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凌云沈逸城 > 第54章 咫尺天涯5
  是第四个早晨,她恍恍惚惚中醒来,发现沈逸城坐在自己跟前。

  “逸城,你回来了!”

  她一阵欣喜。天知道她这三天都是怎么过的。

  “回来取一下东西。”

  男人淡漠了一句,见她醒了便起身开始收拾房间里的东西。以后,也不知是多久以后才能在她身边陪她醒来。

  “什么意思?”

  她一脸茫然。原本幻想男人会跟自己解释些什么,可男人只是快速地翻开每一个抽屉,找出自己的私人物品堆在一处。

  “我要回沈宅住一段时间了。”他淡淡说道。

  “怎么突然要回去?”凌云一愣。

  这是男人第一次提到沈宅,在凌云脑海中那是个极为陌生的存在。

  沈逸城斜了她一眼,把自己的衣服全数扔出衣柜,“那里才是我真正的家,出来久了总是要回去的。”

  “真正的家”,他的话冷冷刺痛的凌云,男人在这锁房子里每日与她相守,对她来说这石库门就是家。

  男人一走,她便不再有家了。

  “你可以继续住在这里,不用担心。”

  “你觉得我在担心房子吗?我不要你的房子!”

  沈逸城阖眸一顿,“也好。”

  或许这里已经被汪静娴或者夏承禹的人发现了,只是暂时没有动手。她换个地方会更安全。他做出了决定,便要出去。

  卧室门一推开,外面还有两三个助理正在搜刮沈逸城的物品,准备一并带走。

  她不禁往外冲了一步,他这岂是走“一段时间”!?是永远不回来了吧!

  沈逸城一只大手把她拦了下来,“要这样出去吗?”

  确实,她身上只有单薄的睡裙……

  可笑,男人到这个地步还是不肯与旁人分享她任何私密的样子。

  她酸涩地一笑,竟往他怀里直扑过去,“怎么,怕别人看到?”

  娇柔的身躯全然贴上他的胸膛,双手环住他的脖颈,苍白的脸仰望男人。

  “凌云,别这样。”沈逸城不耐地撇开脸,眼眸丝毫不愿意对上她。一双大手一下下去掰扯她死死环住的手臂。

  他不是真的掰不开,只是不想用强弄疼了她。但女人竟执拗得很,怎么也不肯放开。

  他滞了一秒,耐心快要彻底用尽。索性反手将门关上,任她赖着,“好了,说吧,到底想干什么?”

  凌云双眼死死盯住他,眼泪含在眼眶里,悻悻地问:“为什么?!”

  他紧蹙的眉头瞬间打开,薄唇轻启,“凌云,我仔细认真地考虑过了,现在的你不适合嫁到沈家。”

  低沉的嗓音依然沉如流水,但一字一句都那么决绝。

  凌云心里重重的一荡。锁在男人后颈的手微微松了下来,缓缓从男人肩头滑落。振动了眼眶里的泪,簌簌地落下来。

  “恒泰集团旗下任何一家公司的规模都不会小于‘弼诚’,你目前管理‘弼诚’尚且吃力,协助我管理恒泰基本是不可能的。其它方面的条件也不成熟,交际、理财、家务都有待提高。遇袭自救、防身更是一窍不通……”他尽量不去关注她的失神,不带感情地彻底将她评论一番。

  “够了!别说了!”凌云彻底崩了,她一字一顿地说:“沈逸城,分手不用编排这些条条框框。你之前说过要我等,我信了。可现在似乎是你知难而退了,没关系,我不为难你。我走就是了!”

  “其余的事情,张旭会跟你谈。”沈逸城如释重负地点点头,便离开了。

  凌云痴痴地坐在卧室里,听着外头一群助理想抄家似的,仿佛是要把沈逸城在这个房子里住过的所有痕迹都抹得干干净净。

  她心里暗暗嘲讽了一番,难道怕自己分手后还拿着证据去找他麻烦不成?

  顾哲鸣说得一点不错,这样的主,处理感情从不拖泥带水。只不过当初被他捧得高了,一时昏了头,现在摔下来当真是摔狠了。痛不欲生。

  是时候离开了。她终于移开身边拉杆箱,起身拉开窗帘,阳光隔着一层薄雾照进卧室里,朦胧,空旷。桌上那枚祖母绿宝石戒指,折出一道光点一晃而入她眼眸。

  凌云冷笑,心想,一群没用的东西,收拾了半天,老板最重要的东西竟然没有带走。兴许是不知道这个宝贝在她这儿吧……

  再一想不对,沈逸城没有放其它人进卧室,难道他自己也会忘记——不可能。

  剩下的可能性只有一个,他在骗人,这个戒指的重要性,根本没有他说得那么深刻。到头来也是一个能被随意舍弃的俗物而已。送给了一个能随意抛弃的女人。绝配。

  此时,沈逸城的黑色劳斯莱斯已飞驰于高架桥上,在城郊下了匝道,过了一段笔直清幽的公路,驶入一处地域广阔的庄园。两侧车窗尽是一望无际的树木、湖泊,冬日阳光下宛如精致而萧瑟的画卷一路向前伸展。

  画卷的尽头是一栋圆形拱窗、石砌转角的欧式建筑。宽阔的石阶上方,便是双开的铜门,左手边的壁灯下,铜牌安于墙上,赫然写着“沈宅”二字。

  沈逸城下车,站在宅前,仰望片刻。

  “总裁,老爷子已经到了。”张旭近了老板一步。

  “嗯。”他低下头,悠悠地迈上台阶。

  镌刻精细花纹的铜门迎着他徐徐打开,头发花白的管家在门口点头道:“少爷,您回来了!”

  “平叔,最近身体可好?”

  “没什么变化,跟以前一样。”管家微笑着,接过沈逸城脱下的外套,“老爷在客厅等您呢。”

  “嗯。”他点点头,踏了进去。

  挑高的门厅内悬着手工制的玻璃吊灯,造型清新不落俗套,以正后方

  一抹绛红色抽象画为背景,让人心神荡漾。

  转过门厅,进入正室便是豁然开阔。

  沈观澜正背着身与汪静娴说话。

  沈逸城并不急着叫他,与父亲之间隔着围在客厅中央的一圈沙发站下脚,凝望窗外。连续的拱窗前都是冬日的明媚,室内室外情景交融。

  “是逸城回来了。”汪静娴听到脚步声,回身笑着迎接。

  沈观澜也是缓缓转过身,远远望向儿子。

  沈逸城并不应声,只是微微颔首。

  沈观澜目光威严而慈祥,上下打量着儿子和蔼道:“听平叔说,你一直都没回来过?”

  “之前一直在辉盛庭住着,那里去公司方便。”沈逸城低着头,语气从容。

  汪静娴看了看沈逸城的去向,微笑着朝沈观澜不经意道:“逸城正处着女朋友呢,回家自然就少。”

  “哦,什么时候的事?”沈观澜诧异,“对方是什么样的女孩,就这么跟着你不回家?”

  沈观澜了解自己的儿子心性。如果真是为了一个女人半年不回家,那必定是动了真心。更让他担忧的是,这个女人既能随便跟了沈逸城,那必定不是门当户对,这样的亲事,他是绝不会认可的。

  沈逸城当然明白父亲问话的意思,但眼下的场合,他什么都不说反倒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汪静娴这厢仿佛吃定了沈逸城一时拿捏不好回应父亲的尺寸,便又信手捏来道:“说来时间也不短,我夏天见到那会儿,好像都有身孕了?”她顿了顿,眼神游走在父子之间,探两人的神色。

  正僵持着,张旭唐突走进来向老爷夫人点了头后,疾步到沈逸城身边贴着耳根极低的声音说:“总裁,凌小姐电话。”

  沈逸城眼底略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淡定道:“你处理。”

  张旭这才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汪静娴眼神已摆明着要看沈逸城受教。凌小姐这通电话来得不是时候,他立即退了下去。

  汪姨似乎看出了些端倪,热络地提议道:“观澜,其实这姑娘你可能也见过,以前是公司的人,什么时候让逸城把人带回来,你看看。”

  “没必要。”沈逸城走到壁炉边,提起一把哑金色的灯芯剪,对准至于壁炉上方的熏香蜡烛“咔嚓”一声,“已经断了。”他漫不经心说着,灯芯就淹进了熔化的蜡油里,一缕青烟缥缈而起。

  沈观澜有些讶异,“那孩子……”

  “原本也没准备要。”沈逸城轻描淡写地回道。

  汪静娴脸上的讶异丝毫不比沈观澜少,但只是一闪而过。旋即明眸一转,扬起一个优雅微笑,道:“断了就罢了。你们父子很久没见了,慢慢聊,我先上楼去。”

  说完,便提着轻盈的步子上楼去了。

  沈观澜绕到沙发跟前,微一抬手招呼道:“来,过来坐。”

  褐色皮质沙发沉稳低调,中间铺一整张黑白驼三色交融的动物皮毛作为装饰,尽显庄重而浪漫的古典气质。

  沈逸城依言走到父亲身边,仍是微微低着头。

  父子两相依落座。

  沈观澜并不看儿子神色,坦然道:“我知道你不喜欢静娴,不过家里还是经常要回来看看。”

  “只有两个外姓女人的宅子,也称不上家了。”沈逸城往后一仰靠在沙发上,眼眸微眯着凝望窗外,略显凄凉。

  “逸城!如今我长期不在国内,沈家里里外外,你就是家主,要顾全大局。”

  “知道了,爸。”

  “那位凌小姐的事,静娴其实已经跟我说了一些。既然你已经了结了是最好。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你花费太多的精力。”

  “您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沈逸城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言语显得有些阴郁。

  她是怎样的女人沈逸城再清楚不过。

  她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从不需要佣人动手。她的衣柜只有几件像样的衣服,她却能变着法子穿出花样,不让别人瞧出她拮据。拼了命挣来的钱她一分一毫的存着不敢花,说总有一天要全全靠自己的能力照顾母亲……她的坚韧她的持家都像极了他的母亲,叫他怎能不动心?

  “逸城,我知道你母亲的事你一直有心结。但那只是个跳舞的女孩子,她不是你母亲,也不能与你母亲相提并论。你怎么会为了这么一个女人拿公司的项目去冒险?这完全不像你。”

  沈逸城幡然意识到自己前一秒的阴郁掀开了一个不合时宜的话题,便果决地回应:“我和她已经断了,她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沈观澜也不再追究,转而便说:“好,那谈谈华跃的事吧。你的想法我不反对,强强联手是大势所趋。不过我很好奇,夏承禹这人软硬不吃,你是怎么让他对你感兴趣的?要保证之后每一步走得稳,你必须把一开始的细节原原本本地告诉我。我们详加分析,再制定后面的谈判计划。”

  “爸,家里不适宜不谈公事。我今天回来就是陪您吃个饭。您别再提起夏家的事,否则有些人该着急了。”沈逸城边说,边抬头往楼梯口望了一眼,最后眸色确凿地对上沈观澜双眼。

  沈观澜微微蹙眉,感到儿子言语中颇有玄妙,这半年来他似乎错过了家里似乎有一连串的变故。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平叔,叫厨房早点开饭吧。”

  “是,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