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安酒酒司霖沉 > 第358章 今天决不能白手回去
  “酒酒。”她喊她名字。

  “嗯。”酒酒看着她。

  “我说一件事,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家大总裁。”

  “这么严肃?”

  “嗯,你答应我就说,不答应我就算了。”林又凝马上就要作罢的样子。

  安酒酒赶紧说:“好,我发誓,决对不说。”

  “嗯,”林又凝顿了顿,“严守季可能对我是有意思的。”

  “那你呢?”安酒酒并不惊讶,因为从司霖沉告诉她,严守季去救林又凝的时候,她就明白了。

  “我不知道啊,我好像很抗拒他,觉得他是一个很霸道,很自私的人。一点都不好相处。”说这话的时候,林又凝脸上分明裹着别样的情愫。

  “那就离开他。”

  “啊?”林又凝明显没有想过离开他的问题,听到安酒酒这样说,愣了一下。

  好像真的要离开他,不太舍得了。

  “我说如果不喜欢,就赶紧远离他,并且严守季那种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类,你跟他相处久了,也会被带坏的,还是赶紧离开吧。”

  “我……”

  林又凝托着腮帮沉默了。

  安酒酒笑眯眯地盯着她,低声问:“不舍得吧?”

  “嗯……”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林又凝赶紧否定,“不是,不是,我……”

  安酒酒看着她紧张地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你欺负我。”林又凝别开脸。

  “行了,”安酒酒止住笑,正经道,“其实从这些天的表现来看,严守季对你还挺上心的,我开始对他改观了,你也许可以重新审视他了。”

  “嗯。”林又凝好像在思考她的话。

  安酒酒继续说:“我们并不能把他与他的妹妹严非烟比较,他也许并不是那样的人。”

  最后安酒酒笑着对林又凝说:“真的,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他,接受他。严守季也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啊,世界仅此一个,好好把握吧。”

  林又凝撇她一眼,没有回应她,但是沉默了好久。

  于是林又凝这天晚上就失眠了,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

  严守季的影子在她的世界里满地跑来跑去,搞得她心里乱乱的。

  唉,感觉自己中了邪。怎么会想他呢,明明就是一个很差劲的男人,优点没有,一大堆缺点。

  自己感激他,应该是因为他救了自己吧,可是不能把感激当爱情啊。

  困恼。

  这几天,司霖沉一直在鲁庄雕塑园外面守候,但是一直没有结果。

  “我决定进去了。”司霖沉觉得不能再这样无定期的等候下去了。他可以等,可是安酒酒不能等了。多拖一天,危险就多一分。

  “要不我去。”徐毅提议。

  “也好。”

  如果徐毅失败了,还有回旋之地。

  徐毅真的就推门进去了。

  不一会儿就被赶出来了。司霖沉第一次看到了庄园里面的人,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请你立刻离开。”小伙子把徐毅感到门口。

  司霖沉趁机冲进去,拉住了小伙子,“我想要找鲁扬,请问他在里面吗?”

  司霖沉性急的就说出了自己的目标。

  小伙子甩开他的手,没好气的说:“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这些不文明的人,请你们马上离开,否则别怪我无情。”

  “如果没有,你为什么不给我进去找找呢?”司霖沉下了决心,今天一定要在这院子里找到鲁扬,就算他不肯跟自己走,他就把他绑回去!

  司霖沉已经急了,他绝对可以变成以前那样子,什么都不管,尽用自己的手段。

  “你再这样我就不服气了。”小伙子扬起了脑袋,有些激动了。

  “小兄弟,就不能通融一下吗?”徐毅试图放缓了语气,跟他沟通。

  “不行。”他语气强硬,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如果我非要进去呢?”司霖沉同样不肯退步。

  两个同样要强的人,撞到了一起,要有好戏看了。

  徐毅倒是害怕把事情闹得越来越僵,赶紧拉住司霖沉,让他冷静思考。

  “我没法冷静。”司霖沉一把就甩开了他,直接推开小伙子,就往里面冲去。

  “哎,你站住!”小伙子在后面追着叫。

  司霖沉走到院子里,就看到一个四五十岁上下的老人蹲在地上,认真雕刻着木头,根本没有抬起眼睛,正眼看过他一眼。

  司霖沉提高声音,冲老人问道:“这位师父,请问你鲁扬在哪里?”

  老者头也不抬,也不回答他,就像没有听到一样,永远都刻着他的木头。

  “你认识他对不对?”司霖沉再次问道。

  这时候小伙子已经追上来了,微微对地上的老人表示抱歉,然后就开始去赶司霖沉。

  “请你离开,我师父不希望看到外人。”

  司霖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他现在只想掰起老人的头,看看他的模样,到底是不是他要找的人。

  可惜老人至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司霖沉看不到。

  这时候小伙子开始推搡他,戾力气还不小。

  “司少,我们不如先回去吧,改天再想办法。”徐毅觉得司霖沉已经被着急冲昏了头脑,怕他真的急起来惹事了。

  “你别拉我今天我找不到鲁扬医生,我就不走了。”司霖沉往地上的小凳子一坐。

  “你找他做什么?”老人终于低着头问道。

  司霖沉突然看到了希望般站起来,盯着老人的头,解释说:“我老婆病了,我想找他救救她。”

  “你找错人了,他不是医生。”老人站起来,很快就把脸别过去了,根本就不给司霖沉看清的时间。

  他往屋子里走去,转身把门关上。

  “行了,走吧。”小伙子又来赶人。

  “可不可以告诉我,我真的很希望他能帮帮我,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司霖沉冲着禁闭的大门扬声说道,语气却充满了哀求。

  这是他此生第一次求人。

  “可惜我帮不到你。”老人的声音穿过大门传出来。

  “求你给我见见他,也许他会帮这个忙呢。”司霖沉已经把身段放到很低了。

  屋子里已经没有了回应。

  司霖沉看着面前的木雕,久久盯着。

  “徐毅,你去院子里看看,也许他就在其中。”司霖沉还是不死心,而且从老人的语气里,鲁扬分明就是在的。

  今天决不能白手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