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FOG[电竞] > 第24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第24章 晋江原创网独发

 热门推荐:
  止疼药渐渐发挥作用,余邃稍微好受了点,他赶两人回基地,宸火和Puppy商量了下,宸火先回基地睡觉,Puppy留下陪床。

  余邃无奈,“你留这做什么?我马上就睡了,明早你让经理找个人过来就行了。”

  Puppy躺到陪护床上,平和道:“刚才没听护士小姐姐说的吗?这种大面积软组织挫伤,需要……需要……需要什么来着?”

  余邃疼的咬枕头,“需要休息制动。”

  “对,不能乱动的。”Puppy双手交叠在小腹上,平心静气,“一会儿想袅袅了不要害羞,告诉Puppy哥,Puppy哥给你去拿夜壶吹口哨。”

  余邃咬牙,“谢谢,不用。”

  Puppy叹气,戴着耳机听相声,不理余邃了。

  FS基地,宸火轻手轻脚的开了基地大门,进门要往楼上走,黑暗中,沙发上影影绰绰的好像有个什么,宸火皱眉,弓腰往前走了两步,马上走到沙发前的时候,那团东西哑声道:“队长怎么样了?”

  宸火险些被吓死。

  “开个灯能死吗?!”宸火气的想打人,“大晚上不睡觉在这装鬼吓谁呢?!”

  时洛头次被宸火吼了没反击,他沉默片刻,再次问道,“队长怎么样了?”

  宸火听着时洛声音里浓浓的鼻音忍不住笑了,“哎嘿,你是不是哭了?不是吧你?哈哈……真的假的?开灯我看看……”

  黑暗里时洛恼怒道,“没有!问你话呢!”

  “你这什么态度?”宸火不满道,“今天的事不是你闹出来的?你还有理了?”

  时洛又不说话了。

  “余邃……我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宸火睁眼说瞎话,“医生没给准话。”

  时洛心头一紧,“没给准话是什么意思?!”

  宸火随口胡编,“意思就是……”

  “哦,我想起来了。”宸火认真道,“医生是这么说的,如果余邃能活到明年开春,那这病就还有希望,他就能算挺过去了。”

  时洛:“……”

  宸火阴阳怪气,“高兴了吧你?余邃短期是上不了场了,你成功上位,一举成了我们FS的正宫娘娘,偷着乐去吧。”

  宸火说罢往楼梯走,经过沙发的时候被地毯绊了下,险些摔了,宸火骂骂咧咧的开了灯,沙发上时洛被灯光刺的躲了下,宸火看过去,愣了。

  时洛蹲在沙发角里,眼睛和鼻子都是通红的,见宸火开灯了,时洛马上把头拧了过去,背对着宸火,面朝墙蹲着。

  宸火叹口气,这谁顶得住?

  宸火这个万年直男也狠不下心了,他无奈的重新走回去,坐在时洛对面的沙发上,皱眉道,“行了别躲了,我又没说你什么,来,聊聊。”

  时洛哑声道,“不聊。”

  “行了不骗你了。”宸火老实道,“骨头都没伤着,就是软组织挫伤,其实今天不住院也行,没多大问题,明天后天的就出院了,得亏是送医院送的及时,再晚一两天,他伤都长好了。”

  时洛转过头来,不信任道,“真的?”

  “真的,他要有事我还能回来睡大觉?”宸火掏掏耳朵,“不过疼肯定是挺疼的,那后背青青紫紫的,吓人。”

  时洛犹豫了下,低声问道,“我能去看他吗?”

  “都这个点儿了去什么,他肯定也睡了。”宸火也快困死了,他躺在沙发靠背上,“明天再说吧。”

  时洛低着头,半晌道,“谢了。”

  宸火抬眸,不确定道,“您……刚才跟我说什么呢?”

  时洛顿了下,再次道,“谢谢。”

  宸火恨不得给时洛录下来!时洛对自己说谢谢了!

  “真难得,你居然跟我说谢谢……”

  宸火忍笑,他看着时洛通红的双眼,低声道,“后悔了吧?”

  时洛低头,没说话。

  后悔,当然后悔了,已经要后悔死了。

  宸火看着时洛的表情,幽幽道,“希望你不是在后悔今天打架没发挥好,还让余邃受伤了。”

  时洛被说中心事,眼睛回避的看向别处。

  “今天这个事儿,受伤什么的真是最小的问题。”宸火收起了玩笑语气,“你知道今天的事要是爆出去了,或者是在比赛后台打起来的,暴露在所有人眼睛中,是什么结果吗?”

  时洛看向宸火。

  “轻点的处罚……你和暴躁书一起禁赛一个赛季,然后都被自己战队开除。”宸火平静道,“严重的话,你俩一起终身禁赛。”

  时洛眼中头一次闪过一抹惊慌神色。

  他不能被禁赛。

  “觉得处罚太严格了?”

  “很多人……”宸火懒懒道,“都瞧不上咱们这个行业,觉得咱们学历低,素质差,每天脏话不离口,只会玩玩游戏,不务正业,小小年纪就退学拿自己一辈子去赌前程……”

  “但事实怎么样呢?”宸火看向时洛,“我问问你。”

  “有几个职业,是骂一句脏话就要扣一万块钱的?”

  “又有几个职业,因为个人私事打一次架,就会被整个行业开除封杀的?”

  “大家年纪都太小,容易冲动容易不计后果,联赛制度越来越苛刻,努力规范咱们行为……也是想扭转公众对咱们的印象,虽然到现在还是很多人瞧不上。”宸火起身,看着时洛道,“但总有一天能瞧上吧?”

  宸火说罢牙酸的起鸡皮疙瘩,“艹,以后这种思想道德课让老乔来给你上,我受不了这个。”

  时洛尴尬的低头抽了抽鼻子。

  “余邃估计也是觉得太矫情,懒得说这些,而且根本也不用说,打上一年职业,慢慢地自然就全明白了,但谁能想到你刚入行就踢了高压线呢?”宸火撇撇嘴,“就你脾气大?我脾气大不大?刚打职业那年,因为我一个重大失误送了优势局输了比赛,出比赛场馆的时候,有个粉丝把没喝完奶茶砸在我头上,淋了我一头的奶茶,老子肺要炸了,那人离我不到两米,我想打回去绝对行,但能动手吗?”

  “真动手了,自己怎么办?战队怎么办?”宸火挑眉,“明白了没?”

  时洛老实的嗯了一声。

  “明白了就行了,反正有惊无险,这次的事余邃已经给平了,官方那边就算知道,没证据的事,也就不管了。”

  时洛点点头,又低声道,“那……我能给队长发微信吗?”

  “为什么不能?”宸火耸耸肩,“不过现在肯定不回了吧,都睡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时洛又忍不住问道,“他……会不会不理我了?”

  宸火失笑,“至于的?最多训你几句,老实听着然后道个歉就得了呗?他一向不太会训人,而且从来不翻旧账,没事儿。”

  宸火看看时洛,笑了,“就拿你现在这个小狗劲儿去道歉就行,余邃不心软我跟你姓。”

  时洛低头,这才稍稍放下心。

  宸火看着时洛,心头隐隐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爆不到官方那边,官方确实不会管,但老板那边呢?能忍的了吗?

  宸火所料不错,季岩寒确实忍不了。

  翌日清晨,季岩寒去医院看了看余邃的伤,确定没问题后坐下来,揉了揉额头,“正好,还没把这□□桶签下来,推荐给其他战队吧。”

  余邃恍若未闻,他看着季岩寒满眼血丝,问道,“一晚上没睡?怎么了?”

  “敏敏爸爸公司出了点问题,还好了。”季岩寒不满道,“别打岔,我在跟你说正事,快点儿的,把这小爷送走,这人太危险了,刚来战队就弄出这种事儿来,以后还了得?”

  余邃对Puppy道,“Puppy哥给我买份粥吧,记得带个咸鸭蛋。”

  Puppy明白俩人要吵,知趣的躲了,免当炮灰。

  余邃道:“我的。”

  “他现在跟个圈外人没什么区别,好多事儿都不知道。”余邃保证道,“回头我会慢慢跟他说。”

  “都打过一次比赛了,还圈外人?”季岩寒失笑,“别开玩笑了!跟你说我没什么时间跟你耗,我这马上就要走,你现在就给我决定送他去哪个战队,我今天就让人去谈,圣迹怎么样?”

  季岩寒尽量跟余邃好好商量,“送去圣迹战队吧,人家战队也不错,也缺医疗师,他去了直接能打首发,比在咱们这好,也能物尽其用。”

  余邃失笑,“圣迹战队今年世界赛已经稳凉了,哪儿好了?而且他们队里养着个队霸,谁受的了?”

  季岩寒又道,“那去野牛吧,正好他们医疗师被禁赛了。”

  “这安排可太好了。”余邃被气笑了,“回头聊起来这事儿时洛还能吹个b,说自己在野牛的首发医疗位是自己真亲手打下的,绝了!”

  季岩寒不耐烦道,“那去哪儿?!”

  “我承认,之前我确实考虑过让他签其他战队,但也只考虑过NSN,可就NSN我当时都在犹豫。”余邃想也不想道,“更别提别的战队了,不可能的。”

  “NSN绝对不行!”季岩寒索性也把话说开了,“他们只缺一个医疗师了!再送他们一个医疗,NSN马上就能跟咱们叫板了,我绝对不可能同意。”

  “那这事儿就不用讨论了,我不想跟你吵。”余邃冷冷道,“而且我根本不可能卖他。”

  季岩寒气得变了脸色,余邃道,“你已经看见了,就这个脾气,万一没人看着,将来出了什么事被终身禁赛了怎么办?”

  季岩寒失声,“他是死是活关你什么事?我知道,一开始你是帮他堂哥在照顾他,但这也够了吧?!”

  “把他从网吧带出来了,没让他继续当个野主播,让他注册成职业选手了,费了那么多心思安排他高考了,现在还替他进了医院!!!”季岩寒后悔死了,自己当初还没心没肺帮忙,“行了吧?够了吧?可以了吧Whisper?!你还想怎么样?等着评选今年的感动中国吗?!还有完没完了?”

  余邃也彻底被惹毛了,“没完!我乐意照顾他,怎么了?!”

  季岩寒被气的发疯,“有病吧你!非对他这么挖心掏肺的?你是不是……”

  “对!你想的没错。”余邃掷地有声,“我看上他了,我喜欢他!你不是早就看出来了吗?还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