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FOG[电竞] > 第10章 第十章

第10章 第十章

 热门推荐:
  等着时洛来磕头的余邃看到拒绝消息一时反应不过来。

  自己这是被拒绝了?

  太久太久没有人拒绝过Whisper的好友位了。

  余邃看着好友拒绝提示深深自省,难道是因为自己还不够葬爱?

  余邃看着直播间里时洛挑衅又嚣张的模样,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保守了,人家这样的贵族看不上。

  余邃嫌丢人,不想管了,但想想上学那会儿柯昊对自己的照顾,再想想自己这一晚上无疾而终的辛苦,咬咬牙,继续给自己修改昵称,对时洛添加好友。

  余邃凭经验揣测,像时洛这样一耳朵上穿三个环的,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识过?那必然是轻易看不上这种小打小闹。

  需要加大力度。

  正在直播的时洛看了一眼屏幕左下角好友提示,点开了。

  系统提示:【残酷血色之夢】申请加您为好友,申请理由[wo的無理取闹,伱还能傛忍多久?……],是否同意?

  时洛:“……”

  时洛一秒钟也不想忍受,直接点了拒绝,但不过半分钟,新的好友提示又亮了。

  系统提示:【芯痛到-麻痹叻】申请加您为好友,申请理由[心已千瘡百孔,流吥出血了,wo已习惯了……],是否同意?

  时洛再次点了拒绝,十几秒钟后……

  系统提示:【过嘚不好】申请加您为好友,申请理由[一一为妳赌过醉过伤过痛过,窝买定离手从吥后悔。],是否同意?

  时洛飞速点了拒绝,十秒钟后……

  系统提示:【①切为了兇弟】申请加您为好友,申请理由[屮口屮!誰敢折断我兄弟之翅膀,窝定然毁他整個天堂!],是否同意?

  时洛闭上眼,辣眼睛。

  时洛再次点了拒绝,新一局游戏排进去了,他不再看系统提示,专心打这一局游戏了。

  FS基地中,余邃看着屏幕眉头紧锁。

  挺意外的。

  今天遇到硬茬子了。

  这个小孩为什么不加自己?

  他不就喜欢这种调调么?

  这力度还不够顶?

  再脑残一点也不是不行,可余邃自己也有些扛不住了。

  太傻\\逼了。

  余邃今天本来是能开个直播混个查房的直播时常的,他就是考虑到了成功加上这个小崽子可能需要用点非常手段,才荒废了这一晚上的宝贵时间。

  余邃自少年出道就是电竞明星,其实偶像包袱挺重,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这种脑残黑历史传出去的。

  但这会儿不加,小兔崽子下回直播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今天放了他下次难道又要挨家挨户再找一次?万一他改天流窜去了吃播频道怎么办?

  余邃不能放虎归山。

  余邃犹豫间,只见直播间摄像头里时洛趁着替人套盾读条的间隙里拿出手机开机,播了个电话出去。

  余邃挑眉,这个小崽子刚才果然没开机。

  不过这是在给谁打电话?是在订餐么?

  如果是订餐,那必然是要报网吧地址的。余邃迅速调大直播间音量,准备记录下时洛地址发给柯昊。

  余邃俯身拿过隔壁桌的一支笔,准备一会儿时洛电话接通后做笔记,不等他再找张纸,直播间里时洛语气冷漠道,“柯昊,你是不是就这点儿本事了?把我信息发到非主流交友论坛里让一群妖怪来网爆我?呵……你觉得我会怕吗?”

  拿好纸和笔的余邃:“……”

  余邃心道你当然不怕,你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你找到组织了开心还来不及你怕什么。

  不等余邃把纸笔放回去,柯昊的电话又来了。

  余邃无法,接了起来。

  柯昊茫然无措,“你都干嘛了?!好端端的,我堂弟突然打电话过来骂我!”

  余邃头疼无比,他拿起烟盒低头叼了一根,皱眉,“没什么,我想加他好友跟他谈谈……”

  柯昊更迷茫了,“那他骂我做什么?”

  余邃点上烟,“他看出来是你让我找他的了。”

  “哦。”柯昊忍不住抱怨,“你怎么暴露的这么早?他知道咱俩认识,还能加你?”

  “我……”余邃懒得跟柯昊说自己一晚上到底有多辛苦,“不想细说,挂了,我再试一次。”

  余邃不等柯昊再多话,挂了电话重新上了自己小号,再次买了一张改名卡。

  余邃嫌注册新号麻烦,只不断买改名卡来修改昵称,二百块钱改名一次,一个小号,余邃这一晚上已经充值过千了。

  余邃看着直播间,磨牙,只能顺着时洛的剧本往下演。

  余邃更改昵称和签名,再次给时洛发了一条好友邀请过去。

  网咖中,再次打完一局游戏的时洛继续点了排位,看着闪烁的系统提示标志,时洛冷笑了下点开。

  系统提示:【網戀,玩伈吗?】申请加您为好友,申请理由[QAQ论坛有人發帖说骚扰你一次可以拿10块钱,小哥哥窝没钱吃明天早饭了,可以让我加你壹次吗?哥哥幫幫忙!],是否同意?

  时洛准备按下拒绝的手停顿了下。

  十块钱……

  时洛面色不善的看着好友提示,脸黑如锅底。

  半分钟的犹豫后,时洛点了通过。

  时洛点开游戏内对话框,冷着脸给刚加的好友打字:【你跟刚才那些人一伙的?】

  那边飞快回复:【吥是,wo只葬爱自己的,没有进家族。】

  时洛被雷的胳膊痒痒。

  时洛强忍着直接删了对方的冲动,打字:【随便,别打扰我。】

  “網戀,玩伈吗?”马上回复:【好,吥过哥哥窝也玩这亇游戏,能带窝一起玩①局吗?】

  时洛打字:【不能。】

  “網戀,玩伈吗?”又道:【那哥哥你能加窝的微信吗?等伱什么shi候想跟窝玩的时候叫我。】

  时洛压着火,迟疑了足有一分钟后,打了一串数字上去,叮咚一声,那边好友加过来了。

  时洛迅速关了游戏内聊天界面,专心打游戏了。

  FS基地内,余邃同样忍着恶心的看着自己的游戏小号和刚改了昵称的微信,他长吁了一口气,压着火给柯昊打了电话。

  “游戏加上了,等我有空的时候跟他玩两局试试吧,现在不行。”余邃身心俱疲,“微信也加了,先替你盯着,你家人实在联系不上他的时候,有什么要紧事的时候可以帮你传个话……他有地方住吧?”

  柯昊连忙道谢,“多谢多谢!还是你周到,住哪儿……我也不知道啊。”

  余邃失笑,“亲弟弟?他一个学生,离家出走,不知道在什么黑网吧弄直播,你不担心他没地方住?万一是钻桥洞去了呢?”

  “嗨,这个放心。”柯昊道,“他从十三四岁就总闹离家出走,一开始我们也是全家出动满城找,这……这每年都闹好几次,一直闹到现在,他自己习惯了,家里人也早就习惯了。”

  余邃皱眉,“从小就闹?有什么想不开的?”

  柯昊叹气,“反正他自己也有零花钱,肯定有地方住,其他的……一句两句说不清。”

  余邃本来也没什么兴趣听,他道,“那就先这样吧,纯粹是为了还你当年人情,替你确定过之后我可就删了他了,没时间替你带孩子……”

  柯昊忙道:“那当然那当然。”

  余邃挂了电话,看了一眼时洛的直播间,时洛已经下播了。

  余邃揉了揉酸疼的眼,手机又响了。

  季岩寒打过来的。

  余邃靠在电竞椅上,将两条长腿摊开,懒懒道,“队长。”

  “刚跟人家吃完饭。”季岩寒笑吟吟的,“你那个找主播的事儿处理的怎么样了?我这会儿有空了,替你联系一下,找人专门帮你查查?”

  余邃摇头,“不用,我自己处理好了。”

  季岩寒大约是喝了不少,挺有谈兴,“说说呗,是你自己看上哪个打的好的玩家了?玩什么职业的?”

  余邃道,“跟我没关系,玩医疗师的。”

  季岩寒笑道,“打的好吗?”

  余邃蹙眉,“……还行吧。”

  季岩寒道:“还行是什么意思,比你呢?”

  余邃嘴角微微挑起,笑而不语。

  季岩寒也笑了,“我这就是废话,不过就算比不上你,也能招来啊,给你当个替补吧。”

  余邃挑眉,“真喝多了?咱们这薄情寡义的战队向来是能打就首发,菜了就滚蛋,连个二队都没,什么时候有过替补这么温柔的玩意儿?”

  “别人没有,你可以有。”季岩寒半认真半玩笑道,“怎么样?给你找个替补,你腾出空来,慢慢地把战队的事接手下来……余邃,我真的有点顾不上了,替我搭把手?”

  余邃想也不想道:“不可能。”

  季岩寒再次道,“你真不想要替补?”

  余邃干脆道:“不需要,手不断就能打。”

  季岩寒笑道,“行行,听你的,不乐意就不,哎呦对了!你们常规赛的赛程表我是不是没发你?”

  余邃道,“没。”

  “哎呦我艹!”季岩寒狠拍了拍自己额头,“怪我怪我怪我……你们经理最近请假,他们就把赛程发我了,前天就发我了,我最近谈生意给忙忘了!”

  余邃皱眉,“你……”

  “全怪我。”季岩寒忙道歉,“我这几天真累得够呛,我马上微信发你。”

  余邃无奈,“发我,我替你给后勤,让他们早点去定行程。”

  余邃挂了电话,正准备叫个外卖的时候,季岩寒又打了过来。

  余邃接起电话,“嗯?”

  季岩寒一头雾水道,“邃啊,我眼有点花,我怎么微信上找不找你了呢?你把我删了?”

  余邃烦躁,“你到底喝了多少?”

  季岩寒忙赔罪,“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

  余邃道,“我微信先给你发条信息。”

  季岩寒自知理亏,迭声答应着,“好好好。”

  余邃那边挂了电话发了微信。几千公里外,满身酒气的季岩寒站在酒店大堂光线最好的正中央,眯着眼举着自己手机郑重以待,半分钟后他的手机一震——

  【網戀,玩伈吗?】:赛程表,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