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穿越小说> 这个三国不对头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煮熟的鸭子飞了
    “古拉什,本座不就是本座吗?你是不是吃药吃多了,吃得失心疯了,连本座都不认识了?”

    在古拉什因为惊恐而变得扭曲的面容中,魏伯阳老态龙钟的面貌逐步变得年轻起来。

    越来越像一个人,直到这个人,变成古拉什做梦都想为徒弟报仇的人后,他才震惊地大叫道:

    “王富贵,居然是你?你真的在骗我?你个贱人,你到底给我们吃了什么东西,啊啊啊……呃呃呃……”

    灵魂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撕扯着,巨大的痛苦使古拉什面目扭曲,他只能咬牙切齿地大骂王富贵。

    现在大局已定,王富贵撕去伪装后,笑着说道:“古拉什,我们终于见面了。你之前三番两次害我,我这次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废话我也不想多说了,吃了我为你特意做的裂魂药,古拉什,你就安心地去死吧!厉鬼为主药,游魂为辅药,摈弃理智,只剩疯狂,魂飞魄散是你唯一的解脱。”

    王富贵现在的行为,像极了一个反派,但他深知反派常常死于话多,所以王富贵吸取前人教训,说完话后就远远站在一边,等待裂魂药药效发作。

    毕竟,古拉什也是陆地真仙级别的使徒,见多识广,手段颇多,谁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压箱底绝招用来翻盘。

    也幸好,王富贵足够谨慎,足够小心。

    果然,不出王富贵所料,古拉什意志果然够坚韧。

    即便灵魂被巨大苦楚折磨着,古拉什还是保持了足够理智,只是用仇恨的目光,看着王富贵喊道:

    “不可能,既然是裂魂药,明明你也吃了,为什么你没事?裂魂药不可能有解药,就算真是华山魏伯阳都炼不出来,你为什么吃了就没事?”

    古拉什不小心着了王富贵的道,主要还是他过于依赖术法中的常识,深知如果真是裂魂药,王富贵也该中招的。

    但是,很可惜,古拉什并不知道,王富贵是有“系统”的,王富贵看似喝下了裂魂药,其实是被系统回收了。

    而王富贵装模作样喝下裂魂药,一身修为法力暴涨,也不过是因为他有羊脂玉如意,二丫和元白能自产足量的法力反哺他。

    当然,这些隐秘,王富贵也没必要和古拉什多说,他只是站在不远处,冷笑地看着三十名大祭司接连死去,看着垂死挣扎的古拉什。

    兴许是感受到王富贵目光中充满了不屑,古拉什气得肺都要炸了,他失去理智、怒火中烧地咆哮道:“啊啊啊,王富贵,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该死……”

    在理智还没有被完全淹没前,古拉什一边诅咒着王富贵不得好死,一边仓促地施法念咒,然后拿出数十个束魂草人扔向昏暗的天空。

    苍茫大地上,那些已死的、或者奄奄一息的大祭司,躯壳里的蓝色灵魂便被全部抽了出来。

    三十道灵魂光柱围绕在古拉什周遭,流光溢彩,绚烂多姿,最后更是光暗交织,缠绕融合,最后不出王富贵意外,全部灌注到古拉什的身体里。

    仿佛得到了滋补,本是苟延残喘的古拉什顿时精神大振,扫去之前的萎靡与虚弱,状态再次回到了人生巅峰。

    不过,即便祛除了身体隐患,和王富贵术法修为相当,但足够明智的古拉什也得跑路了。

    因为,在见到裂魂药没有弄死古拉什,王富贵已经从腰间解下了若水软剑,提着长剑就向古拉什冲了过来。

    王富贵除了术法修为高深莫测外,还是登临绝顶的武道高手,古拉什顿时吓尿了,不给他施法时间,他正面哪里是王富贵这等武道高手的对手。

    即便吃了个大亏,手下也全部死光,古拉什再怎么想杀王富贵报仇,但为了活下去,他也不得不翻身骑上避水金睛兽夺路狂奔。

    王富贵即便武道修为登临大汉之巅,功力深厚,轻功也不错,但是两条腿终究还是跑不过四条腿的。

    更何况,古拉什胯下的避水金睛兽更是难得的异兽,王富贵乘骑的一般战马,哪里又追得上。

    但,古拉什是王富贵的大敌,修为并不下于他多少。

    而且这次好不容易设计成功,王富贵即便马慢,他也不打算放古拉什安然离开,他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王富贵杀他的心思极重,古拉什也不是不清楚,若是换在王富贵的立场上,古拉什也不会放过王富贵。

    所以,李傕等人死了,手下大祭司、祭祀死光,都得不到古拉什一点怜悯,他现在只想火速逃回长安。

    等到了自己的地盘,等他修养恢复好,古拉什重整旗鼓后,势必要将王富贵扒皮抽筋,要将他的灵魂抽出来慢慢折磨。

    以至于,古拉什现在什么都不管,头也不回地驱使着避水金睛兽,仅仅只花了半天的时间,他就从亚武山退走,飞快经临潼关、华阴、渭南,最后在第二天中午赶回长安。

    此时的长安城,在经历了董卓迁都、王允之乱、李傕郭汜互攻以及匈奴人抢掠,早就千疮百孔、十室九空。

    要不是古拉什被李傕请来坐镇长安,凭着连番大动乱造成百姓的死伤惨重,长安城恐怕早就化成妖魔横行的鬼蜮了。

    此时,即便临近中午,阳气最为旺盛,长安城的大街上,虽然看起来人来人往,但在这其中有多少是人?

    古拉什急于回府治疗暗伤,他也不想管如今的长安了。

    也就前后脚的时间,古拉什刚刚回来,早一步跑路的郭汜,才带着张济叔侄,以及残军败将回到长安。

    弘农城外一仗,打得惊心动魄,郭汜头一次感到神仙术法的可怕,哪怕当年追随董卓镇压黄巾时,郭汜都没有怕过太平道术。

    但是,这一次,在见识了王富贵和古拉什的邪术后,李傕死了,刘协也没抢回来,郭汜手下将士又死伤惨重,加上势利眼去卑的离开,郭汜一时间颇为受挫。

    放张济叔侄去荆州劫掠抢粮,这段时间饱受挫折的郭汜心情可谓是极遭的,动不动就大发脾气、打骂手下。

    哪怕是郭汜的亲信都没有逃过被教训。

    看着目光阴沉、肿着脸走出来的伍习,这几天才投靠过来的李傕外甥胡封,别有深意地说道:“主公这几天,到底怎么了?

    自从回到长安后,就成了这个样子,动辄打骂士卒。就连将军这样的亲信,居然都难逃厄运,主公莫不是被妖怪附身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