并不想惹消极比赛的麻烦,除了开场的走脸,后面送的都很有技巧,时不时的还要反攻一波,比赛战况好似十分焦灼,他们似乎十分想赢,只是这些操作在余邃他们眼中同裸奔无异。

  比赛还没结束的时候余邃已经起身,活动了活动手腕。

  周火早早挂了同余邃的点话,改同时洛视频,他心惊胆战的看着场馆内的余邃和时洛,“需、需不需要我给你俩背一背比赛条例和联赛禁赛条规吗?”

  时洛冷声道,“倒背如流,不用你,谢谢。”

  周火咽了下口水,瑟瑟发抖,“别违规,求你俩了。”

  D组最后一局比赛结束,圣剑战队爆冷,“惜败”瑞典战队,小组第二出线。

  余邃拿起自己手机,刷了下。

  圣剑又发了条推特,圈了ABC三组小组一号战队,打了个打招呼的微笑表情。

  宸火也正在酒店里刷推特,见状气不打一出来,怒道:“妈的这是什么意思?!你告诉我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时洛手机也震个不停,瓦瓦疯狂给时洛发问号。

  NSN全员已有赴死觉悟,临门一脚了,今年世界赛夺冠大热门圣剑如今同NSN一样成了二号出线战队,八强赛上再无碰面可能。

  休息室门被敲响,工作人员来提醒余邃可以抽签了。

  余邃起身,看向时洛。

  余邃突然笑了下。

  “我一直运气就不好……”余邃喃喃自语,抬手,“把你拐了来,估计已经把这辈子好运透支干净了。宝贝儿,亲一下,给我分点儿好运。”

  时洛静静地的看着余邃,问,“你要什么好运,几个二号种子,你想要哪个战队?”

  余邃淡淡道,“圣剑。”

  时洛低头在余邃手臂上轻轻的吻了下,“别给我弄个NSN回来。”

  余邃出了休息室。

  在走廊中同顾乾相遇,顾乾有些没反应过来,骇然,“圣剑他们……”

  “没证据的事,别说出来。”余邃冷声提醒,“人家还没翻车,你别先给自己找麻烦。”

  污蔑诽谤其他战队也是违规的,顾乾明白,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等进场时,圣剑队长、余邃去年的队友对着余邃笑了下,用德语笑着问余邃:你怕不怕?

  余邃一言不发,一个眼神也没给对方,抽签开始,四个一号种子战队随机被分在两半区内,主持抽签仪式的主持人提示A组的一号出线战队队长,也就是余邃可以开始了。

  余邃轻抚自己被时洛亲吻过的手背,飞快的在四个抽签球中直接拿了一个出来,递给了主持人。

  主持人将抽签球打开——

  圣剑。

  余邃回头看向圣剑队长,嘴唇微微一动。

  只有口型没声音,但圣剑队长看出来了,圣剑队长脸上的笑意僵了下。

  余邃同样说的德语,同样在问他:

  你、怕、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