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穿越小说> 这个三国不对头 > 第三章 最强打铁人
    “当然!我洛阳最强打铁人的名号不是白吹的。区区一只白玉笄,只要给我一炷香的时间,哦不,半炷香也行,我就能将它完美复原。”

    反正董卓都火烧洛阳了,洛阳城已经灰飞烟灭了。

    王富贵想怎么吹NB,都没人可以阻止他了。

    但是,王富贵显然小看了,他洛阳十大恶少的名头。

    尽管董卓不是什么好东西,被裹胁的洛阳百姓没一个想帮董家人,但他们也不喜欢王富贵这个仗势欺人的恶棍。

    当即,洛阳难民中,此起彼伏响起了不和谐的声音,纷纷揭着王富贵的短,说王富贵以前是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

    这些个声音,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你掩护着我,我遮挡着你,叫王富贵都分不出谁是谁。

    围观百姓的咒骂声越来越难听,巡城卫兵还以为遭了戏弄,他们勃然大怒地抓住王富贵就想给他几刀。

    还好王富贵见势不妙,率先大喊道:“冤枉,冤枉啊!我真的会打铁,我真的技艺超群。

    以前别看我闲,别看我吊儿郎当,似乎在家里混吃等死。你们都误会了,我其实是在家钻研技艺。

    我们王家之所以能成为洛阳第一铁匠铺,主要是我在幕后革新技艺,我掌握着当今天下最尖端的技艺。

    你们只要让我试一试,我保证能打造出比徐家还精美的白玉笄。”

    王富贵恬不知耻地自吹自擂,也许是嗓门大、喊得远,唬得司琴和巡城卫兵们都一愣一愣的。

    尤其是司琴,虽然也不大相信夸夸其谈的王富贵,但是为了活命,她宁愿一搏。

    锦帕包裹着破碎的白玉笄。

    司琴痛定思痛,最后还是一咬牙,选择交给了王富贵,寄希望他能成功。

    系统是绝对不能暴露的。

    王富贵可不打算公开上演神迹,他瞅着周围黑压压的人群,故作为难地说道:“复原白玉笄,对我而言,只是小菜一碟。

    但就算这只是不起眼的小事,也是我王家铁匠铺独有的技艺。我可不能对不起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不能将我家技艺泄露了。所以我需要一间空屋,和一套刻玉的工具。”

    只要能复原,只要能活命,别说王富贵两个简单的要求,就算还要别的,司琴估计都会豁出身体满足他。

    就在司琴和巡城卫兵找房子,为王富贵准备工具时,长安城内闲得发慌的底层百姓沸腾了起来。

    尤其是被裹胁的洛阳百姓,更是奔走相告,呼朋唤友,大家三五成群,结伴而来,要来看看王富贵的笑话。

    王富贵,洛阳十大恶少之一,因为生的人高马大,家里又是打铁的,朋友喜欢叫他富贵哥,仇人却骂他王大锤。

    以前仗着家里有钱,是个仗势欺人的二世祖,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虽然他长得粗狂,但皮肤干干净净,更像个小白脸。

    而真正打铁的,哪个不是虎背熊腰、肌肉结实,一只手的力气估计都比王富贵的腰力强。

    王富贵居然不知死活地忽悠董家人,这狗咬狗的好事,洛阳城原先的百姓说什么都要瞧一瞧了。

    一时间,刚被董卓折腾过的长安城,又再一次沸腾了。

    不知道的人,估计,还以为是不是哪里来了义士,看恶相董卓横行霸道太久,想要造反干掉他。

    这让下了朝会,坐在华贵车辇里的董卓,不得不起了疑心,他掀开珠帘,问道:“我儿奉先,可在?”

    “义父,有何吩咐?”

    十八诸侯讨董,三英战平吕布。

    当今天下,吕布吕奉先,尽管背负着三姓家奴的衰名,但他却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武将。

    走哪都将吕布带上,坏事做尽的董卓,才很有安全感。

    绿豆般的小眼睛,看着街道上奔走的人群,董卓疑惑地问道:“外面出了什么事?怎么这般混乱?”

    好歹也是带过队伍的人。

    又是全天下声名最糟糕人的保镖,吕布岂能不知情报的重要性。

    早就让手下打听清楚了,吕布腹有底稿,他恭敬地说道:“回禀义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个打铁的,号称他是当世最强打铁人,什么神兵利器都能打造。

    现在他要公开打造一支白玉笄,号称他打造的玉笄将是天下最精美的玉笄,无人出其左右。”

    对董卓,吕布现在还是恭敬的,毕竟他的荣华富贵,都是眼前这个面善的胖子给的。

    但对王富贵,吕布又是嗤之以鼻的,他本来就是傲气的人,当然看不惯比他还傲的家伙。

    所以,说完情报,吕布就轻蔑地说道:“义父,你不必挂怀。那人估计是个跳梁小丑,大庭广众之下,博取目光、哗众取宠,也只会贻笑大方。”

    “打铁的?最强打铁人?还会打玉笄?”

    董卓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突然一改回府的路线,命令吕布带着卫兵保护着他,朝着王富贵的事发地赶去。

    此时,已经身处静室的王富贵,恐怕还不知道,他一番作妖,居然引来了两个大BOSS。

    不过,就算知道,王富贵也不会放在心上。

    毕竟如果连制笄这一关都过不去,他也没有以后了。

    只有一炷香的时间,王富贵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想别的,他立刻环视了一圈室内环境。

    除了身无长物的他,孤身一人站在屋子里,就只有案几上摆着破碎的白玉笄,和一套齐备的刻玉工具:

    铊、锯、钻、锥、浆一应俱全,可以用来铡、錾、冲、压、勾、顺,一点一滴的琢磨,一板一眼的抛光。

    想要以东汉时期的陈旧技艺,打造一只精美的白玉笄,绝对不是一炷香的时间能完成的。

    王富贵能大言不惭,极尽贬低张家的技艺,还不是他有最强打造系统撑腰。

    王富贵根本碰都不碰那些刻玉工具,只需一个“修复”的念头,案几上破碎的白玉笄就被当做材料回收了。

    一个弹指的时间,一只崭新的、精美的白玉梅花笄,按着王富贵脑中随机选的图纸,就无中生有出现在他眼前。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为了修复白玉笄的裂痕,新玉笄的尺寸缩小了一圈。

    但好在,白玉梅花玉笄,通体雪白、色泽柔润,玉笄上首镂空的梅花栩栩如生,仿若初冬盛开的腊梅。

    就在王富贵拿着玉笄出门交差时,一个如虎豹雷音的大嗓门突然吼道:“好精美的玉笄,本太师要了。”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