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盗墓派 > 第八十九章 孙宝云
  进入卸岭派的白石城,空气中冥冥变的有些黯淡,一开始觉得阴呼呼的,后来才发现是光被白石吸走了一部分,两相对应,才生出这种感觉。

  这里说是一个石城子,其实就是一个上百来户的小镇子,挨家挨户门宇整洁,且又厅堂干落,街巷两侧都种植着青松,这个季节上面正好有松塔,再加上这里有许多的水窖,会蒸发起乳白色的雾气,走进去一条街,便已经喜欢上了这里。

  这白石城的空气既潮湿,但又不失清爽,和着青草的淡淡香味,让人的脾脏不由得沉浸在非常舒适的状态。

  再跟着热娜辗转了几条街巷,我们在薄如纱幔的雾气中穿行,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白石塔前,这个白石塔能有五六层的样子,完全没有南杭那边木楼的风调,眼前的白塔更像是一个大肚子的火锅,可你又不能说它很丑,因为看上去确实有一种另类的建筑美,让人心生好奇。

  这时候,我有两件事非常的奇怪,当然这两件事都是后知后觉的。

  第一件,是关于热娜,这个细节非常让人不舒服,当时热娜并不知道车尔库给我写的内容,她是怎么知道双龙鱼玉佩的事情,换句话说,就算她不知道这整件事,那她为什么不问问我,问清楚再决定去,而相反又诡异的是,她什么都不问,直接说算她一个,这不免让人生疑。

  第二件事,是我们一路走进来,竟然没有看到卸岭派的一个人,现在可是下午三点多,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肥龙和孙耗子也觉得很出奇的诡异。

  前面热娜一偏腿跳下了骆驼,回头对着我们挥了一下手,那意思是下来吧,我下了骆驼,又四处张望,真的看不到一个人影,我便问热娜道:“热娜,这……你们卸岭派的人呢?”

  热娜的脸色反而很不好看,她皱了皱眉头,轻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道:“这个你们不知道,我们卸岭派家庭感和家族仪式很浓重,眼前这样的情况,恐怕是有重要的人物逝世了……”

  她的话语刚讲到这,从白雾中扑啦一声飞来一只白鸽,热娜抬起手臂接住了它,解下它腿上的纸条,热娜打开纸条看了之后,微微向后踉跄了一步,王惠珍上前扶住她,问她道:“娜,你怎么了?”

  热娜的眼泪流了出来,我吓得够呛,上前一步,瞪圆了眼睛,说道:“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肥龙和孙耗子也争相问她,旁边的黄皮狗更是呜呜直叫,过了好一会儿,热娜抿了抿嘴唇,把那张纸条丢在地上,纸条掉下来的时候是打着转的,我已经意识到又不好的大事发生了,热娜是何其刚强的人,她不可能会这样随便的去哭。

  她抽泣了一下,拍了拍王惠珍的手背,安慰道:“没事,我去去就回,你们进去塔里休憩一会吧。”

  说着走到骆驼队的后面,把最后一头骆驼背上胡大拿的人头罐子拿了下来,骑上自己的骆驼,向着另一条街道走去。

  王惠珍捡起地上的纸条,一看之下眉目上也是不由得一惊,肥龙问她道:“怎么了妹子?”

  孙耗子也说道:“哎这这是什么情况啊这是,莫名其妙啊。”

  王惠珍把纸条递给我,对我们说道:“我去劝劝她。”

  说着也骑上了骆驼,我打开纸条,一看之下,立马心中就是一惊!

  这居然是车尔库来的信,信的内容是告诉热娜,卸岭派魁首孙宝玉去世了,现全派上下正在墓地给他办葬礼。

  我把纸条塞到肥龙的手里,也骑上了骆驼,追了上去。

  心头乱成了一锅粥,很多事情都不在自己的意料之内,孙宝云好好的怎么死了?怎么偏偏在我来的时候他死了?还有车尔库为什么要给热娜送信?那他们一定是认识的,如果这么去推断的话,那车尔库,或者说就连当初与爷爷有过交集的安德玛也是卸岭

  派的人。

  不过我又觉得这不太可能是真的,爷爷怎么会把关于云纹寺的路线,或者是秘密,告诉卸岭派的人,还有,如果热娜跟车尔库是认识的话,那么她说算她一个的时候,就解释通了,因为热娜从始至终,都知道我是什么人,她就像一个引路人一样,把我带到了吐鲁番,看上去她去和田玉沙镇的目的,更像是去完成一项任务,而我也有可能是她的任务之一。

  那她姐姐帕蒂曼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呢?我想一会儿到了孙宝云的墓地,就能看出个大概了。

  虽然是在炎热的下午,但是风丝却变的有些微凉,从老家梧桐花出来到现在,一幕幕都浮现在眼前,其实有很多事,我都没有看懂,也许我看到的都只是表面,我总觉得,而且这个感觉,现在愈加强烈,那就是有一些像爷爷这样的人,在暗中以我们为棋子,在下斗棋,可我又不得不按照爷爷的意思去走下去,因为爷爷最起码不会害我吧,只有这样才能明白他的目的,也才能明白我看不到的真相,它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