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女配(快穿) > 第180章七零小福女1
  “这头顶生疮,脚底长脓的小/娼/妇,青天白日不干活,还等着我老太婆伺候你们俩不成,遭雷劈的贱/货,真当我治不了你了。”

  谢家院子里,一个身形矮小的女人站在一扇破旧的木门前,双手叉腰,指着木门破口大骂。

  大清早的,又是农闲的时候,谢家不少人还在梦乡里呢,就被这一阵阵不带停歇的吵骂声给弄醒了。

  “妈这是闹啥呢?”

  谢长耕迷迷糊糊醒来,推搡了一下睡在身边的媳妇,略带烦躁地问道。

  前不久村里刚经历了秋抢,大伙儿好久没有睡一个整觉了,结果现在他妈大清早的在院子里叫骂,他们睡不好不说,要是吵到了附近邻居,恐怕还会引来怨怼。

  “还能是啥,估计是老三媳妇犯懒,没起床做饭洗衣服呗。”

  谢长耕的媳妇张小娟嘀咕了一句,此时她也没了睡意:“你接着再睡会儿,我过去瞧一眼。”

  张小娟想到昨天发生的事,眼珠子骨碌骨碌转动着,存了看好戏的心情,这会儿也不打算再睡了,赶紧穿衣服,打算去院子里看一出好戏。

  “这老三媳妇也真是的,她身子骨弱,本就没办法挣多少公分,妈怜惜她,只要求她帮咱们洗衣服做饭就好,昨天三丫不就不小心磕破了脑袋吗,村里哪个孩子不是这样磕磕碰碰过来的,只有她闺女精贵,磕破了一些皮,流了一些血,就跟要了她命似的,今天干脆拿乔连饭都不做了。”

  张小娟嘴巴吧嗒吧嗒说个不停,眼底看热闹的意味更浓厚了,她倒是想看看,那个往日跟小白兔似的三弟妹这次能闹出什么事来。

  “也不能这么说,老三在外当兵,老三媳妇就三丫一个闺女,可不得看重一些,这件事也怪小妹,让三丫摘什么刺泡儿呢,害得三丫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谢长耕的脸皮没有他媳妇来的厚,说不出老三媳妇啥也不干,在家吃白食的话来,因为他心里清楚,这个家里,其实要数老三一家最吃亏了,这一点不仅他本人清楚,也是他们红星公社生产八大队公认的一件事。

  谢家大家长谢柱子是早年跟着双亲逃避战争迁徙到当地的,他娶了当地的大姓苗家姑娘苗凤妹,得以在当地站稳脚跟,因此婚后,谢柱子这个一家之主反而没有什么话语权,这个家的真正当家人,一直都是泼辣的苗凤妹。

  这些年,夫妻俩人一共生了三子一女,

  老大谢长耕,娶妻张小娟,生了两个儿子,最大的谢红军今年十五岁,因为是长孙,最受谢家二老的重视,现在在县城念书,老二谢拥军,是夫妇俩时隔多年后怀上的,今年才六岁,更是夫妇俩的心头宝。

  老二谢长犁,娶了隔壁七大队的姑娘刘拦弟,头胎生了个女儿,取名谢草,今年十四岁了,第二胎依旧是个女儿人,取名谢花,今年十一岁。

  刘拦弟的亲妈同样求子艰难,在生了刘拦弟她们六个姐妹后,才给刘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因此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刘拦弟一心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带把儿的男孙才是最珍贵的,女人都是贱命,对于两个女儿非打即骂,一心想要生一个儿子,在谢家站稳脚跟。

  索性第三胎,刘拦弟终于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今年八岁的谢爱军,自从生下儿子后,刘拦弟一改以前唯唯诺诺任劳任怨的个性,时常借口身体不适在家躲懒,将本属于她的活计,推到两个还没成年的女儿身上。

  至于谢家的老三谢长征,这可是谢家最出息的儿子了,他十七岁的时候参军,现在已经是部队里的副团级干部,他的媳妇是他自己相看上的,徐春秀的成分并不算好,在这个年代,因为田改的时候家里有几亩地,最后被定性为富农,在这个贫下中农最光荣的年代,富农比地主资产阶级好了一些,可也是被瞧不起的存在。

  苗凤妹一直觉得,如果不是娶了这么一个成分不好的媳妇,自己的儿子前途会更加远大,因此在谢长征已经有资格带着妻儿随军的时候,苗凤妹还是用孝道强迫徐春秀留在家中伺候老人,就连谢长征的津贴也全都攥在老太太一个人的手里。

  谢长征是军人,这些年华国的边境也不安稳,他所在的军队时常要去边境执行任务,因此能够回家探亲的机会并不算多,或许是因为夫妻俩聚少离多的缘故,结婚十多年了,夫妻俩只有谢芜一个女儿,之后徐春秀再也没怀过。

  这也是苗凤妹看不上徐春秀的原因之一,因为她觉得徐春秀的肚皮不够争气,让她的三儿子绝了后代,满心筹划着要将老大家的小儿子过继给老三,好承袭老三的香火。

  要知道,副团级的津贴是十分可观的,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三四十,可现在谢长征每个月寄回家的津贴就已经高达八十块钱,这还不包括各类的票证,这笔钱,足以养活谢家全家,还绰绰有余。

  可在谢家,徐春秀和女儿谢芜的生活反而是最难熬的。

  徐春秀的身子骨不好,那是生完女儿谢芜后没有做好月子的后遗症,生产队队长因为她军属的身份给她安排了一个相对比较轻省的活儿,苗凤妹就以此为借口,要求徐春秀清洗全家包括大房二房在内所有人的衣服,与此同时,家里做饭打扫的活儿,基本上也是徐春秀一个人承包的。

  当年徐春秀嫁到谢家的时候,还是十里八乡出了名儿的美人,要不然,当时已经当兵的谢长征也不会不顾她富农出生,硬是要娶她当老婆,可现在她皮肤糙了,人也干瘦干瘦的,看上去和普通村妇没有任何区别,哪里还有当年娇美的影子呢,足以见得,嫁进谢家后,她受了多少折磨。

  徐春秀自己挺不直腰杆,连带着她生的女儿谢芜,明明有一个那样能耐的爸爸,却只念过几年小学,就早早退学回家,跟着两个堂姐一块,变成全家人的小女仆,她爸送来的麦乳精和高级糖果没沾到半点,前天晚上还因为被小姑差使去山坡上摘刺泡儿果,从山上滚了下来,脑袋撞在了石头上,血流了一地,至今还昏迷着,就这样,苗凤妹还担心这事传出去,会影响自己闺女的名声,不允许徐春秀带着女儿去卫生站包扎伤口,只是用草木灰草草的帮谢芜涂抹了伤口。

  苗凤妹的小女儿谢秀珠是她在四十二岁那年怀上的,当时苗凤妹的大孙子都已经两岁了,谢秀珠和谢芜同岁,当初谢长征寄回家给亲妈和媳妇补身体的东西都是一式两份,可最后全都进了苗凤妹的肚子。

  两个孩子前后脚出生,谢秀珠在娘胎里补的好,刚出生时白白胖胖,接生的产婆都说几十年来头一次见到出生时就这么漂亮的闺女,而徐春秀在怀孕时还得干活,吃的又差,谢芜出身时又瘦又小,哭声和幼猫叫一样,看上去就让人觉得难以养活。

  那时候,当地连下了十几天的暴雨,可就在两个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天放晴了,村里人都嘀咕,谢家的闺女或许是带着福的,尤其是看到谢秀珠一出生就长得那么漂亮,更是觉得,谢家这个姑娘来历非凡。

  村里人私底下那么说,苗凤妹这个亲妈就更是这么觉得了,加上谢秀珠出生那年谢长征升了排长,每个月的津贴涨了近五块钱,之后谢长征又屡屡立功,在家里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成了现在的副团级干部,更是让苗凤妹觉得自己这个闺女命里带福,将这个女儿宠到了天上。

  因此在谢芜因为给小姑摘野果摔下山后,苗凤妹的第一反应就是替自己闺女隐瞒,毕竟谢秀珠的辈分虽然大,可她与谢芜同龄,养尊处优的小姑让本就吃不饱穿不暖的侄女替她去山上摘野果子,这不是地主老财会干的事情吗,恐怕这件事传出去,谢秀珠的名声就要坏了。

  苗凤妹不觉得自己的宝贝闺女让小孙女摘点野果子有什么问题,她只怪那个丧门心太不小心,甚至还阴暗的觉得一切都是谢芜故意的,目的就是为了坏她宝贝女儿的名声。

  想到这儿,苗凤妹就更加生气了,早上起床时又没有见到老三媳妇在厨房准备全家人的早餐,觉得那对母女是在挑衅自己这个一家之主,于是也有了今天早上她在三房门口外叫骂的那一出。

  此时在女儿床头边守了一个晚上的徐秀珠在这阵叫骂声中醒来,她眼神恍惚地看着周遭的环境,在看到床上头抹着草木灰,面无血色的女儿时,眼中顿时流露出愧疚狂喜的情绪。

  她居然回来了!

  徐春秀懒得思考自己之所以会重生的原因,她浑身颤抖着,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女儿,可掌心触及女儿的皮肤,只觉得手心滚烫,徐秀珠回想起来,就是这一场高烧,将女儿从她身边带走。

  徐春秀回忆起女儿死后自己过的那一段不人不鬼的生活,她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自己忍受着不公平的待遇,还总是劝说女儿同她一块忍耐,就是她的软弱害死了女儿,在那以后,她就疯了。

  那段浑浑噩噩的生活是徐春秀的噩梦,好在她有了挽救的机会,这一次,她不会再让任何人把女儿从她身边夺走了。

  瘦小的女人一把将床上的女儿抱了起来,然后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

  “扑通——”

  徐春秀急匆匆地从屋子里冲了出来,站在门口正准备锤门的苗凤妹猝不及防,被徐春秀撞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着这个比记忆里更年轻些的婆婆,徐春秀眼藏恨意,恨不得将她扒皮抽筋,可想到现在还是女儿最重要,于是将这些几乎迸发的恨意藏了起来,只是从她身边绕过,急急忙忙朝着记忆中的卫生站跑去。

  “这是怎么了,娘,你没事吧。”

  老大媳妇张小娟正穿好衣服准备看热闹,就瞧见了徐春秀撞倒了老太太,抱着三丫冲出院子的那一幕,张小娟差点没吓到跳起来,苗凤妹是谁啊,这可是谢家的一言堂,家里的所有东西都在老太太手里攥着,一日三餐全家能吃多少粮食,那也得老太太来分配,可以说,想要在谢家过得好,老太太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张小娟给谢家生了两个孙子,其中一个还是谢家备受宠爱的长孙,可即便这样,张小娟也从来不敢在老太太面前使性子,因为她明白,这个家不是非她不可的,老太太的孙子也不是只有她生的那两个,只要老太太想,她完全可以把所有的宠爱都放在老二家那个孙子身上,甚至凭着老太太对那个小闺女的宠爱,张小娟都不能肯定,老太太会不会在昏了头的情况下,将手里面攥着的所有钱和票子全都拿给小姑子做陪嫁。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小娟怎么能不使劲奉承老太太,以求他们大房的日子更加好过呢?

  “疯了,真是疯了,那个小/娼/妇居然敢打我。”

  苗凤妹气的发抖,她没有想过,往日最温顺软弱的老三媳妇有朝一日居然会推她。

  “连婆婆都敢打,这忤逆不孝的东西,反了天了,离婚,我要让老三和她离婚!”

  被大儿媳妇扶起来的时候,苗凤妹的手还在不住打着颤,那样一个不下蛋的母鸡,她能让她留在谢家,已经是看在老三的面子上了,要不然就这样的女人,她一早就收拾铺盖把对方赶出家门了。

  现在对方敢动手推她,以后是不是就敢在她饭菜里下/毒了,苗凤妹觉得,这样的儿媳妇是留不的了。

  “娘,老三媳妇应该是不小心的,看她刚刚慌里慌张的样子,是不是三丫出了什么事了?”

  谢家三个孙女都有大名,可乡下地方,喊小名的居多,比如大丫二丫三丫之类的,在田垅上一喊,能有十几个闺女应声附和。

  张小娟刻意转移话题,她可不想老三媳妇和老三离婚,别看她嘴上总是嫌弃徐春秀不能挣工分,在家吃白食,可张小娟心里清楚,要是这会儿换了一个弟妹,以此时谢长征的地位,尤其是他还没有儿子的情况下,一堆黄花大闺女挤破头也会想要嫁给他。

  这个时候,要是来一个破啦难管的,或是家里头有些背景手段的,老太太再想要管住这个儿子,拿到谢长征所有的津贴,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现在谢家的日子能够那么滋润,靠的就是谢长征这个孝顺的儿子每个月打到苗凤妹手里的那些津贴,张小娟的大儿子在县里念书,每个季度得做一身新衣服,还得穿供销社里十几块钱一双的回力鞋,每次回家,更得拿上十几二十斤的细粮回学校,这样的花销不是她和她男人挣的那些工分能够养得起的。

  张小娟还等着自己的大儿子将来能够吃国粮,也盼着等小儿子再大一些后将他送到学校念书,这一切,都离不开小叔子都奉献啊。

  所以不管怎么说,张小娟都不希望婆婆真的把徐春秀从家里赶出去。

  “不就是磕破点皮吗,能有什么事。”

  苗凤妹眉头一跳,她和张小娟想的不一样,在苗凤妹看来,不论媳妇换成谁,她是谢长征亲妈的这个身份是不会变的,现在谢家没分家,谢长征挣得钱就该归她管,说破天去都是这个道理。

  她只是担心谢芜真的出了什么事,徐春秀会在外头乱说,坏了她宝贝闺女的名声。

  想到这儿,苗凤妹也顾不得尾椎骨隐隐做痛了,赶紧推开张小娟,朝徐春秀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苗凤妹常年在地里干活,手劲儿可不小,张小娟猝不及防,直接撞在了门框上,谢家的房子是正儿八经的红砖房,也就徐春秀她们母女住的房间以及厨房杂物房等几间屋子是没有改建前老房子,墙壁是用泥土和山上的大石头垒起来的,墙面凹凸不平,张小娟的腰背直接撞在了凸起的石头上,把她疼的龇牙咧嘴。

  “老虔婆。”

  张小娟恨恨地看着苗凤妹的背影骂了一句,可想到自己大儿子不久前还和她抱怨说奶奶给小姑姑买了一支英雄牌钢笔,可他却没有,忍住了心里的不满,腆着脸,跟着追了过去。

  ******

  “王叔!王叔!”

  徐春秀凭着意念将女儿从家里抱到卫生站,在冲进卫生站,将女儿放到房间里那张小小的行军床上后,双腿一软,差点没跪在地上。

  “这是怎么了?”

  村子里的赤脚医生姓王,在华国成立前,曾经在药馆做过几年学徒,学了那么点本事,一般的小病小痛他给开点草药就好了,于是被大伙儿推举为八大队卫生站的大夫。

  他正在后院给蔬菜浇水呢,就被徐春秀的哭嚎声引到了屋内。

  此时不少人看见徐春秀一路上抱着谢芜冲到卫生站,因为是农闲,村里又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于是都跟着围上来了。

  “嘶——这伤不轻啊!”

  王老头用干净的白纱布擦去谢芜额头上的草木灰,只见一道长长的伤疤从脑门左侧的位置一直延伸到了后脑勺,绽开的皮肉里满是小石子和枯叶,再加上后来撒上的草木灰,不少部位甚至已经流出脓血,显然是因为处理不当,伤口已经开始发炎了。

  徐春秀的大脑嗡嗡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王叔,你救救我闺女,你救救小芜啊,她才十三岁,她不能出事啊。”

  徐春秀恨不得锤死自己,为什么上辈子她因为婆婆的责骂就眼睁睁看着女儿那么严重的伤,只是抹了些草木灰就了事,最后因为伤口发炎,使得女儿在伤痛中活活熬死。

  “这是怎么搞的啊,那么大的口子,之前怎么不赶紧把孩子送过来呢?”

  王老头气的瞪了徐春秀一眼:“赶紧找大队长开证明去,这伤我没法治,送去县城的医院或许还有得救,要不然,你就等着给你这个闺女收尸吧。”

  王老头的话不中听,可确实是这个道理,现在谢芜头顶上的伤都开始流脓溃烂了,如果没有消炎药,他那点三脚猫的功夫,怎么可能救的了人呢。

  “瞎咧咧啥呢,不就磕碰了一下,破了点皮吗,家里是得有金山银山呢,把娃送去县城的大医院?老王头你也不是个东西,觉得我家日子太好过了不成,给我儿媳妇出了这么一个歪主意。”

  苗凤妹匆匆忙忙赶过来,正好听到了王老头的那句话,一听王老头建议儿媳妇把那个赔钱货送去县城大医院,苗凤妹的心肝都开始痛了。

  “就是,一点小磕碰,不至于去医院吧,咱们村里那些皮猴子哪个身上没点疤呢?”

  凑热闹的村人离得远,没看清谢芜头顶上的伤疤,只是听了苗凤妹的抱怨,觉得对方的话没错,现在乡下的日子可不好过,除了家里有孩子当兵或是当工人的,绝大多数家庭的生活也就是勉强饱腹罢了,可去一趟大医院那得花多少钱呢。

  “徐春秀,赶紧抱上你闺女跟我回家,要不然,我让老三休了你。”

  苗凤妹拽住徐春秀的手,恶狠狠地看着她说道。

  “那是我闺女!”

  徐春秀一把甩开苗凤妹。

  “这日子,我早就不想过了,现在谢老三要是站在我面前,我可以立马跟他去领离婚证,你最好保佑我女儿能活着,要不然,你们谢家的人,我一个个都不会放过,就算拼了我这条命,我也要弄死谢秀珠。”

  徐春秀的眼珠子布满了红血丝,干瘦枯黄的脸上满是恨意和戾气,就像是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一样。

  苗凤妹被吓得一哆嗦,一时间反而反应不过来了。

  边上围观的人更是被她与以往截然不同的表现吓了一跳,这还是那个温顺好脾气的徐春秀吗,谢家人得做了多么亏损的事,才会把这个女人逼成这样啊。

  就在大伙儿面面相觑中,八大队的大队长苗大山过来了,说起来,苗大山和苗凤妹之间还有点亲戚关系,两人的父辈是堂兄弟,苗凤妹还算是苗大山没出五服的堂妹呢。

  看到苗大山出现,苗凤妹自觉有了底气,她倒要看看,没她允许,徐春秀能不能从大队长手里拿到介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