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FOG[电竞] > 第106章 独发晋江原创网

第106章 独发晋江原创网

 热门推荐:
  余邃看了一眼评论,“先不说绝对没可能分,就算真的有什么……我估计第一个先被你的女友粉姐姐粉活劈了。”

  时洛自己从没有意经营过粉丝群体,平时也只希望粉丝们关注自己比赛,私人的事时洛别说同粉丝,就是同圈里其他人也从来不说,他并不希望粉丝关注自己赛场下的生活。

  但看着粉丝们一边担心自己被余邃渣了,又一边小心翼翼的请余邃好好对自己,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

  所以时洛本来确实是想在小号上发点什么,暗示粉丝们不用担心自己,自己虽然谈恋爱确实玩不过余渣男,但从头到尾真的没吃过亏。

  可此情此景,时洛觉得不管自己发什么都是在疯狂跳裸舞。

  “这号没了。”时洛半分留恋也无,把手机递还给余邃,“你粉丝爱猜这是哪个小妖精就猜吧,以后这就是你圈外女友的账号了,我不要了,我宁愿她们骂死这个号……我这辈子不可能承认这是我。”

  余邃怜悯的看着时洛,不忍心戳破时神最后的倔强……现在承认不承认意义还大吗?

  “行,先晾一边儿,等什么时候想发了再发。”余邃接过手机,回了几个圈里关系好的人的信息,照着时洛的意思,问是否谈恋爱的一律答是,问是不是时洛就一律回个“你猜”的表情包。

  这还有什么可猜的,余邃整天不出基地,别人只以为余邃是不想公开性向,大家心照不宣的祝福了余邃,二十有一了终于有了个恋爱对象,然后回自己战队疯狂八卦。

  时洛手机也快被炸了,时洛索性一概不回了,自暴自弃的含恨玩手游。

  时洛拒不领取“Whisper恋爱对象”这一奖项,别人只能转头去恭喜余邃,余邃回着消息还要逗时洛,时不时的隔空传达一下两人圈内朋友的祝贺。

  “顾乾委婉的提醒了一下,让我和我男朋友别把心思都放在谈恋爱上,后面还有世界赛要打。”余邃用膝盖撞了时洛一下,“来自你老东家的殷殷嘱托,听到了么?”

  时洛闷头嗯了一声。

  余邃回了顾乾一个表情,又道,“天使剑恭喜我苦心快三年终于有了结果,顺便祝咱们世界赛开门红。”

  这就差点名道姓了,时洛连嗯都不嗯了。

  “你另一个老东家IAC的赵峰含沙射影的提醒了一下,让我这个渣男不要变心,顺便让我向你转达,IAC是你永远的家……应该是等着咱俩分手让你回IAC了。”余邃随手删了赵峰的好友,奇怪道,“当时签完你后我居然忘了删他……”

  时洛嗤笑。

  “中国游戏赛区的负责人……官方人员也看八卦的么。”余邃顿了下,继续道,“恭喜我的新恋情,表示非常开心有生之年可以看到一个战队队内可以有这种感情出现……放心,他没敢提你id。”

  时洛一脸无语,当没听见。

  “看看你牌面儿多大。”余邃忍笑,“完全是伏地魔待遇啊,你不公开,没人敢提。”

  时洛憋气道,“他们不是给我牌面儿,是没人敢承认那个小号是我。”

  余邃手机电量告急,余邃将手机放到充电器上,坐到时洛身后看他玩手游。

  职业选手,玩什么游戏上手都极快,余邃看着时洛虐杀一切路人,看了一会儿后在时洛耳朵上捏了下,又在时洛后颈上捏了下,然后一路向下,顺着时洛脊背按了按。

  暗示不能更明显了。

  时洛耳朵微微红了下,低声道,“……别闹,玩游戏呢。”

  余邃轻声道,“别玩这个了。”

  时洛稍稍躲了一下,“不玩这个玩什么?”

  余邃语气平静:“我。”

  时洛:“……”

  “Whisper……”时洛一边操控着游戏人物,一边艰难道,“你信不信,我会上小号发微博,把你刚说的话发上去。”

  如时洛不懂余邃为什么能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说出这么黄的话一般,余邃也不懂十分不懂时洛的思路,“为什么你觉得我会害怕这个?你发啊。”

  时洛深吸了一口气……交往一个完全不顾外界评价的明星选手,原来是这种体验。

  余邃不再碰时洛,自己倚在一边,轻声提醒道,“明天宸火他们就回来了。”

  时洛顿了下。

  余邃又道,“虽然还没明确流程,但世界赛之前应该是最忙的时候,不光要加练习赛,还有一堆官方的活动要做。”

  时洛游戏里失误了一次。

  余邃头靠着床头,认真道,“时神,世界赛之前……我不能保证,你还有时间‘玩’我。”

  “特么的是我玩你吗?!”时洛忍不住扭头吼余邃,“是吗?!”

  余邃自己理亏,忍笑老老实实挨吼。

  几分钟后,余邃道,“一小时陪练,十万……”

  “哦不是,被你哄抬过物价,一百万了……”

  “陪睡的话……应该有二百万吧?”

  “然后两个小时就是……”

  时洛听不下去了,丢了手机起身往门口走,“啪”的一声关了房间的灯。

  黑暗里,余邃笑了下。

  房中漆黑一片,时洛磨着牙在余邃唇上咬了下,“你特么就是仗着我太喜欢你……”

  余邃抿了一下被咬的嘴唇,低声道,“有多喜欢?”

  “有多喜欢?”时洛听到了塑料被撕开的声音,忍着脸红低声道,“不是喜欢你喜欢疯了,小爷会老老实实被你活活日|了三天?”

  余邃顿了下,原本温柔的动作瞬间加重了几分,时洛一窒,“你……”

  “放心。”余邃声音温柔,“我轻点……”

  翌日中午,战队其他人准时从杭州回来了。

  三天都过去了,全员私下该八卦的都八卦的差不多了,又有余邃提前挨个发给他们的警告短信,稍微有点脑子的都不敢戳时洛逆鳞,绝没人敢提有关那小号一个字,至于没脑子的宸火,时洛自有他的一套办法。

  假期结束了,周火照例要同所有选手开个会,把下面的工作念叨念叨。

  “训练的事我就不多提了。”周火就是这点好,自己不擅长的东西从不置喙,“我看了老乔定的训练表,只知道是训练任务肯定是越来越多的,大家辛苦了。”

  “因为各个战队都在休假,训练赛不好约,天使剑他们全体去三亚度假了,要后天才能回来,所以这两天的训练任务还轻松一点。”周火敲了敲桌子,“前些天为了准备决赛,一直都没怎么直播过,趁着这点时间点补完是不用先了,我替你们看了,除了Puppy,你们三个没希望了,但补一点就少扣一点钱,别和自己存款过不去,趁着训练任务不是特别紧……”

  周火低头看手里的笔记本,装瞎装看不见时洛恨不得瞪死他的眼神,坚强吩咐道,“那什么……可以补一下直播,比如今晚。”

  担心自己说的太委婉没人听,周火再次强调道,“这是战队任务啊,你们欠太多了,余邃那个就算了……他现在就是不吃不喝熬死在直播间也要罚全款了,宸火时洛俩人记得补一下,就今晚了。”

  余邃有心替时洛分担一下火力而不得,只得抱憾等着罚全款。

  宸火小心翼翼的看看讳莫如深的余邃,再看看一点就要炸的时洛,轻声试探道:“一……一定要直播游戏吗?”

  周火一头雾水,“不直播游戏你直播什么?”

  宸火咽了下口水,“直播间标题……说说我队友和我队友的那些事。”

  老乔忍无可忍,噗的喷了一桌子水。

  Puppy死死掐着自己胳膊,不敢笑出声。

  时洛克制着心头万千熊熊业火,死鸭子嘴硬,声音里带着冰碴,“哦?说谁?老乔和Puppy吗?”

  “咳……”宸火还是有点惜命的,谨慎又卑微道,“没,我其实是想说季严寒那个狗逼和我的。”

  时洛点头,“那随意。”

  周火憋笑憋的肚子疼,勉强道,“行了行了,都辛苦了,散了散了。”

  晚间,训练室内,除了余邃,其余三人全开了直播。

  时洛直播间自然是人数空前爆棚,他没开摄像头也没开声音,无视一切弹幕,冷漠练枪。

  粉丝们怎么安于在时洛直播间学技术,看了一会儿后转战人气第二高的宸火直播间,宸火虽然开了摄像头,但难得的,宸火全程几乎也没说话,从宸火直播间听起来,Free整个训练室安静的落针可闻。

  粉丝们于是再次转战Puppy直播间,刷了半晌弹幕后,Puppy给了回应。

  Puppy打开电脑的记事本,打字:

  【我就转一下摄像头,就转一下,没看到也不管了。】

  Puppy打完字,十分狗逼的把自己摄像头转向了时洛。

  镜头里,时洛面若冰霜,桌上除了鼠标键盘,赫然还放着一把从楼下开完会顺便从厨房拿的菜刀,匪气赫然。

  Puppy狗狗嗖嗖的转回摄像头,再次打字:

  【时神可能是为了世界赛才留我们一命的,别逼我们了,好吧?懂得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