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看来祁远宏已经将那祁宁彧杀死!

    啧~兄弟相残呐,呵,苍云皇帝万万没想到吧!”

    长念真人心中激动得狂笑不止,但为了保持一派仙风道骨,是面容严肃的道:

    “众将士听令,立即行动,配合王上,将敌军主帅部队一网打尽!冲啊!”

    “冲!”

    ……

    “呲~嘭!”

    长念真人刚掀帘入主帐,仅仅道了句:“辛苦了……”

    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一道紫色的光芒打中,一口心头血喷出。

    “噗~”

    司徒空这一招打得长念真人措不及防,懵了几圈才猛然看向立于主座前的司徒空,错愕道:

    “你,你你……”

    而后挣扎着想站起身往营帐外走,他可是带了二千精兵来的,他怕谁?

    看,这都是陷阱,这都已经被他长念真人识破了,他可不能折损在这儿!

    好你个祁远宏,说什么已将祁宁彧那厮杀死,他只要配合着收收那军队就行,结果呢,都是骗他的……

    现在居然还敢躲着,想避着不见他长念真人?

    呵~

    然后长念没想到的却是,他的法宝根本就不能将司徒空杀\死,并且还是不痛不痒那种!

    刚打开一丢丢帘的长念真人就一道力给拉回到帐中地了一。

    出路被卦死,想着外面的三千精兵也同他一般中计被擒……

    心里是痛得要死,三千兵可不是个小数目,尤其是这可还是三千精兵啊!

    “为什么你没有死?”

    沦为阶下囚而不得动弹的长念真人目光仿若要吃人,是咬牙切齿的道。

    可司徒空并不想与之浪费口舌,直接是封了灵穴,使之无法再使用灵力,又对秦时说道:

    “带下去,严加看管!”

    “是,主帅!”

    秦时是快双眼冒小星星了,活脱脱一副小迷弟的模样。

    于是,这么一场来势汹汹的战争,就这么“简单”的结束,其结束方式看起来亦是特别的可笑。

    ……

    “苍云帝君,长念本是吾之二徒弟,孽徒愚顽,竟敢教唆帝君之子自立为王,反叛苍云……

    可他终究是吾之徒弟,能否肯请帝君网开一面,饶了孽徒之性命……”

    说此话的正是这渊归大陆上少数的且也是鼎鼎有名的超九级灵师――古月尊者。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这古月尊者这般说道,苍云帝祁奕荣也不好生怒,不过这语气却也是严肃极了。

    “古月尊者,虽说那长念真人是您的徒弟,可他却是挑起战事,侵我苍云之境,毁朕之城池,伤朕之子民……

    所以,也还请古月尊者不要插手,这长念真人非死不可,否则日后效仿者不绝,朕,又该如何治理这苍云?!”

    “你!”

    古月没想到他都这般客气了,这苍云皇帝居然还敢给脸不要脸的拒绝他,与他作对唱反调!

    “好你个苍云皇帝,还从未有人敢这么与吾说话,是不是多了个超九级灵师就底气足了?那也不过是个黄毛丫头罢!

    呵,你可知这渊归大陆……”

    “哦?是吗?这渊归大陆又怎么了?”

    ……

    </divclass>

    <dt>

    <spanclass>夭渊殿说</spanclass></imgsrc>

    </dt>

    感谢〖??芳??〗的5张推荐票~、感谢〖一梦三四年〗的8张推荐票~、感谢〖面对阳光、我依然微笑〗的2张推荐票~、感谢〖大梦二硕小诺诺〗的1张推荐票~、感谢〖书友2019053******083〗的1张推荐票~</div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