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玄幻小说> 盗墓派 > 第七十二章 开杀戒之暴风诀
    大家一看就连二奎都炸了毛,纷纷抄起刀枪,量眼前的狼蛛再厉害,吞下几颗铁丸子也得歇菜!

    胡大拿的弯刀如同初一的月牙儿一般,对着狼蛛一指,“诸位兄弟,把它给我卸八块,这家伙吸了这么多日月精华,烤着吃没准多活个几百岁!”

    下面的一帮土匪虽有些胆怯,可听得胡大拿这一忽悠,不由得热血浇头龇牙咧嘴,端起枪打开保险对着狼蛛就是一通狂射,我心中一紧,心说这狼蛛再厉害也得被枪林弹雨给打成个血筛子,啧。

    正在我发愁之际,那狼蛛浑身颤抖起来,四条前腿向前张开,背上刺啦地展开两对半透明的薄翼,再度疯狂地震颤起来,那薄翼震颤得太快,根本看不见影子,只一刹那就生出了一股子虎风,所谓的虎风是形似虎头的风形。

    大黑牛哞地一声,立马挡在了我的身前,紧接着一股子像海浪一样的风,呜呜地一波一波地吹了过来,异常的邪乎,胡大拿将弯月刀插在地上,跪着倒退出去七八米,没成想这狼蛛如此能耐。

    我站起身再反观下面的土匪们,全都狼狈地被吹倒在地,狼蛛收敛了两对薄翼,竟毫发未伤,腹部喷出白色的蜘蛛网,将下面的土匪一个个拉进了洞穴之中!

    胡大拿见状不好,这狼蛛太过邪乎,不好对付,眼看手底下的弟兄都要被包粽子了,他甩开两把弯月刀便冲了下去,我心叫大好,这次胡大拿定是有去无返了!

    我忙催促大黑赶紧撤退,可大黑的四只蹄子仿佛是浇了铁浆子一般,不愿动分毫!它的眼睛发起红来死死地盯着下面的狼蛛,这份目光我非常的熟悉,当初见到黄皮狗的时候,大黑牛也是如此,我知道它是要准备与狼蛛一战了。

    说时迟那时快,狼蛛用网已经把这帮匪徒裹走剩下的七七八八了,下头一阵呜嗷喊叫,二奎抡起大刀一个个将网砍破,但也不及狼蛛喷网的速度。

    再一眨眼,胡大拿可就与狼蛛抡开了刀子,我心中不由得一阵发怵,土匪就是土匪啊,没有狼心豹子胆可真做不得,这份魄力不是谁都能够有的。

    胡大拿仗着身小灵活,辗转腾挪步伐疾快,两把弯月刀随出随进,耍的眼花缭乱,狼蛛一时间还真占不到便宜,可论耐性胡大拿定不如狼蛛,他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弯月刀开了双刃,往外抡是把刀往回拽是个钩,他双手来回饬,以刀变钩勾住狼蛛甲壳的缝隙上,蹭蹭地爬上了狼蛛的背上!

    狼蛛震动背上的两对薄翼腾飞了起来,胡大拿被气波一伤噗地一口鲜血吐出,跌了下去。

    二奎捡起步枪对着狼蛛就射,狼蛛的肚皮被崩地直冒火星子,天知道这狼蛛的皮为什么这么坚硬,可能是在玉门之中吸收了太多的日月精华!

    这狼蛛扇动两对薄翼嗤嗤地腾飞在空中,绿幽幽的眼睛看到了我和大黑牛,它和大黑都是不凡之物,四目相对不由得生起警惕之意,还未待多想,狼蛛猛地冲了过来!

    大黑一头将我推了出去,四只蹄子一蹬地,我来不及多想,电光火石之间,我抓住大黑的尾巴借力骑到了它的背上,瞬间我们便腾飞了起来,冲向了狼蛛。

    我想的是,我不能让大黑去冒险,这一切全是因为我,不能让大黑,不能让肥龙,也不能让孙耗子梁大宝为了我冒险,一头畜牲尚且对我有义,我怎能辜负与它!

    纵然有一死也要与大黑牛一起战死,决不能苟且偷安,我这么想着,觉得大黑牛固然是五灵畜,但还没有这狼蛛皮糙肉厚,硬碰硬定要受伤。

    眼见双方就要撞在一起,我要不帮上忙,就纯属给大黑添乱了,脑海间迅速地去寻找我这十几年学到的堪舆数术!

    世人只知道八卦,却不晓得六十四卦的奥秘,民间一般给人家选墓地看风水的风水先生,运用的是土字诀八卦阵,为什么要有六十四卦?那什么又叫六十四卦?便是金木水火土和天地人各八卦,加在一起就是八八六十四卦,其中所谓的天字八卦,指的便是地上的空气,空气中又有许多的气体,我们人便是生存在气中,也就是天卦中,为什么要讲究天地人合一,便是这个道理,其实三者是连在一起的。

    我爷爷传给我十一套天字卦堪舆之术,警告我若不在紧要关头万不可轻易使用,轻则引起飓风,重在缺氧**,这个气是八八六十四卦中最不好掌控的一个卦象,因为需要极高的专注力,容不得半点杂念!

    今天说不定就要把命交代在这了,我哪管得了危不危险,不拼一把还不是死路一条,我运转脑筋,第一套天字卦堪舆之术中的《暴风诀》使了出来,这《暴风诀》共有三式,都是以漩涡的形式向上向下向前,以风刃的形式叠切割,即使一棵千年大树也会被斩断!

    心中默念《暴风诀》,牟足了力气一拳打向了自己的肚子,暴风诀我根本没有用过,必须需要金乌仙助我一臂之力,拳头下去口中一咸,眉间钻心的疼痛起来,下一刻我翡翠色的太极眼便睁了开来!

    空气中不同的气体,各种肉眼不可见的粒子尽数呈现在我的太极眼中,其实空气中也像流着很多的粒子,只不过没有江河湖海那般的密集,《暴风诀》的要义便是将可以制造暴风的粒子聚到一起,说白了也和看病抓药一样,将一些药材配到一起就是能够治病的一味药。

    “龙风聚尘,虎气溃散,氦氢氧三火凤转!”念出口诀,用手将需要配制的气元子聚到一处,我咬破舌尖噗地一口吐出,一团炽热的三味真火喷了出去,我为了不伤到大黑,抓住它的双角大声喊道:“大黑!不可硬拼,快躲!”

    大黑与我异常默契,在空中它哞地一声横翻了出去,我抓紧牛角回头去看,只见那些气元子爆炸了开了,空气中的气流一下子塌陷了,形成了一个向前切割的风暴,狼蛛想退已经来不及了,一头撞了上去,只听得“嘭”地一声。

    被暴风气团掀翻的狼蛛,张牙舞爪地掀翻了出去。

    【帝的话:】新书《河洛摸金侠》正在存稿子!已上传一章,可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