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荣耀之使徒 > 第10章:断足之殇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粗壮的藤蔓一头直插进了高悬的山岩,碎石块如雪崩般炸裂,砸向了下面的孙膑!

  李白本以为孙膑能轻松地将那些石块定住从容脱身,万万没想到,孙膑一直在控制看守刘备和孙尚香的那几个魔族士兵,这一下突然被打断,让他无法瞬间使出第二次时空爆弹。

  “啪啦”一阵轰鸣,大石块将孙膑整个人盖住,而目睹了这一切的李白,也顾不得刚被他救出的刘、孙二人,一个燕子翻身跃回到石堆旁边。

  眼前的巨石块将下面的孙膑压得死死的,只能透过之间的缝隙,隐隐约约听到孙膑的呼救声。看得出来,这时的李白略显焦急,一面是厚重岩石下的孙膑,另一面是腹背受敌的同伴们,更重要的是,单凭自己,根本无法移开压在孙膑上方的巨石啊。

  正在李白一筹莫展之际,突然刘备从后方一路小跑过来。

  “喂,小心!马上要把上面的石头弄走!”刘备平复着呼吸,并不时观察着周遭战况。

  李白惊讶地看着刘备,根本想不到凭他的力量,如何能挪动这些巨石。

  “阿斗,快来帮忙!”原来刘备并不是自己动手,而是叫来了刘禅,驾驶着他的机关仆仆而至。

  刘禅的机关手臂将巨石从两边夹住,轻松地往上一抬,就掀开了一大块石板。没一会,孙膑的半截身子就露了出来。

  重重的岩石将孙膑的下半身完全盖住,剧烈的疼痛让他几近昏厥。额头上的汗珠流过半闭的双眼,看着他紧咬双唇的痛苦表情,李白也不由得浑身一阵发麻。

  “怎么办?他们那边快撑不住了,再这样一块块搬走石头肯定来不及!”刘备刚刚用散弹击退了一波敌人,马上又有更多的魔族涌来。

  看着一边昏迷不醒的韩信,另一边痛苦不堪的孙膑,再放眼周围源源不断的魔族战士,赵云一咬牙,举手一挥。

  “大家先撤,不要恋战!”

  在“龙”组织里多年的领导角色,让赵云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也只是使徒中的普通一员,依旧以首领的姿态去引导着大家。虽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遵从他的指示,但眼下,似乎并没有什么比撤退更好的办法了。

  小乔大扇一挥,召唤出两股强风,将大批的敌人卷入一团,而后昭君在另一面施法,用寒霜禁锢将敌人牢牢冻在原地,也为大家的撤离争取着时间。

  “应该会很疼,不过也没办法了,挺住吧。”

  赵云向刚刚赶来的廉颇点头示意了下,只见他用那副铁拳将盖在孙膑身上的石碓从侧面凿出一个大洞,趁着石碓松动的片刻,赶紧将孙膑从重压之下拉出。伴随着他惨痛的哀嚎,被抽出的是一副重压之下血肉模糊的双腿!

  紧张的局势下,所有人都已经顾不及那么多,项羽和廉颇两人分别扛起了受伤的韩信与孙膑,在其他使徒的掩护下且战且退。虽然已经从大门撤出,但后方追赶的魔族依然来势汹汹。

  “我们的领地岂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给我把他们留住!!”魔族首领大吼道。

  这一声令下,更多的魔族士兵跟着冲了出来。这些家伙们身怀魔道,各个身手不凡,再加上人数众多,眼看使徒们逃脱的进程越发缓慢,就连战神吕布也渐渐有些不支。

  “看来……是时候加点尖叫和哀嚎了~”

  只见高渐离从队伍一侧挪步到了追击人群前面,将原本斜挎着的琴一把横过,整个人蹲坐在地上,用一种极轻蔑的姿态,扫视着迎面的追击者。

  看到他这一举动,不光是魔族们,就连自己的使徒同伴都有些诧异:他这究竟要搞什么?不过,既然已看出来他要出招,大家还是都紧紧地捂上了耳朵

  “嗡~”得一声,高渐离只轻轻拨拢下琴弦,就发出一阵低沉的音波,让迎面而至的追击者们放缓了步伐。虽然只有一声,但这低沉的琴音却一直无法断绝,无尽的回音让那些魔族士兵心神迷离,有的左右不定,有的瘫软在地。

  果然,这就是当时他使出的那招!在一侧捂着耳朵的李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默默盯着高渐离的一举一动。

  “别着急,这只是前奏,马上给你们带来狂热节拍!”话音刚落,高渐离猛一抬头,白色漂红的发丝将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衬托得异常诡异与迷离。

  马上,他的手指飞速地拨动起琴弦来,那划弦的气势,就像用ipad在弹节奏大师里最高难度的克罗地亚狂想曲。看不清他的指头,只能感觉到一阵阵琴音的波动在扩散。

  高渐离这一发劲,对面的敌人彻底乱了阵脚,在这让人感到炸裂的贯耳魔音笼罩下,没有一人能不被琴音所扰乱心智。就连那魔族首领,刚迈出步子想过去砸烂他的琴,跌跌撞撞后却也跪倒在地。

  “还等什么呢?赶紧走呀!”高渐离向同伴们喊着话,回头看去,却发现大家却一动不动。

  “喂!你们是聋了吗?怎么还不走!”

  仔细一看,原来所有人都把耳朵捂得严实,跟本听不见高渐离在说什么,这就很尴尬了。

  “哎,我真是醉了……”

  在高渐离贯耳魔音的干扰下,使徒们总算是甩开了追赶的魔族,成功脱险,但回到稷下学院后的样子,也着实有些狼狈不堪:满身伤痕的吕布、惊魂未定的孙尚香、不省人事的韩信,还有生死未卜的孙膑。

  “夫子,依你看,这孩子还有救吗?”

  “唉,伤得太重,又耽搁了太久。”夫子无奈地摇了摇头,满眼怜惜地看着病榻上卧着的孙膑。

  “命倒能保住,只是这双腿是要不得了呀!”

  听了夫子的这番话,半睡半醒间的孙膑似乎也被震惊了,整个身体不自然地微微颤抖着。

  “这孩子,就先交给你了唉,可惜了啊”

  孙膑挣扎的表情,让老夫子似乎不忍心再多看哪怕一眼,就直接离开了房间,留下了另一个人陪着他。

  “我不是说过,这次去是打探情报为目的,为什么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幸亏让你们全员行动,不然还真就回不来了吧!!”老夫子对着他的弟子们大声训斥着,看他涨得通红的脸,这还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对着使徒们大发雷霆呢。

  面对夫子的责备,所有人都低头沉默不语,唯独李白,好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呆呆地望着四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露出一脸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表情,与整个压抑气氛都有些格格不入。

  “李白,看你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事要说?”老夫子质问道。

  “我?我没什么可说,也没做错什么,这次是您让我们去探虚实,我们也就去了,对面先动了手,我们总得反击吧,至于后来的事我们本可以全身而退的,甚至把那魔族首领抓回来仔细盘问的,但是呢呵呵”

  虽然来到稷下学院已经几个月,但李白从小自由随意的秉性却丝毫未改,从没被人批评教育过的他,面对夫子居高临下的训诫,当然有些不自在,甚至心生反感,而老夫子,也似乎从李白略显埋怨的话语中了解出这事情另有蹊跷。

  “夫子,这次大家负伤都是因为我,我向您请罪!”

  所有人都一惊,齐刷刷地抬起头,只见赵云双膝跪地,做出一副弓腰抱拳的姿势。

  看到赵云这一举动,连李白自己都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了,简直是强行接锅啊。

  “如果不是因为我一时大意,放走他们的头儿,孙膑也不会遭此横祸,大家更不会冒这么大的危险!”赵云一字一句,都充满着发自内心的自责与懊悔。

  “夫子,赵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这事不能全怪他!”张飞马上替他辩解起来。

  “没错,当时确实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子龙救人心切,罪不在他”刘备也附和着。

  啥?你可是我救出来的啊,关他什么事啊妹的?李白看到刘备替赵云求情,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夫子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反转搞得有些局促,也只是抬手示意道:

  “罢了罢了,这事我自会处理,你们先散了吧,明天的修炼照常继续!”

  夫子转身走人后,使徒们便也三三两两地退下了。刘备刚想上千搀起还跪在地上的赵云,却突然被李白一把拽了过去。

  “喂,明明是我救了你,怎么又成了他了!”李白一副玩具被人抢走了的小孩生气表情,看起来颇为喜感。

  “这不是为了替他解围嘛!大家都是自己人,相互帮衬点是应该的啊,没看其他人都没说话嘛,你可倒好,上去就要甩锅给赵云,你们俩有仇啊?我跟你说”

  眼见刘备话唠本质又要爆发,李白赶紧打断他:

  “得得得你先停,还倒埋怨上我了,那我问你,要不是你被那帮魔族捉住了,哪有后来这些事,还有,怎么偏偏只有你和孙尚香被抓住了?于情于理你也应该跟你儿子刘禅在一起呀,怎么单独跟一个姑娘掉队了呢???”

  李白这波满分还击,让刘备一时间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赶忙岔开话题。

  “额那个啥,你说到这我突然想起来个事,我儿子哪去了??阿斗啊,阿斗你在哪啊”

  “泥煤啊,这就走了?你们俩绝对有事,你给我站住!!”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