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盗墓派 > 第七十三章 开杀戒之援场子
  我骑着大黑稳稳地落到了地面上,狼蛛展开薄翼减去了一些冲击力,将地上的土匪给砸地死的死伤的伤,一下子胡大拿这帮土匪就算是全军覆没了。

  二奎也是杀红了眼,在狼蛛的背后举枪便是一顿乱射,将狼蛛的薄翼打出了几个窟窿,狼蛛吃痛扭身就是一褪刀,把二奎的脑袋给斩掉!

  狼蛛像是发了疯,又将地上呻吟的土匪们尽数用网掳进了洞穴之中,我见大功告成,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现在正是趁机逃走的好时候,于是催促大黑赶紧离开,谁知大黑还是一动不动,还是双眼发红地盯着那狼蛛,不肯离开。

  我心生奇怪,沉下心来仔细观瞧狼蛛,太极眼用到极致,可以透视狼蛛的身体,观察到它的五脏六腑,我竟在它的腹部看到了一颗散发着绿色光芒的珠子,这应该便是这狼蛛的内丹了!

  好啊,我说这大黑牛怎么不走,原来也在打自己的算盘,它想得到这狼蛛的内丹。

  狼蛛正要收了还剩半口气的胡大拿,在头上蹭蹭地蹿下两条人影,还未待身形稳定,便冲向了狼蛛,我收回太极眼的目力,定睛一瞧原来是热娜和黄皮狗回来了,大黑牛一看黄皮狗冲向了狼蛛,它立马就不干了,也撒开蹄子冲了过去。

  我在背后盯着热娜矫健的身影,看来她的伤已经好了。

  练武的人,恢复的速度是要比普通人快得多。

  我对着热娜喊了一嗓子,“快走,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热娜也不回头,只回复了我一句,“滚蛋!闭嘴!”

  我一看这还了得,这不是去送死嘛,赶紧拍了大黑牛屁股一下,喊道:“驾!大黑快跑,拦下她!”

  大黑牛听了我的话,加快了速度,待我追上热娜,一把将她扑倒,我们两个滚到了一边,她身手非常好,小腿撑地也将我扶了起来,还未待说什么,上来就是对我啪地一耳光,“你有病啊!”

  我还想骂我,但是盯着我额头上的太极眼,皱起了眉头,指着问道:“这是什么?你的眼睛?”

  “这是你二大爷!手劲儿这么大干什么,我是救你知道不,那狼蛛就连胡大拿都打不过,你上去凑什么热闹!”我气不打一处来地说道。

  “胡大拿?他现在在哪?我要取他狗头!”热娜听我说到胡大拿,便问我道。

  我一指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胡大拿,说道:“这不就是他。”

  先前以为他是被气波所重伤,现在仔细一观看才知道,原来是被狼蛛的薄翼割开了肚子,肠子都喷了一地,可谓惨不忍睹。

  胡大拿满嘴吐血,咧开嘴看着我和热娜走过来,露出难以置信地目光,他出的气多进的气少,面色发紫地说道:“原……原来……你你……们……是……一伙……的。”

  热娜抽出了刀,咔咔咔咔将胡大拿的四肢砍掉,大量的血水立马喷射了出去,胡大拿疼的呲哇乱叫。

  热娜捡起胡大拿的两把弯月刀,我仔细一看顿时觉得这两把刀不简单,热娜一按刀把上的玄关,立马一把四尺来长的刀缩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锤子,原来这把弯月刀是靠许多刀片折叠在一起的,能够很好的隐藏,怪不得热娜上次暗杀胡大拿时吃了亏,这把弯月刀一按玄关,立马会从一个小锤子弹射出去一把刀,即使再厉害的高手,也很难躲得开。

  起先我以为是胡大拿功夫要比热娜高出一截,没想到是他投机取巧,用到了这武器的好处。

  热娜嘲讽地盯着胡大拿,冷冷地说道:“你知道最憋屈最讽刺的死法是什么吗?就是被自己用过刀给杀死。”说到这儿,热娜一按刀把上的玄关,刀片摩擦的声音一起,一把银亮亮的弯月刀弹射了出去,胡大拿的双眼被割瞎,另一把弯月刀手起刀落,胡大拿的人头被剁掉。

  “到时候我会带着你的人头,去看姐姐,我会当着她的面,把你的脑袋剁成馅,罪不可赦的垃圾!”热娜眼睛不由得发红地说道。

  呜地一声怪叫,我扭头去看,坏了,大黑牛和黄皮狗都落了下风,它们都被狼蛛给擦出了皮外伤,本来不想杀这狼蛛,我也算借了它的力才剿了胡大拿这帮土匪,可是这狼蛛看起来不是什么善物,见人就杀啊,若以后有人来此,还不都得着了它的道啊,我心中一琢磨,还是了解了它吧,恐怕它也是与胡大拿一样,恶贯满盈惯了,今天也算是它的劫数。

  “你们俩快回来!”我对着大黑和黄皮狗喊道,从腰间的皮包里翻出一颗炸弹黑蟾子,冲了上去。

  大黑见过我的厉害,听我喊它暂且身形一晃闪了回来,黄皮狗一看大黑牛退缩,它一个更无力招架,险险地躲过狼蛛的一褪刀,也跑了回来。

  狼蛛大怒,震动起两对薄翼紧追不舍,与此同时有刮起了一阵诡异的风波,我默念暴风诀喷出三味真火,又制造了一道旋风墙抵住了狼蛛的风波。

  狼蛛张开大嘴,对着我冲过来,我嘴角一勾,瞅准时机一甩手将黑蟾子丢进了它的嘴里,嘭地一声,狼蛛的脑袋被炸掉,冒起了一缕青烟,八条腿颤抖了几下趴在了地上。

  大黑牛和黄皮狗疯似地冲上前去,不是用牛角挖就是用狗爪扒,都想吞了这狼蛛的内丹,可是这狼蛛的皮甲太过坚厚,它们根本动不了分毫。

  我用太极眼盯着狼蛛的腹部,它的皮甲除了有磷钙还混杂着大量的铁元素,所以才会这样的坚硬。

  不过即使再坚硬的皮甲,也并不是均匀分布的,定有不圆融的地方,我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这还是对着某一点薄弱的地方,用力地直刺下去,只听得咯嘣一声,被我很轻易地捅了进去,顿时一股子腥臭的气味涌现了出来。

  我抽将出来,再向着周围的裂纹逐个刺去,七八下子,就被我破了个洞,我把手伸进狼蛛的腹部,掏出一颗绿莹莹的珠子!

  大黑和黄皮狗眼巴巴地盯着我手里的珠子,都看直了眼,我微微一笑说道:“都别着急,都有份儿,回去分着吃,这狼蛛不知道活了多少年,这得多大浓度的精华,你们这点道行也想独吞?”

  “小师爷,我们发现了它!”忽然身后传来了孙耗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