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FOG[电竞] > 第81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第81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热门推荐:
  时洛磨牙,要抢耳机,余邃拿着时洛的耳机往后一躲,笑道,“害不害臊?平时总戴着耳机,原来就听这些东西?”

  “赛场休息室、候场走廊间里、比赛结束会基地路上……”余邃越想越觉得时洛小小年纪玩的太野了,“时神,我早就发现了,你每次一要静心就戴耳机,一直以为你听的是轻音乐,现在我突然不太敢想了……”

  时洛羞愤的扯过余邃手里的耳机,咬牙,“没听过几次!前几天才下载的。”

  “证据呢?”余邃忍笑,“我上次听这个音频应该是四年前的事了,你说你刚下的?”

  时洛语塞,顶着一张大红脸打开了自己的音乐播放器,低声道,“跟我手机app上登的一个账号,你自己看……一共就听过五次。”

  时洛常用的音乐播放软件的后台是能记录每段音频的播放次数的,余邃扫了一眼,时洛刚听的那段音频后台播放次数确实是显示的是“5”。

  “前几天无意看见的,好奇是什么……就下下来听了听。”时洛把播放器软件关了,死鸭子嘴硬,“听了,也没什么意思……”

  时洛关软件关的很快,可余邃眼神太好,留意到软件后台一众中英文歌曲里还夹杂着一段标题是乱码的音频,后台播放次数是“999”。

  歌曲信息一概都没有,必然又是另一段合成音频了。

  余邃莞尔,四年过去,粉丝们的素材库也更新了,大概是又剪了个2.0版本。

  时洛已经不好意思了,再戳破就有点不够体贴了,余邃当没看见,压低声音笑道,“听着我十|八|禁的音频练枪,讲究啊时神。”

  时洛简直气死了,好不容易想努力一把,练了一会儿枪觉得手感不错,突然想通了点针对NSN的关窍,想着去单排一把试试套路,奈何有点困了,又突然想起了那段音频,正巧四下无人,想着听着解解困,千算万算没想到某二十一岁年迈老将还能熬到这个点儿,好死不死还正巧被人家抓了包。

  时洛下了游戏账号,飞速关机,心虚的视线乱扫不同余邃对视,“听着你的那个什么……不容易困。”

  “你刚不说没什么意思么?”

  时洛语塞,只见余邃眼中含笑的看着自己,认真道,“真的,你要是需要,我可以给你录个有意思的,老客户了,您点单就行。”

  点单……

  时洛脑中闪过许多成年画面,他闭了下眼,“不用,请不起你。”

  时洛说罢想往外走,可余邃往旁边靠了下,将时洛挡的严严实实的,轻笑道,“点一个,我现在当场给你来。”

  “一百块……啊不。”余邃还非常好说话,“一块钱就行。”

  “你……”时洛脸颊发红,他侧眸看了一眼训练室墙上挂着的装饰时钟,已经三点四十五了。

  余邃根本不如自己能熬,每次睡晚了第二天就算没迟到,肯定也不是太能吃得下东西,往往就是一碗粥了事,时洛担心余邃那个娇贵的胃,不想让他再耽搁时间,压低声音,“大晚上的浪什么浪……睡觉。”

  不想余邃也看了一眼时钟,同样压低声音,“谁先浪的?”

  时洛再次语塞。

  “行行不闹了。”余邃笑了下往旁边躲了下,“去睡觉。”

  时洛几乎是落荒而逃。

  回到自己宿舍红着脸洗漱过后,散去了方才的恼羞成怒,时洛又有点后悔。

  自己这边加训,余邃怕自己通宵,在一旁不声不响的陪着,跟着熬到这个点儿了,自己因为太尴尬,居然连句谢了都没说。

  昨日在饭馆吃饭的时候,在洗手间碰到了周火,周火偷偷告密,余邃跟他说,“想之前的事,感觉我不够心疼他。”

  那个“他”,说的是自己。

  时洛当时就觉得巧了,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每每想到余邃,时洛也总觉得,自己不够心疼他。

  以前是任性,现在又有点不解风情。

  时洛自己也清楚自己太直男,比如方才……

  时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余渣男太温柔太会套路,显得自己更不是个东西了。

  时洛冲了澡从洗手间出来,瑟缩了下。

  这星期降了几次温,基地的中央空调还没开,半夜凌晨里已经有点凉了。

  这会儿似乎又降温了,时洛擦了擦头发,上了床。

  盖上被子还是有点冷,已经不早了,时洛闭上眼一动不动,强迫自己快速睡着。

  五分钟后,时洛睁开眼,又开始担心余邃那个让人糟心的胃。

  不能累着,不能凉着。

  每次天冷,余邃吃的都少,余邃一般就敷衍说没胃口,但就是不太舒服,吃不下去。

  室温是真的有点凉,余邃宿舍和自己的能有什么区别?这么一晚上,第二天会不会胃疼?

  时洛皱眉,掀开被子起身,长吐了一口气,“不得好死季岩寒……”

  时洛穿上拖鞋,披上外套,拎着手机出了宿舍。

  整个基地空荡荡的,走廊上落针可闻。

  四点多了,整个基地的人全睡熟了。

  这个时间,时洛做什么都没人会发现。

  同一时刻,人物对换,如果此情此景是余邃在走廊里,余邃会想也不想,直接拿着自己被子推开时洛的宿舍门,给有胃病怕凉的男朋友加床被子,再顺理成章的同塌而眠。

  自己被子贡献出来了,不睡一起要怎么办?

  但善于劝人喝热水的时洛就不一样了。

  时洛一脸烦躁,嘴里无声的骂骂咧咧,一边诅咒着季岩寒害自己没觉睡,一边目不斜视经过余邃的宿舍房下了楼,去了一楼会议室把基地控制室的钥匙翻了出来,顺便拿了把手电筒。

  时洛开了控制室的门,挤在小小的控制室里,开了灯又举起手电筒,不出意外的一个汉字都没,时洛揉揉困倦的眼,仔细辨认哪个是中央空调的控制面板。

  时洛虽没接触过这个,但没一会儿就差不多看明白了,他调试了片刻,给基地开了制暖模式,又调整了下温度。

  时洛冷着脸把钥匙手电放了回去,回了自己宿舍。

  控制室里各种表盘,整个基地的水电暖天然气冷热中央控制全挤在一起,时洛其实是没那么自信的,万一是开了制冷就完他娘的了,回了自己宿舍时洛没直接睡,拿着余邃今天给自己的那个小玩偶坐在床边等了会儿,准备等待房间真的暖起来再睡。

  时洛看着手里的小玩偶,轻轻吐了一口气。

  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这种小东西,没人记得留给自己,余邃就记在了心里,跟粉丝讨了一个给自己。

  同宸火一样,时洛也不喜欢玩偶,可要是别人留心给自己的,那就不一样了。

  时洛也不是买惨,从小到大,确实没有过什么人会留心给他捎什么东西。

  小时候父母整天吵架,两人都想解脱彼此,没人顾得上时洛,好不容易离婚了,时洛跟了自己妈妈,本以为有安静日子过了,可又太安静了,妈妈终于摆脱了折磨了自己数年的一段婚姻,急于享受正常的生活,享受新的恋爱和婚姻,没太多时间和精力能分给时洛,偶尔的温柔和关心里也总带着几分心不在焉,时洛明白,妈妈早晚会再婚,只是没想到,再婚之前自己会被扫地出门。

  而后时洛就开启了同自己人渣爸爸斗智斗勇的童年生活。

  与天斗,与人斗,与爹斗。

  时洛有时候都觉得,自己上佳的竞技状态,可能是得益于自己斗战胜佛一般的童年和少年时光。

  从小到大,人情冷暖看透,唯独没享受过几分温情。

  仅有的一点……

  时洛摆弄下手里的玩偶,全是余邃给的。

  这么好的男朋友,不给他修空调给谁修?

  时洛隐约感觉房间里暖和了点,他把突击手小玩偶放好,脱了外套回床上,刚躺下就睡着了。

  时洛睡着没多一会儿,窗外滴滴答答下起了雨,室外气温一降再降。

  翌日上午十点,阴雨。

  余邃起的比往常早了些,拉开窗帘看了外面一眼,心中微微一动。

  余邃洗漱后出了宿舍,正撞见了在拖地的阿姨,余邃压低声音道,“中央空调开了?”

  “是啦,不知道谁开的,昨天半夜就暖和了。”整个基地的人都还睡着,阿姨也压着嗓子,轻声细语的抱怨,“我早就说了这几天要降温,你们昨天有比赛,都匆匆忙忙的,我说了好几次都没人理我,你们这边的空调我又不晓得怎么调,半夜不知道谁起来弄得,谢天谢地……”

  余邃眸子微微动了下,谁调的?昨天一个比一个睡的早,还能有谁?

  时洛一直就不怕冷,降不降温他不会多在乎,能让他在意的——

  余邃顿了片刻,低声道,“不好意思,我睡觉比较轻……”

  阿姨知意,忙歉然道,“好好,我等下午再打扫二楼,你再去睡会儿啊,才十点。”

  余邃点头,“麻烦了。”

  余邃目送阿姨下了楼,待阿姨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余邃两步走到时洛门口,想也没想,轻轻拧开了时洛宿舍的房门,走了进去。,新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