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荣耀之使徒 > 第7章:使徒的试炼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稷下学院,是个神圣而又神秘的地方。神圣是因为他广收大陆的天才们为弟子,不论出身,不论技艺,不论种族,因材施教。而神秘,则是因为人们永远也不知道“稷下三贤”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大家只知道,老夫子是世间最强的人,武力巅峰无人能及;墨子掌握着强大的机关术,甚至亲手建造了长安城;而庄周,则控制着足以叫板大魔导姜子牙的梦境力量。只要能进入稷下学院,得到这三个人的指点,哪怕只有一句话,也是无上的光荣。

  而如今,作为稷下使徒们,他们所能得到的,绝不只是几句话的指导那么简单了。三贤者会用他们自己的方法,通过“力、体、技”三种属性的修炼来提升使徒们的能力。所谓“力”,就是指传统意义上的武力,使用各种武器进行作战的技巧,以及身法和招式,主要由老夫子来传授;而“体”,则是指通过机关术的奥义重新焕发身体内的机能或魔能,来使自己的身体得到全方位的进化,达到一种超极限的身体素质,获得比以前更强大的力量、更坚韧的筋骨,由墨子来教授;至于“技”,就是传说中的魔道能量,增加对魔道的掌控与支配能力,庄周作为导师。

  一转眼,距离使徒诞生已经过去三个月了。这三个月内,二十一名使徒在稷下学院内闭关修行,与世隔绝,不踏出学院半步。作为使徒,还没有人告诉他们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只是每天跟着三位导师不断修行。终于有一天,有人先按耐不住了……

  “夫子…你看我们天天跟着你们修行,眼看这也学有所成了,您却一直也不告诉,把我们召集过来是干什么,弄得我们都有些倦怠了!”张飞撂下了手中的蛇矛,向着老夫子抱怨着。

  “三弟你疯了?!怎么这么跟夫子说话呢!!”一旁的刘备小声嗔怪这张飞,另一面则是被张飞的举动惊呆了的关羽,看他的表情,相比也是根本想不到这家伙怎么会说出如此不走脑子的话。

  “学有所成?你这话说得倒挺轻松的,那我就来验一验你的‘所成’吧!”老夫子转过身随手抽出一把戒尺,不慌不忙朝着刚刚还在训练的几个人走过来。

  “夫子,这小子脑袋有包,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哈…”“夫子,他说话不利索,其实不是这个意思呀…”刘备跟关羽赶忙上前帮张飞解围,还没等把老夫子拦住,后面的张飞又开口了。

  “想验…就让他验呗,我有啥怕的!”张飞说完不由得把腰背直了直,将蛇矛重新捡起。

  就在刘备关羽一脸蒙蔽的时候,老夫子已经走到了张飞身前:“我倒要看看你是有多大的能耐,让你有这么大的口气!”

  “夫子,那我不客气了!”说罢张飞抡圆了蛇矛,对着老夫子使出了一记横扫!

  张飞这一击,丝毫不顾及师父情面,使出了全部力量,而反观老夫子,左手背后,只用右手抽出一根戒尺,硬生生架住了那如白蛇吐信般的矛尖。

  “再发些力,这下太轻了!”老夫子低声训斥道。

  张飞听了这话,马上瞪圆了眼睛,一咬牙,奋力朝着老夫子又是一记斜刺!

  “仓啷!”一声,蛇矛又被老夫子一只手拿的戒尺挡住,而且身子纹丝不动,另一边的张飞确实双手死死握住矛杆,为了发力将全身绷紧,脸涨得通红。

  “就这两下,也叫学成了?年轻人,不要总是自以为是!”夫子双目瞋视着对面的张飞,深情中流露出一丝不悦,一甩手,就把张飞连人带矛顶了个跟头。还没等他人落地,有反手拿戒尺一抽,只见那尺子好似一条鞭子一样弯着飞了出去,一头儿搭在张飞腰上,夫子手腕一压往回这么一收,张飞整个人就被戒尺拉了过来,跪倒在夫子面前。

  “你们呀,不要总想搞个大新闻!想挑战我,先战胜自己再说吧!”夫子收起戒尺扬长而去,刘备和关羽赶紧上前搀走了张飞。

  而此时在学院的另一处,李白正潜心修炼着自己的剑术。虽然最开始自己对稷下使徒之名不以为然,但渐渐地对于更高更强剑术最原始的渴望,让他愈发沉浸于这稷下学院的修炼氛围中。尤其是看到身边这么多比自己强大得多的使徒,原本与世无争的他心里更萌生出了一种不甘落后的决心。夫子传授于他的每招每式,他都会暗自百般练习,而激励他的,正是对于一个做最强自己的渴望。

  “呼~”李白长舒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汗水已经浸透他胸前的衣衫,原本蓬松的刘海也被打湿成一绺一绺无精打采地耷拉着。望着手中的青莲,李白似乎流露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虽然已经完全掌握了夫子传授给他的招式,但每次李白想要将自己特有的那种身法结合到招式中时,都会极度的吃力,只几回合下来,就会精力消耗大半累得不行。已经练了足有一个月了,却见不得丝毫进展,得到的只是身心俱疲的自己。而就在李白茫然地呆坐时,眼前突然飞过了一群蓝色的蝴蝶!这四面密闭的楼院,怎么会突然有蝴蝶出现呢?正在李白怀疑自己是累出了幻觉而揉了揉眼时,更令他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飞舞的蝴蝶渐渐聚到一起,密密麻麻中用蓝色的翅膀拼凑出了一面镜子的形状,马上,从这漂浮着的镜子中居然跨步走出了个人!!个头不高披着一身拖到地的蓝色长袍,暗绿色微曲的头发盖住了双眼,只从侧面的刘海露出一道缝。

  “不要太惊讶,我是你的导师啊。”

  那人一开口,李白更加意外了:为何眼前这看起来十分陌生的人,说话声音却如此熟悉!突然,他回想起来了,当时跟自己跟韩信过招时,昏倒时候脑中回想的声音,正同眼前这人的说话声一模一样!

  正当李白想要开口询问面前这人到底什么身份的时候,脑袋里突然又响起了他的声音:“我是庄周,拥有能控制梦境的魔道力量。”

  刚刚他甚至连嘴唇都没动一下,这声音却能传到自己脑中!李白一时间也想不清楚这些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他能确定眼前这人确实掌握高超的魔道,若他真的是三贤者之一的庄周,那似乎这些也就解释的通了。

  “我观察你好久了哦,你虽然剑术了得身法出众,但精气虚弱,魔能不足……”

  “魔能?可我并非魔族,又不会使用魔道,何来的魔能呢?”李白并没有急于确认对方的身份,反倒先推敲起他的话语来,看来已经相信了他就是稷下三贤的庄子了。

  “哎呦喂,你连自己的血统竟然都搞不明白啊天!没关系,我能看清就好。想想当时你为什么能任由韩信的枪尖、小乔的飞扇穿过自己身体而毫发无损?正是因为你用了幻形瞬身之术,只不过你并未完全掌握这种魔道的技巧,单凭自己内力迸发去控制,所以才会消耗巨大的体力。”

  李白仔细想了想,庄周说的,确实十分有道理,每次自己都是在紧要的关头才会被动地被逼出这招,而却做不到自如控制,而且每使用一次都会耗费大量力气。

  “所以,我要教你如何正确地控制自己体内的魔能!你在无师自通的情况下,都能领悟这种进阶的魔道,若能再得到我的指点,到时候区区一个韩信又怎么奈何得了你?”说到这,庄周洋溢出了一丝笑容,而反观李白,则是一脸严肃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为什么,二十一个使徒,你偏偏选中我传授?”李白仍旧有些不解。

  “你怎么就知道,我只教你一人?”庄周笑望着李白“凡是掌握魔道的,我都会对他们进行一一的指点,像孙膑、小乔、貂蝉、高渐离他们那些跟你一样拥有特殊能力的魔族混血,每个人都会跟我学习如何将自己的魔道变得更强大。”

  听着庄周的描述,李白仔细回忆起来,使徒中有些人虽然武艺平平,但无一不有着特殊的能力:驾驭冰霜的王昭君,掌控烈焰的周瑜,御扇召风的小乔,甚至凝结时间的孙膑,他们都可以称得上是强大的魔导。反观自己,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本领,难道只凭那歇半天才能使出一次的瞬身术?

  “虽然看起来你比他们差得很远,但你却有一种能将魔道与身法剑术融合到一起的特殊能力,也就是将‘力’与‘技’结合,这是常人所不能及的。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教你自如地控制‘技’,至于‘力’的那些事情,还是交给夫子吧~”

  说完庄周手一张,从他身后飞出了无数只蓝色蝴蝶将两个人团团围住。等到散开的时候,李白发现自己从之前的学院楼里,一下子被移到了一片根本看不到边的草原上,四下望去,连长安城的影子都看不到了。在感叹庄周强大的移形换物能力同时,也为能得到高人指点而暗自窃喜着。

  “世间万物,皆为生灵,所谓‘生灵’,就是生长在天地间万物的灵气。上到云朵,下至流水,巨如猛虎,微若蜉蝣,都在焕发着灵气。当你能感受到自己散发出的灵气并加以控制,你也就同时获得了巨大的能量,进而转化成为各种各样的魔道。当然,人类为了更好地生存,在不断通过自身努力改善生活环境的过程中慢慢进化,却也渐渐地丧失了感知灵气的能力,而更原生的魔族,则很完整地将这一种族特征延续下来。所以最开始掌握魔道的,都是些魔族。”庄周背着手并未说话,而是将这些描述以及画面通过梦境的形式传送到了沉睡李白的脑海中。

  “随着人类势力不断壮大,他们妄图铲除所有异族,以达到维系自己种族有事的目的,人魔大战也随之爆发。虽然魔族具有强大的魔道能力,但无人数的差距难以弥补,无数的魔族被消灭。在魔族被彻底消灭之前,人魔终于停战,开始和平共生的时代,人魔混血就在那个时期渐渐诞生了。他们具有人类的外形,魔族的血统,但对于灵气的感知力,却不如纯正血统的魔族那般强大,所掌握的魔道,也被弱化了许多。当然这也是那些人类的首领们乐意看到的,无形中将人魔种族个体间的差异缩小,进而巩固了人类的统治地位。”

  李白听着庄周的描述,渐渐陷入了沉思,但他的心思却完全逃不过庄周的眼睛。

  “不用担心,从今天开始,我会教你如何去掌控自己体内的魔能,至于你的身世之谜嘛…这个还得以后靠你自己去解开。”

  李白缓缓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充满神秘感的男人,伸出了那支握着青莲的手。

  “那么,我们开始吧!”

  ……

  修行的过程,必定是充满艰辛与寂寞的,但在稷下三贤的引导下,每位使徒都摒弃了一切的杂念,在日复一日枯燥的锤炼中不断突破着自己的极限。大家的进步,夫子、墨子与庄周也全都看在眼里,终于委派给了他们作为使徒的第一个任务:

  在长安城外几十里的一处隐蔽的村落,居住着许多遗留下的血统较纯正的魔族,原本他们与人类互不打扰,但最近不知怎么,村中总有人出入长安城作乱,庄周用意念感知能力,只能锁定到那个村子的大概位置,具体是何种原因所致,还要使徒们去一探究竟……

  “轰~”得一声,项羽一个无畏冲锋将那村子的围墙撞破个窟窿,挥舞大剑朝着后边的人咆哮着:“快先从这边撤出来,里面的敌人太多了!”

  在各种流矢飞火扫射下,花木兰和虞姬连躲带闪地顺着项羽刚刚开出的一条路逃了出来。

  “但,吕布怎么办!”墙外的花木兰猛地一回头,看到吕布还在被一群魔族战士团团围住,以一敌十正斗得不可开交。

  就在这危急万分之时,突然“砰砰”两声枪响,靠外侧几个魔族士兵应声倒下,大家循声望去,正是刘关张三兄弟及时赶到!!眼看敌人们被吸引过来,关羽马上奔着吕布这边拍马俯冲过来,讲他们的包围圈撕开一道裂缝,紧接着张飞纵身一跃,坠入魔族战士中央,用那杆丈八蛇矛连续使出三轮横扫,将四处的敌人逼散,而这时候刘备便接应着吕布安然脱困。

  而另一边,李白与王昭君正和村子里的祭司们打得难解难分。魔族祭司们嘴里吐出像闪电一样的法球,一团团射向李白,但昭君就好像为李白加上了一件寒冰护甲一样,每当法球快要命中李白时,都会被冰暴抵消或改变方向丢失了目标。而面对数量众多的敌人,李白用速度优势,再敌人还没做反应时,就已经瞬步至他们面前给予痛击。更夸张的是,本来是李白单打独斗的景象,打着打着场面上却出现了好多一模一样手持青莲的李白,而且每一个人都在用剑攻击着对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分身术?

  就在其中一个李白用剑刺穿一名祭司胸膛的时候,后方的一枚法球不偏不倚地击中了他。然而,被击中的那个“李白”却刷的一下凭空消失了。而另一个“李白”此时开口:“我在这呢,你们继续射我呀~”

  魔族们似乎被李白的话激怒,马上扭过头又对准这边吞吐起闪电球。霹雳啪啦的几声脆响过后,第二个李白,也消失不见了。

  “呵呵,又猜错了,现在你们已经没机会了。”最后一个李白冷笑着说道,同时携剑向对面狂奔过去……

  而在这个魔族村落的正门屋顶上,此刻三个极为矫健的身影一直撕扯在一起:韩信、赵云、还有村子的首领。

  韩信和赵云的武力自不必多说,但合起力来对付这村首领,却占不到一点便宜。无论是赵云的突刺,还是韩信的横扫,都会被眼前这青面獠牙的怪人用他那柄大砍刀抵挡。而想要了解这个村子到底经历过什么,就必须得从他们的头儿入手,这也给韩赵二人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喂,这家伙看起来不太好对付,你可别又临阵脱逃!”赵云眼睛紧盯着对面的首领,脸却侧向韩信对他说道。

  一旁的韩信咬着牙默不作声,只是紧握手中的钢枪,伺机发起新一轮进攻。

  多年的共同战斗,让韩信和赵云间形成了十足的默契。两个人并未有眼神交流,但却忽然在同一瞬间窜了出去,韩信展腹直击上三路,赵云弓腰对准下三路,手中的银枪化作两抹寒芒,以不可抵挡之势刺向魔族首领!!

  刀锋起,枪尖落,回神一瞥,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