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史上最狂女婿陈阳秦沐雪 > 第两百九十六章 陈家震动

第两百九十六章 陈家震动

 热门推荐:
  不过,陈东在略微的调整了一下心态后,还是压下心里的惧意,道:“陈阳,不管你做什么事之前,我都希望你能考虑清楚了。”

  看着陈东紧绷的脸,陈阳的嘴角也是立马露出冷冷的笑意道:“我想清楚了,我当然想清楚了,我想的特别清楚。”

  “你给我的两个选项,我都不会选。”陈东冷冰冰道。

  “那我就当你是选让我卸掉你一条胳膊了。”陈阳一脸冷意的说。

  陈东眉头紧锁,气的脸色涨红:“陈阳,你非要今天伤我吗?”

  “对。”

  陈阳声音肯定,眼睛里充斥着无比寒意。

  陈东一时间心里也是有点害怕,便低下头,服了软道:“好吧,你要怎样才能把我给放了?”

  “你为什么要过来?难道就是为了跟我说那些叫我不要再跟你陈家斗的屁话?”陈阳鄙夷的问道。

  陈东一脸难堪,低着头,也不说话。

  他沉默了良久,心里还是有点害怕,便道:“不管怎样,还是请你放了我。”

  “不好意思,真的不能。”陈阳冷冰冰的道。

  他也是想好了,待会就把陈东的一条胳膊给卸了吧,这样,一方面可以报以前他心里积累的一些仇恨,同样也可杀鸡儆猴。

  陈阳对京都陈家的那些少爷,小姐们,不要太了解,一个个鬼点子多的很。

  如果,这次,他不能搞一搞陈东,杀鸡儆猴的话,以后,京都陈家的那些少爷,小姐们,只会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想想,都让陈阳心里觉得不爽。

  想到这,陈阳也是不再犹豫,抓起陈东的右胳膊,道:“我想好了,还是卸你一条胳膊吧。”

  陈东闻言,也是惊恐的睁大了双眼,而后,他便满眼愤怒的道:“杂碎,你敢。”

  杂碎?

  这个词让陈阳心里更加不爽,陈阳眯了眯眼,之后也是没再说太多,咔嚓一声,就把陈东胳膊给卸了。

  随着陈东胳膊断掉,他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用恨意的眼神看向陈阳道:“陈阳,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就你这样的,也想跟我说那些没用的话?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晃悠了,滚。”陈阳冷冰冰的道,说完,他便一脸满足的离开了。

  而就在陈阳一走,陈东的一个手下也是赶忙跑到陈东身旁,焦急的道:“东少爷,您没事吧。”

  陈东眼里带着浓浓的恨意道:“送我回京都,快,送我回京都。”

  手下忙恭敬道:“是……。”

  陈阳这边,他在给了陈东以狠狠一击之后,便心满意足的回到家里面了。

  虽然对陈东那边,他心里十分清楚,恐怕整个陈家都会为了这件事愤怒,不过,陈阳心里却冰冷的想,当年,他们那样狠心的对付我和跟我妈时候,又何曾考虑过我和我妈的感受呢?

  所以,陈阳对这事,他心里只有报复后的满足感,其他一点想法都没有。

  而当天晚上十一点,陈东终于被送回到了京都,而且被送到了医院里。

  这事,陈天满当然也知道了,陈天满赶忙到了医院里,当听医生说儿子的一条胳膊很有可能要丧失百分之七十的功能时,他悲痛万分啊。

  可在悲痛过后,陈天满便怒了,冲天的怒,他想杀人,特别的想杀人,而他想杀的那个人,当然不是别人,正是陈阳。

  陈天满站在病房里握紧双拳,可是就在他怒的想要去杀人时,身后意外的忽然传来了大哥陈天福冷静的声音:“天满啊?”

  陈天满回头,一看是大哥陈天福来了,眼里立马露出了悲痛之意。

  他知道,在病房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陈天满便推着陈天福,伤声道:“大哥,我们到外面说。”

  陈天福朝病床上正在休息的陈东看了一眼,眼里也是露出了悲意,不过,他之后他没再想太多,便跟陈天满一起出去了。

  陈天福,陈天满一起到了病房外面时,陈天满便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怒火,道:“大哥,我想杀人。”

  可陈天福却一脸急色道:“天满,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我告诉你,越是这个时候,才越是你要沉住气的时候。”

  “我?沉住气?大哥,小东都这样了,你叫我还怎么沉住气?”陈天满怒目圆睁道。

  陈天福平静道:“你听我说,如果,你现在去报仇,跟陈阳闹的天翻地覆,第一,你不一定会是他的对手,第二,很有可能把整个家族都拖下水。”

  “这次小东受伤,我也很悲痛,但他也冒失,在我们都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去找那个小子的麻烦?”

  “当然了,小东受伤,家族一定会举全力,把他给治好,至于陈阳那边,我会打电话跟他联系,你现在最要紧要做的还是搞坏华庭水月项目的计划,懂吗?”

  陈天满双拳攥紧,眼睛怒的似要喷火。

  虽然,他知道,他大哥说的对,说的都对,可是,他心里的这份怒意,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消失了。

  陈天福当然也能感受到陈天满心里的这份怒意压制不下去,皱眉安慰道:“天满,家族利益为重,家族利益为重啊。”

  陈天满忽然冷静的思考了一阵,他紧攥的双拳,渐渐的松了开来,长出了一口气后,陈天满也是满眼悲意的道:“大哥,那你一定要为小东报仇啊。”

  陈天福也眼含怒色的道:“这个你放心,放心。”

  陈天满咬牙切齿,不过,他也没再说什么。

  此时,他心里剩下的唯有对陈阳的恨了。

  是无尽的恨意。

  陈阳这边,到了第二天早上,因为是周末,所以也不用上班,陈阳是难得的休闲,舒舒服服的睡到了早上九点才起来。

  陈阳下了楼,正好到了吃早饭的时间,他和苏小灵,秦沐雪共同坐在一张餐桌旁,高高兴兴的吃着早饭。

  只是,就在早餐刚吃的差不多时,苏小灵忽然有点尴尬的看向了秦沐雪,笑道:“雪姐啊,我想跟你说件事的呢。”

  秦沐雪闻言,也是立马看向苏小灵好奇道:“什么?”

  苏小灵有点苦笑说道:“雪姐,真舍不得你,但是我决定,明天我就回老家了。”

  “回老家?”

  秦沐雪和陈阳都被惊了一下,不过,很快,秦沐雪便面露伤意的道:“你要回老家?干嘛啊?干嘛这么突然?”

  苏小灵继续苦笑说道:“我这边,第一季度的教学工作也完成了,感觉我在这,你们对我都很好,但是我心里没个着落感,还有,我也想我妈了。”

  秦沐雪闻言,脸上的伤意更浓了:“小灵,你走了,我该有多伤心啊。”

  苏小灵也一脸伤意说:“雪姐,我会想你的。”

  “小灵,你……。”秦沐雪着急的看了苏小灵一眼,想说劝说的话,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点难受的叹了声气。

  而这时,陈阳也是压着内心里的不舍道:“如果你想小姨的话,可以把小姨也叫过来,大家住一起也没什么。”

  “你和我妈又住一起,那你不得烦死?”苏小灵调侃道。

  “没事,我不怕烦。”陈阳尴尬一笑。

  苏小灵平静的冲陈阳看了一眼,转过头,当她又看向秦沐雪时,眼里又露出了不舍和悲意道:“雪姐,你就让我回去吧?等以后,如果我还想来的话,我再来看你啊。”

  秦沐雪一脸不舍:“小灵,我是舍不得你走啊。”

  苏小灵和秦沐雪紧紧的牵着手,两女身上都散发出浓浓的悲意。

  陈阳心里也有点难受,有点不舍。

  毕竟,跟苏小灵也相处了不短时间。

  不过,他头脑还是冷静的,也是想好了,如果,苏小灵执意要走的话,也不必强留。

  毕竟,苏小灵在外面这么长时间,想她的妈也是应该的。

  这是人之常情,也可以理解。

  嗡嗡。

  而就在陈阳心里有点不好受时,他兜里手机忽然响了,打断了他的思路。

  陈阳有点好奇的掏出手机,一瞧,电话竟是陈天福打来的,眼里泛起了一丝淡淡的冷意。

  陈阳沉默的转身,离开了别墅,到了别墅门口,接听了陈天福的手机道:“有点意思哈。”

  手机那头,陈天福一脸寒意道:“陈阳,你应该知道,我打电话给你,是因为什么吧?”

  陈阳眉毛一挑,冷冷一笑:“我知道,当然知道。”

  陈天福身上散发出浓浓寒意道:“你真是好大狗胆。”

  “狗胆?这个词我不喜欢听,我弄断了陈东一条胳膊,怎样?你想怎样?”陈阳冷笑的问道。

  “这事,不会这么简单的完。”陈天福眯眼道。

  “好,那我等着你给我找不痛快。”陈阳也一脸冰冷说。

  陈天福眼里忽然浮现了一抹狞笑。

  他之所以会狞笑,也是因为,正好,他最近一直都在思考以怎样的理由给陈阳找麻烦?

  现在,陈阳竟卸掉了陈东一条胳膊,这岂不是给陈阳找麻烦的最好理由?

  陈天福满意一笑。

  之后,他脸上又重新恢复了冰冷道:“以后,你一定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你等着,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