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玄幻小说> 灭世武修 > 第一百一十章 抹杀
    龙炎剑散发出无比炙热的能量,一切被触碰事物都将瞬间融化成虚无,唯有将它召唤出来的主人,乌恒可以运用自如,不会伤其自身。<冰火#中文

    “汩。”

    乌恒一挥龙炎剑,便有着岩浆一般的液体滴落在了冰层上,那足足有百尺之厚的冰层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岩浆洞穿而下,深入地心,可见其消融事物的威力。

    南宫慕华被龙炎剑给逼的连连后退,任何法宝祭出都会瞬间被此剑融为齑粉,绝对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他连祭出三样法宝,全都在龙炎剑下斩成了虚无,心中已是肉痛无比,在也不敢拿出法宝与龙炎剑抗衡,一时之间竟奈何不了乌恒,只能避其锋芒。

    这便是圣剑诀的第五重玄奥的霸道,龙眼剑就连乌家的玄位强者都难于驾驭它,如今乌恒用出来,自然是势不可挡,但祭出这龙炎剑也是耗费了乌恒大半的精元,挥舞道现在已隐隐些吃不消了。

    “龙炎剑一出,世间万物都将消融,看来这传闻果真不假,并没有夸大其词。”观众席上有人赞叹一声,见乌恒将南宫慕华逼的节节败退,心情也跟激昂起来,显然是个站在乌恒这一边的观众。

    “这下难办了,乌恒祭出龙炎剑慕华公子根本难以招架。”有南宫家族的修士开始着急了,不停想着破解之法。

    “龙炎剑的威力虽然巨大,但乌恒不过是先天一重境的修士,排序圣剑诀第五重玄奥的龙炎剑所需消耗的精元根本不是乌恒可支撑住的,如果在相应的时间乌恒无法逼南宫慕华就范,怕是要收回这龙炎剑了。”有玄位强者做出了分析。

    “的确如此,如果乌恒不能快速的解决战斗,怕是会被龙炎剑吸干完精元,因此不战而败。”一些乌家武修也都是明白圣剑诀的弊端,虽然召唤出龙炎剑势不可挡,可却太过消耗精元了。

    “哼,我看你能支撑多久!”南宫慕华不断飞速倒退,远远避开龙炎剑,不让其近身。

    然而乌恒脚踏行阵速度十分之快,一步便能跨越三十丈远,有许多次都触碰到了南宫慕华的衣角,直接将他一身衣裳给消融出了数个大洞。

    南宫慕华虽嘴上强硬,但额头上也是流露出的豆大的汗珠,乌恒舞剑的招式十分玄奥,像是自成一派,每一招都是险而又险,数次触碰了他的衣角,直接在他衣袍中留下了数个大洞,幸亏南宫慕华使用出星河术,能将部分攻击转化出去,若不然此刻就不止是在衣袍上留下几个大洞那么简单了。 [小说

    年轻一代强者中能将南宫慕华逼得如此狼狈,整个南域可为数不多了。

    “锵!”

    乌恒领着龙炎见,直接劈向南宫慕华的眉心处,然而只有一缕发丝掉落,南宫慕华已经往后推开,他可使用星河术转移时空,可以做到小范围的斗转星移,让一些实质性攻击转向周边的物体。

    但就算他将星河术已经运用的如此熟练,但还是被乌恒斩下了一缕发丝,并且眉心处还有着一道血迹。

    “滴答。”

    南宫慕华倒退几十丈远,眉心处一滴血液落在了冰层之上,异常的显眼。

    “混蛋。”南宫慕华望着冰层之上掉落而下的血液,勃然大怒,被乌恒逼的连连败退,已经有失颜面了,如今竟还被他所伤,滴落下的血液,自视甚高的南宫慕华怕是已经无法容忍。

    “哼,见着我手中的龙炎剑便慌忙逃窜,难道这就是南宫家所谓的第二传人南宫慕华?”乌恒眉毛一挑,语气带着几分不屑,其实也是彻底想激怒南宫慕华,让其与龙炎剑正面相抗。

    “你。”南宫慕华神色一怒,却并没有冲动祭出法宝,在让龙炎剑吞噬。

    “看来你学乖了啊。”乌恒冷笑,继续激怒着对方。

    “本来不想用出它,但如今这却是你逼我,等一下你神色定然就不会那么轻松了。”南宫慕华语气极为低沉,字句几乎都是咬牙说出来的。

    “那我就等着。”乌恒神色淡漠起来,将龙炎剑收回,此剑实在太过耗费精元了,他可不想在战斗未结束之前,精元就抽空了。

    “没有了龙炎剑护身,我看你拿什么与我抗衡。”南宫慕华见乌恒撤回了龙炎剑,心里冷笑了起来,他涌现出一股磅礴的精元之力,一挥手,便是打出数道蓝色闪光射去。

    “砰!”

    乌恒连忙祭出防御阵纹,将蓝色电光给挡在了外面,光圈微微波动,似乎如水平面一样荡漾开来。

    也就在这时,南宫慕华抽身上前,手中祭出了一把权杖,那权杖古朴无华,像是一根破旧的木棍雕刻而成,可是权杖出现的瞬息间,整个虚幻空间都微微的颤动,权杖通体散发出的耀眼光辉直接将整片冰川照亮。

    “这是?”乌恒瞳孔猛的一缩,只见那权杖挥来直接幻灭了虚空,连挡在乌恒身前的防御阵纹都凭空消失了,他骇人一惊,此法杖散出的无尽光辉竟比他身上的神光护体还要耀眼。

    “轰!”

    南宫慕华冷笑一声,趁着乌恒还未反应过来,一掌狠狠拍在了他胸膛上。

    那力道无比的恐怖,是由星河术借助了山川之力,一掌打出来的,届时乌恒犹如稻草人一般飞出了几十丈远,落在冰层之上,那冰层出现数里之长的大裂纹,似乎只要有一样物品掉落下去,偌大的冰层便会散为无数块的碎冰。

    “这……”观众席上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太无耻了,南宫慕华竟然借来了半件圣器幻灭权杖来对付乌恒。”有乌家修士破开大骂,他们认识此法杖,正是南宫家族的至宝,幻灭权杖!

    十几天之前天罚降临,此权杖便出现过,它与斩神台和其它几件圣器融合一体抵挡住了天雷。

    “此法杖竟然是半件圣器,没想到南宫家族为了此次的比赛,连至宝幻灭权杖都给予南宫慕华使用了。”所有人神色惊疑不定,不敢喘口大气。

    圣器一出,怕是乌恒要完蛋了。

    “噗。”乌恒吐出一口鲜红血液,面色有些苍白,他也是万万没想到南宫慕华竟有半件圣器傍身。幻灭权杖可幻灭一切,乌恒刚打出的阵纹便是因为此圣器的缘故,被消融成了虚无。

    “哼,幻灭权杖原本我打算在最后光头才用,如今为你祭出,也算是你天大的荣幸了。”南宫慕华冷笑,此刻他手中握有半件圣器,有了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自信,无比的狂妄。

    “没想到南宫家族会将幻灭权杖交托与南宫慕华只手,这下怕是难办了。”乌石坐在主席台上,内心有些焦急,他看向南宫家的家主,南宫麟,此见他神色平静的坐在椅子上,并无一丝波澜。

    看来这幻灭权杖应该就是南宫麟交给南宫慕华比武大会上用的。

    可惜乌石却未将尚方宝剑交在乌恒手里,这下怕是胜负已定了,毕竟乌恒没有圣器傍身,怎么可能与拥有半件圣器的南宫慕华争锋。

    “轰!”

    南宫慕华手握幻灭权杖,根本无视乌恒的神光护体,一掌又拍向乌恒。

    乌恒不过刚勉强站立起来,便再次被拍飞出去,嘴中再次咳出鲜血,面色苍白如纸。

    “小子我知道你骨头硬,不过我看你这个所谓的神体究竟能撑住多久!”南宫慕华眼中杀机毕露,握着幻灭权杖再次冲了上去,幻灭权杖为他隔绝了一切阻碍,已经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抵挡住他了,乌恒的大道阵纹首次失去了效力。

    着便是圣兵之威,就算这只是一件半圣器,却也有着无可抵挡之势。

    “太无耻了,南宫慕华祭出半件圣器,谁能与他对决?”有人为乌恒愤愤不平。

    “哼,修士对决中以法宝取胜多不胜数,如今南宫慕华能以自身实力祭出半件圣器,那是他的本事,有种也让乌恒祭出半件圣器来啊?”又不少支持南宫慕华的人叫嚣起来。

    “哎,是我失算了。”乌石摇头一叹,如果现在乌恒手中也有件半圣器,怕场面就该不一样了。

    “还不认输?那最好你永远都不要认输了,给我受死!”南宫慕华神色狰狞起来,见乌恒浑身颤抖的站立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他最喜欢看见乌恒不服输的场景了,那样他就能慢慢折磨乌恒致死,只要对方不认输,就算是他杀死乌恒,也不会违反赛规。

    “幻灭虚空!”蓦然间,南宫慕华将幻灭权杖高举,无瑕的圣光笼罩了他全身,周围的冰川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起来。

    “受死吧!”南宫慕华握着幻灭权杖挥了上去,这圣器的一击若是打在乌恒的身上,怕是他的元神都将被“幻灭”,会完全消散在天地间,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南宫慕华用出这一击是要不留余地的要杀死乌恒。

    “南宫慕华这是要干什么?他竟然想借助圣器的力量完全扼杀乌家神体?”观众席上一片哗然变色,所有人都忍不住站立起身来,只见光幕中浮现出来的画面只有无瑕的光辉笼罩,一切都被掩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