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FOG[电竞] > 第97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第97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热门推荐:
  时洛倚在沙发上,低头看着手机上余邃发给自己的微信,看了足有三分钟。

  一楼等着吃饭的众人都在自己玩自己的,除了余邃没人会注意时洛,时洛起身走到一楼基地大门旁的落地窗旁,背对着余邃确定余邃看不清自己表情后,才回复了余邃:

  【Evil】:[队长,我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练出来的大心脏,要被你养废了。]

  时洛按下发送键,抿了抿嘴唇,抬眸看着基地窗外的小花园出神。

  时洛不是调情,他说的是真心话。

  跟余邃宸火Puppy这些久经沙场的选手不能比,三人还没回国时,单纯从同龄人里横向相较,时洛心理素质在本土赛区里是最强的,没有之一。

  几个赛季下来业内给他的评价就是年少老成,荣辱不惊,不易被外界干扰,在十几岁的选手里看算是难得的大心脏选手。

  一半是天生,一半是后养,跌跌打打的多了,自然是更能在各种状况下处变从容。

  但自打余邃回国后,特别是俩人在一起后,时洛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

  容易发火,容易着急,容易想东想西,容易被感动,容易心疼余邃,容易患得患失。

  他是活活被余邃的温柔一点点磨成这样的。

  看着余邃发给他的“别人有的,你都会有,我能给”,一身铁骨刀枪不入的时洛一瞬间里竟有点扛不住。

  余渣男以前明明也没谈过恋爱,但总能定向打击,精准点草,戳在时洛心里最软的地方。

  时洛最最扛不住的就是这种温柔。

  时洛手机又震了下。

  【Whisper】:[这就废了?]

  【Whisper】:[大家都是职业选手,Rod能给他女朋友什么,我就能给我男朋友什么,不挺正常么?]

  时洛深呼吸了下,心道咱们跟Rod能比么。

  【Whisper】:[你只要是乐意,我能给的更多。]

  时洛看着手机,心口突然跳了下,心中方才那点酸涩一扫而空。

  余邃明明还没暗示什么,但不知为何时洛脑中突然多了点不干不净的想法,果然,不等他回复,余邃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Whisper】:[时神,打个商量,人家决赛赢了能求婚,我决赛要是赢了,能有点别的么?]

  时洛指尖动了动,隔了一小会儿打字:[你想要什么?]

  余邃那边回复的很痛快。

  【Whisper】:[你。]

  时洛垂眸,嘴角一点点勾起来,不太好意思的笑了下。

  【Whisper】:[时神,需要我说的更下流更直白一点么?]

  时洛喉结动了下,飞快回复:[不用!我明白。]

  时洛回头看了一眼。

  赛区第一医疗师在沙发上坐的好好的,表情自然,不知内情的人绝想不到他在对同队队友发黄|色邀请。

  【Whisper】:[所以,可以吗?]

  时洛磨牙,这种事需要问么?

  决赛后的几天没什么训练任务,要真赢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直接……直接做就行了,有什么可提前问的?!

  时洛不好意思回复,余邃那边却兴致很好的一直在弹消息。

  【Whisper】:[……我问你问题,你偷看周火做什么?这种事还得问经理批准?]

  【Whisper】:[放心,真赢了比赛,我绝对能跟周经理要到假期。]

  【Whisper】:[时间上也会安排好,不会耽误你任何训练。]

  【Whisper】:[时神?]

  时洛咳了下,正犹豫怎么说才能显得自己没慌没害臊时,余邃又弹了两条消息过来。

  【Whisper】:[是我没说清楚吗?]

  【Whisper】:[明确意思就是……时神,我在问你,我可以*你吗?]

  时洛的脸腾地红了。

  “吃饭了。”周火帮着去厨房端饭,一面收拾一面招呼众人,他看了时洛一眼,皱眉,“你脸怎么了?你不是感冒一直没好吧?”

  时洛飞速揉了揉脸,低头含糊道,“没,早好了。”

  始作俑者坐到时洛身边,抬手在时洛额上按了下,“不烧。”

  “那就好。”周火焦心道,“看你魂不守舍的,自己多注意点,现在最要紧的时候了,别掉链子,该喝热水喝热水,该穿秋裤穿秋裤。”

  时洛接过饭碗,瞥了身旁一眼,看着神态自若的余邃磨牙,“……知道了。”

  被余邃几条微信搅的,时洛一顿饭下来都不知道自己吃了些什么。

  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整天不是训练就是比赛,没场地没时间没精力由着他们多做什么,突然聊到了这个,时洛脑子里某道阀门突然被打开了,吃饭的时候脑子里总是忍不住冒出几个半荤不素的念头。

  好不容易吃完晚饭,时洛第一个去训练室开机训练。

  为了装出很认真没受干扰的样子,时洛单排的时候还难得的十分敬业的开了一会儿直播。

  可好巧不巧,晚上单排第二局就遇到了余邃,还是在同一边。

  时洛担心余邃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来,时洛进图后抢在所有人之前在队伍频道刷了七八条“我在直播”。

  其他两个队友简直莫名其妙,大家都是高分局选手,谁还没直播过呢,有什么可显摆的?

  余邃看到时洛在队聊的警告后果然没再打字,正常发挥的同时洛打了一局游戏,带飞队友碾压对面什么也没耽误,但就在游戏结束几人等待自动传送出游戏地图的时候,余邃突然给时洛发了条游戏内好友消息:

  【Free-Whisper】:[时神,还没跟我回复呢,行不行?]

  时洛看了眼好友信息,键盘上的手指被烫似得颤了下。

  时洛没回复余邃,他直播间里一群单纯的粉丝还刷弹幕同时洛说,余邃给他发消息了。

  时洛咬牙侧身越过显示器看了一眼,余邃根本没在等回复,他已经排进新的一局游戏了。

  直播间里时洛萌萌的粉丝还在好心提醒时洛让他回消息,还有好奇问什么行不行的,时洛深呼吸了下,心里很想跟大家摊牌说,你们余神没事,他单纯的就是浪。

  以及一小时光陪练就十万的Whisper,马上人是自己的了。

  时洛被余邃撩的心浮气乱,没再直接排,他拿起手机来给余邃回信息。

  【Evil】:[行。]

  余邃那边新的一局游戏已经开始了,余邃扫了一眼,见是时洛发的消息,一边单手操作一边拿起手机来解锁细看,边玩游戏边看清时洛的回复后余邃淡淡的笑了下,放下手机继续。

  时洛清了清嗓子,接着排自己的。

  但后面整整一晚上,时洛只要不在游戏里对战心跳就会加快,不受控制的想东想西。

  先是想到两人平日里的亲昵,然后想到余邃的好身材,继而想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等车开的越来越远收不回来脑子满满都是旖旎想法后,时洛突然有点不满意了,觉得余邃这完全是在搞自己赛前心态,无端加大自己压力!

  什么叫决赛赢了的话,要一份奖励?

  那要是输了呢?

  就没事了?

  这车都上了高速了,这是说回来就能回来的吗?

  为什么需要赢?

  万一输了NSN呢?

  他这到底是想要奖励,还是逼自己在决赛里不能有失误,必须血妈Carry赢下比赛?

  再把胆子放大了来想,这事儿到底和比赛有他娘的什么必要联系?

  本来就是俩人私下的事,为什么要加这么一个先命题?

  游戏里,时洛一梭子子|弹下去,莫名其妙的有点气急败坏。

  当天结束比赛后,时洛又破了两人之前定好的规矩,等众人都睡下后,闷不做声的进了余邃的宿舍。

  余邃看见时洛笑了下,自动自觉的取了个枕头出来放好,搂着时洛一起躺进了被子里。

  “想我了?”余邃让时洛睡在床里侧,自己关了灯上床,余邃闭着眼,搂着时洛确保他盖好了被子,在时洛耳边含糊道,“我以为你回宿舍就睡了……你不困么?一晚上就你中间没休息,水都没喝一口,打的时间最长。”

  时洛脸上没什么好气,顿了下硬邦邦的闷声反问道,“这个形势下,我还敢偷懒么?”

  余邃没听出时洛的弦外之音,撩起眼皮来轻声道,“不用紧张,打过一次世界赛后就有经验了,其实就那么回事。”

  黑暗里,时洛一脸苦大仇深的咬着余邃袖口,给自己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待到余邃已经熟睡后才耿耿于怀道,“性质变了,这已经不是单纯世界赛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