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破冰行动在线阅读小说 > 第11章 命案…
    林胜文被取保候审,昨天生死时速的一宿算是全打了水漂。这边暂时没了进展陷入僵局,盘锦的姜队他们不可能一直在东山耗下去就只能先回去,临走时跟蔡队面谈了许久,约好了相互保持密切联络。

    事情到这里仿佛就按上了休止符,李飞满心踌躇愤懑不甘无处发泄,一下午都泡在了他们队的健身房里跟自己较劲。宋杨在办公室耗到了快下班,左思右想纠结一下午,最终还是坐不住了,听从着内心的召唤,去了人民医院。

    望夫石似的好不容易等到陈珂肯出来,又来求和的宋杨怎么也没想到,这次遭遇到的待遇竟然比从前的任何一次都恶劣……

    小花园假山造景后面,陈珂环抱着双臂,满脸不悦地瞪着宋杨,“你现在可以啊!学会利用身边一切资源了?!”

    没头没尾的一句质问,问得宋杨蒙了一下,“我怎么了?”

    陈珂微微眯了下眼睛,原本应该是愠怒中透着十足威胁意味的神情,出现在她脸上竟然是一副很可爱的样子,“你们昨天去塔寨抓了林胜文?”

    然而看着虽然可爱,实际上却是个带刺儿的,角度掌握不好抓下去就一手血的那种……宋杨太了解她的脾气了,知道这是真生气了,顿时气势又矮了几分,“你知道了?”

    陈珂气得脸都红了,“我真后悔帮你们给蔡小玲打了那个电话!现在他一家几口都要被赶出村子!”

    宋杨愣了一下,“什么赶出村子?”

    “塔寨禁毒你不知道吗?谁沾了毒品都要被逐出家族在族谱上除名,这是秘密吗?你不知道吗?!”

    知道是知道,但面对陈珂脑子就生锈的宋杨一时间的确没反应过来。这会儿听陈珂一说,他了然地“哦”了一声,木讷地跟她强调,“我们没有冤枉他。”

    “可他的家人孩子是无辜的!”陈珂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仿佛成了帮凶,懊恼又难过,“你知道多少人为他们抱不平吗?”

    几乎没有情商这种东西的宋警官面对女人的脾气,固执地强调,“我们没有错。”

    陈珂其实已经习惯他这个样子,被他这么一说,反而提不起气来了,一时间只觉得深深的无力,半晌后,她叹了口气,点点头,语气不知怎的反而多了些落寞,“对,你们没错。没有错,但有危险,坏人会借着风头来报复你的。”

    她深重的无力,宋杨却倏地眼睛一亮格外惊喜……

    “珂珂,你担心我?!”

    陈珂无力地摇摇头,不想跟他就着这个话题更深地谈论下去,随口敷衍道:“我是告诉你一个常识……”

    “不,你就是担心我!我就知道——”仿佛看见了重燃热恋之火的希望似的,宋杨不禁去拉陈珂的手,被陈珂毫不犹豫地甩开后,他的手转而兴奋地在裤子上蹭了蹭,无下限地妥协着,“好好好,我让小馆老板给我们留位置了,我等你下班。”

    陈珂突然变得语气坚决,她别过头,“你走吧,我不会去。”

    宋杨软声软语地哄她,“珂珂,上次那个小白兔掉毛的故事还没给你讲完呢。你知道么,那个故事后面还有三个续集呢,大灰狼大灰熊大灰机……”

    他在陈珂直勾勾的冷淡视线中越来越没底气没信心,说话声音也不由越来越低,话还没说完,已经自动消音了似的,闭了嘴。

    “宋杨,我实话告诉你吧。”陈珂叹了口气,眸子里带着一点怀念,却格外认真而坚决,“第一,你工作性质特殊,我不能让爸妈全家都跟着我替你提心吊胆。第二,当初你追我,我觉得你挺好的,跟你过一辈子也不错,但是相处得越久,我越发现你不是我想要的人……我们面对很多事情的处理方式都不一样……对不起,我想明白得太晚了,但我不能继续骗自己……抱歉。”陈珂微微低头致歉,抿紧了嘴唇歉然地转身离去,宋杨不舍又无奈地看着她的背影,目送着她一路回了住院部的大楼,寥落地点了根烟,还是固执地去了以前他跟陈珂经常去的那家私房菜小馆子。虽然他也知道,陈珂……大概是不会来的。

    挨到小饭馆里倒数第二桌客人也结了账,看看眼前这摆满陈珂平时爱吃菜品的桌子,宋杨神情落寞地笑笑,倒了杯酒,孤孤单单地自饮自酌。

    没等来女朋友,倒是等来了老同学蔡军。

    蔡军正好今天上半夜值班,下了班过来找点东西填肚子,没想到一推门就看见了差不多已经喝到烂醉的宋杨。

    他跟宋杨、李飞都是警校的同班同学,毕业后宋杨和李飞进了禁毒大队当起了缉毒警,而他进了刑侦大队,做了刑警。虽然都是隶属于市局的,但同学之间一毕业,见的机会也就没那么多了,这会儿蔡军推门看见他,还一脸失意烂醉如泥的,就想起早已在各个小道消息里流传开的一场闹剧,不由也是摇头苦笑,干脆直接挥挥手喊老板,“老板,再来个酒杯。”

    那边老板干脆地答应一声,这边宋杨发现身边有人,醉醺醺地抬头,蔡军瞧他一眼,径自在他旁边坐下了,“喝酒不叫我,不够意思。”

    宋杨嘿嘿地强笑一声。

    蔡军拍拍他肩膀,用那种“老子敬你是条汉子”的语气揶揄他,“夜闯塔寨,行啊你们。”

    正巧老板给蔡军送上餐具酒杯,听到蔡军的话,打量着宋杨,脸上多了点不屑,忍不住插话,“原来是你!兄弟。”

    宋杨扭头看他,“你也知道?”

    老板一笑,也轻轻拍了拍宋杨的肩膀,事不关己地嘲笑道:“消息吃不准就不要动喽。都是东山人嘛,不要搞得没朋友啦……”

    这他妈是什么话?宋杨硬生生被他从满满的醉意中拉出了愤怒来,当时就不乐意了,“说什么呢?!你!你知道什么?!我说给你听听啊……”

    “算啦,算啦,我不听啦,你吃好……”老板的一口广普说得比他做的粤菜都正宗,“只是你一直在这里照顾我生意,我才劝你啦……”

    宋杨还想争辩,蔡军拦住,也不高兴地看了老板一眼,“好了好了……老板,不聊了,你没看他喝了不少了吗?!”

    老板笑笑,不再多说,慢悠悠地踱回去了,宋杨一只手撑着脑袋,看蔡军给两个人的杯里都添满酒,又听着他熟稔地半是数落半是规劝,“心里不痛快?都是你自找的!咱们都不是刚参加工作,初生牛犊的事以后少干,好不好?”

    宋杨长长地叹了口气,“眼睁睁地看着他在家里制毒,我怎么就治不了呢?”

    蔡军拍拍宋杨的肩膀安慰他,“当警察几年了?抓贼抓赃,不明白?!”

    “可……”

    “好了好了……”蔡军深谙不能跟醉鬼争辩的道理,另起了个话题,好奇地问他:“你们审了吗?”

    宋杨闷闷地点点头。

    还真审了……蔡军啼笑皆非,“这种没有准备的仗,你能审出来什么?!”

    宋杨眯缝着眼睛抓了抓头发,苦恼地问他,“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和李飞很傻?”

    蔡军叹了口气,“你说呢?早就告诉过你离李飞远点。昨天那事儿又是他撺掇你吧?要没有他,你至于跟着吃挂落儿吗?”

    “不是那么回事儿……我——我跟你讲,我们家飞Sir啊,神勇着呢……”宋杨真的醉了。醉到言语不清颠三倒四地跟蔡军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都讲了一遍。

    李飞推门找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宋杨抓着蔡军的衣服,把他当拨浪鼓一样摇晃,一边晃一边喋喋不休着问他:“你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吗?!……我们抓了、审了、又放了……是有原因的好吗?!”

    蔡军愣在那里,一句话说不出来地任他晃了半天,方才反应过来,抓着他的手让他松开自己,嘴里干巴巴地接了一句,“要我说,你错在不该和李飞搭伙……”

    宋杨却摇摇头,“这个你就错了!所有人都认定李飞做人有问题,其实全看错了!包括你,咱们同学四年,你都没搞清楚他。就说这回,如果不是他的主意我们连林胜文的毒都见不着……”

    李飞来不及感慨喝醉了还对自己有这份信任的搭档有多难得,只知道今天这话宋杨对着外人肯定是说多了,他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把摁在宋杨肩膀上,“宋杨,聊什么呢!别说了。”

    宋杨一双醉眼都快没焦距了,影影绰绰地看出来抓他的人是李飞,撑起来的身体又栽回了桌上,“李飞,怎么才来?!你也和蔡军聊聊,他们怎么什么都不明白?!”

    蔡军摸了摸鼻子,背后吐槽被当事人抓个正着,他有点尴尬,咳嗽了一声,指了指酒杯,“李飞,你也来点?”

    李飞淡淡地扫他一眼,没吱声,俯身架起宋杨,“别闹了,回家。”

    蔡军挑眉下意识地拦了一下,“我们还没聊完呢。”

    李飞没好气地猛然抬头,目光几乎咄咄逼人地落在他脸上,语气不善,“他都醉成这样,聊什么聊,你想知道什么?!”

    蔡军莫名其妙,毫不示弱地回看过去,“你什么意思?你有病吧。”

    李飞冷笑一声,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百元钞拍桌子上,再不理他,拖着宋杨转身走了出去。

    就是在宋杨宿醉后的那天,跟李飞住在一起搭伙过日子的宋杨,被大清早就接了个电话的李飞一脚从床上踹醒了,他木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抬了抬浮肿严重的眼睛转头就又闭上了,顺手试图把被李飞拿走的被子拽回来,声音有点哑,“喝多了,让我再睡会儿。”

    李飞干脆把薄被整个从床上扯了下来,又照着他屁股狠狠蹬了一下,语气几乎是气急败坏的——

    “睡个屁!快起来!林胜文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