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玄幻小说> 盗墓派 > 第八十一章 传人车尔库(上)
    我盯着手中的双龙鱼玉佩,两眼发直,不自觉地吸了一口凉气,心说惠珍是从哪倒腾出来的这玩意儿,那幅藏匿着七块双龙鱼玉佩的风水藏宝图,其实大有讲究,中间的五块都藏在风水宝地,只有第一块和最后一块是含糊的藏在和田玉沙镇和吐鲁番,和田玉沙镇的那一块是因为机缘巧合发现的,说白了就等于是一头撞到的,可最后一块,我居然没费吹灰之力便手到擒来。

    哎?我越想越不对劲,心说这可是双龙鱼玉佩啊,说白了就是阴阳玉佩,这种东西放在和田玉沙镇能起了异变,在这里会不会也生了什么祸端?

    量惠珍那丫头也不懂高层次的堪舆数术,她是怎么在这么大的吐鲁番里找到这最后一枚的呢?

    本想去她的房间问个清楚,但是又觉得现在去问有些不妥,她刚跟我赌完气,这回再去问,不是给母老虎提鞋找抽嘛,心里还是尽量抑制住那份冲动,心说算了算了,明天好好对她献献殷勤,把所有的事儿都给套出来不就得了。

    于是回去便倒头睡觉,半夜的时候,孙耗子搀扶着已经喝得大醉的肥龙回来了,我也给他们留着灯,我见肥龙喝的这也太大了,脸红脖子脖子胀,我赶紧起来去给他倒口水喝,连忙说道:“哎!我说你大爷的肥龙,你喝这么多干什么,啧,耗子你怎么回事儿?怎么不劝劝他。”

    孙耗子也是一嘴的酒气,摆了摆手说道:“哎您可别提了小师爷,我是不知道你怎么把这龙爷给惹着了这,那是把你骂个底儿朝天啊,还说您欺负惠珍妹子,还说您霸王硬上弓呀,玩完了就扔在一边了,还不管不认了,有没有这事儿呀小师爷这?”

    我气的肝都疼,指了指趴在桌子上的肥龙,对孙耗子说道:“你可别听他胡诌,我什么时候对惠珍妹子硬上弓了这,惠珍妹子什么身手,我什么身手,我能硬的上去嘛我,肥龙喝多了说什么你也信啊?”

    孙耗子眯了眯眼睛,打了个饱嗝,一拍桌子指着我说道:“你看你看,虽然你硬不上去,可不代表你不想啊,想当初惠珍妹子牵着你的手去摸宝城,我告诉你北平圈子里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惠珍妹子花容月貌的,那身条可着整个北平也没人比得上的,是个男人见着就流口水,感情你还不动心,谁他他娘的……他娘的信啊,我可告诉你小师爷,这事儿你做的可不地道,我孙耗子也是个讲究人,我可告诉你小师爷,今儿个要是不表明认错的态度,我耗子精变身嗑你到家我!”

    “快别扯淡了,快他娘的睡觉去。”我气的不行,对他说道。

    孙耗子站起身原地打转直晃悠,眼睛都变成了斗鸡眼,指着我说道:“嘿!合着这是什么态度这是,怎么认错呢?怎么说话呢这是,虽然包拯包大人已作古,今来又没有狗头铡刀,但我这双小手也要扇你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接招儿吧你。”

    啪地一耳光扇在了我的脸上,我不敢相信地看着孙耗子,我还真不敢想象他会打我,他精瘦的如同枯柴,手上没多大的力气,打在我脸上也不怎么疼,但我心里可就火了,可又一想我跟一个耍酒疯的人生什么气。

    正待我傻愣的时候,孙耗子嘿了一声,将我死死地给抱住,“我说龙爷,快快他娘的起来胖揍这这孙子!他今晚可就别想逃了他。”

    谁知肥龙是在假睡,一掀桌子冲过来,就对着我来了个冲天炮,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多少体质强壮了不少,下意识也增强了,脖子一扭,险险地躲过了肥龙的这一拳,可谁知肥龙一出就是两招,腿一抬将我和孙耗子踹倒。

    孙耗子妈呀了一声,被我踹到了旁边,我刚想站起身,肥龙像头人熊一般猛扑了上来,对着我就是一阵乱打乱踹,我护着关键部位,让他打了一通,最后实在是吃痛了,胳膊一用劲一炮将他掀到了一边。

    他俩虽是喝酒耍疯,但诬赖我霸王硬上弓我哪能咽的下这口恶气,孙耗子的吓得直哭,指着我大喊:“不好了,小师爷要杀人了!”

    肥龙一抹嘴头子,吐出一口血水,骂道:“啊呸!姓郭的,老子就等着这一天,看龙爷我不好好教训你!”

    他又想站起来揍我,我上去一脚将他踹倒,骂道:“别他娘的没完没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是吧你……”

    我抡起拳头,就想把他给揍晕,心说你快睡吧你,可是胳膊才刚举起来,一只手抓住我的胳膊向后大力的一拽,我扭过头来一看,原来是热娜!

    心说你来凑什么热闹,便不由得啧了一声,刚想说句话,她啪地就是对着我一耳光,打得我火辣辣的疼,心说今天老子撞邪了,怎么谁都要打我?

    “你在干什么呢?欺负两个醉酒的人算什么本事?”哐地一脚又踹在了我的肚子上,说道。

    像肥龙和孙耗子这样的货色,我还能对付上一阵子,可热娜是练家子,心说难道今天葬爷我要栽了?

    热娜一把抓住我的领子,狠狠地拎起来,抓住我的头发,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她眼眶上竟然湿润了,对我说道:“嫖了女人不负责任是吧你?嗯?你知道我最恨什么男人,对吧?说!你想怎么死?”

    说到这,她又往我脸上吐了一口口水,冷冷地说道:“我真是看错了你伪君子!还给你!”

    我抓住我头上热娜的手去掰,结果怎么掰都掰不开,心中大急,心说肥龙肥龙啊,你可害死我了,这热娜这小妞子可是恨透了乱搞的男人,今天保不准她得要了我的命。

    我忙解释道:“你听我说,你误会我了热娜,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哦。”她头一歪,略带嘲讽地看向我,说道:“误会你?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做……酒后吐真言!”

    说到这,她抬起腿一膝盖顶到了我的肚子上,疼得我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这还没完,接着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扇到了我的脸上!然后又是一顿揍。

    打得我脑袋嗡嗡直响,心说他娘的这次算是栽了,彻底歇菜了。

    热娜抓住我的领子拖到墙边,将我架起来,掐住我的脖子,她已经打红了眼,噌地在腿上拔出匕首,指着我的胸膛,说道:“认识一场,我送你归西,留个全尸!”

    我登时吓得魂不附体,喊道:“不要!热娜你冷静点!”

    她正要动手,门外闯进来一个红色的身影,是惠珍,她眼眶全是泪水,一把抓住热娜的手腕,对她说道:“放开她!”

    热娜有些吃惊,她好像吃了痛,看来是惠珍抓疼了她,但见惠珍哭的不像样子,也没有发怒,便问惠珍道:“你是谁?凑什么热闹?”

    惠珍擦了擦泪水,看着我说道:“我就是那个女人。”

    热娜顿时觉得匪夷所思,反问她道:“什么?他那么对你,你还护着他?”

    惠珍低下头,咬着嘴唇轻声地说道:“不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到我房间里来,我解释给你听。”说完便走了出去。

    “先留你口气。”热娜拍了拍我的脸,跟了上去。

    我身子一软,一出溜坐到了地上,旁边的肥龙和孙耗子目瞪口呆地看着我,看样子好像是酒都吓醒了。

    肥龙一拍大腿,骂了句:“我去他娘的坏事了,这母老虎打人不要命,耗子快救老郭,快去掐人中,快快。”

    我双眼一迷糊,看到的东西都是重影,我颤颤抖抖地指着肥龙,艰难地张开嘴,骂道:“他娘的肥龙,老子跟你没完!”

    下一刻,两眼一抹黑,便晕厥了过去。

    耳边只传来孙耗子喊道:“哎小师爷小师爷……”

    。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