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玄幻小说> 灭世武修 > 第七百零七章 赌约
    尽管只是一缕分身,可那是一个无上存在的分身,在紫海时大战四大古王,搅的局面翻天覆地,人人自危。

    现在它出现在魔神谷外,无数修士被轮回之眼照射成雪白枯骨,圣主人物也感到无力,被杀红了眼,但现在它居然被乌恒所斩!

    这个消息,无疑很惊悚,他们刚刚见证过的暴君的可怕,几乎无法抗衡,难道就真的被一个通天一境的修士给被灭了吗……人族神体,他又创造了一个奇迹,先是登顶斩杀古灵尸积分榜,后是触摸六禁领域,在又大战八大异族,现在他已经站在遥不可及的山巅,斩杀魔帝一缕分身。

    成长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人们目不暇接。

    白崇山先是惊疑不定,确定魔帝分身已经不复存在,后面又站出来这样说道:“魔帝一缕分身精元之力耗尽,终于消散了!”

    他明显是觉得乌恒没有能力斩杀魔帝分身,点出那一缕分身是自行消散的,与乌恒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

    孙义清一下被激怒,很难想象这天下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辈,他怒道:“真是个跳梁小丑,刚才还明明害怕的要死,现在又站出来放屁了!”

    “小娃娃真没家教。”白崇山没有与他对骂,做出一副不屑与其计较的模样,显现出自己圣主人物的风度,他冲在诸位修士道:“魔帝那样的盖世大人物,就算一缕分身也不是一个通天一境修士可以抗衡的,现在乌恒说魔帝是由他斩杀,你们信吗?”

    闻言,一开始将信将疑之人都觉得此言有理,魔帝刚才展现出来的手段没人可以抗衡,若说真被乌恒所杀,过于匪夷所思了,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有些东西不是光靠天赋就能做到,没人否认乌恒不是惊世鬼才,但站在常理上角度看来,他的确没有能力斩杀魔帝分身。

    “不对啊,如果魔帝分身是自行消散,那乌恒刚才为什么说是自己将其斩灭的呢?”一些懵懂的年轻女子出口。

    “哼,这还不简单,斩杀魔帝之事何等威风,乌恒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站出来居功罢了!”紧接着,猿鬼七不屑出言,也认为乌恒刚才说的不可信。

    有比较公道的荒古世家派人出来道:“乌恒并非居功之人,刚才活擒南宫尘时,他就没有大包大揽,将很多功劳归于他人。“

    “恩,人族神体的确不是居功之人,他不会乱放狂言的。”各大势力纷纷响应起来,为他说话。

    白崇山道:“这就不一定了,人心隔肚皮,就算他不是为了风光与名声,那也会为了保命,而说自己斩杀魔帝,以此免去这次灾难的责任!”

    雪花白衣飘飘,手持帝兵九转冰莲,实力大家都有目共睹,刚才现场唯独她能从容应对魔帝的轮回眼,此刻,素来矜持的雪花也不在避嫌,冲白崇山道;“一代圣主,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把丑陋嘴脸露给天下人看对你又什么好处?”

    白崇山意气风发,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他挺起胸膛,道:“我说的是事实,魔帝自行消散,根本不是乌恒所杀!”

    或许报仇对于白崇山来说,还没有让乌恒难堪一场更重要,这是一个私心极重眦睚必报者,私人恩怨永远摆在第一位,刚才还眸子血红,看起来恨不得立刻将乌恒挫骨扬灰,但现在掌握了真理,非常得意,脸上神采奕奕。

    乌恒最看不惯这种宵小之辈,虚弱的朝人群走了过去,雪花连忙飞身而起,落在他身边,一路搀扶住。

    他望着眼前众多世家圣主,最终停留在披头散发的白崇山身上,沉声道:“如果魔帝是我所斩,你他妈敢不敢跪在地上叫我三声爷爷!”

    此言一出,白崇山心中顿时有些发虚,乌恒身上的气场不同凡人,非常强硬,就算他现在虚弱的说话都有些困难,但也不容小觑。白崇山沉思片刻,眼中闪烁寒光,回应乌恒道:“如果不是你斩杀的呢?”

    “那任凭在场诸位处置!”乌恒胸有成足,毫不犹豫的开口。

    雪花静静扶着乌恒,没有开口,她知道乌恒已经必胜,四年相处下来,身边这个男人创造的奇迹无数,她已经渐渐习惯了。

    “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吗?赌就赌!”白崇山眉毛一挑,能走到这一步,自然还是有些魄力的。先不说乌恒几乎不可能斩杀魔帝,就论这赌约他也很占优势,输了大不了磕头叫三声爷爷,而如果赢了,乌恒这尊心腹大患就可以除掉,权衡利弊,他很快答应。

    见此一幕,在场修士都是拭目以待,乌恒这么有自信,莫非魔帝真是他所斩?

    但也有人觉得白崇山很有魄力,没有被乌恒吓住。

    “你说是自己亲自斩杀了魔帝,有什么可以证明?”白崇山相当自信,口吻咄咄逼人,一副胜利在握的模样。

    对此,乌恒不言不语,以实际行动做出表示,他将身体内最后几丝精元之力灌注眸子中,将天眼开启,瞬时,他眼中闪烁两束神光,在这漆黑的夜里,照出一片光幕。天眼有看穿古今未来之力,刚才斩杀魔帝那一幕,完全可以被放映出来。

    光幕一出,所有人都是聚精会神的凝视过来,不少人已经明白,白崇山那几声爷爷估计是叫定了。更多的则是关注乌恒究竟是靠着什么斩杀了魔帝那一缕分身。

    光幕内,出现一片黑树林,乌恒正满头大汗,呼吸急促,躲在一颗足足有三十几米高的大树背后。

    画面很真实,像是就在眼前发生一般,大家看得有些出神,都被吸引进去。

    很快,一道伟岸身影逼进过来,因为是乌恒的第一视角,所有在场修士只能看到地面上的影子,那黑影高大如山,望着望着就会觉得自己变得渺小下来。

    忽然间,躲在参天巨树后面的乌恒眉心光芒一闪,祭出一本天书,正是炎火天书,见状,一些荒古世家的老者恍惚明悟,五本天书任何一本都对魔帝有压制作用,更别说是一缕分身了。

    之后一切都出现分晓,乌恒隐匿气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发动偷袭,一指正中魔帝眉心。与此同时,他也中了魔帝一掌,大口咳出黑血,让人看的心惊触目,幸亏是人族神体中他一掌,如果换做自己,在场没人有底气说能存活。

    紫色天火烧尽魔帝一身,很快消散在树林中,随即,光幕消散,回到现实。

    没人不惊讶,额头渗出豆大汗珠,虽是从光幕看到魔帝被斩画面,但看着一位盖世人物分身被灭,还是相当冲击心灵的。

    白崇山脸色阴晴不定,浑身十分不自在,他隐隐想抬起脚步飞快逃离现场,这怎么可能……乌恒真的亲手斩灭了魔帝一缕分身,光幕发生的东西,一切都很真实,在众目睽睽之下根本不能作假。

    看完放映完毕的光幕,岭山蛮王、轩辕嫣然、孙义清、冷寒霜、欧阳西、等人各自流露出精彩不一的神情,倒想看看这下白崇山该如何收场,连倾城雪也对此津津乐道,笑意迷人。

    话已经放出去,谁都收不回来。

    连一些刚才出言说要乌恒承当责任的反对者也幸灾乐祸,暗中偷笑看热闹。

    乌恒嘴角露出玩味笑意,看向站定在十米开外的白崇山道:“怎么,白阁主,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锵!”

    此时,一把黄金宝剑照亮天地间,似贯穿了古今未来,霸道无比,带着凌厉剑气,轩辕嫣然提着轩辕剑飞到乌恒身边,这是在震慑白崇山,警告他最好别反悔,更别做出一些出格的傻事情,否则轩辕剑是不长眼睛的。

    “白阁主,表个态吧!”孙义清来到乌恒身边站定,随时做好出手准备。

    白崇山一脸猪肝色,肺部都快要被气炸了,当着自己伴侣与那么多风月阁修士的面,叫一名年轻人爷爷,这也太难以启齿了把。有的东西想起来好像占便宜,但做起来就很困难了,但现场那么多圣主人物,另外轩辕剑镇压着,反悔是不可能的,他两片嘴唇有些发白,模糊不清道:“也……爷爷。”

    “哈哈哈哈!”

    话刚落,周边哄堂大笑,怎么也忍不住。

    连一些风月阁弟子都鼓着腮帮,觉得丢脸的同时,也很想笑。

    “笑什么笑!”白崇山瞪着周围之人,随后一甩衣袖,怒喝道:“我们走!”

    “慢着。”乌恒缓缓开口,觉得大感解气,他心中暗爽,但脸上神情却很严肃,正色道:“我刚才是说跪在地上叫我三声爷爷,而你不但没跪,还只是叫了一声爷爷,这不能算数!”

    “你别欺人太甚了!”白崇山气的咬牙,差点想吐血。

    “你刚才不是很咄咄逼人,意气风发吗,怎么现在反过来说我欺人太甚了?”乌恒分毫不让,揶揄道。

    “好,很好,你很好!”白崇山有些语无伦次,一把跪倒在地,心一横,厚着脸皮大叫三声道:“爷爷,爷爷,爷爷。”

    “爷爷我的确很好,只是你这孙子有些老了。”乌恒笑意浓浓,仿佛身上伤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

    “哼,你有种!”白崇山铁青着脸,随即站立起身,化为一束青色霞光飞快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