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FOG[电竞] > 第94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第94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热门推荐:
  比赛正式结束后Saint的工作人员这才去了解说席,临时通知了几个解说和导播,请给他们几分钟时间,给老A挤一个退役告别的时间。

  在解说和所有观众惊异的表情中,老A右手微微抖着拿了话筒,带着笑平静的介绍了自己的七年来没什么高光但一直在努力的职业时光,感谢了自己自青训开始效力的Saint战队的全部工作人员,感谢了自己的历任队友们,感谢了天使剑数年的陪伴和相互扶持,又祝福本土赛区,希望大家能在今年的世界赛中有个好成绩。

  “很多人……可能是因为我退役才知道联赛有我这个人。虽然没留下什么痕迹,但我跟大家一样在联赛中奋战了数年,并不敢比旁人少一分努力,受限于天分吧,我一直没能被很多人了解,这是应该的,比赛场上从来只看成绩,我能做的只有从不懈怠,让自己无愧于心。”老A回头朝着自家战队队友挥挥手,最后道,“荣誉拿的是太少了,只怪我自己能力不足,这没什么委屈的,我已经够幸运了,我很荣幸自己能跟这一群闪闪发光的人同台竞技,在氛围这么好的俱乐部开开心心的度过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七年,去年开始居然还打了我们战队的首发,最终在这么大型的比赛里完成退役仪式,这都是因为……”

  老A眼中眼泪,停顿了足够半分钟后继续道,“因为我们俱乐部的老板,管理……还有我的队友们没有放弃我,他们都知道我的右肩马上就要废了,还是不放弃我……”

  老A擦了一下眼泪,继续道,“他们不放弃我,我也没法放弃战队,我能力有限,不敢留队加入教练团耽误大家,但退役后我会加入我们战队的陪练团,尽力回报战队,我做了这么多年替补,真的擅长打陪练,我会尽力给帮助我队的首发队员们,请我的粉丝放心,我一辈子都不可能离开Saint,Saint加油,大家加油。”

  老A深深鞠了一躬,把话筒交还给了主持人。

  余邃和时洛在内场,能很清楚的看到台下Saint的队员和教练团还有他们老板都在等待老A,待老A下了台后众人久久相拥。

  时洛尽力忍着眼泪,远远的替他们拍了几张照片。

  余邃看着时洛,“头次看人退役?”

  “现场看是头一次。”时洛把自己拍的照片发给了天使剑,低声道,“老乔退役那会儿是录了个视频,说的全是套话,没走心,那个视频都不到三分钟,当时看了就是觉得心里堵,没这么……这么直接。”

  时洛侧眸看看余邃,余邃脸色如常,同赛前没什么变化。

  时洛问道,“你看过几次?”

  “那太多了,好歹打了这么多年职业,早就数不过来了。”余邃假装没看见时洛擦了眼角,轻声道,“不用怕丢人,我头一次看我队友……不是季岩寒,太早了,你完全没听说过的一个选手,也是个突击手。”

  余邃继续道,“我头一次亲眼目睹队友退役的时候,虽然没哭……但把我游戏id和头像改成了他的,连打了三十多个游戏,没吃没喝没睡觉,当时年纪也是小,十五岁还是十六来着,比现在情绪化多了。”

  “你……”时洛皱眉,“人家退役,你自虐做什么?”

  “因为我当时就觉得那是我的错。”余邃平静的看着远处仍拥抱着的Saint战队,“觉得是我不够C,才让他打不下去了,我接受不了。”

  余邃转头看看时洛一笑,“谁还没个黑历史呢对吧?”

  “这算什么黑历史……”这个理由时洛并不意外,时洛看看远处的天使剑,低声含糊道,“你们这些医疗师都是这样……那如果是我呢?”

  场馆内观众们已经陆续往外走了,越来越喧闹,余邃没听清时洛说的话,“你什么?”

  时洛开口了就觉得矫情,迟疑了下才继续道,“那要是我退役了,你会怎么?”

  “时神,这口陈年老醋吃的没必要吧,而且……”余邃嘴角挑了下,“咱俩谁退在谁前面不好说吧?”

  谁退在谁前面确实不好说,两人都没什么劳损伤,余邃虽然比时洛大了两岁,但医疗师这职业对选手消耗没那么大,更主要的还是吃意识和反应,余邃今年才刚二十一,各项水平都是巅峰状态,掌控战局的能力甚至是逐年增强的,他的各项竞技能力是真的没有任何下滑点。

  时洛转突击手后职业寿命会缩短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他胜在年轻身体好,天分还奇高,两厢比较下来……

  谁先退役确实不好说。

  “走吧。”场馆内除了Saint的铁粉们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时洛揉了揉脑门,“走、走了……”

  余邃给司机打电话,落后了两步,跟司机说了两人马上过去后余邃跟上时洛,在时洛脖子上轻轻捏了下,低声道,“我那年队友退役,改了三十多个小时的id就改回来了,你要是退在我前面……我把我游戏id改成你的,直到我退役都不改,好不好?”

  “我没吃醋。”时洛对余邃的占有欲太强了,他自己其实也说不清吃没吃醋,刚才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是被老A的退役感染了,“看着他们心里不好受,唉……”

  “我懂。”余邃轻声道,“人家退役了,咱们才知道Saint这赛季是从头到尾扛着天大压力死熬过来的,哪个战队也不是顺风顺水的走过来的。”

  时洛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回家吧。”

  两人本来计划是在外面约会一整天,看完比赛再去吃饭看看电影什么的,这会儿也没那个心思了,时洛想着刚才最后一局比赛,越想越觉得知足,越觉得整整齐齐的几个队友一个赛一个的可爱,自己家基地简直他|妈的太温馨,外面大厨不管是几颗星的都没自己家阿姨烧的饭香。

  不过担心余邃那金贵的胃会饿的疼,回家之前时洛还是让司机在场馆附近的一家粥铺停了下,自己下去给余邃买了一份热粥。

  “之前胃出血那一次……伤筋动骨的。”时洛把打包好的粥递给余邃,耿耿于怀,“不知道消耗几个月的职业寿命。”

  余邃慢慢地的吹了吹粥,提醒道,“时神,你刚去买粥的时候,好像又被拍了。”

  时洛关了车门,“爱拍就拍。”

  时洛原本以为看了个退役现场自己这没人生经历的弱鸡收影响最大最矫情,不想回到基地,还没进门就听见了老乔的鬼哭狼嚎。

  “哎?你俩这……踩着饭点儿回来的?”周火正在一楼,意外的看看余邃时洛,怒其不争,“好不容易会约个会,你俩谁啊?这么省钱过日子?还回来吃?”

  时洛揉了下耳朵,皱眉,“老乔嘛呢?”

  “从看比赛到退役仪式到人家赛后采访……”周火头疼,“自我代入后感动的不行,比人家Saint队的都真情实感,从头哭到尾。”

  还没到开晚饭的时候,余邃和时洛上楼换衣服,顺便看了一眼训练室里默默流泪的老乔。

  训练室里,宸火和老乔两人正在一起重复看老A的退役视频,老乔眼睛通红,不住抹抹眼角,哽咽,“这才是圆满的退役,这才是圆满的结局!有队友在身边,输了比赛也很光荣……”

  “老A就算没什么成绩怎么了?人家有队友!有天使剑!这就值了!我也是突击手,我懂!那种你的医疗拼了命要护住你的感觉好温暖的!”宸火倚着时洛的靠垫抱着时洛的纸抽飞速抽纸巾递给老乔,自怜自哀的跟着帮腔,“我呢?我将来要操作不行了要退役了,谁会化作天使保护我?我能指望谁?余邃吗?这渣男能让我依靠吗?!”

  一脸麻木的Puppy看见了余邃和时洛,摊摊手,“一个多小时了,这俩人被人家战队感动了,特别是老乔,出不来了。”

  时洛面无表情的敲了敲训练室的大门。

  老乔回头见是自家人,不觉得丢人,按了视频回放,边看视频边接着哽咽自己的,他突然又回头看了余邃一眼,触动往事,流泪,“我退役的时候,身边没有医疗师,也没有队友,什么都没……”

  宸火也看了表情自然的余邃一眼,跟着质问道,“余邃你有没有心?比赛的时候导播切镜头给你,你眼睛都没红一下!你还不如时洛呢!你看看天使剑,你再看看你!”

  余邃被骂的莫名其妙,“时洛是第一次见人退役被影响了,我见太多了……本身跟老A确实没交情,没太大反应很奇怪?”

  老乔责备的看了余邃一眼,继续淌泪。

  “你就是没有心。”宸火厉声道,“那要是我,你会那样拼命的保护我吗?!你会奋不顾身的扑到我面前来吗?”

  余邃:“……”

  余邃被宸火问的麻心,认真问道,“我扑到你面前……你是要死了吗?”

  老乔想哭又有点想笑,无奈的不上不下的,只得自己拿过纸抽擦脸。

  Puppy凉凉道,“能不能理智一点,正视一下咱们战队冰冷的队友情,别做梦了?咱们不是走温情路线的。”

  宸火拦着老乔的肩膀,一边拍着老乔一边唏嘘,“你们没有心。”

  “你要是做这种梦,那提前跟你打个招呼。”余邃坐下来,懒懒道,“不会扑到你面前去,甚至有可能在你要拿下职业生涯最后一血的时候……习惯性的抢了你的头。”

  “噗。”老乔终于忍不住,“最后一个头还被抢……”

  余邃看了老乔一眼,慢慢道,“我就是这种人,你不早就知道了么。”

  时洛后知后觉,才明白过来余邃宸火Puppy是在逗老乔,让他不再对自己潦草的退役仪式耿耿于怀。

  果然,被抢最后一血这事儿莫名戳中笑点的老乔情绪断了,哭也哭不出来了,揉揉脸,终于关了人家老A的退役视频,自己无奈道,“也挺好……老A这个太伤感了,我不一定扛得住,不声不响的退了也挺好。”

  老乔很快收拾好情绪,起身催促道,“吃饭吃饭,吃完饭训练,咱们也要打半决了,Saint前些日子打的一点儿保留都没,人家就是没说,但其实就是在给咱们练兵了,别辜负人家一片心意,世界赛都好好打。”,新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