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最强上门女婿 > 第四十九章 你们两人合适
  “喂,欧阳,路上出了点意外,你派张军开车来接我们一下,开我那辆二手桑塔纳,别开那辆黑色商务车。”接通电话之后,王浩对欧阳如静说道。

  “意外?什么意外?你说清楚,到底怎么了?”欧阳如静的声音有点紧张。

  “刚才拐弯的时候,一辆重型卡车迎面撞了过来……”王浩把事情简单的讲了一下。

  “把一直跟那名司机联系的手机号码给我,我来查。”欧阳如静声音变得十分冰冷,听得出来,她心里发怒了。

  “算了,你不是不想借用家族的势力吗?”王浩说,先让田启查查,也许有什么蛛丝马迹。

  “别废话,把号码给我。”欧阳如静说。

  “好吧!”王浩没办法,把联系司机的那个手机号码告诉了欧阳如静。

  两人又聊了几句,随后挂断了电话,没等多久,张军开着曲冰给王浩买的那辆二手桑塔纳来了,这辆桑塔纳本来一直停在世纪城小区,前段时间王浩给开了回来。

  稍倾,王浩和宁勇上了车,张军开车朝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疾驰而去,不到二十分钟,他们三人便来到了医院,王浩眉骨处的撕裂伤口缝了六针,做了全身检查,除了轻微脑震荡之外,全身都是软组织挫伤,没有任何重伤,倒是不幸中的万幸。

  当时如果不是他沉着冷静,在千钧一发之际打了一下方向盘,若是正面跟重型卡车撞上,现在估摸正躺在手术室里等待着生死判决呢。

  在全身检查的时候,王浩一直眉头紧锁,心里在暗暗思考着到底是谁对自己下手?第一反应肯定是张承业,第二反应则是黄发和黄宏威嘴里的赵四爷,不过他自认为黄发和黄好威的事情处理的十分隐蔽,不可能被人发现,所以心里更倾向于张承业。

  “张承业始终是一个隐患,看来应该想想办法除掉他。”王浩在心里暗暗想道,他虽然是一个小人物,是一个小屌丝,并且还失忆了,但是内心深处却对张承业并没有太多的敬畏。

  检查完之后,医生让住院观察几天,王浩没有同意,拿了点药便朝着万荣荣的病房走去。

  来到病房的时候,袁雯洁和万荣荣两人正在聊天,看起来万荣荣的状态好了很多。

  “王浩,你这是怎么了?”看到王浩脑袋上缠着纱布,袁雯洁一脸惊慌的问道。

  “王浩,你这是……”万荣荣脸上也露出紧张的表情。

  “没事,不小心磕了一下。”王浩故作轻松的说道。

  袁雯洁和万荣荣两人很聪明,看出王浩不想多谈,于是也没有追问,开始聊一些轻松的话题。

  “王浩,你的书店一直关门,现在住在那里啊?”袁雯洁突然开口问道。

  “我住在……市郊。”王浩想了一下回答道,盘龙山本来就是市郊,他也算没有撒谎。

  “王浩,你是不是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万荣荣盯着他问道。

  “没有,不过遇到了一些以前的人,从他们嘴里听到了一些自己过去的事情。”王浩实话实说。

  “哦,那你真名叫什么?结婚了吗?”万荣荣问。

  “真名就叫王浩,结过婚,不过离了。”王浩说,至于私生子的事情被其隐瞒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多多少少想保持一种高大的形象。

  “你以前是那里人啊?”

  “算是江城人吧。”王浩回答道:“还有什么想问的,一块问吧。”

  “那个,我不是想打听你的隐私,只是有点好奇。”万荣荣脸色发红的说道,其实她见到王浩内心有点尴尬的,毕竟两人还没有离婚,虽然那个身份是假的。

  “没事。”王浩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本来聊得挺开心,不知道为什么三个人突然都不说话,病房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气氛略微有点尴尬。

  “王浩,你能告诉我,黄宏威是怎么处理的吗?”万荣荣眉黛微皱,张张几次嘴,最终开口问道。

  “忘不了?”王浩盯着她反问道。

  万荣荣摇了摇头,说:“那毕竟是我的青春,算了,你不要说了,我突然不想知道了。”

  “好好生活吧。”王浩说:“等你好了,我们就去民政局把婚离了。”

  “哦!”万荣荣低着头应了一声。

  “好了,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先走了。”王浩站起身,既然万荣荣没事了,他也算是完成了一桩心愿,准备离开了,以后也许就不可能再跟万荣荣有什么交集了。

  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被万荣荣叫住了:“喂,我们还是朋友吗?”

  王浩扭头露出一个笑容,说:“当然是朋友。”

  “谢谢!”万荣荣说。

  吱呀!

  王浩没有再啰嗦,打开病房的门,离开了。

  噔噔……

  可惜没走几步,袁雯洁竟然追了出来:“喂!”

  “呃?还有事?”王浩盯着袁雯洁一脸疑惑的问道。

  “你就这么走了?”她问。

  王浩摊了摊手,不明白什么意思。

  “荣荣很不错的,你们两人又结过婚,现在正好顺时而动,你就不考虑一下?”袁雯洁说。

  “考虑什么?”王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荣荣学历,长相都属上等,你如果现在追她的话,肯定能成功,你们两人也就不用离婚了,并且还有重要的一点,这一次她和黄宏威并没有发生关系,也许经过这次的磨难,你们两人会更加相爱。”袁雯洁十分认真的说道。

  王浩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袁雯洁表情有点生气。

  “呃?对不起。”王浩收起笑容,因为刚才他想到结婚那天晚上看到袁雯洁和万荣荣在床上的画面。

  “你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以为荣荣配不上你?”袁雯洁真有点生气了,她刚才这样说,已经把万荣荣的姿态放得很低了。

  “我和万荣荣不合适。”王浩也十分认真的回答道。

  “为什么?”袁雯洁追问道。

  “因为我觉得……”

  “觉得什么?”

  “你们两人挺合适。”王浩终于忍不住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说完之后,快步走进了电梯,当电梯关上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个微笑,暗道:“装完逼就跑,真特么爽!”

  袁雯洁一瞬间愣住了,心里涌出好多的念头,等王浩走进电梯她才反应过来,可惜追过去的时候,电梯的门已经关上:“喂,王浩,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混蛋!”

  “难道他知道我和荣荣的那种关系?不会吧!”疑神疑鬼的袁雯洁突然脸色变得通红,因为根据刚才王浩种种表现,她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怎么会被他发现,这个混蛋!”

  ……

  跟袁雯洁和万荣荣相处还是挺轻松的,不过离开住院楼之后,王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股无形的压力涌上心头,通过今天的事情,他知道张承业一天不死,就没有一天好日子,江城回不去,待在临海也不安全,除非天天跟在欧阳如静身边,寸步不离开盘龙山海边别墅。

  “怎么办?”王浩在脑海中思考着对付张承业的办法。可是思来想去,对方在暗,他在明,俗话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整天提心吊胆的话,早晚会被搞疯掉。

  张军本来想让王浩回盘龙山,王浩没同意,去超市买了一些礼品,来到了市北老城区齐老头家里。

  宁勇和张军都留在车里,王浩一人提溜着礼品走进了齐老头的开锁铺,齐老头正坐在躺椅上喝茶,一副悠闲的模样。

  “师父!”王浩叫了一声。

  齐老头微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说:“还记得我这个师父啊,都多久没有来了。”

  “最近遇到一点事情,刚刚处理完。”王浩说。

  “脑袋怎么了?”齐老头问。

  “不小心磕了一下。”王浩并没想提这件事情,今天只是来看看齐老头,毕竟当时很隆重的拜师,他已经做好了为齐老头养老送终的准备。

  “看你满脸的心事,跟为师说说,为师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在江湖混了一辈子,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见识。”齐老头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只是不想让你操心。”王浩说,他并不想把齐老头牵扯进来,因为不管是临海的赵四爷,还是帝都的张承业,都不好对付,更不是善茬。

  “让你说就说,别婆婆妈妈!”齐老头瞪了王浩一眼。

  “好吧。”王浩没办法,心里也正想找个人倾诉一下,也许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呢,于是他便把临海市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讲了一遍,张承业的事情也大体的讲了一下,最后问:“师父,你给我分析一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刘老头微闭着眼睛,躺在躺椅上,手里轻轻的扇着蒲扇,并没有马上说话。

  滴答、滴答……

  屋子里老式挂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大约过了有三、四分钟,齐老头的声音响了起来:“唉!”他先叹息了一声,说:“还是看走了眼,临了收了你这么一个麻烦弟子。”

  王浩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那个什么张承业,为师没有办法,不过临海市街面上的事情,倒是可以给你找个人问问。”齐老头说。

  “谁?”

  “这人叫孙胖子,算是你的师兄,临海市偷鸡摸狗的人全部是他的徒子徒孙,手下有上千人,散落在全国各地,仅临海就有几十人,街面上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最清楚,你去找他,把脖子上那枚铜钱给他看看,他就明白了。”齐老头说。

  “谢谢师父。”王浩心里一阵激动,他本来在临海没有任何根据,短时间无法融入官面和道上,如果有孙胖子帮忙,那他就不算是过江龙了,而是坐地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