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最强上门女婿 > 第五十五章 调人
  王浩一路提心吊胆,说不很多的好话,他心里实在怕啊,像欧阳如静这种真正的武术高手,一掌下去,不伤你筋,不动你骨,但是却能让你痛得死去活来,全身酥麻,小便失禁。

  这种滋味王浩尝过几次之后,实在不想再尝试了,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服气,但是身体服了,身体本能的抗拒这种疼痛。

  回到盘龙山海边别墅之后,王浩紧张的跟着欧阳如静上了三楼,来到客厅,欧阳如静突然朝后转身,王浩立刻双手捂着脸朝后躲去,同时嘴里嚷着:“欧阳,咱能不能别动手。”

  看到王浩紧张的样子,欧阳如静心里也是一阵无奈,暗道:“自己有那么可怕吗?”于是下一秒,脸上的表情不由的缓和了一点,说:“你把手放下。”

  “放下可以,你不准打脸,做为男人的尊严我誓死捍卫,再说了,俗话说打人不打脸。”王浩盯着欧阳如静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要打你了。”欧阳如静无奈的说,她刚才在临海大酒店虽然很生气,当时去的时候,脑子里想着如果捉奸在床要不要把王浩给阉了,还好这种事情没有发生。

  王浩不记得他自己的过去,但是欧阳如静却是一清二楚,即便以前不清楚,在结婚之后也将他的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好色,对漂亮女人没有抵抗力,特别喜欢熟女,这是欧阳如静对王浩的结论。

  “吓死我了。”王浩听到欧阳如静说不动手,立刻放松了下来,顺势坐在沙发上,成半躺状态,还把电视打开了。

  “以后出去干什么必须先跟我说,并且还要张军跟着,听到了吗?”欧阳如静眉黛微皱了一下,随之也坐在沙发上,开口对王浩说道。

  “欧阳,我能问个问题吗?”王浩眨了一下眼睛说道。

  “问。”

  “我是你儿子吗?”王浩硬着头皮问道,同时紧盯着欧阳如静,一旦发火,立刻转身就跑。

  “你……”

  “既然不是我妈,干嘛管得这么宽。”王浩快速的说道。

  话音刚落,欧阳如静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缓和的表情瞬间变得冰冷起来。

  王浩也立刻站了起来,心里想着,即便今天再挨一顿揍,也要争取到自己的权利,妹的,出去干什么还要汇报,还要张军跟着,自己还有没有自由啊。

  “看来对你不能太善良,从明天开始禁足。”欧阳如静并没有动手,不过却准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好好管束一下王浩,即便改不掉他好色的毛病,也要让他有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凭什么?”王浩听到禁足,立刻大声反驳道。

  欧阳如静没有说话,只是将拳头举了起来,那意思不言而喻。

  “太暴力了,就不能好好谈谈。”王浩虽然心里做好了挨揍的准备,但是能不尝试就不尝试,滋味太难受了,所以看到欧阳如静举起拳头,他想了想硬碰肯定不行,于是只好语气软了下来。

  欧阳如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后转身回卧室了,转身的一瞬间,脸上冰冷的表情消失了,露出一丝无奈,她其实也不想这样,但是不这样的话,估摸王浩绝对会放飞自我,万一真那天看到跟别的女人在床上的话,她肯定控制不住自己,百分百会动手阉了他。

  每个女孩都有公主梦,欧阳如静也不例外,她本来理想中的白马王子,博学,彬彬有礼,气质儒雅,英俊潇洒,不需要多么有钱,但是必须有才,两人相濡以沫,琴瑟和鸣,白头到老。

  可惜老天爷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当时两人被困在地下室里,张承业为了将杀人凶手的罪名安在王浩身上,愣是逼着两人发生了关系,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就这么一次,竟然怀孕了。

  啪嗒!

  卧室的门关上了,欧阳如静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唉!”心里非常无奈,因为王浩除了身上达到她心中白马王子的要求之外,其他都不达标。

  客厅里,王浩看到卧室的门关上,心才放下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里也十分的郁闷,说实话,他心里有点大男子主义,可是偏偏碰到了欧阳如静,动不动就武力镇压,打不过,骂不得,逃不了,只能忍受着。

  “大度,男人一定要大度,谁让人家给咱生孩子呢。”王浩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同时想着:“等生了孩子,欧阳如静的注意力应该都会转移到孩子身上,到时候自己的就解放了。”

  稍倾,他去洗了澡,然后躺在沙发上看着综艺节目,当快要睡着了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宁勇的声音:“二叔。”

  “呃?”王浩睁开了眼睛,摇了摇脑袋,将睡意赶走,这才抬头看去,发现宁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旁边沙发上。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王浩问,今晚他总感觉刘三等人来的太巧了,这世界就没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所以让宁勇跟着去查查。

  “我跟着他们离开了临海大酒店,最终去了一家叫夜黑黑的夜店,刘三进了夜店就没有再出来,我从保安那里了解了一下,这家夜店就是刘三的,而刘三是临海市最大的高利贷头目。”宁勇说。

  “就这些?”王浩眉头微皱问道,因为这些消息都没有什么用,他怕刘三跟张承业的搭上关系。

  “后来我找机会绑了刘三身边的那名花臂男,用了一点手段,从他嘴里得到一点消息。”宁勇说。

  “什么消息?”王浩问。

  “花臂男说,他们本来是在海边吃烧烤,刘三接了一个电话,烧烤也不吃了,带着他们急急忙忙赶到了临海市大酒店,然后就发生了晚上的事情。”宁勇说。

  “哦!”王浩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有点严峻,心中暗道:“看来还真不简单,难道是张承业?还是那个临海的赵四爷?黄发和黄宏威的事情已经这么多天了,应该是没事了,可是谁又会盯上自己呢?”

  “还有其他有用的消息吗?”

  “花臂男说刘三很多事情都不会告诉他们这些小弟。”宁勇说。

  “刘三有家人吗?”王浩想了一下问道,如果刘三跟张承业有关系,他不介意无所不能其极。

  “有,大女儿在美国读书,老婆和小儿子不在临海,至于在那个城市,花臂男不知道,对了,他知道刘三在临海有两个情人。”宁勇回答道。

  “还有吗?”王浩问。

  “没了。”宁勇摇了摇头。

  “嗯,你休息去吧。”

  宁勇转身走了,至于花臂男最后怎么处理,王浩没问,他也没说。

  王浩思来想去,刘三肯定是有问题:“要不要将他劫了?”在心里暗暗思考着,最终微微摇了摇头,暂时还不能动刘三,因为对方刚刚在临海大酒店唱了那么一出戏,马上便失踪了,背后的人肯定会怀疑自己:“看来只能先盯着这孙子了。”

  第二天,王浩大清早被欧阳如静拽起来跑步,又开始了那一套训练,还好最近已经慢慢的习惯了,身体也能抗住这种强度的折磨。

  吃早饭时候,王浩刚想说话,被欧阳如静瞪了一眼,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又硬咽了回去。

  为什么吃饭不说话呢?这是欧阳如静的规定,来自他们家的传统,食不语寝不言。

  王浩暗自腹诽,但是仍然不敢破坏这条规矩,毕竟挨揍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吃完早饭,每天他会陪着欧阳如静在海边散步一会,趁此时机,开口说道:“欧阳,我想让刘铁去刘三的夜店当保安,打进他们组织,帮着搞清楚刘三的底线和背后的人。”

  “刘三是谁?”欧阳如静问。她昨晚到包厢的时候,刘三已经离开了。

  “刘三是……”王浩把昨晚的事情简单的讲了一下,说:“我怀疑刘三背后的人不是张承业就是那个神秘的赵四爷。”

  欧阳如静思考了片刻,说:“刘铁和张军都是军人出身,根本不像混社会的,很容易穿帮。”

  “宁勇和田启也不行啊。”王浩皱着眉头说道:“要不再从江城调个人过来?”

  “不妥,不能再调人了,免得引起张承业的注意,田启一直没有暴露,很少人知道他是你的人,宁勇平时神出鬼没,只知道练拳,他的行踪也没人掌握,所以我才敢把他们两人调过来,至于其他人,为了安全,还是小心为上。”欧阳如静说。

  “哦,那听你的,可是刘三怎么办?他昨天刚刚在临海大酒店闹了一下,我转天把这孙子劫了,肯定会引起背后之人的怀疑啊。”王浩说。

  “你自己想办法。”欧阳如静翻了一下白眼,说:“当年你从一个小屌丝爬到江城道上老大的位置,并且还差一点把江城官面也给控制了,现在搞不定一个刘三?”

  “强龙不压地头蛇嘛。”王浩说。

  “压不了地头蛇的只能是泥鳅,不是强龙,这种事别来烦我,累了,去把躺椅拿过来,对了,再切个果盘,你亲自切。“欧阳如静说。

  王浩撇了撇嘴,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