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烈火浇愁 > 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章
  肖征刚说完,就听车声逼近,一辆带着异控局标志的公车开过来,车窗落下,黄局探出头来,朝肖征招招手:“跟我走。”

  “特殊羁押所。”肖征上车以后,听黄局长吩咐司机,说完,他又转头对肖征说,“刚才那边的同事给我打电话,老局长出事了,你有个心理准备。”

  肖征心里一紧:“什么情况?”

  “还不知道,”黄局摇摇头,“晚上熄灯时候还好好的,值班工作人员半夜起夜,无意看了一眼监控,发现他从床上滚下来了,浑身不明原因抽搐,现在送急救了。”

  说话间,一道闪电落下,照亮了黄局的脸,气温本来就低,此时已经降到冰点以下,大雨变成了冻雨和雪片,行车视野极差。

  车上的对讲机里有现场外勤在随时汇报情况,黄局沉默地听了片刻,对肖征说:“我怀疑老局长跟大楼出的事有关。”

  肖征:“黄局,我不明白,我们局一直是政府的公共事务部门,连您都是上级派来……”

  “对,我们是公共事务部门,最近几十年才成立的,为了监控全国范围内的异常能量反应,类似的机构全世界各国都有。”黄局说,“但我们跟天文台不一样,工作性质决定,我们是有‘历史’的,有历史,也就有历史遗留问题——咱们的机构虽然是新的,但出于成本考虑,总局选址、以及附带的各种防护法阵,都是在‘前身’的基础上改建扩建的。我们的前身不是传说中的‘清平司’,这你应该猜得到,否则有玉婆婆在,也轮不到我一个普通人当总局负责人。”

  肖征一愣,有些“特能”寿命很长,这么算,确实比异控局的年纪还大。

  “七百年前,裁撤清平司后,异常能量活动越来越微弱,直到近代……二战前后,特能人口出生率重新上升,相关事件频发,这才变成一个问题。解放前,特能没有统一组织,就像旧时候的江湖门派一样。那会民间有很多特能小团体,有些为了名利,也有些是为了道义,总之,出了事情,谁碰上谁管。当时各方势力的格局,就跟你在蓬莱会议上碰见的差不多,除了一帮在永安西郊活动的特能,他们不像其他人一样有‘门派’,自称叫‘互助会’。”

  “互助会的名字听着挺新潮,但其实历史不比别的门派短。里面的人当时从事各行各业的都有,特点是都没有门派传承,特能几乎都是后天意外觉醒的,他们抱团,互相帮助刚觉醒特能的人适应新生活。也因为都是普通人出身,所以做事风格也更像普通人,更愿意为普通人考虑,观念也更开放。”

  “刚开始政府决定成立异控局的时候,是想把各处的民间高人们都请来,但……玉婆婆他们那些人你也知道,人家压根就看不起普通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呼风唤雨,也不乐意受那么多规矩束缚……再加上咱们这给的待遇也就那么回事,所以都推脱不肯来,只有永安西郊的这一支人响应组织号召,于是成了异控局最早的那批奠基人。当时咱们没有根基,连个像样的办公地点也没有,他们就把自己的活动中心让出来,重新修整后投入使用,这么多年一直运行良好,培养了一批一批的特能人才,发展出了现在的规模。”

  肖征:“那棵树到底是……”

  黄局摇摇头:“那棵树一直是枯树,因为互助会的很多法阵布置非常精巧,改建的时候没舍得打破原来的格局,树也不影响什么,还挺美观,就让它一直在里面了——老局长以前是互助会的会员,如果有可能……嗯?”

  特殊羁押所是异控局的附属机构,离总部不远,几句话的功夫就到了,拐过一个障眼法阵,就看见羁押所门口拉起了警戒线,一水的工作人员都穿着特殊的隔离服。

  “黄局,”现场负责人离老远就把他们停下了,“老局长情况不明,我们...现在不知道是恶咒还是传染病,整个羁押所都隔离了,太危险,您别进……”

  “我去。”肖征从车里钻出来,拎过一套隔离服就往里闯,越走越快。他几天前才刚见过老局长,替他约了宣玑见面……

  刚到特殊羁押所的医疗部门口,就听见里面刺耳的火警声,肖征差点跟一个冲出来的医生撞了个满怀,医生眼镜都歪了,两腿拌蒜,差点让肖主任撞个屁股蹲。

  肖征一把抓住他:“哎,你没事……”

  “你们这死了好几天的,送去火葬场烧好吗?送什么急救!”

  肖征一愣,这时,他闻到了一股焦糊味,后脊突然蹿起一层凉意,那是外勤对危险的直觉,他猛地一转身,只见发现一个形容枯槁的“人”站在门口,肖征差点当场拔/枪——那人头发全白了,苍老的脸上是一片发青的蜡色,眼睛里蒙了一层浑浊的膜,病号服外的手腕和脖子有几处深色的尸斑,嘴角居然有了腐烂的痕迹。

  完全是生化危机里冒出来的丧尸!

  比普通丧尸更丧的,是他俩脚还着着火,浓重的黑烟从那两条细脚伶仃的腿上往外冒,急救室不具备收发火箭功能,火警声嚎得撕心裂肺。

  “丧尸”喉咙里咯咯作响:“告……”

  肖征往后退了一步,震惊地发现,这“丧尸”是老局长。

  “告诉……彤……”

  肖征莫名其妙:“谁?”

  这时,他看见老局长做了个非常奇怪的动作——他转头朝玻璃窗看了一眼,照见自己的倒影,要碰不敢碰地抬起手,似乎想捧起自己的脸,表情痴痴的。

  那是个非常女性化的、照镜子动作。

  深更半夜,百岁老头,女鬼附身,他身边半个人也没有……

  肖征一哆嗦,忍不住捏住了兜里一沓人民币,戒备地说:“你不是老局长,你是什么玩意?”

  此时,风雨飘摇的异控局大楼里,宣玑一把抓住一根悄悄往他脖子上缠的藤,火顺着他的掌心流了出去,那藤顿时成了一条火鞭,扬起来往白影群中抽去,连同大厅的枯树在内,一堆易燃物都被他燎着了。

  “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到长这么多头皮屑的树——灵渊你说什么,阿洛津和微煜王他们都是祭品?”

  “你们太怕魔物了。”乱飞的白影们不等盛灵渊回答,就开口说,“就像你们怕赤渊。”

  宣玑出言不逊:“放你妈的……”

  “你们一听说赤渊不稳,马上就惶惶不可终日,眼看当年被封印的人魔一个个重现人间,个个喊着要赤渊重燃,紧张了吧?人族自己五毒俱全,贪嗔痴一样不缺,却谈魔色变,恨不能清平盛世,一片花团锦簇,光下都没有影子才好。魔物一露面,你们就要不管青红皂白地群起而攻之,唯恐杀慢了,那些魔物就要长出人样来……是不是啊,人皇陛下?祭品可是你一个一个亲自手刃的。”

  它们不是一个声音,也没有刻意齐声说话,基本是各讲各的,可是因为声音语气浑似一体,这么乱七八糟地混在一起,居然也不乱,还能十分和谐,让人想起清平镇里无数分/身的影人。

  等等……影人?

  盛灵渊的目光落在异控局正中间的大树上——那枯树干上缠着枯藤,两者以前都是活化石似的灰头土脸,让人理所当然地以为树和绕树藤是一体的,直到这时,盛灵渊才发现,方才劣奴躬伏法阵疯狂地收割人命时,疯长的只有树,缠在它身上的藤纹丝不动,没有一点要跟着还阳的意思,倒像一副坚固的锁。

  而这“锁”此时已经雷劈断了,不幸被离火燎着,正一寸一寸地烧着。

  特殊羁押所里,“老局长”腿上的火已经蔓延到了膝盖上。

  “你先等等。”肖征咳嗽了几声,从楼道里拉出...个灭火器,往老局长身上喷,“忍一忍啊,我不是水系。”

  老局长身上的火却公然违背物理规律,懒得给灭火器一点反应,纹丝不动。

  “这是朱雀离火,灭不了的。”“老局长”摇摇头,“火也不在这里,着火的是我真身。”

  肖征:“……”

  这鬼故事还讲不完了!

  “我是……”“老局长”声气微弱地说,“你们大楼下那根绕树藤。”

  这时,王泽发了条语音信息:“肖主任,败家宣主任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电话打不通,咱们大楼现在着火了!我看搞不好就是那火系鸟人放的,还用想办法捞他吗?”

  肖征:“……”

  异控局大楼的火海里,盛灵渊被宣玑的翅膀围着,隔绝了周围的火星,他忽然抬起头:“你是妖王养的影人。”

  妖族贵族与其他族一样,也会蓄养影人,但就算是再花心的主人,养上三四个影人也已经是极致了,因为影人会自动按着主人最喜欢的样子长,而主人往往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博爱”,影奴如果超过一定数量,放在一起,基本就跟一个妈生的一样,一眼看过去,主人自己都分不清谁是谁,反而累赘。

  因此妖王死后,人族闯进妖王宫,看见勾月楼里豢养的百十来个影人,全都惊呆了。

  更绝的是,那些影人有男有女、环肥燕瘦,长成什么样的都有,谁跟谁都不像。乍一看,妖王仿佛是博爱众生百态,一视同仁。

  盛灵渊记得丹离说,妖王吞了太多的东西,把他讨厌的蛟血稀释得几乎淡极了,连同他“自己”也和那身蛟血一样,在反复的修改中支离破碎了。

  因此他连自己的好恶都不知道。

  妖王的影人都是后患,被丹离统一处理后就地填埋。丹离总不至于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盛灵渊当时满心都是他裂口的天魔剑,只大概听了个汇报,没多过问,只依稀记得丹离处理影人的地方离勾月楼不远,似乎……就在现在永安市西山附近。

  宣玑一愣,看向盛灵渊:“疏忽了?”

  妖王的影人也能放跑,这疏忽有点大。

  盛灵渊皱起眉:“不可能,丹离从不疏忽。”

  宣玑听见“丹离”俩字就气不打一处来:“管他呢,爱是什么是什么,宰了就对了。”

  他眉间族徽大炽,周身卷起旋风似的火焰,呼啸着卷向白影,只剩半截的异控局大楼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寸寸皲裂,分崩离析。

  原本被禁锢在楼里的白影朝四面八方飞去,烟似的,纵声大笑,盛灵渊和宣玑紧随其后。

  西山满地的冰雪中,所有的花都开了。

  又是冰冷,又是热烈。

  王泽正好从望远镜里看见这一幕,整个人都不好了,转头跟肖征告状:“这回不是着火了,那小子把楼弄塌方了!他完犊子了!得卖身到下辈子!他们家剑灵是网红也赎不了身了!”

  这条信息肖征还没听完,就见自称“藤”的“老局长”哑声惨叫了一嗓子,原本在膝盖附近的火苗蹿上了腰,他再也站不住,跪在地上。

  肖征赶紧对王泽说:“你让他先把火灭……”

  “老局长”一把攥住他的裤腿:“我真身已经死于天劫,否则也不能离体,只是跟自己的残躯剩了点共感而已……你告诉他,告诉彤,不能杀那些……‘执念’……”

  肖征一头雾水,每个字都听得懂,连在一起就不明白了,也不知道是自己耳朵有问题,还是对方在说胡话,于是他打开手机录音功能:“不能杀什么?你慢点说,再说一遍。”

  “那是当年妖王勾月楼里影人留下的后代,父母共主的影人所生后代,天生认父母的主人为主,可是妖已经死了,这些影人没出生,就变成一堆...支离破碎的执念,被帝师丹离封在影人冢中……就是那棵树,后人不知情,以为枯木避雷,是神树,为它建神庙,经年日久,我与树都生了灵智……就像……当年朱雀神庙里的……神像一样……”

  “我为了压过他,设法托梦给一个血脉返祖的巫人后人,教他符咒,让他信我……几百年,攒出一个小小的互助会,就是……你们异控局的前身。他却已经借妖王蛊惑了无数妖族后人,让献祭阴沉,吞尽乱世群魔之力……又挣脱了我,如果杀、杀了他,无处盘旋的魔气会直入赤渊,世上已经没有第三十七根……朱雀骨……”

  他身上的火苗“呼”地一下,蹿上了脸:“你原原本本地……告诉他,他……”

  肖征被炽烈的火苗逼退一步,抽了一口气,打电话给王泽:“宣玑在和谁打架?”

  王泽端着望远镜,回答:“一团pm2.5——防尘降噪是我们水系专长,正在赶去支援的路上,你放心。”

  “你俩凑一起,就没干过让我放心的事,”肖征把录音发了过去,“有人让我带话给他,你想办法转告,快点!”

  王泽收到以后听了一遍,听得两眼转蚊香,完全莫名其妙,只听懂了“不能杀”仨字。

  “给我个喇叭。”王泽找了个扬声器,对准了手机。

  这时,盛灵渊用魔气织就的大网已经成型,倏地一缩手指,将那些白影一网兜住。

  “哔”一声噪音穿耳而过。

  宣玑手里的朱雀火卷成了无数火箭,被噪音刺得差点脱靶:“鲤鱼,你哪边的?有病……”

  被放大了好几倍的声音夜空中有些失真。

  “……为它建庙……就像……当年朱雀神庙里的……神像一样……”

  被盛灵渊网住的白影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宣玑听见“神像”俩字,手一哆嗦,离火箭已经脱手而去。

  “……杀了他,无处盘旋的魔气会直入赤渊,世上已经没有第三十七根……朱雀骨……”

  盛灵渊悚然一惊,千钧一发间收了魔气,然而被拉到极致的大网反噬似的卷回到他自己身上,宣玑想也不想地扑到他身上。

  从另一个方向赶来的风神一张昭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按了暂停。

  一秒间歇里,宣玑卷着盛灵渊滚了出去。

  紧接着,漫天的火箭与黑雾缠在一起,纷纷落下,像阳光落在北冥之海上,死寂的水面上跳跃起细细的金丝。

  宣玑“嘶”了一声,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盛灵渊却在一愣之后,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既然有山盟海誓,伤在谁身上还不都是一样?

  为什么要替他挡?

  他的目光缓缓落在宣玑手肘上。

  宣玑落地时连衣服再手肘一起蹭破了,只是一点皮肉外伤,立刻就好了。

  可是盛灵渊身上没有任何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