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FOG[电竞] > 第28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第28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热门推荐:
  2017年7月22号,余邃过了平生最难熬的一个生日。

  上午起床的时候余邃就觉得有点不对,那天他的胃疼的格外严重,他胃一直不好,但从来没那么疼过,更没一早上就开始疼过,下午就要打半决赛了,余邃不想干扰队友心情,勉强起床翻出父母以前给他送来的养胃冲剂,下楼给自己冲了一杯。

  宸火也起床了,下楼看见余邃端着个热气袅袅的杯子皱眉,“你怎么了?”

  余邃嘴唇微微发白,喝了一口冲剂后道,“生理期,不行吗?”

  “艹。”宸火笑了,“知道了,晚上聚会不灌你冷饮了,生日快乐。”

  老乔和Puppy也陆续出来了,老乔看出来余邃状态有点不对,追问了两句,一杯热饮下肚,余邃脸色稍稍好了点,他摆摆手让老乔别婆婆妈妈,催促众人检查外设,没事儿早点出门去比赛场馆。

  时洛一直站在远处,待众人各自去收拾自己的外设包后时洛走到余邃身边,皱眉道,“你真没事?不行就我上。”

  余邃看了时洛一眼,有一瞬间他真犹豫了下。

  但随之就将这念头打消了。

  余邃认可时洛的实力,更清楚时洛的实力,这场半决赛,时洛不一定能吃的下来。

  首次出战大赛就落马并送掉了战队整个赛季常规赛的努力……时洛怕是会被喷子问候一整年。

  “当然没事。”余邃端着杯子往洗手间走,“胃疼了太多天,已经习惯了。”

  时洛跟在余邃身后挤进了洗手间,余邃将杯子冲洗干净,无奈道,“你又进来做什么?我特么要撒尿,你看我撒尿?”

  “你真没事?”时洛审视的看看余邃,“确定?”

  “确定。”一楼洗手间内空间狭小,余邃催促道,“出去。”

  时洛好似没听见一般,皱眉看着余邃,“那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嘴唇都是白的,你自己照照镜子,怪让人心疼的。”

  余邃失笑。

  时洛太敏感,余邃不想多事,敷衍道,“早上跟队长又吵了几句,没多大事。”

  “吵什么了?”时洛不满嚷嚷,“你和他吵架为什么不叫我去听?!”

  余邃:“……”

  余邃胃疼的要死但真的很想笑,他倚在墙边有气无力道,“抱歉,下次一定会叫你来看现场,但不巧今天早上全是文字输出,没吵出声音来,对不起,行了吗?”

  时洛眼睛亮晶晶的,看向余邃装手机的裤兜,欲言又止。

  余邃不用想就知道时洛想要做什么,他打开洗手间的门,“不可能让你翻我聊天记录,滚蛋。”

  时洛自知有点过分了,呐呐道,“那你袅袅吧,我去收拾东西……”

  时洛往外走,不等余邃再把门关上,时洛又熟练的顺着门缝挤了进来!

  余邃正在关门,时洛这样差不多是整个人钻进了余邃怀里。

  洗手间里空间实在有限,余邃很想做绅士,但方寸之地,退无可退。

  时洛支支吾吾,“他……没说我什么坏话吧?你可不能听他的,现在明明是咱俩比较好,他那都是过去式了。”

  余邃垂眸看着时洛,片刻后认输,他握着门把手的右手松开了,余邃低头拿出手机来解锁,递给了时洛。

  时洛握着余邃的手机喉结动了下,迟疑的小声道,“真……真给我看?”

  余邃点了点头。

  时洛嘴角微挑,低头翻记录。

  两人靠的有点太近了,余邃尽力贴近身后的墙,余光里余邃看着时洛,低声道,“时洛,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特别像什么?”

  “我知道啊。”时洛头也不抬,开心道,“趁人家情侣吵架翻人家聊天记录的绿茶婊!”

  余邃:“……”

  余邃有点心累,把手机抢了回来,“我突然又不想给你看了,滚吧。”

  “好好地怎么又急了!”时洛冤枉的要死,低声嘟囔,“你这什么脾气……行吧,我走了。”

  余邃将洗手间门关上了,喃喃,“煞|笔……”

  不是翻人家情侣聊天记录的绿茶。

  是不放心来查自己老公岗的醋包。

  余邃胃实在太疼了,他伏在小洗手台前静了一会儿,待养胃冲剂微薄的药力稍稍起效后他才起身出了洗手间。

  上午十点左右众人已收拾好,时洛也换上了队服,正在往他自己外设包里塞零食暖水瓶养胃颗粒还有……一个不知名的东西。

  余邃微微低头,观察了下时洛手里的一包东西,轻声一字一顿的读,“益、母、草、暖、宫、热、帖?”

  时洛撇撇嘴,“你刚让我滚,我还去给你买这个了,对你多好……”

  “哦,原来是我要用的……”余邃平静的点点头,“是我不好,收回早上的话,我没在生理期,谢谢。”

  “你懂什么,胃疼贴这种暖贴也有用的。”时洛把热帖塞进自己外设包里,“一会儿给你贴在队服t恤里面。”

  “拒绝。”余邃真想把时洛脑子打开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外设包里不放键盘鼠标,装一堆这些东西做什么?都拿出来,全装你自己外设!”

  “我一个替补,根本用不着外设,不是要装样子根本不用背外设包行吧?”时洛还挺有理,“反正粉丝们也看不出来我里面到底装的什么,碍着谁了?”

  余邃忍无可忍,“碍着我了!去装,不带外设就也不带你去了。”

  时洛无法,低声嘟囔了几句,无奈把包里零食丢了出来,把键盘鼠标塞了进去,他坚持要带着暖水瓶和益母草暖宫热帖,把自己外设包撑的险些炸。

  时洛忍不住抱怨,“我外设包都被撑开线了!”

  余邃瞥了时洛一眼没理他。

  余邃不想说,从早上开始他隐隐有些不安。

  余邃的第六感一向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余邃思来想去,越想越觉得今天半决赛怕是要出事,若自己真的胃疼的顶不下来,时洛无论如何就得上了。

  自然,余邃死活也是会尽力撑下来的。可这种不安从早上起床就如影随形,除了比赛会出意外,余邃也想不到还能出什么岔子了。

  可他们手起刀落,3-0零封了YT战队。

  余邃的胃实在太疼了,而且是越来越疼,他不想出什么变故,从第一局开始就打的很激进,不给YT喘息之力也没给自己,一连三场都是全程血拼,没给自己留半点容错率,高强度的三局比赛后,别说本就胃疼的已经不想说话的余邃,就是老乔都有点受不了。

  赢了比赛后余邃稍稍安心些,强撑着接受了采访接受了粉丝们的生日祝福,一回到休息间就倒在了沙发上,他笑了下,“不行了,晚上生日聚会真的不行了,你们去吧,带着我的卡……我想回基地睡会儿。”

  “你都不去了我们还玩什么,回头补吧。”老乔坐到余邃身边,“要不还是直接去医院吧?”

  余邃摇头,“烦,去了又是那一套检查,最后来点不疼不痒的药,纯耽误时间,回基地……”

  时洛皱眉,“那就不做检查,先去开点养胃的药,我陪你去。”

  余邃迟疑之间,他手机响了。

  季岩寒打来的。

  余邃直接接了起来,片刻后点点头,又嗯了两声,挂了电话。

  “不折腾了,队长已经在基地等着了,晚饭回基地吃吧。”余邃起身,“撑到决赛没问题,别都跟我要死似得……”

  余邃就是这个脾气,谁劝也没用,众人自知无法,只得让助理提前走去给余邃买点养胃的药,众人一起先回基地。

  回到基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一楼沙发前的长茶几上堆着几个蛋糕,沙发上放满了鲜花和战队领队提前拿回来的粉丝礼物,余邃看了看一屋子的生日礼物道,“让官博替我感谢一下粉丝,队长呢?”

  领队指指楼上,“早来了,在楼上等着呢。”

  余邃对众人道,“先收拾自己的东西……洗澡的洗澡休息的休息,订的餐一会儿应该就来了。”

  众人答应着去忙自己的,只有时洛目光始终锁在余邃身上。

  “你……”余邃笑了下问道,“哪个蛋糕是你订的?”

  时洛挑眉,眼神示意余邃,“那个纯白色的。”

  余邃拿起蛋糕店赠送的餐具,在时洛送的蛋糕上挑了点儿奶油尝了尝,“好吃,你先休息,我一会儿找你。”

  时洛欲言又止,余邃一笑,“今天真不行,我想跟他好好聊聊,别捣乱。”

  余邃的生日,季岩寒过来应该也是想平心静气的好好谈谈的,时洛明白轻重,不乐意的点点头,“聊快点,我还有东西送你呢。”

  余邃点头,上楼去了。

  余邃自进了FS就没了锁门的习惯,宿舍门平时都是随手一带,他房间里,季岩寒已经坐了许久。

  季岩寒坐在窗前的小沙发上,两肘撑在大腿上,脸埋在手中,不知是不是等太久睡着了。

  季岩寒面前的小桌上摆着一个小小的生日蛋糕,地上堆着十来个手提袋,手提袋的上的logo余邃很熟悉,是他还小一点时很喜欢的一个潮牌。

  余邃坐在了季岩寒的对面,随手拿起一个手提袋,拿出里面的限量版T恤展开看了看。

  余邃刚打职业那会儿年纪太小,他又长得神快,衣服隔三差五的就小了,余邃每天都要训练,没什么时间出门逛街看衣服,他是FS最宝贵的选手,时间比金子值钱,都是已退役的季岩寒出门去给他买。

  余邃从小穿衣服就挑剔,可季岩寒偏偏没什么审美,他自知眼光不如余邃,每次都是多买几件回去让余邃挑,余邃不喜欢的,退不了季岩寒又舍不得扔,就勉强留下自己穿。

  那会儿的季岩寒比余邃还高点,余邃实在是看不下季岩寒勉强穿小号衣服的样子,几次之后,不管季岩寒买的衣服款式又多土,配色有多瞎,余邃都会咬牙说这真的太他\妈的酷了,我太他大爷的喜欢了。

  后来大家日子好过了许多,余邃也有了喘息的时间,季岩寒也已经两三年没给余邃买过衣服了。

  余邃吐了一口气,觉得今天不用呛声,可以推心置腹的好好聊聊了。

  “回来了?”季岩寒动了动,坐直身子,他眼睛里满是血丝,疲惫道,“今天过生日,也不知道给你买什么,来基地路上又看见这牌子了,捡着最贵的给你买了点,看看有没喜欢的。”

  余邃淡淡道,“都喜欢。”

  季岩寒笑了下,“甭蒙我了,我买的东西你能看上一件就不错,你跟敏敏一样,眼光都太好,看不上我买的东西,但……都会说喜欢。”

  余邃顿了下,“她家那边怎么样了?”

  季岩寒恍若未闻,继续道,“敏敏跟你一样,家世好,从小没受过委屈,正经的一个白富美,当年能看上我也是瞎了眼。”

  “这么多年,我一直想等一切都安顿好了再娶她,办的风光一点,也让她在她那些小姐妹面前抬得起头,别总说她找了个凤凰男,我真的尽力了。”季岩寒沉默片刻,道,“可惜……又要弄砸了。”

  余邃眯了眯眼,“到底怎么了?”

  “她爸……”季岩寒长吁了一口气,“年纪越大脑子越不清楚,投资的那些东西我都觉得不靠谱,可他就是不听,不听我的,也不听敏敏的,现在……再过俩月,估计敏敏现在住的那套房都要被拍卖了。”

  余邃蹙眉,他之前也猜到敏敏家那边出了问题,但没想到会这么糟。

  余邃问道,“需要多少?我这还有些。”

  季岩寒摇摇头,“你要能补上,那我也能补上,就不用弄到这一步了。”

  不等余邃再问,季岩寒抬头看向余邃,艰难道,“余邃,我记得……你小时候在德国住过两年,是吧?”

  余邃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记得你说过,还挺喜欢那边的……”季岩寒喃喃,“喜欢就行。”

  余邃不知是胃疼还是本能的察觉到了季岩寒话外之音,后背突然沁出一层冷汗。

  余邃深呼吸了下,用力揉了揉胃,尽量平静道,“我这边活动资金没多少,但能变现的还有些,给我半月时间,我全给你……六千,应该够了吧?”

  “你有多少,我能不知道么?”季岩寒嗤笑,轻轻摇头,“不够。”

  余邃强忍着绞疼的胃,“宸火还有点,算我欠他的,他那边至少还有两千万,我来打欠条,一起给你。”

  季岩寒摇头,“别想了,这些我都已经想过了。”

  不等余邃再说话,季岩寒低声问道,“余邃……还记得你当年从刀锋出来的时候,是谁替你出的违约金吗?”

  余邃看着季岩寒,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余邃当时同家里还在僵持,根本没脸同家里要钱,是季岩寒赔上了自己所有积蓄,又卖了敏敏的一辆车才堪堪凑齐了余邃还有剩余几个队员的赎身价。

  “那次她是连自己的包和鞋都卖了……我对不起她,这些年一直换不清,余邃,这次哥得对不起你了。”季岩寒不忍心的看着余邃,眼睛通红,“余邃,但凡哥能补上这个窟窿,就不会想到你,我已经把我能填进去的全填进去了,我手里现在最值钱的只剩你了……”

  “我不是你的私产。”余邃尽力保持平静,“我知道欧洲那个豪门俱乐部在重组新战队,他们也联系过我,我不可能去,你心里很清楚。”

  “你有亲戚在那边,那边待遇也挺好,还能给你最好的队友最高的战队配置……”季岩寒恍若未闻,声音发颤的自言自语,“合同我会自己来给你审,会给添很多对你有利的条件……”

  余邃一个字也不想听了。

  万万没料到,几年情谊,最终能走到这一步。

  余邃起身,“违约金多少,算好告诉我,除了违约金,我还能有多少都会给你……我净身出户,一件队服都不会带走。”

  “要跟我解约了?要挂牌去了?可以啊……”季岩寒抬头看着余邃,冷冷道,“你仔细看过自己的合同吗?要赔多少违约金,你自己知道吗?”

  余邃冷冷道,“老子赔得起。”

  季岩寒沉默,确实,余邃强行要解约的话,就算他自己的私产不够,他还能低头向他家里要,余邃家中富足,怎么样也能赔的上的,季岩寒早也料到了。

  但是……

  季岩寒几乎是怜悯的看着余邃,“你能赔得起自己的,你赔得了宸火的吗?老乔的?Puppy的?”

  余邃脸上血色褪尽。

  “还有……”季岩寒彻底狠下心,“你那小男朋友时洛呢?十七岁啊……最好的年纪,白纸黑字,直接跟我签了五年。”

  数日前,就在这个基地,时洛看着余邃说,“我只是做了和当年的你一样的事而已,你凭什么骂我?”

  时洛当时的眼神偏执却又坚定,“你是唯一一个对我好过的人,我心甘情愿。”

  季岩寒看着余邃,残忍道,“他都是为了你。”

  余邃指尖微微发抖,他转身勉强走进洗手间,弯腰干呕了一会儿后突然一口吐了出来。

  洗手池中,黑红一片,全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