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荣耀之使徒 > 第6章:突破重围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韩信握紧了手中的钢枪,随时准备着发起第二次突击,而对面那人则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眉宇间充满着轻蔑与不屑。

  “今天我要是被你们给打败了,简直枉我吕布‘战神’的称号,放马过来吧!”吕布头上两根红雉翎更是随着他狂妄的言语得意地摇摆起来。

  原来他就是威震天下的战神吕布?看来今天算是遇到强敌了。韩信紧皱着眉头,愈发感觉到眼前之人的强大,强大到自己甚至想不出任何击倒他的办法。

  正在韩信迟疑的时候,身旁全副武装的战士率先抡起重剑朝吕布冲了过去!只见他用一种不用于常人半跑半跳的步伐,每一步都跨得极大,每一脚都踩得势大力沉,三大步后猛一蹬地,整个人都旋转起来,聚集了几倍的力量于这一斩,双手持剑整个人弯成一张弓,向着吕布劈砍下去。

  反观吕布这边,不慌不忙地横着端起了他那杆方天画戟,缓缓举过头顶,两腿前后分立,俨然已经做好了招架的准备。

  “铛!!!”的一声,玄铁巨剑重重地砍在了方天画戟的铜杆上,那碰撞的声音如波浪一般传开,震得韩信耳膜轰鸣,回音仿佛响彻了山谷。即使这样,吕布仍旧稳稳地挺着身子,纹丝不动。

  眼见这一下被抵挡,那身穿暗红色锁子甲,头戴银盔的战士马上又腾挪起身子,一个侧翻凌空而起,轮圆了剑,朝着吕布斜劈下来!

  这第二剑,虽未做过多蓄力,但也着实力道十足,吕布一面转过身子,一面将戟头一侧的月牙耳朝着迎面而至的剑刃那么一抵。

  剑锋与戟刃摩擦,发出一声“噌”的脆响,持剑战士因为巨大的冲击被震得落回地面,而吕布这边仍旧稳如磐石,两条腿就像扎进地底一样纹丝不动。

  战士一只脚刚着地,便猛地一发力又腾空起来,双手抱住剑柄,从下向上那么一扫,企图打吕布一个措手不及。

  而这下吕布的眼神终于不再那么轻蔑,他没想到对手竟然有如此强大的调整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使出连续三次摧枯拉朽般的重击,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吕布向后借了几步,将戟头顺势向下一压,与对手向上扫砍的剑刃发生了剧烈的摩擦!电光火石之间,一抹红影穿梭而至!原来韩信从后方一个突刺朝着吕布袭来。

  韩信这一枪不同于之前的几下剑击,力道不足但速度极快,吕布刚抵挡住一招扫砍,已经躲不及这下枪刺,只得本能地将身子一斜。韩信这一枪虽没有刺得正中,但马上枪尖一扫,把吕布打了个趔趄。

  见自己中了招,吕布瞬间有些懊恼,向后退的同时奋力用大戟一扫,直接将面前的两人击飞得老远,用手擦拭着胸前盔甲虎头上一道深深的枪痕,抬头恶狠狠地瞪着倒在地上的韩信。

  “你划坏了我的战甲,是不是也该赔偿我点什么啊!”吕布一只手斜挂着方天戟,气势汹汹地朝着韩信走来。

  还未等吕布走到韩信身前,迎面一阵扑鼻的芳香却先将他的目光吸引到另一处:一头乌黑细致的长发,披散在半露的香肩上,深邃明亮的眼眸,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一样,粉嫩的脸颊衬着红润的嘴唇,更显分明,浅笑时若隐若现的酒窝,简直把人融化。一袭紫色薄纱紧紧裹住身体,勾勒出一道完美的曲线,微微挺起的白嫩胸脯,更是会让无数男人浮想联翩……当然,走近后吕布也被眼前这美若天仙的女子彻底的迷住了。

  “喂,你的脑袋里在想什么低级趣味的事吗!”

  那女子略显傲娇地嘟起嘴,一双如羽扇覆盖似的大眼睛,只是微微忽闪一下,就让吕布神魂颠倒,整个人直挺挺的呆在那里,寸步难移。

  “这位姑娘如此美艳动人婉若天仙,敢问姑娘芳名?”吕布一脸的殷勤,连目光都变得温柔起来。

  “小女子…名叫貂蝉”她嫣然一笑,用手指轻轻撩弄着散落在肩上的发丝,当真是人美如玉。

  “貂蝉,好名字!润如貂尾,薄似蝉翼……”

  “还在这里打情骂俏起来了,真是不要个碧脸!!”未等吕布说完,那个刚刚被击退的战士,再度提剑奔来。

  那名战士仍旧用他那种特有的步法,以极快的速率不断地从各个方向朝着吕布发起跳劈,但每一击都能被吕布从各种位置化解。十几个回合下来,明显能感觉到战士的体力有些不支,而吕布则是愈战愈勇,趁对面的战士落地的一瞬间,一个箭步前冲,挥舞着大戟,奔着心窝出刺了过去!

  吕布这一招力道十足,速度极快,那战士虽向侧面闪身,但无奈吕布戟尖先到,横向那么一扫,戟背重重拍在了他的胸口!

  只听“扑通”一声,那名战士像一只中箭的鸟一样从空中栽落到地上,锁子甲前胸处的铁环断碎了一地,头上的银盔也被甩落到一边,但令人没想到的是,卸掉头盔后披散开来的,却是一头粉红色的长发!

  什么?原来是个女人!!

  连吕布自己也有些意外,一个女流之辈竟然有如此强大的爆发力,实在罕见。

  女子擦去了嘴角流出的血,勉强地站了起来,看她步履蹒跚的样子,想必刚刚那一下伤得不轻,也基本丧失了继续战斗下去的能力。这时,吕布又将目光转移到了远端的韩信身上。

  “现在该解决你了!”吕布一步步向韩信逼近……

  “喂,何必这样打打杀杀呢,我们不是来夺旗的嘛~”

  循着声音望去,貂蝉站在山顶中心处的那块平台上,而刚刚还光秃秃的平台,不知什么时候凭空出现了两排旗子。韩信定睛一数,整整二十杆!原来我们要争的旗子就在这里!

  “两个女人暂且放你们一马,但是你,先过了我再说!”吕布持戟横站在韩信身前,一只手还在擦着胸前盔甲上一道深深的枪痕。

  “那你就试试看能不能拦住我吧!”韩信气定自若地答道。

  话音未落,两个人同时向对方发起攻势。吕布步子重而沉稳,韩信步伐轻而飞快,铁戟横扫力道浑厚,银枪轻点左右开攻。虽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在韩信的快抢突刺面前,吕布并没有暴露出丝毫的破绽,前几招双方还打得有来有回,但体力有所消耗后,韩信的快打旋风便开始节节败退。

  眼见形势不妙,韩信打算尽快结束这不必要的缠斗:一个闪身绕后,佯装从背部攻击吕布,吕布也迅速转过身来,做抵挡之势,眼见韩信双手持枪做突刺状,脚上却一个猛地后撤步,凭借腰腹的力量反向弹射了出去,这一招,与他当时与李白交手时用的那招式如出一辙。

  韩信这一撤步,速度极快,未等吕布看清,韩信已经轻轻落在那插着旗子的台子上,一手拔下旗子,回头看了看吕布,得意地笑了笑,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突然从四面聚起一股淡蓝色的浓雾将他包围,眨眼之间蓝雾散去,韩信的人却已不见了踪影。

  吕布几步快跑也赶到了平台上,四下查看,发现不光韩信不见了,连之前那两个女子也莫名其妙消失了,仔细数了数,台子上还剩下十七面旗子,这是吕布似乎发现了什么,犹豫了片刻,也拔起了一杆……

  蓝雾散去后,只剩一片空旷的山顶。

  另一边,李白在歇息片刻后也重新开始向山顶进发,日光渐沉使他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一路上尽量劈开了与别人的正面交锋,为尽快到达山顶拔旗争取着每一秒的时间。

  就在李白越来越接近终点,已经看得到山顶时,上面的路却被熊熊燃烧的树木阻拦。看来前面又有人在激战了,正在李白想要避战迂回过去的时候,突然发现,被火焰包围中的那个身影竟如此熟悉!

  “这不是刚刚那个昭君吗,她不是有掌控冰冻的能力吗,这回怎么又玩起火来了?”好奇心驱使着李白停下脚步,向着蔓延着的火势源头一点点靠近。

  走近后李白才发现,原来王昭君的对面还站着一个暗红色长发的男人,一身齐整的紧身的制服,手里托着一团火球。

  看来又是一个会魔道的家伙,这些烧着的树应该就是他干的好事吧。不过这冰与火的较量,到底谁更胜一筹呢?

  “呼”得一声,男人手里的火球突然烧旺起来,一分为三个小火团,旋转着飞了出去。而王昭君这边法杖一挥,将眼前的空气急速冷冻住,形成一道冰墙阻挡。“砰砰”两声闷响,火焰并没有穿透冰墙,只是崩碎了一地冰碴。

  “看来这个昭君真是攻守兼备啊……”正在李白赞叹王昭君的魔道之时,圆圆不觉的火球又发射了过来。

  王昭君双手紧握着法杖,看得出来她是在用浑身的力量在聚气。火焰的攻势丝毫不见衰减,冰墙却一点点快要被融透。王昭君白洁的脸颊刺客涨得通红,除了火焰的炽烤,更多是因为她即将消耗殆尽的精气。

  就在冰墙即将被穿透的时候,对面那男人却收手停下了施法,将身子转到另一侧。

  “小乔、香香,你们终于赶上来了”男子向着不远处走过来的两个女孩子打着招呼。

  而远处走来的两个女孩,一个扎着两条双马尾长辫,手里拎着一门巨大的弩炮,另一个系着丸子头,一身粉裙,身后被这一把都快比她人大的扇子。

  “就那几个战五渣,本小姐一炮就把他们轰没了~”双马尾姑娘得意地炫耀着。

  “公瑾,你这边情况如何呀”拿扇子的女孩关切地问道。

  什么,公瑾?李白在暗处一惊,难道眼前这自如操控火焰力量的男人,就是当今海军大都督家的公子周瑜周公瑾?以前在江东游历那阵就听说过,周瑜资质过人年纪轻轻就掌控高超魔道,今天算是眼见为实了,后来这两个女孩,估计是跟他一起的。那么,现在场面上就是三对一了?李白又朝着王昭君看了看,只见她半拄着法杖,汗水一滴滴地顺着发丝流淌,看起来虚弱无比。

  “看来,是时候换我帮他解围了!”李白晃开眼前的刘海,露出了一副认真的眼神,奔着火海,纵身一跃。

  “你们别再打这女孩主意了,要么放她走,要么…我放你们走!”突然出现在身前的李白令王昭君猛地一惊,神情充满了意外…与惊喜。

  “口气倒不小,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放我走!”周瑜不由分说将手臂一扬,无数的火球从四面环绕着的火焰中窜出,汇集到天上聚成一团,将整片山林都染得泛红。

  李白并未抽出青莲,只是半握着剑柄,一遍留意着周瑜的动作,一边观察这自己头上熊熊燃烧的烈焰。

  眼看火焰越聚越旺,周瑜将手又一挥,无数的火球在半空中突然开始不安地攒动起来。

  “七月流火!!”周瑜大喝一声,悬浮着的火焰,好似暴雨一样向李白倾泻而至,一瞬间就将他整个人淹没。身后的王昭君见势不妙,赶忙用仅有的精气瞬间液化空气,将火雨扑灭。一阵浓烟散去后,地上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被烧焦的土坑。

  “威力不小,但是太慢了!”李白不知什么时候闪到了旁边一根树杈上,亮出了他的青莲剑,奔着周瑜俯冲了过来。

  “小心!”眼见李白即将持剑刺中反应不及的周瑜,旁边手持弩炮的姑娘瞄准李白一通乱射。

  “突突突”一梭乱弹扫射出去,将对面的树干透得前千疮百孔,李白瞬间化作一道白影,闪过了扫射的同时,又偶见了踪迹。

  “我在这呢!”就在这三人向四周搜寻李白身影时,他却从正上方袭来!落地的瞬间一个倒勾腿扫倒了周瑜,随即持剑又奔着刚对他一顿乱射的女孩。

  就在李白想用剑尖挑落那女孩手中的弩炮时,不知从哪里突然刮起一阵强风,把李白整个人都吹了起来,李白悬浮在空中,失去重心身体动弹不得,地面上的粉裙女孩用她娇小的身躯挥舞起巨扇,那扇叶就像一把飞旋的刀片一般冲李白转过来。眼见无法躲避,李白屏息凝神暗中一发力……

  巨扇正正地将李白拦腰切过,随即那身莫名的风也消失了,李白重重地从天上摔了下来。不过,两个女孩到时无暇顾及他,一齐围到了身重李白一脚的周瑜身边。

  “公瑾,你受伤了吗?”持扇女孩关切地问。

  周瑜并没有说话,反而双眼惊愕地向前望去,同时伸出一只手指了过去。

  两个女孩也转过头,发现眨眼的功夫王昭君和李白两个人全都不见了!刚刚明明看见扇子横切过他的身体,怎么突然间人就不见了,还带着另外那个女人一起消失了?

  此刻,李白正携着王昭君快速逃离了刚刚那片被火海,继续向山上进发。王昭君不停用诧异的眼神检查着李白的身体,似乎不敢相信刚被巨扇拦腰切过的李白还能如此完整地出现在自己身边。

  “这次算我还你个人情,我可从来不想亏欠别人什么。”

  李白径直走在王昭君前面,并未回头,而后面的昭君可能因为刚刚消耗过大,略显吃力地跟着李白的步伐。

  终于,当前方的路渐渐平缓下来时,李白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到达了所说的山顶平台。离的老远就能看到几面迎风飘扬的旗子。

  一发现还有剩余未被拔掉的旗子,李白马上加快了步伐,也顾不得身后的王昭君了,小跑着上了台子,刚要顺手抓起一根旗杆,突然发觉周围似乎有些不对劲。

  旗子所剩无几,看来应该已经有人先自己一步到了山顶,但是周围除了王昭君,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呢?

  李白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张手握住旗杆,向上一提,旗子“刷”的一下就从底座脱离。但就在旗子拔地而起的同时,周围突然凭空聚集起一层蓝色的浓雾,将李白团团围住。而李白在浓雾中心也看不清外面的情况。正当他想要冲破这层厚厚的蓝雾时,耳边却突然穿来一阵神秘的声音…

  “你这么厉害,果然我没有看走眼啊~”一阵李白似曾相识的声音传入李白双耳,但他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不一会儿,蓝色的雾突渐渐散开,但李白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山顶上,而是………站在稷下学院的大门口!慌乱中他一回头,发现之前学院的那片后山现在却不见了!

  虽然一万个想不通,但李白还是下意识地朝着学院里面走,打算去找李元芳询个究竟。

  李白走回到之前李元芳召集大家的那个大堂,只看见堂前齐整整地站着两排人,仔细一看,其中竟然有刘备和韩信的身影,还有之前在山上碰到的那两个打得不可开交的壮汉。

  “兄弟,我就知道你肯定能行!”刘备满眼欣喜地瞅着李白,一把将他揽到自己身边。

  “你们…你们都是通过选拔到了这的吗?”李白迫不及待地问。

  “当然是啊,我跟我儿子刚把旗子拔下,就不知道被那吹了的一阵风还是雾的东西给带到这来了”

  儿子?参加个选拔还能把儿子找回来?而且父子还一块都通过了,看来还是老哥你稳啊!李白一边心里嘀咕着,一遍打量着身边这个坐在一个大机关里面的毛头小子。

  这时候,陆陆续续又从外面进来了几个人,李白一回头,发现正是王昭君还有刚刚的周瑜一行三人。

  “你们终于到齐了!”

  一阵低沉的声音,将大家的注意吸引了过去,只见台子上站着一位拄着灯杖的白胡子老头,穿着一身素色的长袍,用细成一条缝的眼睛打量着下面站着的二十个人。

  “今天开始,你们就是稷下的使徒!”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