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修真小说> 平邪记 > 第七十章 分丹
  下午时分,丹房里。

  古尘缘气喘吁吁的,正在八卦炉前炼丹。

  药膏已经炼得半熟,馥郁丹香就开始弥漫开来。

  许多弟子聚在丹殿外,交头接耳。

  “这次古首席要炼什么丹,怎么还没成丹的丹香闻起来,都有种奇妙的感觉?”

  “什么奇妙的感觉?”

  “好像变年轻了!”

  “瞎吹吧!”

  “那你说天骄首席炼的什么丹?”

  “嘿嘿,我知道,就是不告诉你们!”一个弟子插嘴,很得意的样子。

  “看他嘚瑟的,就会吹牛!”

  “谁嘚瑟了,我听左谷主说的。”

  “那你说说,是什么丹?”

  “就不告诉你们!”

  “你爱说不说,反正待会就知道了。”

  ……

  丹房里,古尘缘炼丹,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火梭子悬空,喷出烁热的火焰,一次次扫过丹炉上方的一团翻滚的药浆。

  火焰每次扫过,一团儿水蒸气蒸腾而起,药浆就干了些许。

  很快,药浆就成了一团粘稠的胶状。

  随着古尘缘掐指捻诀,一道道丹诀从他的手上打出。

  天地灵气汹涌而来,四象元力包裹着药浆,并且被药浆吸收进去,成了药浆的一部分。

  药香越来越浓郁,闻起来令人心旷神怡。

  古尘缘的精神非常投入,要炼出好丹。

  火候终于到了,古尘缘屏息凝神,开始进入成丹的程序。

  他双手捻诀,做了一个分瓣梅花的手势。

  药浆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

  八团成药在元气的包裹下,滴溜溜的旋转……

  终于成丹了!

  馥郁芬芳弥漫了整个桃花谷,连桃花的清香都被盖住了。

  古尘缘身后,一个苍老的身影翻了翻白眼,晕了过去。

  不知道是太热,还是因为太激动了,丹刚成,凌清剑竟然就晕倒了。

  几个小厮惊叫着跑了进来,他们拉着凌清剑的衣衫、扯着他的头发,揪着他的耳朵,把他从烁热的丹房里拉了出去。

  然后,小厮们惊慌失措的,对着凌清剑一阵拳打脚踢,又是揪耳朵,又是掐人中……

  很可惜,小厮们一阵虐待,凌清剑却还是没有醒来。

  “快闪开!”一个壮汉提着一桶冰水,沿着廊道奔跑过来。

  他的双脚好像无影腿一般,踢开几个小厮,把冰水浇在凌清剑的身上。

  凌清剑好像被电击的蛤蟆,浑身一阵剧烈哆嗦。

  他就好像被鬼撵一般,惊恐尖叫着跳了起来。

  几个小厮被大汉踢飞,都很恼火。

  但他们看到冰水一浇,凌清剑立即尖叫着跳起来时,脸上的怒色立即都变成了喜色。

  几个小厮都跑了过来,齐声喊道:“师兄,多谢你,救了我们的爷爷。”

  这几个小厮,竟然是凌剑阁丹房里跑腿的小厮。

  他们竟然跑到桃花谷来了!

  也不知道路途有多危险,有没有人保护。

  ……

  古尘缘将丹丸装进小瓷瓶里,从仿似火炉的炼丹房里走了出来。

  受到丹香的吸引,各脉山峰的弟子有的踏着飞剑,有的踩着法器,往丹殿的方向赶。

  临近丹殿的空间,都几乎造成了交通拥堵。

  修士踏飞剑或者御器飞行,会造成很大的气浪,如果相互靠近,造成气浪紊乱,就会引起空中‘交通事故’。

  古尘缘怀揣着小瓷瓶,施施然走出了丹殿。

  丹殿外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还有叫嚷声、赞美声。

  “天骄首席,您又炼出了什么丹?”

  “伟大的丹道大宗师,您一定炼出了八成以上的上等丹。”

  “伟大的天骄首席、年仅十七岁的丹道大宗师马上就会给我们天大的惊喜。”

  “能够在您的最高威严下听从驱谴,是弟子最大的荣耀。”

  ……

  古尘缘面色平淡的,对围在外面的弟子颔首致意。

  他的内心没有丝毫骄傲,而是很平静。

  古尘缘知道,自己越是锋芒毕露,越是会引起邪道的不满和打击。

  整个身心都被危机感所占据,古尘缘又哪来的心情去骄傲。

  古尘缘看到,两个貌美女修站在最前面。

  一个是覃小钰,一个是东方兰薇。

  覃小钰步态袅娜的向前走了几步,伸出如玉笋般的妙手,道:“拿来!”

  “什么拿来?”古尘缘故作惊愕。

  “回春丹,我想应该是八成上等丹吧。”覃小钰娇声道。

  “可惜,你猜错了。”古尘缘挤了挤眉眼,“我炼的丹,是九成特等丹。”

  八成上等的回春丹,能让人的容颜年轻三到十岁。

  九成特等的回春丹,却能让人的容颜年轻十五到三十岁。

  人群里立即传来了喧哗声、惊叹声。

  “天呀,天骄首席炼出了九成特等回春丹。”

  “太不可思议了,天骄首席又颠覆了我们的认知。”

  “这个大陆上,估计见天宗的神仙炼丹师,也炼不出九成特等回春丹。”

  “绝对炼不出,我想他们肯定连丹方都不知道。”

  “哈哈,绝对的。”

  ……

  二美听到古尘缘说炼出九成特等丹,脸上立即露出喜色。

  覃小钰更是喜不自禁,伸手道:“古首席,请你履行诺言,回春丹拿来。”

  “我和东方师姐,都欠你一份情。”

  古尘缘从怀中摸出两只小瓷瓶,分别丢给覃小钰和东方兰薇,道:“两位首座,今天我很高兴能履行自己的诺言,为你们炼制回春丹。”

  “但是千万别说什么欠我一份情,因为这样说,就显得生分了。”

  “古首席,多谢你的一片好意。”东方兰薇微微欠身,说道。

  “古首席,多谢你的一片好意。”覃小钰也跟着说,却没有欠身。

  覃小钰的脸上露出妩媚之色,眼中电光连闪,对古尘缘似有表示。

  众目睽睽之下,古尘缘都感觉有些尴尬了。

  “天骄首席,您炼了多少回春丹,弟子也要。”一个身材略显发福的中年女修喊道。

  “对,您就舍个大慈悲,弟子也想要。”又一个女修急忙开口。

  上了年纪的女修纷纷开口,问古尘缘要丹。

  众女修的起哄,终于也使古尘缘不用在覃小钰的目光注视下,感到尴尬。

  “还有六颗丹,看谁运气好抢到,就是谁的,好不好。”古尘缘爽朗笑道。

  “好,但是东方首座和覃首座已经有了,她们两位不能参与抢丹。”一个中年女修喊道。

  东方兰薇和覃小钰几乎同时开了口,都表示同意。

  “我要一个个抛出小瓷瓶了,你们抢的时候可悠着点,别捏碎了瓶子。”古尘缘大喊一声。

  人群里传来一阵应诺声,众女修齐呼:“好!”

  古尘缘伸手在怀中掏摸,抛出了第一只小瓷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