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我家娘子回来了 > 第二十六章 维护
    白青瑶心里十分疑惑,明明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自己的计划按部就班的走着,为什么一切突然就都变了?

    但她也不好表露出来,只能装作一副高兴的神色道“原来是这样,我就说聿妹妹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说着,还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苏聿的胳膊嗔怪道“你呀,害得我方才都担心死了。这才赶紧拉着郎君和夫人四处寻你呢。”

    沈佐和东玉夫妇忍不住瞟了瞟那里躺着的男女,对刚才莽撞的行为极为后悔。

    早知道如此,方才就应该先去辨认一下那二人的身份,而不是随便下定论,刚才的情景,儿子儿媳好像也都看见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对他们生出嫌隙,怪丢面子的。

    心里这样想着,所以对今天白青瑶的作为多少有些埋怨。

    若不是她一个劲儿的拉他们到这里来找苏聿,并且支支吾吾说了玉扣的来历,他们怎么会如此草率?

    对了,就是跟这个玉扣有关系。

    让他们把这地上二人与苏聿联系起来的就是这块玉扣。

    于是东玉将手绢里包裹的玉扣拿出来,对着苏聿问道”聿娘,这应当是你的玉扣吧?“

    苏聿仔细瞧了瞧,认真道”回母亲,不是聿娘的。“

    白青瑶急道“怎么会不是你的呢?你别急着否认,你再好好看看。”

    苏聿淡漠的看了一眼白青瑶,坚定的摇了摇头道“姐姐,这真的不是聿娘的。”

    这不可能,白青瑶心想,明明是自己瞅着夫人在场时问姨祖母讨要的这块玉,并且当时特意问了这同心结的编织手法,就是为了给夫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后来,还吩咐棠梨院的画桃将平安扣从绿盈住的屋子里偷了出来,怎么可能不是?

    难不成是画桃这个小蹄子骗她?

    但她又很肯定的摇了摇头。画桃的把柄都在她手上握着,不会是画桃。应当是苏聿碍于面子,不肯承认罢了。

    于是她神色有些激动道“可这块玉就是我当时送给妹妹的。我知道妹妹是害怕受牵连才矢口否认。可也不能胡言乱语啊,毕竟这受事实。”

    苏聿神色淡淡“姐姐当真认为这是你当日送我的那块?”

    “那还能有假?这玉质的材料,玉的大小,还有这同心结的编织手法明明是一模一样!夫人,您当时也在场,您觉得是吗?”

    东玉还在迷惑中,被白青瑶猛地这么一叫,来不及反应,只能连连点头。

    “好。就算这玉扣是我的,那也可能是我在棠梨院换完衣裳后,从这里经过不慎丢下的,并不能证明什么啊。我能受到什么牵连?承不承认对我来说都是一样,青瑶姐姐何必这样激动?”苏聿神色沉静。

    “再说,那躺在地上的二人,一个是今日问路的官眷,另一个是姐姐你的亲戚,又与我有什么相干?莫不是,姐姐想祸水东引?”她戏谑的笑了笑。

    “明明就是你!从棠梨院到主院虽要经过云槭湖,但从必经的桥到这里还有好几丈路。如果是路过,根本不可能进到枫树林的最里面!堂哥又对你一见倾心,方才还说要去寻你,谁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聿冷笑了一声,反问道“这么说,姐姐知道你堂哥要来找我,并且也没有加以阻止。反而还告诉他我去了哪里?”

    “这……”白青瑶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一旁的沈绰终于开口“够了,这根本就不是娘子的。”

    “绰哥哥,你不能为了偏袒你娘子,就冤枉我!”白青瑶急道。

    这个不甚说话的郎君淡淡道“本来就不是她的,叫我如何承认?”

    一旁的东玉道“绰儿,这件事跟聿娘没有关系,你若说出实情也无所谓。”

    “平安扣此刻在长明寺的了然大师那里。而这块,是假的。”

    “这怎么可能!”

    沈绰面色微沉,对着白青瑶道“娘子前几日见你和祖母身子不好,非常担心你们俩,说是要拿着这块你们二人都佩戴过的玉扣,供奉在长明寺那里为你们祈福。”

    绿盈点点头“是了,娘子一直对婢子念叨青瑶娘子最近心情不好,她希望你平安顺遂,还嘱咐婢子一定得拿着平安扣去长明寺。”

    沈绰颔首“那日我正巧也要去城东,便亲自拿着平安扣去找了了然大师的小弟子。”

    “可会不会有这种可能。等你给了那个小师父后,聿妹妹又拿了回来。”白青瑶找出沈绰话中的破绽。

    “绝无可能。”沈绰摇了摇投“那个平安扣的背面镶好了金叶子。我看了一下,工艺十分精巧,根本不可能掉落。就算拿手硬扣,也会留下痕迹。可母亲手中拿的这块,光洁如新,没有一点痕迹。”

    沈绰眸光如刀“青瑶,我念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才想给你留点余地。你一直叫我娘子聿妹妹,之前没说什么,可是按着辈分,你也应当尊称她一声嫂嫂。”

    白青瑶嘟囔了一声“一直都是这样叫的,我不是和聿妹妹亲近嘛,想来她不会介意的。”

    沈绰看向苏聿,目光柔和“她性子一贯很好。”

    随后严肃道“不过我介意。既然是在沈府,称呼当然得统一,你既叫我一声哥哥,也应随着叫她一声嫂嫂才是。”

    白青瑶心里失望极了,哥哥嫂嫂,这不明摆着告诉她要认清自己的位置吗?

    但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也不方便再争论什么。

    之前一直觉得绰哥哥虽面上对苏聿好,也只是尽到为人夫的一种责任罢了,人人都说沈侍郎疼爱娘子。但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假的。

    惊才绝艳,闻名长安的郎君怎么会一直爱慕一个相貌平平,啥都不会,唯唯诺诺没什么背景的娘子。

    不然,为什么她之前一直称呼苏聿妹妹,老是给她下绊子,挑拨老太太厌恶她。这些事情,她不相信沈绰一点儿都不知情。

    不过,今日他何以这样维护苏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