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玄幻小说> 弃妇扶摇录 > 第113章 第 113 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顾淮中了状元, 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沈家一扫前段时间的阴霾,喜气满盈,仿佛是自己家里的孩子中了状元。

    沈清月也替顾淮高兴,但她心里还记挂着沈清舟的事, 会试和殿试都过了, 也不知道方氏查没查到赵郎君有关的事。

    她到底放心不下, 便去了一趟同心堂。

    正巧方氏在院子里给繁哥儿做薄一些的护膝。

    沈清月走进去坐下,直接就问方氏沈清舟的婚事。自她上次分析得条理清晰, 方氏更不避讳她说舟姐儿的亲事, 便蹙眉摇头道:“你二哥说没有消息,赵家郎君老实的很,不是读书就是回家,或是买一些用具、料理些许家中之事, 并无可疑之处。”

    方氏又安抚道:“月姐儿,你不要着急,实在不行……只能叫你二伯父做个恶人了,我们肯定不会将舟姐儿推去火坑里。”

    永恩伯府做的都是什么事, 连杀人的事儿也敢私下遮盖下来,背地里还不知道做了什见不得人的脏事,近墨者者黑,方氏怎么敢将女儿托付过去。

    沈清月虽点了头, 离开之后, 心里很是不安, 她去了沈世兴房里拿一份京城的舆图。

    沈世兴在修德院里换了衣裳准备出门,沈清月问他去做什么,他高兴得笑道:“今儿顾淮御街夸官,我出去看看。”

    沈清月瞧沈世兴的样子,倒像去看自己的儿子似的。

    沈世兴这回是真高兴了,就道:“一会子状元郎要回福顺胡同附近,你兄弟姐妹们也要去,不如你也跟着去看看,凑一凑热闹,替你没出世的弟弟们沾一沾状元的喜气。”

    沈清月心思一动,道:“女儿先回去换件衣裳。”

    沈世兴抬手挥道:“去吧去吧。”

    沈清月转身出去,顺便看了两个姨娘,她们俩怀了两个多月的身孕,还没到显怀的时候,但瞧着气色就不一样了,心情十分好的样子。

    两个姨娘有了孩子很开心,见到沈清月也很乖顺。

    沈清月笑着打过招呼就回了院子。

    她料想今日万人空巷,街上肯定堵得要死,顾淮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便没急着换衣服,在院子里看京城舆图,尽量回忆,赵家郎君外室和孩子,到底是锦衣卫从哪个坊揪出来的。

    沈清月看了半天,实在想不起来,瞧着像澄清坊,又像思诚坊,她看来看去,定下了东边的三个坊,除了方才的两个,还有一个仁寿坊,便着罗妈妈派人去国子监里跟踪赵郎君。

    罗妈妈给沈清月找好了要换的衣裳,便出去了。

    沈清月才换上衣裳。沈清舟就来了,她打帘子进来问道:“二姐什么时候好?”

    沈清月道:“我这就好了。”

    姊妹两个携手出去,沈正章在同心堂门口等着,领了她们俩一道出二门。

    沈清月笑问沈正章:“二哥怎么等我们,没去顾家门口守着么!”

    好友金榜题名,沈正章身为顾淮挚友,亦是满面喜色,他脸上带着笑道:“罢了,今日顾家门前不少我一个,过两日胡同里吃得上他的喜酒。今儿还是看顾好你们两个。”

    灯节夜里的事,沈正章可没忘,怎么敢放任两个妹妹不在他眼皮子底下出去。

    一行人出了二门,坐上马车,也没走远,就在福顺胡同口等着。

    状元郎终于来了。

    顾淮身前有吏部和礼部官员捧着圣旨鸣锣开道,他骑着高头骏马,身着绯罗袍,腰间垂以药玉佩一副,光素银带一条。乌纱帽两侧所簪之花,枝叶皆银,饰以翠羽,其牌用银抹金,华彩照人,双眸熠熠生辉。

    街上的人都疯了,沈清月躲马车里都听到了一阵阵尖叫声,其中不乏女子之音。

    ...  状元游街,官府鸣锣开道,多么气派!今时今日,够京城人谈论整整一年!

    沈清月听到锣声近了,挑了帘子去看,便瞧见远处顾淮的马慢了下来,他幽幽转头,看向她这边。

    两个人正好对上视线,顾淮竟朝她一笑,锣鼓喧天,四处都是炮仗和欢呼声,他身着华服,如此风光时刻的这一笑,仿佛仙人从月下落凡尘。

    沈清月都看怔住了,难怪顾淮那日说他好看呢,他是真的好看,冷峻不失儒雅,儒雅又不失气魄,如松如柏,挺立昂藏。

    她莫名红了脸,连忙放下帘子没去看他。

    街上的人却又疯癫了,有人一路跟了过来,实实在在地瞧见顾淮一路走来,可是半点都没笑过!只到家门口才露出一点点笑,何等沉稳啊!

    沈清月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觉着更吵闹了。

    沈清舟也瞧够了顾淮,在车里拉着沈清月的袖子道:“姐姐,顾先生今日真好看,不过他不笑的时候,好像比以前更凶了。”

    沈清月失笑,吩咐车夫赶紧回去,等一会子顾淮骑马进巷子,马车就走不动了。

    这姐俩回了家,沈清妍和沈清慧还在看。

    从前沈清慧很厌恶顾淮,如今瞧着眼前盛况,倒不那么厌恶了,不过她还是不大喜欢顾淮这种人,冷冷冰冰,不如周学谦那般温文尔雅,讨人喜欢。她又一想,周学谦沾了沈清月,好像也不温柔了,心中一阵烦闷,就闹着要回家。

    沈清妍不依,她脑袋恨不得探出窗户外,很是痴痴地看了顾淮许久。

    整个京城热闹这一日过了,街边巷尾,盛传着顾淮的名声,沈家再次送去了贺礼,并且送了一百两银子的仪程,方便他初次为官,上下打点。

    科举盛事过了,老夫人催问沈清月的亲事,沈世兴羞愧,说还没找到,要再挑一挑,总不能太委屈月姐儿,真叫舒家人知道,到底怕得罪他们。

    老夫人想起沈清月做的种种恶事,便一肚子的不爽快,黑着脸道:“别拿舒家压我!他们若真看重月姐儿,早把这个孽障领回家养了,还轮得到你养!再给你一月为期,你若定下来,我就替你办!”

    沈世兴竟想替舒家人辩驳,当年舒家仁至义尽,虽说舒阁老出于仕途考虑,没有留下月姐儿,但舒家依从舒行洁遗愿,给沈清月留下了丰厚的嫁妆,还隐晦地敲打过沈家,已是尽心尽力,若知道沈家这样怠慢姑娘,未必不会出手打击他们。

    老夫人看出沈世兴的担忧,便道:“你可把心放肚子里去吧。去年开始,咱们家闹出多少事了,外边人早在传咱们欺负月姐儿,他舒家要在乎,还会无动于衷?我就不信,舒家会认月姐儿,你不必自己吓自己了!”

    沈世兴懒得与老夫人争辩,便道:“儿子知道了,儿子再去试试。”

    老夫人似乎瞧出沈世兴心里有了主意,便一言戳破,道:“你难道现在还想着顾状元?”

    沈世兴满面通红,沈家现在哪里还配得上顾淮,可顾淮对他是真的亲近啊,他总觉着吧,有那么一点点可能。

    老夫人哂笑道:“行了行了,你回去吧。”

    沈世兴臊红脸,快步出去了。

    老夫人一脸嫌恶地摇了摇头,人家顾状元,第一次顶乌纱帽就是正六品,前途无量,娶个公主也是娶得,沈世兴是个什么官儿,捉这样的婿,简直白日做梦!

    沈世兴打了个喷嚏,心里猜到是老夫人在说他,垂头丧气地回了院子,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太不知道好歹,过分挑拣了些,明明月姐儿才名正盛,怎么就是挑不到合适的呢!

    甬道上,罗妈妈快步走了过来,她落在沈世兴后边,便没刻意去行礼,她回了雁归轩,告诉沈清月说,胡掌柜的人跟踪了赵郎君好几日,都不见异常,他除...了常去仁寿坊,平日里不是国子监就是家里,并不去别处。

    沈清月问道:“他去仁寿坊是做什么的?”

    罗妈妈道:“看着像是与店铺掌柜打交道,料理家中事务,再便是去隆福寺。”

    沈清月道:“隆福寺,不是番、禅同驻的寺庙吗?他一个读书人,去这里做什么?”

    隆福寺里有喇嘛跟和尚,是参禅悟道圣地,读书人追求的是入世,不提倡学这些。

    罗妈妈更是不解了,道:“不知道,读书人的事,我们哪里懂。”

    沈清月心里有些怀疑,叫罗妈妈派人继续跟着。

    顾沈两家隔得不远,顾淮早暗中盯上了罗妈妈,便知道了罗妈妈近来的动向,派了福临跟过去。

    福临还没带消息回来,顾三先火急火燎地过来了——他可真是没见过这么败家的玩意儿。

    还没娶回家,合着就帮人家姑娘挣顾家的银子了???以后真成了亲事,是不是要把顾家产业都给她?啊?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