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FOG[电竞] > 第57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第57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热门推荐:
  余邃出国前夕,原FS的队友一起给余邃补过了个生日。

  那个生日宴上,时洛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惩罚的时候阴差阳错的亲了余邃。

  宸火当时说那肯定是余邃的初吻,时洛一直半信不信。

  时洛眸子微颤了下,“那、那个真是你……初吻?”

  “不然呢?我要是真的有什么情史。”余邃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早也被人挖出来了。”

  时洛想了下,也对。

  余邃出道前太小了,不太可能谈恋爱,出道后若真谈了什么人……有余邃那些狂热女友粉在,这种事是绝对藏不住的。

  所以那次惩罚的时候,就是余邃的初吻。

  时洛回忆两年前那一幕,抓了一下自己的白色头发,喉咙有点发紧。

  那是余邃的初吻。

  可惜了。

  当时被宸火激的鬼火冒,接吻时到底什么感觉,时洛是真的不记得的了。

  时洛抬眸看着余邃,耳廓微微发热。

  不管自己记不记得,这个人的初吻就是自己的。

  余邃的初吻是自己的,不是别人的。

  时洛的偏执病再次发作,他忍不住低声追问道,“后来……你去了德国,这两年里……”

  有没有和别人交往过?

  欧洲那边,自己不了解没接触过的那些人,不见得个个都瞎。

  喜欢余邃的人少不了。

  整整两年,就算没有和别人交往过,会不会还有什么人借着真心话大冒险之类手段对这人下手?

  时洛欲言又止,可这话就不太好问了。

  自己有什么立场盘问这些?

  时洛微微侧身,在裤子口袋里摸了一根烟叼在嘴里,没点上,躲避着余邃的目光不说话了。

  一旁的余邃看着时洛的动作和神态,将这个小崽子心里想问的事猜了个七七八八,直接道,“没有,没和谁交往过,也没和谁再有过肢体接触,两年里……”

  余邃自己忍不住笑了下,“守身如玉,原装没拆封,刚走的时候是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

  余邃明明是在说他自己,时洛却感觉自己被调戏了一般,他耳朵腾地变得通红,叼着烟结巴道,“我没、没问你这个!”

  “抱歉。”余邃莞尔,微微往后靠了下,“我以为你直男病又犯了,总之我已经招了,没有,从始至终,都没有。”

  时洛喉结动了下,不知为何,余邃说了这话后他更紧张了。

  余邃静静地等着时洛,把话题拉了回去,“所以呢?我初吻的便宜你已经占了,别的呢?还有什么想要的?”

  余邃在等时洛一句话。

  时洛抬眸看着余邃,心脏越跳越快,嘴唇不自觉的微微发抖。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余邃对时洛而言,实在是太复杂。

  是恩人也是仇人,是哥哥也是队长,是自己的职业目标又是自己最渴望的队友,多重身份挡在前面,特殊童年经历造成的情感障碍堵在后面。

  时洛短短十九年的人生苦楚吃尽,唯独没尝过就是被人爱的滋味,身在此山,兜兜转转到了这一刻才明白过来。

  心中万千重峦叠嶂一瞬间里悉数散去,时洛心里只剩下一个余邃。

  时洛叼着烟低着头,勉力控制着自己不失态。

  时洛这几年越来越善于控制情绪,只要给他一点儿时间,时洛就能整理好情绪,下面的话他想好好的跟余邃说。

  可余邃偏偏不给时洛这个时间。

  余邃察觉出时洛身体在微微发抖,下意识道,“洛洛……”

  余邃刚说了两个字,时洛眼眶就红了。

  余邃后半句的“给我个痛快吧”被生生噎了回去。

  时洛忍无可忍的抹了一下脸,哑声道,“操了。”

  时洛咬着牙,他也不想失态,但他就是控制不住。

  他受不了余邃这样叫他。

  时洛拿了嘴里叼着的烟,一秒钟也不想再耽搁了,“我喜……唔。”

  余邃用手捂住了时洛的嘴。

  余邃直视着时洛的眸子,认真道,“我喜欢你。”

  时洛心口骤然一疼。

  所有人都说Whisper是渣男,只有时洛知道,没有人能比余邃更温柔。

  余邃松开捂着时洛的手,轻声道,“你喜欢我吗?”

  时洛垂下头,喉间剧烈哽咽,努力不让自己眼泪掉下来。

  时洛声音发哑,“嗯。”

  “喜欢。”

  “我喜欢你。”

  玻璃墙内,一楼的队友还在,实在是没法做什么过线的举动,余邃牵起时洛的手,轻轻捏了捏。

  余邃低头看着时洛的手,吐了一口气,“……终于。”

  时洛抽了一下鼻子,心中万千情愫还没收敛好,突然敏感的察觉出什么来。

  这会儿纠结这个其实没什么意义,但时洛心头就是隐隐有点不安。

  这个“终于”,是什么意思?

  自己想清楚喜欢余邃是前几分钟刚刚发生的事,可余邃呢?

  时洛突然有点不敢细想。

  如果可以,时洛希望余邃同自己一样,也是刚刚才看清楚他的心意。

  可余邃显然不是。

  那他是什么时候动心的?

  一星期前?

  半个月前?

  一个月前?

  还是……

  时洛抬眸看向余邃,心中痛感一点点加重。

  这绝对不是应该纠结这种细节的时候,但时洛就是控制不住。

  随着对余邃心意的明了,时洛心里诸多疑惑全冒了出来,时洛不想细想,但他心口就是越来越疼。

  时洛眼眶发红的看着余邃,嘴唇微颤,“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余邃显然也没料到时洛会突然问这个。

  余邃失笑,“洛洛,咱们这个气氛……不应该聊这事儿吧?”

  时洛紧盯着余邃,追问,“什么时候?”

  时洛执拗道,“什么时候?你是不我,你从小正常长大,正常和人接触,喜欢不喜欢的事你肯定比我清楚,你如果动心了自己肯定明白的,你什么时候动心的?”

  余邃笑了下,一言不发想要亲时洛,时洛后退了些,语气有点变调,“什么时候?!”

  余邃静了片刻,莞尔。

  “说啊!”怕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时洛尽力压着声音,“说,你什么时候动心的?”

  时洛浑身都在发抖,“余邃,你……你对一直那么好,你……”

  “我如果真的对你好。”余邃顿了下,轻笑道,“这会儿就得做个真渣男了。”

  时洛焦急的打断余邃,“说!!!”

  余邃怔了下。

  片刻后余邃干脆道,“在那个会所里,在你跟我赌酒的时候。”

  余邃避开时洛的视线,低头看着时洛的手,语气轻松,“应该能理解吧,那个场景,没人会不动心的。”

  余邃连正视着自己说话都做不到,时洛忍无可忍,磨牙压抑道,“说、实、话。”

  余邃抽了一口气。

  想要骗过时洛,真是太难了。

  自认识时洛以来,两年多的时间里,余邃只成功的瞒过了时洛一件事。

  现在好像也要兜不住了。

  时洛已经较真了,余邃清楚,瞒不住了。

  余邃看着时洛,尽量说的平缓,“在你还做主播的时候。”

  时洛眸子颤了下,苦忍半晌的眼泪瞬间落下。

  是自己还在做野主播的时候,余邃就动心了。

  回望两年间无数次交锋,全部全部都不一样了。

  那一年,余邃十九岁。

  某直播平台的宅舞直播间里,被时洛戳穿身份的余邃说:Luo,来FS吧,我带你。

  时洛打了第一次常规赛拿了mvp后,余邃避开旁人同时洛悄声说,给你单独庆祝一下,而后开了整整一夜的车,带时洛回了老家。

  时洛老家,高考考场外,余邃在等时洛时悠然的开了直播,将自己心中小朋友隐秘的讲给了所有人听。

  FS基地,得知时洛莽撞之下签了五年合约后,余邃表情复杂,欲言又止。

  余邃追问时洛把自己当什么,听了时洛的回答后余邃沉默不语。

  余邃离国前夕,时洛同余邃放下狠话,同他说今天不带自己走,以后就永远永远不要再来找自己……

  ……

  往事历历在目,时洛眼泪决堤一般,怎么也控制不住了。

  这过去的每一刻,余邃都在喜欢着自己。

  所有的回忆的落点都铺满了刀,时洛难以想象,余邃是怎么一路趟过来的。

  “你……”

  时洛眼泪蜿蜒,“你怎么……”

  时洛紧紧攥着余邃的手,喉间剧烈哽咽,没法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开始不能说,是担心你还没喜欢我。”余邃把手放在了时洛头上揉了一把,声音沙哑,“后来不能说……是担心你已经喜欢上我了。”

  “刚才说的是真的,二十一年,只喜欢过你一个。”

  “当时年纪小,没经验,把你放到哪儿,都担心伤着碰着了你。”

  “可就这么小心,还是伤了你。”

  “我以后多注意,好不好?”,新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