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玄幻小说> 弃妇扶摇录 > 第150章 第 150 章
    第一百五十章

    顾淮回来的时候, 看见房里的灯还没亮, 他以为沈清月还没睡, 进去一瞧, 人已经躺下了, 便放轻脚步,悄悄地走过去。

    他看见账本,眉头微皱, 心疼沈清月累得厉害,顺手又捡起她丢在一旁的账册, 摸着账册表面还留着丝丝余热, 眉头就松开了。

    顾淮若无其事地放好了账本, 自己去找了衣裳洗漱,他穿着中衣上床之前, 便看出来沈清月睡姿和方才不同, 像是动了一下。

    顾淮进了被子,不急着躺下, 他抬手抚开沈清月额前的碎发, 手背滑过她的侧脸,偏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便故意喃喃道:“睡这么沉啊……”

    沈清月闭着眼不敢动弹,她藏在被子里的手早攥了起来,她不知道顾淮会做什么……万一他做过分的事……

    顾淮没有做什么事, 但他也没有要睡下的意思, 他就这么侧躺着, 支颐瞧着沈清月,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沈清月听见耳边没动静,顾淮也没再动她了,又开始胡思乱想,不知道顾淮是不是睡下了……万一他正看着她呢?

    她吓得不敢睁眼。

    两个人僵持了一刻钟,沈清月感觉浑身都僵了,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眼皮子都快要崩开。

    顾淮觉得好笑,他暗笑一声,怕她一会子睁开眼觉得难堪,便起身去剪了蜡烛,上床睡觉。

    沈清月察觉到屋子里黑了,才敢睁了睁眼,假装翻身,揉了揉发酸的眼睛。

    要命,顾淮怎么有这种癖好……竟喜欢看人睡觉。

    沈清月受不了这种伪装,要是每天都这样,她得累死。

    她还是要抽空跟顾淮好好聊一聊。

    次日,顾淮下衙门回得很早。

    夫妻二人先是若无其事地说话,沈清月问他:“怎么今日回得这样早?”

    顾淮在丫鬟端来的水盆里洗手,他擦着手,道:“青词写完了,掌院士就放我早些回来休息。”

    当今重青词,老王妃去世,宫中打醮要奉青词给仙人。

    舒阁老也是写得一手好青词,才渐渐受天子重用,但那个时候,舒阁老的青词被人冒用,好几年之后才在天子面前有机会露脸。

    沈清月略知道一些天子爱青词的事儿,她问顾淮:“两三天就写完了?”

    顾淮点头道:“其实一天就写完了。”

    他学富五车,典故信手拈来,青词写得花团锦簇,故意藏拙,才在翰林院留宿了两天。

    沈清月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理应低调行事。”

    顾淮一笑,这道理他在顾家人口中听过数遍,也奉行了二十年,才顺利躲过了永恩伯府的迫害。

    沈清月又问他:“青词呈上去之后,天子可问过你了?”

    顾淮点一点头,道:“问过了。今天上午我进宫面圣了。”

    沈清月有点惊讶,她没想到顾淮在殿试之后,能这么快再见到天子。

    顾淮也不避讳,就说:“有你外祖父在,天子问了,谁还敢压着我么?”他淡笑道:“要多谢你外祖父了。”

    沈清月莞尔道:“你的才气迟早会展露在天子面前,若现在他们压你,岂不是得罪你?何况各人文章风格不同,将来你亲自呈青词给天子,若露馅儿了,抢你功劳的人,指不定还要受天子责难。”

    夫妻二人说起这些事倒是很平和,顾淮也问沈清月家里和铺子里的事怎么样了。

    沈清月说一切都好。

    顾淮忖量片刻,又问道:“你为什么将麻布生意打八折给三哥做?”

    其实沈清月完全不必给东顾这么大的人情。

    沈清月笑道:“咱们从前不是说好了吗?想...相互协助。我给顾家这个人情,自然有我的打算。”

    顾淮沉默片刻,才道:“多谢夫人。”

    他知道,沈清月多少还是看因为他的原因,才松了这个口。

    沈清月有些奇怪的情绪,心里像是灌了一碗青豆,跳来跳去,让人兴奋难安,嘴角莫名就想向上翘……她做这些事没打算会让顾淮感激她,但她付出的心意他能感受到,她十分高兴。

    他比从前张家那些白眼狼好得太多。

    沈清月琢磨了一会子,趁着这个机会,便同顾淮道:“……你以后不要在外面对我做那种事。”

    丫鬟送晚膳进来,夫妻两人默契地不说话,像是做了错事,共同应付长辈的难兄难弟,待饭菜上桌,丫鬟退出去了,顾淮才抬头问沈清月:“你让我别做什么事?”

    “……”

    沈清月抬眸瞧了他一眼,像是瞪,又有点像嗔,她眼神移到别处,绞着帕子道:“反正你知道!别装糊涂。”

    顾淮笑了,他道:“好。我知道了。”

    沈清月愣然,这样就答应了?太顺利了点!

    顾淮替沈清月夹了一筷子的菜,问她:“那在家里呢?”

    “……”

    当然也不行!

    沈清月蹙着眉头,用表情回答了顾淮。

    顾淮自顾吃饭,也没主动继续说下去。

    沈清月举着筷子,不知道夹什么菜才好,饭罢,两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

    待消食过后,沈清月心想,她说得够清楚了,顾淮若有分寸,再不会有出格的举动了。

    夜里,两人同床共枕的时候,沈清月浑身都不舒服,心神难安,总觉得和以前不同了。

    顾淮察觉到枕边人的不安,就问她:“怎么了?”

    沈清月闷闷地答:“没事。”

    过了许久,顾淮才冷不丁地问一句:“夫人,你在怕什么?”

    茫茫黑夜,他的声音清晰无比,甚至在沈清月的脑海里回响了好几遍。

    沈清月蜷缩着身子……她在怕什么……她怕重蹈覆辙。

    她声音极为细弱地道:“我们最开始早就说好了的。”

    顾淮回应她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

    沈清月睁着眼睛,紧紧地抓着被子,她不知道他们这算是谈妥了没有,至少现在,她不想跟顾淮说重话,她不想刚刚拥有的平静生活,又在她和离后恢复原样,但若叫她心里裹着一根刺和他过日子,她不愿意。

    她不知道为什么上辈子,她可以勉强自己行尸走肉一般和张轩德过那么多年,现在换了顾淮却不可以。

    在她心里,顾淮和张轩德截然不同。

    今夜之后,两人后面的几日都相安无事,谁都绝口不提亲额头的事。

    到了忠勇侯府请宾客吊唁的日子,沈清月是和方氏、大太太一起去的,顾淮则和沈世兴等人同行。

    可巧她们也遇到了顾家的人,三家人相互见礼。

    顾四这次见到了沈清月,虽然没有笑脸,也客气了很多。沈清月主意到顾四兑现诺言,手上戴着和她一样的玉镯子。

    一行人穿着素净的浅色衣裳,先去灵堂吊唁,男女分开,爷们儿去了前厅,女眷们则去后院花厅里拜见永南郡主。

    永南郡主的几个儿媳妇在花厅里待客,她则在暖阁里用疲倦和哀伤的声音同人说话。她听说顾家人和沈家的人一道来了,便叫大儿媳将人带到她跟前来,毕竟这次办丧事,顾家帮了很大的忙。

    侯府世子夫人,便领着顾东顾和沈清月等人,一道进了暖阁里。

    沈清月再次见过永南郡主,她行完礼起身,瞧见永南郡主眼眶红肿,面有悲切之色,但人还算精神,并未感到意外。

    ...

    齐老王妃年近七十才去世,大业许多人五十多不到六十就没了,老王妃已算高龄,当做喜丧办也可行,永南郡主自己儿孙绕膝,又在老王妃膝下尽孝多年,没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丧母之痛在筹备丧事的忙碌之中,略淡了几分。

    永南郡主特地见了顾三太太,三太太很顺沈清月的意,她拉着顾四上前给永南郡主见礼。

    永南郡主知道三太太的意思,便伸手拉着顾四说话,她一低头,就瞧见了顾四手腕上熟悉的玉镯。

    这一对玉镯子价值不菲,品相非常好,水头高,剔透如水,棉线极少,很少见,永南郡主记得很清楚,她将这对玉镯子分别送给了沈清月和谢君娴,而现在这只镯子却出现在了顾四的手腕上!

    顾淮和顾家交好,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镯子是沈清月拿去讨好顾四的。

    永南郡主送人的东西,又不是金银锞子用来打赏人的东西,说出去也是一份体面,沈清月将她送的东西转赠她人也就罢了,偏偏叫她瞧见,她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世子夫人也注意到了顾四手上的镯子,这么剔透的一只,很少见,她记得很清楚,四月间婆母在花会上设的彩头,就是一对这样的玉镯子,她也和永南郡主一样地以为是沈清月送给顾四的。

    沈清月上前去拜见永南郡主,并且说了两句宽慰的话,她手腕上的镯子也露出来了,和顾四手里的那一只,几乎一模一样。

    永南郡主一眼就看见了,她抬了抬眼皮子……怎么沈清月的镯子还在手上?顾四的那只镯子不是沈清月的!看来她想错沈清月了!

    顾四的镯子肯定不会是谢君娴的。

    永南郡主才失了母亲,现在当然没心思再深思此事。世子夫人倒是长了个心眼,送沈清月和东顾的人出去的时候,不经意地问顾四,她的镯子哪儿买的。

    顾四便如实道:“这镯子是自己家里的当铺收来的。”

    世子妃眼皮子一跳……这太巧合了些!堂堂永恩伯府嫡出小姐,竟然典当了永南郡主赏的玉镯子,说出去两家人都要被人笑话死!

    永恩伯府要破落成什么样了!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