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玄幻小说> 快穿女配开挂中 > 103 天下之巅(1)
  【02号世界修复完毕——】

  【奖励界主全息游戏制作技术】

  安闲感觉自己漂浮在空中,却又没有那种失重的不适感。

  整个人非常的轻松。

  脑子渐渐空白,除了一个名字。所有记忆被抽离。

  不痛,却莫名让她有些难过。

  【魔方转动——】

  【即将进入23号世界——】

  安闲听到这一段机械的话语后,脑子中就被塞进了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即将要去的是一个混乱的武林世界。

  那里门派林立,强者为尊。对人命的无视到了一种变态的地步。

  各大门派竞争相当激烈,修武不修心成了常态。

  武林有正魔两教之分,其中正派最神秘的“天算门”的掌门在死之前,曾算尽天机。

  预言会有一位天命之子出现,结束三百年来武林的混乱。

  他测算出了一个大致的方位,让正派之首的昆仑派很是在意。

  最后如愿在一个贫穷山村找到了两个练武天赋不错的女童。

  一个是原主安闲,另一个是冷凝香。

  原主是百年难遇的空心灵体,是最顶级的练武体质,冷凝香不仅不适合练武,甚至还体弱多病。

  所以众人都觉得,天命之子肯定是原主。

  原本昆仑派的人也不会带冷凝香进派的,但是原主和冷凝香是好友。

  冷凝香苦苦哀求原主,原主便向昆仑派的人提了要求。

  她要和冷凝香一起进昆仑派!

  两人的命运就此发生了变化。

  原主五岁开始练武,十岁便初露天赋,二流高手不是她的对手。

  待十五岁,更是拥有了一流实力,同门无不追随在她身后。

  而冷凝香只能在昆仑派做侍女,甚至连伺候原主都不行。

  被人欺压,为了不受欺负,只能偷偷学习武功,却也之练了三脚猫功夫。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冷凝香得到了一样宝物——随身空间。

  两人的命运也随之颠倒!

  原主之后的人生,堪称悲惨,属于她的,全被冷凝香掠夺。

  其中原主暗恋的同门师兄,和她们是同村的人,与冷凝香同甘共苦,感情深厚。

  一位魔教少主,未来魔教的掌舵人,被冷凝香救过。对她情根深种,甘愿为她生为她死。

  最后还有一位是佛教的小和尚,小和尚断尘在一次比斗时输给了武功不如他,但是更会使诈的冷凝香后,就此将人记在心里。

  总之这是一个人人为卿狂的无脑玛丽苏江湖世界。

  而她,就是反派。

  她还没来得及多想,下一刻,一阵天旋地转。

  不等安闲忍住身体的恶心感,耳边就充斥着鼓噪的喝骂声。

  而她被一股强大力量牵引而出,身体骤然摔在地上。

  狼狈地倒在众人面前,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对着她。

  “勾结魔教,陷害同门,安闲你好大的胆子!”

  “怎么会这样?我不相信!安师姐明明那么好!”

  “人证物证俱在,还有她狡辩的余地吗?!”

  安闲轻咳出几缕血丝,向四周一望,之前记忆被抽取时的难过在心头弥漫,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满座都是各大门派的人在列,诸多各门派精英弟子不说,

  还有不少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在场。

  首座是昆仑派掌门,也是如今的武林盟主,她的师父!

  他们的目光中饱含的深意与威压,令人无法直视。

  这里是正派各门派弟子三年一次的比武大会,就在刚刚,安闲为昆仑派夺得了比斗的第一名。

  紧接着被曝出上一次出门历练之际被魔教十二门中的毒门所害,身负重伤,只能勉强支撑。

  师父阚棱担心她的身体,让场中的医仙柳影儿查看她的身体。

  柳影儿却发现她修炼了魔教的魔功《罗刹心经》!

  这下好了,正派大会上,武林盟主的徒弟居然身怀魔功,立刻引起了人们的惊怒!

  尤其是在她夺得第一名之后,更是受人瞩目。

  让身为这一届主办者的众相寺不得不慎重对待。

  而此刻,包括震惊又不可置信的阚棱,他们的目光无不聚集到了安闲的身上。

  “你还有何话辩解?

  自上而来的质问声如洪钟,又如敲钟之锤,能令心怀不轨之辈心虚惶惶,面色发白。

  安闲作为武林顶尖高手发问的中心人物,首当其冲受到了冲击影响。

  她虽然赢得了比赛,但是其他门派的人也是天骄之辈,有伤在身。

  此时体内经脉间的内力被猛地一冲,险些再次倒下去。

  “辩解?”她又轻咳出几丝血来,蓦然笑道。

  “辩解二字师父都已经说出来,还要徒儿说什么?或者说,徒儿说师父就会信吗?若是徒儿说,这一身《罗刹心经》的来历,徒儿也不知呢?”

  安闲有原主悲惨一生的记忆,却忘记了自己是谁。

  她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替原主过完这一生,就能回去。

  不过她虽不是原主,此时却能够感受到她内心的悲哀。

  只因魔教之前有人看到她,叫了一句圣女,再加上一身武功。

  当真是人证物证俱在,难以辩解了。

  阚棱表情难看:“武功若不是你自己修习的,难不成还是别人强行传给你的!孽徒!”

  安闲冷笑,看向冷凝香方向:“如今我这第一成了笑话,师妹倒是顺位第一了。”

  冷凝香表情冷淡,配上那张绝世容颜,当真是正派出了名的冷美人。

  冷凝香没有开口,折服于她风采的一众男弟子迫不及待为美人拔刀。

  “安师姐,你何必迁怒冷师姐呀!你修魔门功法,冷师姐自然比不过你阴险,否则这第一……呵呵。”

  “想当年安师姐亦是风姿不凡,这两年冷师姐崛起之后,安师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处处陷害。同门师姐妹,难道就不能为冷师姐取得的成就高兴吗?”

  “冷师姐从丫鬟,一路到如今的昆仑之骄,不知道有多不容易,此次比武大会如果没有安师姐算计,定当夺得魁首!谁知……唉,安师姐,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除了同门,还有许多曾经爱慕过她的人大摇其头。

  “我以前居然会喜欢这么一个人,忘情神女,当真是笑话。她哪一点比得上冷仙子!”

  原主曾被外界叫做忘情神女,只因她修炼的是昆仑派镇派秘籍《忘情诀》,正是因为他们认为她武功天赋高,为人好冷又纯洁,仿若天上神女。

  直到接连出现她陷害同门的传闻,再到今日这番真实的所见所闻。

  巨大的反差颠覆了人们的认知,所产生的落差可想而知,一时竟人人都对她避之不及。

  阚棱喝止了下面人的嘀咕,失望而谴责的目光直视安闲。

  “你因凝香的崛起,早就失去了平常心态。为师以为你天资聪颖,迟早能够勘破,没想到你居然沦落魔道!安闲,你难道不觉得愧对为师吗?”

  “安闲,你在昆仑派十数载,所学难道是如何暗害同门?!嫉妒天赋比你高的人?你太叫人失望了,你让我羞耻!我阚棱怎么会收你这么一个徒弟!”

  就在此时,他身旁的冷凝香传来痛苦而压抑的轻呼,她刚才和安闲比武,被伤到了。

  原本没什么,如今众人却发现,她似乎被安闲用魔功暗害了!

  这会儿轻吟,明显是魔功肆虐,忍受不住。

  “这魔功能够摧毁筋脉,这分明就是想要毁了凝香……”阚棱唯剩下的一分迟疑也消失了。

  “摧毁筋脉??”安闲一怔。

  她知道原主被魔人引诱修炼了魔功,但是这也是一次性的。

  那意图不轨的魔教人士也没有说,这魔功能够摧毁筋脉!

  她看向冷凝香,对方痛苦地阖着眼睛,却就在她的视线停顿时,蓦然睁开向她看来一眼。

  那一瞬间,有极度危险的感觉袭上安闲的心头!

  这个冷凝香……

  与此同时,阚棱的冰冷目光也倏尔向她直刺而来。

  “你若再不说何时和魔教妖人勾结,为师今日就清理门户!”

  在场的年轻弟子们顿时不敢多言。

  “好。”安闲笑了起来,风吹过她的脸庞,显得有几分惨烈。

  她冷了脸,看着冷凝香冷笑,“好一个冷凝香!”

  安闲突然扬鞭,瞬息之间,长鞭已至冷凝香身前,欲勒住对方雪白的脖颈,让她丧命于鞭下!

  阚棱正在为冷凝香驱逐那魔功,若冒然出手,他没事,但是骤然收力,冷凝香有筋脉尽毁的危机。

  “锵”地一声,鞭子被人用佛珠挡住。

  安闲抬头,就看到一个眉目如画的小和尚。

  在刚才,他一直站在不远处,气息内敛,并不引人注目。

  但是当你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的时候,就能够感受到他的风采。

  这是断尘,众相寺的一名僧人,只是并不出众。

  曾经和冷凝香在江湖相逢,打过一场。

  两人都如那蒙尘的明珠,一见如故,此后相约在这弟子交流大会上再战。

  今日两人之战,以冷凝香胜出作为结局。

  旁人不知道的是,安闲和断尘也相识,在行走江湖的时候,安闲救过这身陷贼窝的小和尚。

  “断尘,你也不相信我。”

  安闲手有些发麻,可是目光却仿佛更加悲哀!

  “安施主,回头是岸。”

  “呵——”安闲轻嗤一声,不再留手,手中长鞭卷起空气中的气流,向对方袭去,两人登时战在一处。

  她武功比他要高,忘情神女的名号也不是白叫的,又修炼刻苦,手中的昆仑鞭舞动起来当真如同雷霆天罚,威力无穷。

  促使断尘抵挡吃力,没办法,只能转守为攻,手中的佛珠在瞬间犹如变成刀剑,锋锐无匹的直扑安闲门面!

  安闲之前就受了伤,又被阚棱真气所伤,整个人可以说是强弩之末。

  这会儿根本没有余力防卫,只能看着断尘攻来!

  脸被这凌厉之气划伤,瞬间出血。

  周围人顿时惊叫了一声,早知道安闲可是江湖出了名的美人,这一下子算是毁容了。

  安闲淡定的捂住脸,“断尘小师父还真是慈悲为怀。”

  断尘蹙眉,“我……”

  安闲话锋一转,“今天她若不死,我岂非白挨这一下?”

  “执迷不悟!”阚棱轻喝道。

  他替冷凝香压制了伤势,收回手负在背后,气势凛然。

  “你莫不是要进审讯阁才肯罢休!”

  昆仑派审讯阁,堪比朝廷的慎刑司,足以让任何一个昆仑派弟子变色。

  他一掌向安闲拍来,武力高低带来的威压令安闲有一瞬的僵直。

  这一掌终究没拍下去。

  正是众相寺出手主持局面之人,不费吹灰便化解了阚棱的举动,见状不由一声叹息,“盟主何必如此,我看这事多半另有隐情。”

  安闲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此刻看向阚棱,忍不住笑声连连,“师父,就连和我不熟悉的众相寺高僧,都愿意相信我一下。师父却要杀我?当真是可笑至极呀!”

  她道,“我这一生,五岁练武,被众人追捧,从未遇到什么磨难。师门上下,对我无不尽心。养成我骄傲的性子,一切都是因为我是天命之子,对武林很重要!可是这是我愿意的吗?”

  “是你们,把一切强行加诸在我身上。让我片刻不敢懈怠!这些年,寻常孩童有的快乐,我半分没有!从早练武到晚上!唯恐辜负的师门!”

  “可现在呢?因为我身体里来历不明的魔功,你们就认定我是魔教的恶人。”

  她停止了笑声。

  “是不是所有人都觉得,我不配当天命之子,纯洁无辜的冷凝香才配?哈哈哈,既然如此,你们当初为何要找到我!我的人生,原本不该是这样的!我想要平凡的一生!”

  原主从来没想过背负这些,决定背负后又被人掠夺,她怎会甘心!

  “所以你因为嫉妒,才会陷害同门,才会堕入魔教!”

  “嫉妒吗?不,我不嫉妒!因为她如今拥有的这些,我早就拥有过了。她没有的,我也拥有过!”

  “我始终记得,刚来昆仑派,我就生病。是师父,用那双持剑之手,为我熬药,喂药,把我抱在怀里,替我摘花逗我开心!”

  安闲眼中泪水滑落,“那时光真美好呀,也是因此,我才愿意学习武功。”

  阚棱闻言,手上动作蓦地一停。

  “既然师父说我有罪,那么今日,我就将这残躯,还于天地!”

  众相寺的比试地点位于一陡峭悬崖之上,有着凌驾众生,立于巅峰之意。

  此时崖间飓风刮来,烈烈吹起安闲双袖,有飘然欲仙之感。

  她眼底沁着一点泪光,令人们怔然陷入她所说的话中,断尘却看出了一丝不对劲,念头急转!

  “安施主——”

  不待他拦,安闲已经脚尖一点,陡然飘至数十丈之外,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的速度如电闪,猝不及防间当着所有人的面,纵身跳了下去!

  崖上一时静止,鸦雀无声。

  众人皆知,这众相寺的此处神藏悬崖,深不可测。

  普通人落下去必死无疑,就算是武林中人,也是十死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