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玄幻小说> 新婚燃情:你好,慕太太 > 第350章她就累得已经不像话了
  抬起头眼睛闪闪发亮的看向齐雨墨,“墨老弟,真的谢谢你。”

  一个傲慢不容人靠近的雕塑大师,如今那么诚恳的站在自己面前道谢,让齐雨墨有些受宠若惊,“殷先生,您太客气了,能让若雅健康我也很高兴。”

  “叫什么殷先生啊!直接叫我瑞哥就好了,你忘了吗?我们是忘年交。”

  齐雨墨尴尬的笑了笑,也没继续推辞,“瑞哥。”

  殷瑞点头,目光又回到手里的检查单上,一脸欣喜的抚摸着上面的数据,“墨老弟,你不知道啊!自从若雅病了,我带她去了很多家医院。

  都没有什么起色,身体一点点的在衰败下去,我这个做老爸的也很着急啊。

  这一次来你这里,是真的没什么办法了,听齐老说你有能力就怀着试试看的态度。

  虽然数据是不怎么样,看起来只好了一点点,但有希望就好。

  一点点的好起来,只要等,只要我们有耐心,若雅一定会健康的。”

  看着殷瑞期待的表情齐雨墨斟酌了一下措辞,还是决定开口。

  “瑞哥,若雅的病情不能只是小幅度的药物治疗,心脏是人体里最关键的部位。若雅的病情虽然是小幅度的康复,可是这点细小的恢复跟她心脏的衰败程度比起来根本抵不过。我建议是让若雅动手术。”

  殷瑞的脸微僵,“你的意思是……”

  齐雨墨一本正经,“我的意思是,若雅必须得做手术,如果不做手术她的情况恐怕不是药物能够控制的,哪怕是现在的药物情况看起来还不错。”

  殷瑞的眉头蹙了蹙,没说话,“……”

  殷若雅年纪小,动手术这种事情他知道能不要,尽量不要做,就是怕以后年纪大了会出现后遗症。

  这也是殷瑞目前担心的事情。齐雨墨也没有强迫他,只是让他自己思考,便转身离开了。

  回到家,唐绝正坐在那里看文件。

  齐雨墨一看到他,原本紧绷的神经也跟着放松了下来,蹬蹬走过去抱着他,直接将脸埋在了男人温暖的怀里,“绝绝,我好累啊!”

  这几天光是忙碌着殷若雅的事情,她就累得已经不像话了。

  管家,“……”

  拜托!你们撒狗粮能不能别当着他一个中年未婚男人的面啊!他也很想要有个老婆好吗?中年的单身狗比年轻单身狗更加需要社会的关爱啊!

  唐绝放下手里的文件,手抚摸着齐雨墨的脑袋,伸手给她揉肩膀,声音柔和而充满了宠溺,“你可以辞职。”

  齐雨墨一愣,“辞职?”

  “嗯。”

  “绝绝我辞职了那拿什么养家啊!”

  “我。”

  “你?”

  齐雨墨盯着唐绝那一本正经的绝世容颜看了很久,这才反应过来唐绝大人这是在……说情话呢!

  说情话耶!要不要用这种冰山美男的脸用一本正经公事公办的语气说话?

  唐美人难得那么有情调,齐雨墨决定也跟着配合一下。

  “那绝绝宝贝是要人家出卖自己的色相咩?”

  唐绝,“不是?”

  齐雨墨,“……”

  不是又是什么鬼?!

  还是说唐绝接下来还有更惊艳的情话?

  不过看他平日里的作风,齐雨墨突然一点都期待不起来。

  齐雨墨,“……”

  这情话真是……

  没谁了。

  虽然她也知道那是唐绝的极限了。

  回过神齐雨墨把玩着唐绝那细长的手指,跟小猫咪似的眯起了眼睛。

  “绝绝宝贝啊!人家也想要变得强大,变成能跟你媲美的女人!”

  尤其是要强大用实力碾压那个唐绝口中的那个lois。

  男人搂着齐雨墨的手微微用力,“你很完美。”

  在他眼里,全世界最好的女人都比不上你的小手指。

  齐雨墨一脸“宝宝你太天真的模样”,“nonono!本仙女要变成一个女魔头。”

  唐绝,“……”

  “我要变成那种又性感、又漂亮、又能力并且非常非常出色,必要的时候还要心狠手辣,对付贱人绝不心慈手软的那种女魔头。”

  要用实力与能力来碾压那个lois。

  现在lois没有出现,不代表以后她不会出现,齐雨墨要让自己强到大那个情敌出来的时候,一看到她就吓得立刻缩回去。

  唐绝看着齐雨墨的笑脸嘴角也跟着轻微的扬起,“……”

  什么时候,他可以距离齐雨墨那么近了。

  他可以近距离的看着她微笑,看着她开心。

  齐雨墨一怔,看到近在咫尺的男人,心猛地一颤,“……”

  啊啊啊啊!

  她发现近距离的唐绝更加的美了!

  身为单身狗的他默默的退了出去,含泪的把门关上。

  他要不要改个名字不要叫周恒一了,干脆叫周狗粮算了。殷瑞在齐雨墨走后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最后他还是决定让齐雨墨给殷若雅做手术。

  这个决定出来之后,差点没让医院院长跟王医生气死。

  院长是担心齐雨墨万一手术失败之后将承担的结果。

  毕竟她只是一个主刀过一次,还没有太多经验的小小医生而已。

  而王医生则是嫉妒齐雨墨可以被殷瑞那么信任,他做医生那么多年,确实也给很多人开过刀做过手术,但都只是一些无名小卒罢了。

  跟齐雨墨的导师、心血管科主任李医生而言,根本没法比。

  李医生给很多人做过手术,尤其是一些有名望的达官贵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哪怕是两个人同时来到这家医院,李医生的名气就比王医生大上很多很多。

  这一次,殷瑞的女儿来这里治疗,其实王医生很希望他能治疗殷若雅。

  这样当殷若雅康复之后,他的名气也会随之变大。

  王医生佯装一脸愁烦,“院长,这一次真的不能让齐医生做手术啊!”

  面对医生的话院长眉头微蹙,“我还不知道吗?”

  齐雨墨给殷若雅用药是一个概念,做手术又是另外一种概念。

  见院长一筹莫展,王医生的眼底一丝狠戾,“院长,我有个办法可以让齐雨墨没办法动手术,而且这个罪过绝少跟殷先生还没有办法怪罪到咱们身上。”

  ……

  因为要给殷若雅准备明天手术的事宜,齐雨墨开会到很晚。

  站在医院的门口,齐雨墨等周恒一过来接她。

  结果突然从一旁冲出几个拿着棍子的小混混,一来就对准齐雨墨殴打。

  “妈的!姓齐的,你姐姐的欠的赌债什么时候还?”

  “贱人!欠债不还了是吗?”

  “快还钱!”

  因为之前李珍妮也做过相关的事情,所以当这群人出现的时候,齐雨墨完全没有想歪,而是一边躲一边询问。

  “李珍妮又欠了多少钱?”

  可那几个小混混也不回答,只是拼命用棍子殴打齐雨墨。

  齐雨墨刚开始还真以为是李珍妮又不求上进,去赌博了。

  但是后面感觉这群人的目标有些不对,他们哪都不打,光打齐雨墨的手。

  身为心血管的外科医生,齐雨墨的手相当的珍贵,尤其是在这种她明天要给殷若雅动手术的情况。

  见状,齐雨墨心里大概是知道了,这群人不是来要债的而是要来阻止她明天做手术。

  ………

  此时周恒一被堵在半道上。

  前方出了场较大的交通事故,他前也不行,退也不行。

  着急得他连忙给齐雨墨发了条短信,“齐小姐,现在前面出了场事故,我晚点到,具体时间也不太清楚,您先在医院里面等我。”

  发完之后,周恒一对身后的唐绝请示了一下,赶忙跳下车朝着前,想让交警尽快的对马路做出疏通。

  ……

  圣玛丽医院门口,齐雨墨已经被人压在了地上。

  这群人一个个训练有素,虽然打扮得跟个地痞小混混一样,但一个个出手不凡。

  那几个人将她拖到地上,然后其中一个男人拿起了棍子,对准齐雨墨的右手就要狠狠的打下来。

  这一棍他笃定,打下去就算是砸不断她的手,也让齐雨墨明天的手术无法正常进行。棍子在半空中发出一道破风声,直直的朝着齐雨墨的手砸去。

  而就在这个紧要关头,突然不知道被什么推了一下,整个人失去了平衡,手一偏,那包含他全身力气的棍子直接砸在了附近的垃圾桶上。

  “碰”的一声巨响,垃圾桶直接砸凹。

  巨大的声音吓得围观的众人不由尖叫了起来,这要是砸在人的身上,肯定直接把人的手给砸断了。

  伴随着这声音,齐雨墨突然跳了起来,以闪电的速度直接抓住了男人的手。

  男人正想要反抗,就见自己的手臂一疼,齐雨墨的五根手指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穿透进了他的肩膀里。

  那速度、狠戾的程度,仿佛这不是一双手,而是一把锐利的兵器。

  轻松、不用任何的力气就能直接穿透了皮肤直刺肌肉。

  “啊!”男人疼得惊叫起来,暴怒的抬起另外一只手朝着齐雨墨的脸砸去。

  女孩很轻松的就躲开了攻击,握住了男人拳头,并且稍稍一用力,围观的众人清晰的听到“咯”的一声脆响,男人指关节被硬生生捏裂。

  十指连心。

  女孩并没有因此而放过面前的这个人,她的手一寸一寸将男人的手臂折断,手法极其残忍。

  泛着血水的白森森的骨头刺穿了肉,暴露在了空气里。

  一瞬间医院门口的血腥味格外的浓厚。

  其余几个混混见状连忙拿起棍子企图阻止。

  却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棍子不仅没有打到齐雨墨,反而其中一个人的胸口被齐雨墨的手指穿透,一颗跳动的心脏直接被抓出,人应声倒地。

  此时的齐雨墨奇怪极了,她的目光散焕,嘴角带着一抹嗜血、狰狞的诡异笑容,直接捏爆了那颗心脏。

  是的,捏爆了。

  瞬间的血肉横飞,让在场的人看得一阵接着一阵作呕。

  而齐雨墨仿佛是没有感觉到了那般,她抬起手指品尝着指尖的鲜血。

  与此同时她的眼睛颜色也随之一点点的红了起来。

  这诡异的变化让混混们都不敢动了,“……”

  tmd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明明雇用他们的人只说是个会点防身术的女人而已,可……可为什么那么变态!

  在众人发愣的时候,齐雨墨已经跳到了那被砸凹进去的垃圾桶上,血红的目光带着兴奋的光芒看着在场已经开始瑟瑟发抖起来的混混。

  正众人想着她等下会做什么的时候,她朝着其中一个混混冲过去。

  短短的两分钟时间,不,也许是只有一分钟。

  那几个本来还活灵活现的混混全部被齐雨墨拗断了手脚,以极其惨烈的姿态倒在地上。

  而她则是红着漂亮的眼睛站在那里,看着倒了一地的人低低的笑着,“呵呵呵,呵呵呵……”

  医院的保安跟特勤也跟着跑了过来。

  一群人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一地的鲜血。

  那几个想要殴打齐雨墨的混混,死的死,残的残,相当的惊悚,这画面堪比美国恐怖片。

  一个穿着特勤制服的男子距离齐雨墨最近。

  见状连忙走过去询问,“齐医生,你没事吧?”

  结果话音刚落,就直接被齐雨墨一脚踹飞,撞在了电线杆上。

  那男子疼得一时间都直不起腰来,“啊啊啊!”

  却见齐雨墨不仅没有停手,反而开始攻击那些过来的保安与特勤。

  圣玛丽医院的保安与特勤都不同寻常,因为怕人闹事,所以一个个都是退役下来的特警,拳脚功夫相当了得。

  但是这样的人,顷刻间都被齐雨墨打得东倒西歪。

  周恒一的车开到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个修罗一般的画面。

  四周围都是血淋淋的人,有的鼻青脸肿,有的浑身是血。

  而齐雨墨则是站在人群中,乌黑的眼眸此时转变了颜色,红得妖艳、红得诡异、红得也让人的心里莫名的不安。

  她就这样站在那里低声笑着,样子极其的吓人,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周恒一连忙下车,“齐小姐,您还好吗?”

  他的手本想去碰触到齐雨墨,结果手在伸过去的时候顷刻间原本站在面前的人已经消失了。

  速度快的他都来不及看清楚齐雨墨是怎么跑掉的,再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右手手臂直接被一只细长的手穿透。

  那手指跟正常人的无疑,只是白,白得吓人,那雪白的手指还带着浓浓的血液,伴随着巨疼出现在周恒一肩膀的肉中。

  疼得周恒一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

  到底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