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FOG[电竞] > 第61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第61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热门推荐:
  翌日,要出发去NSN的保姆车上,某突击手脸色极差,独自坐在车厢最后排,靠在一边不理人,鸭舌帽扣下来盖上了半张脸,只露着个下巴。52格格党#小@说

  “Evil怎么了?”周火爬上车,清点了每个选手的外设包后看着时洛这幅样子担心问道,“昨晚没休息好?几点睡的?不是说了今天要打NSN让你们早点睡吗。”

  鸭舌帽后时洛闷声道,“三点半……不晚。”

  “哦,那还行。”周火放下心,坐下来,仍在困惑,扭头问道,“那你这是怎么了?不舒服?”

  不等余邃开口替时洛解围,宸火把自己外设包放好后冷笑,“想知道?要不要我告诉你?”

  Puppy意外的看向宸火,“他的事……你知道?”

  “我都懒得说。”宸火瞥了时洛一眼,哼哼,“昨晚不知道憋什么坏水,非要上我小老婆,让我给赶走了,估计回去后越想越气睡不着了吧,呵……活几把该。”

  时洛:“……”

  时洛一句话也不想解释,继续闭眼假寐。

  “都两点了,他不走,余邃也不走,俩人跟有病一样,坐那看着我打最后一局,你说有这么神经病的吗?”宸火难以理解,“都是突击手,时洛想偷学我牛逼的技术就算了,余邃你看什么热闹呢?偷学就偷学吧,学了还想实操一下,那我能忍?我那号冰清玉洁一尘不染的,能让这种烫头染发穿耳洞的小崽子碰?”

  宸火一开口周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想笑不敢笑,生生憋着,“然后呢?”

  “然后把他轰走了啊,还有余邃。”宸火撇嘴,“余邃走的时候还装手滑碰了键盘……擦了,没一个好东西!”

  Puppy怜悯的看看宸火,感叹,“余邃居然没拔你电源……火,真的,你真是凭着自己一身好本事给自己人生增加难度的。”

  宸火不懂Puppy意思,还要再问,被周火打岔岔过去了。

  周火回头看看一脸青春期不满的时洛,努力憋笑。

  身为经理,周火起先是需要余邃和时洛关系破冰来让战队粉丝放心,而后又需要这俩明星选手关系再亲近一点方便他制造话题,但若再进一步,直接公开什么的,就是稍微超出目前完美状态的事故了。

  对于时洛选择不公开的决定,周火非常满意。

  毕竟前车之鉴就明明白白的摆在NSN基地呢。

  抵达NSN比赛场馆,NSN的主场,放在平时场馆内外都能被NSN战队灯牌和选手个人灯牌围了,但今天没有。

  NSN粉丝们没在场馆外等NSN的战队保姆车,几乎全部都直接过了安检进了内场,不喧哗不吵闹,心事重重,都在低头看手机。

  宸火永远比别人慢一拍,进后台的时候左右看看道,“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答案在论坛,但不建议你看,特别是赛前。”周火催促几人去休息室,“我去给你们打卡,你们先去休息室。”

  周火说的话向来没什么震慑性,几个人晃进休息室,包括老乔,坐下来都拿起手机刷起了论坛。

  昨日的事果然发酵起来了。

  时洛点开平时讨论度最高的电竞论坛,醒目的一个个标题直接怼在了脸上——

  《NSN下午被欧洲圣剑剃了平头0-2带走,狙击手ROD晚上去给女朋友庆生,这可真棒棒》

  《年年盼你们夺冠,年年不出成绩,谈你妈的恋爱》

  《NSN今年是不是又没希望了?》

  《喷,给我往死里喷,不喷不清醒》

  《服了,还有给ROD洗的,等着看NSN今天和Free的常规赛,到底是不是ROD拖后腿了,比赛场上看呗》

  老乔放下手机,唏嘘,“ROD女朋友的微博已经被喷的清空了,我了解内情,说句公道话,ROD跟他女朋友从初中的时候就好上了,是真青梅竹马,人家女朋友也不是什么蹭热度的网红,这都在一起好几年了,ROD也不是刚谈恋爱为了女朋友突然失了智,这……”

  “你知道没用啊。”Puppy翻翻论坛,慢吞吞道,“NSN经理自己都出来说了,人家俩好了很多年了,他们官博明晃晃的发公告了,你看有人理吗?”

  宸火摇摇头,“你跟喷子有啥可说的,都是被圣剑刺激着了,找个人撒气而已……ROD就是不小心撞了枪口。”

  宸火刷了刷微博,失笑,“ROD的粉丝都在私信我,让我们抬一手……”

  老乔警告的看了宸火一眼,“别想乱七八糟的。”

  “知道,这些小可爱发私信前难道不去查一查的吗?连FS咱们都能手刃了,还能放过NSN?”宸火叹气,“我就是觉得NSN有点惨,十二个战队,全特么让圣剑屠了,现在只有他们背了这口锅,嗨……兄弟点儿有点背啊。”

  余邃放下手机,“正常发挥,少考虑有的没的。”

  “得令。”Puppy把手机丢到一边,悠悠道,“就是苦了ROD大兄弟了,好死不死,谁让只有他有女朋友呢,还特么正好刚刚请假出去,这运气没谁了……”

  上场不能带手机,宸火将手机递给了老乔,“辛苦ROD,替兄弟们抗压了。”

  大家都将手机放到了一边,只有时洛还在眉头紧锁的刷论坛。

  “别看了。”余邃看了时洛一眼,“去拿自己外设。”

  时洛好似没听到,手指飞快从屏幕划过,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时洛并没公开恋情的打算,但看着论坛骂ROD的话,时洛总感觉每一句都是说余邃的。

  两年前全网黑余邃的记忆太深刻,那种满腹冤屈却无从反驳的感觉根深蒂固扎根在时洛记忆里,时不时的就能被勾起,让时洛有点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谈个恋爱而已,招谁惹谁了?

  自己和余邃的事如果被发现了,Free哪天如果也输了比赛,余邃也要被这样喷?

  凭什么?

  没有哪个战队能一场比赛不输的,只要输了就总要有人出来背锅。

  凭什么就得是那个谈恋爱的?

  时洛脸色极差,论坛每个帖子的ROD被他自动代换成了余邃,越看心越沉。

  不到两月前,为了洗清余邃,Free全队上下说是倾尽全力也不为过。

  余邃刚刚摆脱一身污名,要是因为自己又……

  “Evil。”

  时洛怔了下,倏然抬头,反应过来刚才是余邃在叫自己id。

  余邃面无表情的看着时洛,再次提醒,“去拿你的外设。”

  时洛深呼吸了下,把手机随手丢在桌上,起身拉开了自己外设包。

  老乔本能的打圆场,笑了下,“时洛多看会儿八卦而已,行了行了,外设没问题等着裁判过来确认信息。”

  不多时联赛官方的裁判来确认双方信息,余邃签了字,老乔问道,“NSN狙击手是谁上?”

  裁判也知道这场风波,明白老乔的意思,低声道,“ROD,NSN今天没带替补过来。”

  Puppy轻声道,“头铁啊小朋友,希望能好好发挥。”

  Puppy往常爱阴阳怪气,但这次是真心盼着ROD能好好发挥堵上喷子的嘴的。

  可事与愿违。

  被喷了一个晚上一个白天,是个人就会被影响,上场时ROD的脸色就不太对,黑眼圈重的遮都遮不住不说,嘴唇也没什么颜色,整个人表情灰败,额间拧起隐隐带着火气。

  整个比赛场馆比往日都压抑,NSN粉丝有点弄巧成拙,选手们戴上隔音耳机之前,NSN的粉丝们还一起高喊了几声“ROD加油”,果不其然,ROD听了这加油声脸色更差了。

  比赛开始,NSN没再尝试让瓦瓦玩刺客医疗,在Whisper面前谁的刺客医疗都不够看,瓦瓦继续做保姆,NSN不知是不是在照顾ROD,整体打的都非常保守,并不同Free正面交锋,每次碰头都非常谨慎。

  Free几人都是得寸进尺的好手,NSN前期把优势让了出来,余邃宸火时洛这三个强力前排自然不会客气,干脆利索的清理开了一片NSN的场地。

  NSN很明显是想打消耗战,同圣剑那日和Free的练习赛一样,通过前期示弱来保留经济,试图在后期打一个经济战,Free最怕的确实也是这个,只是……

  这前提是拖到Free的整体经济资源无以为继。

  原本NSN还勉力能维持的住,且战且退,但比赛进行到十五分钟的时候,ROD一个失误被Puppy猜中了位置,Puppy一枪狙掉了ROD,NSN瞬间没了后方把控全局的眼睛,两个前排突击手和医疗师躲闪不及,被Free全灭,战局瞬间没了悬念,NSN四人全灭,等复活的时间里已被Free几人几乎清干净了地图毒雾,Puppy都不再守后排了,直接过来怼脸输出,三下五除二,不给NSN任何喘息之力,直接拿下了比赛。

  第一局比赛被Free顺利拿下,这局NSN若要分锅,妥妥的就是ROD的。

  不过失误谁都会有,谁也不是Whisper,每场里总要有几次小失误,还勉强能圆过去。

  可第二局就不行了。

  ROD心态似乎是崩了,如果第一局他只是不小心有了个小失误,那第二局他基本就算是全程白送了,从开始到结束,失误不断操作变形,几次误判Free前排位置,每次开枪几乎都是在自爆位置,全程被同职的Puppy压制的死死的,偏偏他还不死心,非常想扭转战局,频频开枪狙人,然后次次都被Free抓住位置。

  第二局比赛二十分钟就结束了,Free没任何悬念的赢下了比赛。

  一场BO3快速结束,时洛摘了隔音耳机,脸上没半分快意。

  时洛不是没跟ROD打过,ROD今天操作这么辣眼,完全是被网上的喷子影响了。

  宸火摘了耳机,小声嘀咕道,“想到他会崩,但没想到能崩的这么难看,这别说雪耻之战了,他这完全是落实了自己是因为谈恋爱失了智啊。”

  轻松在常规赛啃下了NSN,Puppy也没多开心,他揉了揉耳朵,“这种比赛打的太没意思了。”

  余邃倒是一切如常,签了裁判递给队长的确认卡,拆自己键盘鼠标,“去采访了。”

  时洛满腹心事,仍看着电脑屏幕。

  每局游戏结束后都会弹出记录着每个选手这局击杀数的数据面板,ROD这局0杀8次被杀。

  一个后排狙击手打出了这个成绩,基本可以判为团队毒瘤了。

  时洛心中发沉,总感觉这数据面板是自己的。

  “时洛,时洛?时洛?!!”

  场馆太喧闹,满腹心事的时洛一句也没听到,还在看着电脑屏幕,直到余邃拍了他肩膀。

  时洛如梦初醒,才发现队友都在看着自己,采访席早已准备好,主持人也正困惑的看向自己的方向。

  时洛咬牙,他今天走神太多了。

  时洛飞速拿起自己外设,皱眉跟着队友去了采访席。

  NSN的主场,NSN打成了这个逼样,主持人也讪讪的,没采访什么敏感话题,匆匆问了几句就结束了,时洛满怀心事的跟着队友去了休息室。

  准备了许多天的一场比赛潦草收场,周火也有点索然无味,笑笑庆祝了几句,刚问了一句要去哪儿吃,余邃放下自己的外设道,“去哪儿都行,你们先走,我跟时洛有几句话说。”,新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