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FOG[电竞] > 第66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第66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热门推荐:
  一群选手一起搞事,中国赛区联赛官方人员必然是要过问一番的,周火早有防备,第一时间将事情前因后果一五一十交代清楚,顺便帮其他几个战队也解释了,选手一没违纪二没犯规,在公众平台怼喷子只是选手个人行为,更是被迫反击,本身没违反联赛任何规定。(搜索52格格党小说每天得最快最好的更新网)

  但联赛官方还是给Free、Saint还有以战俱乐部发了官方通知,让俱乐部规范选手行为,禁止俱乐部再扩大影响,劝诫了一番,让俱乐部管理层配合官方,尽量维护选手正面的形象。

  选手毕竟没真的违纪,官方没法做任何处罚,只能这样不疼不痒无能警告一下。周火最近大概是跟余邃这群恶人混久了,也长了脾气,没了一贯的油滑,回复联赛官方人员时不卑不亢,总结而言就是本该遵守的肯定会遵守,但不该受的气以后还是不会受。

  应付好官方这边,一个发送键按下去,周火神清气爽,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也青春了,也吊吊的了,染个白发也能个时洛似得能喷遍国服无敌手了。

  跟基地这边的几个工作人员开了个小会,周火放下心来让众人各自去休息,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周火出了一楼会议室,在基地一楼转了一圈没看见人,只碰见了下楼来等着拿外卖的老乔,周火问道,“其他人呢?睡了?”

  “不知道啊,我刚洗衣服呢。”老乔挽了挽袖口,“睡衣内裤,不好意思让阿姨洗,堆了一周了,刚刚洗完,怎么了?”

  “怎么了?怼了喷子高兴啊。”周火整了整领口一笑,“真几把爽,感觉自己也年轻了好几岁,他们睡呢还是玩呢?我去汇报一下最终篇,汇报完我也睡去了。”

  “不清楚,我洗衣服之前他们还在训练室,宸火和Puppy好像是开机了,不知道在干什么,余邃和Evil在沙发上。”说到这个老乔皱眉道,“我怎么感觉……余邃和时洛最近总在一块儿?他俩自打和好以后怎么走的比别人更近了呢?”

  周火眼中闪过一抹隐秘笑意,“关系好呗,时洛就那脾气,恨余邃的时候就差跟余邃火拼,好的时候又就差跟余邃随时绑在一起,嗨……这就是青春。”

  “行吧。”老乔无所谓的摇摇头,“在FS的时候就是,他就只黏余邃一个。”

  外卖员来按门铃了,老乔忙去开门,周火自己上楼找人。

  该应对的都应对过了,周火想着跟几个选手说一声,这事儿算是正式过去了,可周火走到二楼依旧听不见人声,几个人的宿舍门外都悄无声息,周火推开训练室门一看,四个人满满当当,无一例外,全在自己机位上。

  没人直播,没人玩别的,都在如往日一般,自己训练自己的。

  原本被几个队员影响,自我感觉非常良好感觉自己重回叛逆期的周火站在原地,一时间喉咙居然有点发紧。

  就在两个小时前,论坛的喷子还在对这几人冷嘲热讽,说他们嫖网红,睡粉丝,赛场上混工资,下了赛场一个比一个会玩。

  许多玩家不清楚情况,人云亦云,也信了,觉得这群平均年龄刚过二十的选手不过就是仗着天分比普通人高一点,轻轻松松的就能拿百万千万年薪,玩着游戏就把钱赚了,日子过的不要太滋润。

  时洛几人都是被喷习惯了的,也是喷人喷习惯了的,硬刚那群脑残没问题,嘴毒起来不输任何人,可这些人没一个会买惨的。

  没一个选手给自己解释过,这千万年薪没那么好拿。

  放弃了学业,断了后路。

  牺牲了青春,牺牲了健康,牺牲了陪伴家人的时间,牺牲了最美好的恋爱光阴。

  来自外界的困扰很多,比赛压力很大,圈里竞争很强烈。

  要吃很多苦,要很努力,要比任何人都想赢。

  不是太想赢,谁会在刚被泼了一身污水洗都没洗干净,就暂时压下心头火,连这一两个小时的训练时间都不浪费。

  至少在周火这种普通人做不到,他没真的身在其中,这会儿都还被气的肝疼,恨不得和喷子们再大战八百回合。

  但这些选手们就是做到了。

  喷过了骂过了,抓紧时间**过了,看看还有时间,还是要再训练一会儿。

  哪怕教练已经说了可以休息,哪怕只是一两个小时。

  周火站在训练室门外,被时洛激起中二脑热冷静了下来,头一次觉得自己战队这一群恶人比任何人都有职业道德。

  周火没再进屋打扰众人说官方那边已经结案的事,他在门外给众人拍了几张照片。

  官方那边都应付好了,周火本来是想通知了众人后再用官博发一条吊喷子们的微博做这件事的结尾的,但现在看,是自己格局小了。

  周火登陆Free官博,配图照片发了条微博。

  【□□喷子是认真的,想赢也是认真的。】

  微博一发,评论瞬间过千,真心喜欢Free选手的粉丝们彻底扬眉吐气,原本担心Free几人会因为喷人而掉粉的粉丝也不再杞人忧天。

  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选手永远不会令人失望,说最毒的脏话,打最认真的比赛,不冲突,也不用喷子们来指指点点。

  一场风波几天后逐渐平息,虽平白惹了一身腥差点没洗干净是挺倒霉的,但经此一役,周火的管理团队算是彻底同Free几个选手磨合成功。

  周火不再执迷经营战队人气,也不再坚持维护选手完美无缺的形象。

  “也挺好,免得大家都束手束脚,又不是偶像,就是有态度不好的地方又怎么了,咱们就是这样,那粉丝数还是碾压别人啊。”

  中午趁着众人吃早饭时给几人开会的周火放松道,“有咱们打样,其他战队也硬气了,我听说ROD现在状态完全调节好了,他昨天直播的时候还说呢,盼着和咱们在季后赛再打一场,一定一雪前耻。”

  “可以可以。”Puppy懒懒道,“年轻人,必须得多被喷几次才能把心理素质锻炼出来,他被网暴这一次,以后大赛上就不容易再因为压力大操作变形了,嗨……这次咱们完全是帮NSN练兵了,亏了。”

  “提醒一句,ROD和你同龄,就比余邃小一岁,比时洛还大一岁呢。”老乔说着自己叹了口气,“惨还是咱们惨,四个现役首发,最大的才二十一,基本都是百毒不侵了。”

  宸火咬了一口酸黄瓜,跟着叹气,“这个世界都对我们做了些什么……”

  “好好说话。”时洛皱眉,“别酸滴滴的恶心人。”

  “你看,顾影自怜一下都要被喷。”宸火怜惜的摸摸自己的脸,“恶人就不配被人疼惜了么?”

  余邃慢慢地喝了一口粥,“不配。”

  “训练的事是老乔在管,教练是专业的,给你们配备数据分析团队也是专业的,这些东西我插不上手就不说了,总之常规赛二号难打的NSN已经莫名其妙的拿下了,下面就是Saint了,没多少天了,对Saint这赛季的数据分析估计也要给你们了,天使剑目前仍然是第一奶妈治疗,他们的打法其实挺克咱们的,该针对的针对,该自我补充的自我补充,我不了解的东西就不多言了。”周火拿着个笔记本写写画画,“战队经营方面也不用大家操心,只说一件事,问问大家意见。”

  周火放下笔记本,看看众人,“圣剑。”

  “这个逼战队不知道抽什么疯,一直死盯着咱们不放,算起来我已经在官博上骂过他们两次了,梁子是真的结下了,想相安无事也早就不可能了。”周火询问众人,“我想问一下你们这几个原圣剑选手,如果我转过来搞他们心态,可能做到吗?”

  老乔意外的看了周火一眼,“了不得啊,你这是被他们几个传染了?”

  “也是被传染,也是真的受够了这个破战队了,一半一半吧。”周火问道,“反正他们的比赛我不用翻译也能看得懂,他们也的论坛我也能翻墙看,他们战队不可能一直不失利,他们栽跟头的时候我要是也嘲讽几句,有用吗?”

  余邃摇头,“没用。”

  Puppy跟着道,“不可能的,一个是文化差异,他们确实更放得开一点,还有就是他们经营理念不一样,就算有哪个选手心态崩了,马上就会被换掉,对整体没什么干扰。”

  “他们针对咱们不奇怪啊。”宸火一边嚼着黄瓜一边看余邃,“余邃没续约,单这一件事就把他们得罪透了,我和Puppy一起跟着回国,这账估计也被算到余邃头上了,他们高层都挺记仇的。”

  周火皱眉道,“是光高层恶心么?他们选手也恶心,之前轮天使剑和瓦瓦的事还记得么?他们选手还把轮咱们赛区医疗师的截图发自己推特上耀武扬威,什么玩意儿。”

  “这事儿我知道。”时洛咬了一口油条,“等拿下世界赛名额,要是能碰上他们,可以跟那几个选手约一把删号战。”

  余邃眼睛微微一亮,侧眸看向时洛,笑了下。

  宸火倒吸一口冷气,上下看看时洛,“Evil,咱们倒不至于玩这么大。”

  时洛抽过至今擦了擦嘴,“我自己约,你不用参与。”

  周火一脸茫然,看向自己身边的老乔,“什么叫删号战?”

  “黑话。”老乔一笑,“一看就是黑网吧混出来的……”

  老乔放下勺子,给周火解释道,“删号战,老早之前一些玩家之前玩的,游戏里因为各种原因有了深仇大恨,完全解不开的那种,有人会约一个生死局,赢了的没事,输了的玩家删除账号。”

  “养一个账号不容易,充值买皮肤花多少钱就不说了,很多皮肤都是绝版的,现在你有钱买也买不着啊,还有每季度自己一局一局打下来的战绩,那都是铁勋章啊。”老乔看向时洛,“职业选手的账号价值就更不用说了,从钱上说,他们充值都没数,给自己小老婆花钱都是闭眼砸,一个个充值几万的都算少的,不说这些,情感记忆呢?”

  “个人账号上可是记着他们每个加过的好友,还有和好友每一句游戏内聊天记录,他们的好友基本也都是职业选手,不少还是退役了的,游戏内任何记录都不清空的,那不都是回忆?还有每局比赛的记录,每个将来退役了看看,这就是自己打下的江山啊。”老乔回想自己退役前的点滴,感叹,“几个月前刚建队那会儿,官方那么照顾余邃,什么帮助都愿意提供,余邃什么都没要,只跟官方开了一次口,就是要我们当年注销的账号,你以为是为什么?”

  周火僵在原地,看向时洛,干笑了下,“那……确实没必要玩这么大的。”

  “无所谓,早先就想约一次,只是那会儿……”时洛顿了下,没往下说。

  周火没反应过来,好奇道,“之前想约是跟谁?”

  余邃眸子一动,看向时洛,“我吧。”

  时洛左右看看,没说话,默认了。

  宸火笑的拍桌,“不说我都忘了,咱们赛区第一个被轮的医疗师是咱们洛洛啊,唉不是我拱火,真的,时洛,你当年转职之前真该跟余邃约一次,你俩谁删号我都开心!”

  余邃定定的看着时洛,“……为什么没约?”

  时洛看了余邃一眼,静了片刻含糊道,“那会儿咱俩都是新号,删了也没意思。”

  余邃心知这不是答案,忌讳着桌上旁人,没再追问,说完正事众人各自散了,时洛独自去露台抽烟,余邃跟了过去。,新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