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都市小说> 最强上门女婿 > 第四十八章 翻车
  王浩成了欧阳如静的小跟班,各种伺候,但是晚上睡觉呢,仍然睡沙发,平时若是语言有点花花,立刻会挨揍,他也想反抗,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怂恿宁勇帮忙,宁勇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似的,不管王浩怎么说,就一句话:“不管,那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被逼急了,他还会反过来劝王浩:“二叔,欧阳如静多好,长得漂亮,家世也好,最主要一点还能管着你。”

  “呃?宁勇,你什么意思?欧阳如静管着我的人身自由还有理了?”王浩瞪着宁勇问道。

  “反正我觉得挺好的,你们结婚了,也有孩子了,做为男人不应该再到处拈花惹草了。”宁勇嘟囔道。

  “你说什么?我怎么拈花惹草了,喂,你跟谁一伙啊。”王浩大声嚷道,心里这个气啊。

  “反正你们夫妻两人之间的事情我不管,练功去了。”宁勇扭头就走,死活不帮忙,甚至于还举双手赞成欧阳如静虐待王浩。

  看着宁勇逃离的身影,王浩心里一片哇凉:“老天爷啊,难道欧阳如静是专门来克制自己的?”

  打?打不过,骂?骂不得,时不时的还要挨揍,这些也就罢了,忍忍就过去了,可是到了晚上仍然睡沙发,说是培养感情,到现在为止,连手都没有牵过,王浩感觉自己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这天中午,王浩接到了袁雯洁的电话:“喂,王浩。”

  “袁雯洁,万荣荣好点了吗?这几天有事,一直没空去医院看看她。”王浩说,其实他的手机被欧阳如静没收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接了这个电话。

  “荣荣已经度过了心结,今天正式开始摆脱输液,自己吃饭了,对了,她想跟你说话。”袁雯洁说。

  “好,你让他听电话。”王浩说。

  几秒钟之后,手机里传出万荣荣虚弱的声音:“王浩,谢谢你。”

  “不用客气,几个月前如果不是你把我从海里救起来,我早死掉了,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好好努力。”王浩说了一声鼓励的话。

  “我会努力的,以前自己太傻了,突然清醒过来,感觉像做梦一样。”万荣荣说。

  “那不是傻,是真诚的面对一段感情,自己尽全力了,也不会后悔了,以前的磨难就是上天让自己变得更加成熟和完美。”王浩感觉自己都快人生导师了,突然变得妙语连珠起来。

  “谢谢你。”

  “说了,不用客气,你好好休息,我有空去看你。”王浩说。

  “好!”

  两人又聊了几句,随后挂断了电话。

  三天没有出去了,王浩心里有点难受,放下手机之后,朝着旁边的欧阳如静看去,但是发现对方好像有点不太高兴,心里不由的暗道一声:”我擦,今天哥没有惹她吧?怎么又不高兴了,女人真麻烦!”

  “很关心万荣荣,要不要让你去医院看看她?”欧阳如静突然开口说道。

  “好呀!”王浩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表情,终于可以出去透透气了。

  “万荣荣漂亮吗?”欧阳如静问,思维十分跳跃,王浩有点搞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呆呆的点了点头,说:“挺漂亮,怎么了?”

  “你们两人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开心吗?”

  “呃?”王浩愣了一下,眨着眼睛,思考了几秒钟,说:“欧阳,你是不是在吃醋?”

  “吃你个大头鬼,赶紧滚。”欧阳如静心里一阵慌张,于是只好冷着脸对王浩呵斥道,同时心里暗暗自问:“难道自己真的在吃醋吗?不会吧?”

  王浩愣了,因为现在欧阳如静的模样就是在吃醋啊,他有点想不通:“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吗?难道真的打是亲骂是爱?自己被欧阳如静又打又骂,各种虐待,竟然虐待出了感情?不会吧?”

  “还不滚,小心我一会变卦。”欧阳如静看到王浩还在发呆,于是冷冷的说道。

  “呃?哦,我这就走。”王浩回过神来,起身朝着远处的路虎车走去,同时招呼了一声宁勇:“跟我去市里一趟。”

  “好的,二叔!”宁勇说。

  张军也跟了过来,不过被王浩拦住了:“你不用去了。”他可不想张军跟着,那是欧阳如静的眼线。

  张军朝着欧阳如静看了一眼,见欧阳如静微微点了点头,他这才转身离开。

  稍倾,王浩开车带着宁勇驶离了盘龙山海边别墅,朝着临海市区疾驰而去。

  “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解放区人民好喜欢!”王浩一边开车一边哼唱着这首老哥,此时的心情只有这首歌可以表达。

  离开盘龙山的路是一条两车道的沿海岸线的盘山路,平时车很少,所以王浩车速开得很快,前方不远处,只要拐个弯就可以进入一条八车道的宽路,而就在他拐弯的时候,突然迎面冲过来一辆拉石头的重型卡车,车速相当之快。

  “呃?”王浩表情一愣,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不过并没有慌张,若干年的历练让他此时变得十分冷静,因为慌张只会加速死亡。

  “怎么办?”躲是躲不开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大吼一声:“宁勇,到车后排去。”

  可是宁勇并没有到后排,而是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身体便消失了。

  此时的王浩朝左猛打方向盘,本来重型卡车是正面撞了过来,最终变成了路虎车的右侧三分之二跟对方撞在一起,一瞬间副驾驶的位置就凹陷了进来,安全气囊瞬间打开,王浩这边没有凹陷,不过受到的撞击之剧烈,令他瞬间眼前一黑,差一点失去直觉,还好大约半分钟之后,慢慢的清醒过来,感觉脸上全是血,全身骨头如同散架了一般,非常的疼痛,路虎车一半被撞扁了,翻滚在路基下面,至于那辆重型卡车,早已经没影了,他连车牌号码都没有记住。

  稍倾,王浩发现自己虽然浑身疼痛,但好像并没有骨折,安全气囊很好的给了他身体缓冲,虽然满脸是血,但是受伤并不是太严重。

  眉骨处撕裂了一条血口子,脑袋有点轻微的疼痛,估摸是脑震荡,胸骨没有受到挤压和断裂,手臂有划伤,双脚幸运的没有被挤压住。

  砰!

  他恢复了一点体力,解开安全带,一脚将变形的车门踢开,从倒立的路虎车里爬了出来。

  “意外?还是人为?”王浩脑子里出现了大大的问号。

  几秒钟之后,他突然想起来:“宁勇去那里了?”扶着车子站起来,朝着四周看去,没有发现宁勇的身影:“奇怪!他明明在千钧一发之际跳车了啊,难道被压死了?不应该啊,以他的功夫,跳车之后不可能再被撞到。”

  王浩百思不得其解,宁勇消失了,不知道他去了那里,下一秒,他拿出手机,拨打了宁勇的电话。

  嘟……嘟……

  铃声响了五下,手机另一端响起宁勇的声音:“喂,二叔,你没事吧?”

  “死不了,你去那里了?”王浩问。

  “卡车司机现在在我手里,正问他话呢。”宁勇说。

  “怎么样?”王浩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有人给他一百万,让他制造一起酒驾事故。”宁勇说。

  “有人在监视我们?”王浩眉头紧锁了起来。

  “我正在盘问。”宁勇说。

  “这样,你们在那里,我去找你。”王浩说。

  “二叔,你能行吗?没受伤吗?”

  “死不了,说位置。”王浩催促道。

  “前方大约八百米的一处小山上。”宁勇说。

  “知道了。”王浩挂断了电话,用手捂住眉骨处的伤口,歪歪斜斜的往盘龙山方向走去,果然过了刚才的拐弯处,远远的看到了那辆重型卡车,好不容易来到重卡旁边,发现附近一座几百米高的小山上,好像有个人影正在朝他挥手。

  感觉脑袋有点发晕,毕竟出了不少血,又受到了撞击,脑震荡肯定有,每走一步都感觉脑仁痛。

  咬着牙爬了大约几十米,宁勇手里提溜着一个人迎了下来,他肩膀和耳朵有擦伤,估摸是跳车的时候留下的。

  “问清楚了吗?”王浩喘息着对宁勇询问道。

  “嗯,这人说他在这里等了三天了,十分钟前接到了电话,他便喝了一瓶酒,然后在刚才的拐弯处等着我们。”宁勇说。

  “谁指派的清楚吗?”

  宁勇摇了摇头,说:“这人癌症晚期,活不了几天了,唯一的线索就是刚才打来的那个电话,我反打回去,已经关机。”

  “你说现在会不会有人正在远处的某个地方用望远镜盯着我们。”王浩朝着周围望去,开口说道。

  “不好说。”宁勇说。

  “把人放了吧,他就是一枚死棋,应该不会再有人联系他了。”稍倾,王浩瞥了被扔在地上的那名卡车司机,开口对宁勇说道。

  “嗯!”宁勇点了点头,问:“二叔,你还是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王浩想了想,说:“好,我给欧阳打电话,让她派张军开车过来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