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我给前夫当继母 > 第12章 跪拜
    周茂成对林未晞和顾呈曜之间的暗流一无所知,他现在还热心地拉着顾呈曜,和顾呈曜叙说林未晞身体是多么娇弱,这一路上是如何折腾人。燕王为了她绑,哦不是,请来了方圆十里的所有郎中,更甚者为了照顾林未晞,专门进城为她挑了一个丫鬟。

    顾呈曜听到这里很是吃惊:“父亲竟然亲自挑选侍女?”

    “对。”周茂成一脸复杂,别说是顾呈曜,即便是他这个跟了十多年的老臣,看到这一幕都觉得匪夷所思。

    顾呈曜转头看了林未晞一眼,不同方才,这次的目光复杂了许多。林未晞不怕别人探究的目光,相比之下她反而更在意另一件事,她怎么觉得顾呈曜刚才的眼神隐约透露出些许羡慕来?

    林未晞后知后觉地想到,也是,顾呈曜虽为燕王独子,但是和燕王相处的时间并不多。燕王半生戎马,南征北战,战绩便是街口小儿都能说上几句,可想留在燕王府的时间并不多,而留给顾呈曜的时间就更少了。

    周茂成见顾呈曜沉默下来,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他心底叹了口气,故作轻松地说:“各地战乱已平,以后再有小打小闹也用不着王爷出马了。这次王爷入京,想必能安稳很长一段时间了。”

    先帝临终托孤,而皇帝年幼,京城也不能无人镇守,要不是上次西北叛乱实在严重,新朝需要快速平定叛乱,威慑四海,燕王也不会亲自率军出征。不过这次朵豁剌惕部的事迹传出去后,恐怕好一段时间,都没人敢挑战燕王和宗主国的权威了。

    顾呈曜想到这里也松了口气,能这样长时间和父亲同处一府,实在是太难得了。

    高然这时候已经处理事情回来了,她行路有些急切,等她看到顾呈曜站在院子中央,而不远处就站在林未晞的时候,高然瞳孔猛不防一缩。

    高然不动声色地笑着,笑意盈盈给顾呈曜请安,然后自然而然地站到顾呈曜身边,一副女主人架势。林未晞看到这里心底不由嗤笑,她心里不屑,面上难免就带出一些冷淡和散漫来。

    周茂成是跟着顾呈曜一起进来的,他进来主要是为了林未晞,现在人已经见到,而世子妃也回来了,周茂成一个外男不好继续呆在燕王府内宅,当下便告辞。

    等周茂成走后,院子里一下只剩他们三个人,不知为何,院子里的下人突然感到一种难言的压抑。

    奇怪,世子和世子妃情深意切,林姑娘虽然是外人,但今日才是第一次来王府,并无宿怨,怎么气氛却突然紧绷了起来呢?

    还是顾呈曜最先行动,他是男子,而且今日燕王进京,外院有的是事情需要他出面,顾呈曜送女眷们进屋后就往外走。高然扔下客人,快步追出去,林未晞隔着影影绰绰的纱窗,就那样看着顾呈曜和高然低声说话,两人站的极近,喁喁耳语,高然始终温柔地看着顾呈曜,临走时,还轻轻伸手拂去顾呈曜肩膀上的灰尘。

    林未晞看的扎眼,她在世时对燕王府管理极严,王府内无论什么屋子必然是一日一清洗,顾呈曜走在府内能落到什么灰尘?即便今日刮了一阵妖风,顾呈曜肩膀上就是落了灰,那他身后的下人丫鬟都没手吗,用得着高然去拂尘?

    林未晞内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做作,恶心。林未晞后悔了,她就不该迫于燕王威严答应来燕王府,要是长时间看下去,她非得被这对贱人气死。

    好在顾呈曜终究是土生土长的世家男子,现在还不习惯当面和妻子太过亲密,他感激地看了高然一眼,又低声嘱咐了什么,便大步朝外走去。

    这时候高然似乎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个客人,她走到次间,脸颊绯红,恰到好处地露着新嫁娘的娇羞:“让林姑娘见笑了。”

    林未晞配合地笑了两声,心里却翻了个极大的白眼。

    剩下的时间,林未晞坐在燕王...府富丽堂皇的宴客厅,时不时听高然状若无意地提起王府的显贵,娘家英国公府的权势,以及顾呈曜总是不放心她而带给她的“困扰”。要不是关键时刻外面传来燕王回府的消息,林未晞险些就要当场回怼了。

    顾徽彦刚入京便被太监引进宫里去,见过皇帝和钱太后,安抚了这母子俩之后才顺利出宫。直到现在他站在自己的府邸,身上依旧带着赶路的细尘。

    从顾徽彦进门起,整座燕王府明显活了起来,前庭后院的下人不拘当什么差,现在都急切地跑动起来,嘴里欣喜又敬畏地嚷嚷着:“王爷回来了!”

    燕王回来了,阔别三年的庞然王府,终于等来真正的主人。

    内院也听到了外面的响动,高然连忙站起身,无意识露出紧张之态:“燕王回来了?陶妈妈,你看我这一身可还好?”

    高然和她的丫鬟忙乱起来,林未晞没有理会身后那些人,缓缓起身站到门口,看到来人后,她对着庭院标准地行了一个万福礼:“燕王殿下。”

    高然听到声音,也赶紧出来行礼。顾徽彦正在和顾呈曜问话,听到熟悉的声音,他停下脚步,讶然地看向林未晞:“你怎么在这里?”

    林未晞被问得一堵:“不是您非要带我来王府的吗?”

    顾呈曜和后面的王府老人脸色一变,正要说话,却听到顾徽彦无奈地低叹一声,说:“我是问你为什么没去休息。不是安排了人送你回来么,怎么还让你站在这里?”

    原来是她会错意了,林未晞没等顾徽彦发话就直起身,不甚在意地说道:“我等着给您请安呢。”

    “说实话。”

    “其实是我不知道自己要住哪儿,您不发话,我哪敢乱走。”

    顾徽彦刚从宫城出来,一路都无意识沉着气势,燕王的威压展露无遗,便是顾呈曜见了也诚惶诚恐,全心臣服。可是到了林未晞这里,不过两句话,便让顾徽彦嘴边带出笑意,了然又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就你会说话,你身体弱要静养,静澹园就合适,就把东西抬到那里吧。”

    静澹园?林未晞对燕王府的构造了然于胸,她笑了笑,立刻给顾徽彦行谢礼:“谢燕王。”

    高然急急忙忙出来迎接顾徽彦,因为她给自己的定位是温婉大方白富美,所以顾徽彦没说起,她便一直维持着蹲身的仪态。可是谁能想到名震天下的燕王竟然旁若无人地和一个小姑娘谈起起居这种琐事,一点都不计较这样有失身份。高然忍不住抬头,讶异地朝前扫了一眼,发现顾呈曜眼中也带着明显的惊讶。显然,燕王并不是一个随和的人,阖府见了他大气都不敢出,遑论顶撞。然而林未晞方才的话,在燕王府默认的准则里,已经是大不敬了。

    高然心里有些吃味,静澹园,那是她早就看好,打算以后留给自己儿子的。静澹园和顾呈曜这个世子居住的院子对称而建,意义不言而喻,只是因为燕王府人少,这才闲置下来而已。林未晞一个不明不白寄住在王府的孤女,凭什么住那里?

    顾徽彦仿佛这时才看到其他人,他朝下扫了一眼,跨步走入正堂,语调平淡地说了一句:“都起来吧。”

    高然这才直起身,仅是一个照面,高然就感受到难言的压力。她终于意识到,她对真正的豪门世家的想象力还是太肤浅了。燕王绝不是前世她见识过的那些富一代。

    甚至燕王本身就是权贵子弟,他不过是将自家的荣耀又扩大了许多倍而已。如果说之前高然还对自己信心满满,但是现在她迟疑了,要是燕王当真不满意她的出身……她努力管家,努力表现自己,真的有用吗?

    顾徽彦露面后,他明明没露出冷肃凶恶之色,但是满堂内外都屏气凝神,敬畏不已。他从林未晞身上扫过,问:“你们几个都相互见过了?”

    “是。”说话的是顾...呈曜,他上前一步,端端正正给顾徽彦跪下,高然一看,也赶紧跟着跪。

    “儿子不孝,拜见父亲。”

    顾呈曜深深将额头扣在地上,高熙也深拜伏地。林未晞往旁边让了让,以示避过顾呈曜夫妻的跪拜礼。但是与此同时,林未晞心里诡异地升起一股愉悦感。虽然这一跪并不是冲着她,但是现在林未晞站着,而这顾呈曜和高然都跪着,这就足够让林未晞心里暗爽了。

    木已成舟,顾徽彦到底没有为难顾呈曜和续娶的新儿媳,他沉着眸光看了他们一会,便示意他们起来。高然一听大喜,她的丫鬟立刻捧过茶来,她端着茶水,双手捧过眉心,恭敬道:“儿媳给父亲奉茶。”

    顾徽彦接过来掀开茶盖,仅是示意了一下便放到桌子上,并没有喝茶的意思。但是这对高然来说已经足够了,她给顾徽彦磕了头,之后便由陪嫁丫鬟搀扶着站起身。

    林未晞站在一旁围观了全程,她心里正在冷笑,冷不丁听到顾徽彦叫道她的名字:“你本来就病着,在外面耽搁太久不好,回去歇着吧。”

    林未晞目的达成,也不想再站在这里看着那对“璧人”,闹心。她给顾徽彦行告退礼,顾徽彦点了点头,似乎不放心,又追加了一句:“静澹园许久未住人,有不趁手的东西尽快说,别自己忍着,知道吗?”

    林未晞“嗯”了一声,没忍住问道:“燕王,那我的箱子……”

    顾徽彦很明显地动了下眉梢,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湛湛地朝她看来。林未晞对顾徽彦笑了笑,很是没皮没脸:“我当然不敢怀疑燕王殿下……只是这种东西,到底还是拿在自己手里放心。”

    顾徽彦收回目光,依然没有发话,但是眼睛中已经漾出笑意:“少不了你的东西,去吧。”

    林未晞这才心满意足地告辞。王府的下人引着林未晞往静澹园走时,表情一直是惊骇的。

    林未晞突然从被剥削的媳妇摇身变成剥削人的特权阶层,心里别提多么舒爽。静澹园果然没有辜负它的优越位置,林未晞舒舒服服沐浴洗尘,又小憩了一觉后,外面的下人小心翼翼过来禀报:“林姑娘,您醒了吗?”

    来人以为林未晞不认识她,其实林未晞清楚的很。林未晞看着这些王府旧仆截然不同的态度,心里讽刺地笑了一笑:“什么事?”

    “前面要开宴了,王爷说如果姑娘醒了,让奴婢请姑娘到前厅用膳。”

    燕王回来了,晚膳的规制自然也不能马虎。林未晞衣服发饰都是现成的,没必要梳妆,她站起身说道:“我知道了,前方带路吧。”

    等到了地方,所有人都屏息肃立着,高然更是侍立一边,不得落座。林未晞坦然地给顾徽彦行了礼,又坦然地绕到一边坐下,那架势,简直像本来就是这家里的一份子一样。

    林未晞舒舒服服坐着,而高然却要站着侍奉长辈用膳,这对比就着实让人不舒服了。偏偏顾徽彦毫不在意,他看到林未晞换了衣服,轻微地皱了皱眉,问道:“今天头还疼吗?”

    显然这是林未晞路上的毛病,她身体弱,吹了风后会头痛,梳洗之后更要小心。林未晞摇头,道:“没什么大事,不必管它。”

    顾徽彦听了这话又要皱眉,不过此刻不是谈这个的场合,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菜肴经过众多侍女的手,一道道静悄无声地送入正厅,高然拿了公筷给众人布菜,不可避免的,就要照顾到林未晞。林未晞心里暗爽,表面上还要推辞:“谢世子妃,世子妃真是客气了。”

    高然笑容僵硬:“为人妇便要相夫教子,操持家事,这是我应该做的。”吃饭时闺女可以坐但媳妇不能是惯例,新妇侍奉长辈用膳也是规矩,可是林未晞算什么?高然心里真是呕都要呕死了。

    顾徽彦淡淡扫了林未晞一眼,说道:“没有外人,不必...这样生分。坐吧。”

    高然照例推辞,顾徽彦神色淡淡的,高然心里突然打了个突,想起之前老仆提点过的话:燕王说话从不说第二遍。

    高然不敢再拿腔作势,正好这时顾呈曜朝她看来,高然立刻顺势坐到顾呈曜身边。

    这一顿饭吃的静默无声,顾徽彦刚刚停下动作,其他人立刻便放筷。王府饭后还有许多讲究,林未晞漱口洗手之后,便听到顾徽彦向顾呈曜问话,那声音无喜无怒,但是却暗藏着汹涌的力量:“我听顾明达说,这几个月王府和寿康公主府那边的走动松懈了,这是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  脑壳抛锚扔了1个地雷

    博博熙熙扔了1个地雷

    是长颈鹿不是粉红猪扔了1个地雷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