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崇祯十五年 > 第848章 冰山一角
  林锡耀惊恐无比,但还是颤抖着接过了账簿,翻开一看,心中再无侥幸,果然就是他的秘密账簿!

  内账不但记载了他每年的实际进出,而且还用进出账的方式,记载了一些他向官员行贿的数目……

  顿时,冷汗从林锡耀的额头上涔涔而下,像是淋雨一般,但却依然硬着头皮回道:“草民不知道这是什么……”

  “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马嘉植马脸冰冷,高声道:“带上来!”

  立刻,两个穿着粗布蓝袍,看起来像是管家和账房的人被押了上来,两人走路一瘸一拐,身上的布袍多有破损,哭哭啼啼,脸上更有鞭伤,一看就知道,是被严刑拷打过的。

  林锡耀回头望见,双腿立刻就软了,不由自主,哆哆嗦嗦地就跪在了地上。

  盐商们骚动了起来。

  林锡耀所做的事情,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做,见林锡耀跪倒,而林锡耀的管家和账房被带了上来,他们立刻明白,就在他们等待的这一天里,驸马爷的人,已经围了林锡耀的铺子,抓了林锡耀的人,然后严刑拷打,逼出了林锡耀的内账。手机最快更新m.13⑧txt.com

  现在账簿在手,又有管家和账房两个人证,林锡耀偷逃税款的罪名,肯定是跑不了了。

  本朝对商人偷税的处置,虽然没有汉唐严厉,动辄抄家流放,比元朝也要稍微宽容一点,但偷税依然是重罪,不但加倍罚款,同时还要施加杖刑。严重者,抄没家产,流放边关。

  盐商们惊慌,都担心自己家的店铺也被围了,账簿也被驸马爷拿了,于是他们纷纷看向自己的靠山,正坐在大堂中的老爷们。

  而坐在堂中的扬州官员,一个个也都是变了脸色,他们这才明白,怪不得驸马爷不许他们离开,足足软禁了他们一天呢,原来是驸马爷的人,正在扬州城中,大动干戈。

  如果他们不留在这里,而是在衙门中,他们第一时间就会得到消息,就算不敢拦阻,也能透风报信,令和自己交好的商人隐藏证据,早做准备,有或者想出各种办法拖延。但今天一天他们都被困在行辕中,消息被阻隔,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大事,面对发生的变局,一时也都是坐不住了--商人偷税还好,照律处置就可以了,如果商人嘴不严,供出他们的行贿受贿之事,那他们就大祸临头了。

  立时,官员们也微微有所骚动。

  丁魁楚更是脸色发白,他知道,自己被耍了,两位钦差对扬州的捐款数量,根本一点都不满意,因而才有了今天的这场鸿门宴,一天时间,居然就抓到了盐商逃税的证据,难道钦差提前派人在扬州调查了吗?

  “肃静!”坐在堂中的巩永固一拍惊堂木。

  官员都静寂。

  “说吧,你们盐行去年一年行盐多少,又应该交多少盐税?”马嘉植站在台阶上,不怒自威,目光直视那管家和账房。

  管家和账房在严刑拷打之下,早已经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全招了,现在钦差爷问起,立刻毫不犹豫,争前恐后的回道:“去年实际行盐两千,应交盐课税一千二百两……”

  听到此,林锡耀再也不敢否认,趴在地上,对马嘉植连连磕头:“草民一时糊涂,一时糊涂……”

  “一千二百两,却只交了六百两!”

  马嘉植从京师来,深深知道朝廷的困难和户部的短缺,但眼下一个小小的盐商,一年就逃税了六百两,可想那些大盐商逃了多少?一时他怒火无法抑制,吼道:“足足少了六百两,这还只是去年一年,林锡耀经营盐业十年,算上他的老爹和他爷爷,他林家在两淮贩盐,已经四十几年了,以一年偷逃盐课税六百两计算,这四十年来,他一共偷逃了将近三万两的盐税!如此之人,居然也敢说什么为国分忧,慷慨解囊,这是把朝廷,把扬州官员都当成傻子了呢!”

  众人听的脸色发白,很多盐商都心虚的低下头。

  林锡耀喊冤:“冤枉啊,草民只有去年逃了六百两,此前绝无逃税……”

  “事到如今,还敢狡辩?”

  忽然听见一声尖喝,却是两淮盐运使丁魁楚跳了起来,他一脸正义:“此等奸商,不用大刑是不会说实话的,交给扬州府,管保叫他老实交代!”

  众官员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丁魁楚的用意,于是纷纷站起,向巩永固请命:“不错。查案缉私,何用钦差?交给扬州府就好了。”

  如果是钦差审问,不知道会从林锡耀口中问出什么呢,一旦林锡耀口无遮挡,将扬州盐业的黑幕揭了开来,在场的人都要倒霉,但如果交给扬州府,由他们自己来审,那情况就完全可以掌控。

  “啪!”

  但扬州官员的私心,早在巩永固的意料中,他猛的一拍惊堂木,冷冷道:“盐弊乃是国家之大患,朝廷屡次三番派御史巡查,马大人南下,身负圣命,查盐正是职责所在,岂是你们可以置喙的?难不成你们想要吞案?”

  “……”

  巩永固所说,直指人心,官员们灰溜溜地坐下,再无人敢说话。

  “马大人,请继续。”巩永固道。

  马嘉植点头,看向堂中的官员:“既然诸位大人都想要断案,那我就挑一位吧。泰州分司主事,黄灿是哪一位?”

  “下官黄灿。”

  一个脸上有冷汗的从五官官员站了起来。

  马嘉植冷冷盯着他:“你是盐官,以我大明盐法,林锡耀应该如何处置?”

  黄灿是老官吏,倒也还能沉住气,拱手道:“不知钦差可否将账簿给下官一看?”

  意思是,不看实证,只凭嘴说,我无法判断。

  马嘉植心中冷笑:“可以。”

  黄灿上前,接过账簿,仔细翻看,虽然他故作镇定,但微微颤抖的手指,却是出卖了他,林锡耀不止有偷税,更有数条关于他的记载:某月某日,泰州,黄,两百两。

  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他黄灿,也没有说明用途,但黄灿自己心里却清楚,那都是林锡耀向自己行贿的记录。

  这个混蛋,不想活了吗,为什么要在账簿上写这些?

  众目睽睽之下,黄灿不敢多看,简单翻了一下,他抬起头,斟酌着说道:“如果账簿是真的,林锡耀……应该三倍罚银,仗四十。”

  林锡耀哭嚎了起来:“钦差饶命啊~~”

  就他的身板,四十板子有可能就要了他的命。

  “就是说,只用交一千八百两吗?”马嘉植盯着黄灿,脸色更冷。

  黄灿额头上的细汗更多,硬着头皮,拱手道:“林锡耀偷逃盐税,实在可恶,上差刚才分析,也是人之常情,但大明律法以证据为第一,这账簿只能证明林锡耀去年偷逃盐税,过去之事,却无法证明,因此现在还难以一并处罚……”

  马嘉植不怒反笑:“说的好,那本钦差要再问一句,盐商偷税,三倍处罚,那官员受贿,该如何处置?”

  黄灿脸色一变,脸上的冷汗更明显:“依律论处即可,下官非是刑官,不敢妄言。”

  “不敢?你敢做的事情太多了。”马嘉植冷笑。

  “下官不明白……”黄灿强笑。

  “不明白?好啊,那本钦差就给你找一个明白的。”马嘉植看向那管家和账房:“账簿上有泰州,黄,两百两,是什么意思啊?”

  “那是掌柜的……给黄大人的孝敬银。”账房哆哆嗦嗦地回答。

  “哪个黄大人?”巩永固追。

  “就是……就是泰州分司黄灿黄大人……”账房趴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黄灿立刻就跳了起来:“污蔑!污蔑!血口喷人,下官绝没有收他的贿赂!”

  马嘉植不管他,只向坐在正堂上的巩永固拱手。

  巩永固一拍惊堂木:“来啊,带黄大人到隔壁房间休息。”

  “是!”

  两个锦衣卫立刻上前,一左一右夹住了黄灿。

  “我是朝廷命官,谁也不能动我……”黄灿挣扎,但在两个锦衣卫铁掌之下,岂有他挣脱的可能?

  很快,在众人的注视中,黄灿就被拖走了。

  现场雅雀无声。

  盐商们一个个脸上有汗,官员们则是脸色发白,到现在,他们已经彻底明白,今日答谢是假,请君入瓮是真,一切的一切,都是早有谋划,今日他们进到这里,想要轻易脱身,怕是很难了。

  林锡耀更是软在地上,黄灿是他的靠山,眼见黄灿都自身难保,他知道,自己已经是在劫难逃了。

  “林锡耀,逃税加上行贿,你有何话说?”巩永固的声音从堂中传出。

  “草民愿意拿出银子赎罪,草民愿出一万两,只求钦差饶了草民,草民再也不敢了……”林锡耀跪在台阶前,连连叩头。

  “这林家这几十年偷逃盐税,怕也逃了三万两,现在却想要用一万两搪塞本钦差,真以为我大明的律法治不了你吗?”巩永固怒。

  “草民愿出三万两~~”听出了巩永固声音里的杀气,林锡耀吓的都快要尿了。

  巩永固哼了一声:“拖下去,严加拷问,看他这些年究竟偷逃了多少盐税?又都向那些官员行贿?”

  “是。”

  林锡耀连同他的管家和账房,都被拖了下去,到后面的小房子里,继续被拷问。

  大堂静了下来。

  巩永固开始闭目养神。

  田守信和马嘉植也不说话,只是坐在椅子里,若有所思。

  堂下的盐商都是满脸冷汗,虽然到现在为止,钦差只拿了一个林锡耀,但杀鸡儆猴的意味,相当明显,而林锡耀被拿下之后,以他的软骨头,一定会招供更多的官员,同时也会把知道的,关于两淮盐商的秘密,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钦差,那一来,在场的所有人恐怕都无法幸免……

  盐商能想到的,官员们自然早已经想到了,他们相互用眼神交流,彼此示意,最后,都把目光投向了监盐太监张元辅和盐运使丁魁楚,但丁魁楚低头不语,刚才他出头失败,这会显然是不想再站出了,没办法,众人只能看向张元辅。

  张元辅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知道,自己不说话是不行了,不然大家都得完蛋,于是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向巩永固行礼:“上差,奸商偷逃盐税,着实可恶,不过天色已晚,大家今日也都饿了一天了,明日还有公务要处置,是否今日就暂且到这,明日再行商议?”

  听张元辅所说,官员和园中的盐商都抬起头,眼中都是期盼,现在的局面已经不能挽回了,只能离开这里,再商议对策。再者,等了一天,饿了一天,所有人都有点支持不住了,尤其是盐商,他们一个个家财万贯,肥的流油,几时受过这样的辛苦?

  “是啊是啊。”官员们都附和。

  “不急,等审出一个初步结果,诸位就可以离开了。”巩永固依旧眯缝着眼。

  “上差的意思是?”张元辅试探的问。

  “很简单,和林锡耀有关的人,今晚是走不了了。”巩永固冷冷。

  众官员和盐商们都明白了,一个个就更加忐忑不安,尤其是那些平常和林锡耀有生意往来,或者是受过他贿赂的人。

  但忐忑归忐忑,钦差没有命令,他们谁也不敢离开。

  并没有等多久,负责审讯的锦衣卫,很快就拿着林锡耀的口供,进到堂中,交给巩永固。

  巩永固迅速翻过,然后站起说道:“江春、黄均泰、马曰琯、马曰璐、程之韺、汪应庚、黄至筠、鲍志道八人留下,其他人都可以回去了。”

  盐商们微微骚动,有人庆幸,有人却是脸色大变。

  被留下的八个人,正是扬州的八大盐商啊。

  “钦差,我们冤枉啊,为什么留我们~~”八大盐商立刻就喊起冤来。

  巩永固将口供一扬,冷冷到:“林锡耀供诉,你们八人都有偷逃盐税的恶行,在本钦差查明之前,你们自然是不能离开的。带他们下去!”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