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玄幻小说> 弃妇扶摇录 > 第56章 第 56 章
    第五十六章

    周学谦到了沈家来找沈正章, 他见沈清舟的丫鬟去叫沈清月到园子里, 他便也到了园子里,在入园附近的假山那里等沈清月。

    沈清月见到周学谦的时候并不诧异, 她也还有话要跟他说。

    是她先动了他的心, 事到如今,她也该亲手斩断他的念头。

    二人对视一眼,沈清月福一福身子, 淡声道:“去凉亭上说吧。”

    周学谦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他手里拿着一本《文府》, “嗯”了一声, 便与沈清月隔着半丈距离, 一前一后地去了亭子里。

    沈清月打发了春叶去亭子周围看着, 她与周学谦二人独处。

    他俩还是头一次独处, 这样很不好, 沈清月这也是在逼周学谦速战速决。

    周学谦直直地望着沈清月,她打扮的很素净,和从前很不一样,沉静稳重, 端庄肃然,他喉结耸动, 欲言又止。

    沈清月先开口道:“表哥不是有话跟我说么?”

    周学谦将《文府》递过去, 声音低沉地道:“表妹, 二表哥他说你要找这个, 我只找到了一篇, 不知道你能不能用。”

    沈清月淡笑着,婉拒道:“叫表哥挂心了,我不需要了。”

    周学谦异常敏感,他逼视着她的眼睛,问她:“有人帮你了么?”

    沈清月没有回答他。

    《文府》文章多如海水,周学谦熬着夜找了好几天,才凭借记忆翻到了一篇,而看沈清月的样子,似乎问题已经轻松解决了……除了顾淮,还有谁?

    周学谦心口一紧,呼吸微微加重,说不出话来。

    沈清月眼眸低垂,没有解释的意思,像是默认。

    周学谦拿着书的手,忽然放低了,他眼眶微红,沉默了半晌,才道:“……对不起,表妹。”

    沈清月摇摇头,道:“你没有对不起我。”

    周学谦别开脸,喉咙沙哑地道:“我替我母亲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沈清月微微一笑,道:“好,我接受了。”

    周学谦就要回去服丧了,沈清月不想让他带着深深的愧疚走,周夫人对她说的话,和周学谦对她的好比起来,实在不算什么。

    沈清月这样从容淡然,声音轻如羽毛拂面,周学谦却更难受了,他又看着沈清月,用灼热的眼神看着她的如画眉眼,琼鼻朱唇……他多想让她等他,等他自立门户的那一日。

    但他如鲠在喉,说不出口。

    连他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一日。

    沈清月眨着眼走开两步,眉眼温婉地问他:“表哥,你能告诉我,姑姑跟你说了什么吗?”

    周夫人看样子没有以死相逼,周学谦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所以周夫人一定跟他说了让他明确地知道,他们俩绝无可能的原因。

    周学谦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表妹,那不是好事,我其实不想让你知道。有时候……难得糊涂。”

    沈清月微扬下巴,眼神坚毅道:“那我更要知道了。”

    周学谦盯着她的眼睛点了点头,道:“我母亲说,你出身……不干净。”

    沈清月眉头死死地拧着,绞着帕子道:“不干净?什么叫不干净?”

    周学谦道:“我不知道我母亲是不愿跟我多说,还是她也不大清楚,她只说,你的母亲在沈家庄子上生了你。你祖父是被气死的,好像也跟这个有关系。”

    沈清月心中猛然一沉,面色微白,她祖父的去世跟她的出生有关系?!

    难怪老夫人一直不待见三房,更不待见她!

    沈清月又很不解,若是她的出身不干净,又气死了祖父,沈家人怎么会留着她一个女婴?难道不该溺死她吗...?

    而且这么大的事,她活了这么多年,沈家上上下下,竟然没有一个人提起,即便是时间久远,也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除非沈家的家仆大部分都换掉了,只留下了一些心腹老奴。

    沈清月脑子里藏了很多理不清的丝线,她又问道:“姑姑可还说了其他的?”

    周学谦道:“没有。只有这些,沈家讳莫如深,我母亲也是,我想肯定是大事,不过沈家既然留下了你,我觉得不会是你的错。”

    若深究起来,沈清月一个孩子有什么过错?当然是大人的过错。周学谦不过是不好在她面前言长辈的不是罢了。

    沈清月亦以为如此,她也不好跟周学谦多说,她暂且压下心思,道:“表哥,我不能让舟姐儿久等了。”

    周学谦眼眶一热,痴痴地看着沈清月,哽咽道:“表妹,我要回去了。”

    “是回台州?”

    周学谦颔首道:“台州来了家书,说我祖母不大好了,我恐怕要赶回去守孝。”

    这一别,便不知道会不会再见,又或者再见的时候,是否都各自成家。

    沈清月低了低眼皮儿,躲开周学谦殷切的眼神,道:“表哥,你在青石斋见过我的画像,是么?”

    周学谦想起惊为天人的画像,唇边抿了浅笑,道:“嗯。”他眉头一皱,道:“表妹怎么知道?顾先生跟你说的?”

    沈清月摇头,笑得很坦然,她道:“是我故意的,我特意等着你去青石斋,不过不巧,还是没有撞上表哥,本来无功而返,没想到还是被你瞧见了。”

    周学谦眼眸一抬,惊讶地看着沈清月,也就一瞬间而已,他便自嘲笑道:“那真是……”

    有缘无分。

    沈清月蹙了蹙眉,问他:“你不生气?”

    周学谦笑望着她,答道:“难道表妹以为我心悦你,只是因为你长的好看吗?”

    沈清月面颊浮红,她以为,至少有一半这个缘故。

    周学谦垂头喃喃道:“不单如此,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沈清月耳廓也红了,她活了两辈子,竟还是头一次听到男人跟她说这样缠绵悱恻的话。

    周学谦眉目带笑地问她:“月表妹,你是不是素来就爱淡色衣裳,为了我才穿得那般鲜艳?”

    沈清月没有隐瞒,她实诚地“嗯”了一声。

    周学谦脸上笑意难掩。

    沈清月胸口不安地跳动着,垂首欠身道:“表哥一路顺风。”

    周学谦“嗯”了一声,根本挪不动步子,他好想再多看她一眼一眼又一眼。

    他都还没有看够,就要离开她了。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沈清月就一直低头不起来。

    周学谦到底不忍,哑着声音道:“表妹……我走了。”

    沈清月这才抬头,朝他压了压下巴。

    周学谦临行前,突如其来地说了一句:“顾先生他……”

    沈清月投去一个狐疑的眼神。

    周学谦绷着下颌,挪开视线,道:“没什么。”

    他放弃沈清月已然心如刀绞,虽他看得出来,顾淮对沈清月有意,不管是什么意,反正是有意的,可他却说不出口。

    沈清月也不想追问,只笑了笑。

    周学谦艰难地迈出去一步,凉亭外边吵闹了起来。

    沈清月看过去,春叶好像在拦什么人。

    周学谦阔步往外走,沈清月也慢步跟上,沈清慧独身一人闯过来了,春叶的手背上,有红红的挠痕。

    沈清月登时就恼了,沈清慧竟然这样就轻易动手抓她的丫鬟!

    周学谦瞧见春叶手上的红痕,冒出一股子无名火,他...冷着脸,眼神也冷冰冰的。

    沈清月走到春叶身边,瞪了一眼沈清慧,道:“慧姐儿,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谁准你动手抓我的丫鬟了?”

    沈清慧看着周学谦,她捏着帕子,眼睛红红地怒斥沈清月,道:“沈清月,你真不要脸!用这样下作的手段缠着周表哥!你怎么不去缠你自己的表哥!”

    她又噘着嘴同周学谦道:“周表哥,你别被月姐儿的骗了,她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她要跟她自己的表哥定亲了,还要来纠缠你,真是不知廉耻!”

    周学谦大概猜到沈清月要《文府》在作用力,他黑着脸看着沈清慧,道:“三表妹,你哪只眼睛看到月表妹缠着我了?我刚从花厅出来,只是正好跟月表妹撞上了。而且就算要缠,也是我缠着如花似玉的月表妹,怎么会是她缠着我?”

    沈清慧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周学谦,她心里风光霁月的周表哥,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等事,可她一看沈清月冷淡的脸,又觉得好像是真的。

    周学谦继续道:“三表妹,你疯疯癫癫地追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月表妹,你这样就是知廉耻么?”

    沈清慧面色一阵青白,周学谦骂她是疯子!还说她不知廉耻!

    周学谦同沈清月作揖道:“月表妹,你身为家姐,也当好好教养家中姊妹。”他饶有深意地看了沈清慧一眼,道:“你们沈家,我以后是不敢再来了。告辞。”

    说完,周学谦就走了。

    沈清慧羞愧得满面通红,懊恼又害怕地跺着脚,周学谦因为她的莽撞才走了,要是让长辈知道了,可怎么办!

    沈清月冷淡地扫了沈清慧一眼,压根就没把沈清慧放在眼里,就领着丫鬟走了。

    所幸只有沈清慧一个人跑过来,她和周学谦还有春叶统一口径,把黑的说成白的。沈清慧原先就犯过错,谁还会信她的?

    周学谦回了周家之后,被周夫人叫过去质问,他一贯大度,这回却有些小心眼了,他道:“我去沈家是找二表哥的,不过的确撞见了月表妹,也只是撞见而已,倒是慧表妹,想方设法地缠着我,儿子吓得以后再也不敢去沈家了。”

    周夫人先是一惊,后来又一喜,最后恼怒地问道:“慧姐儿没对你做什么吧?”

    周学谦道:“听她说话的样子,就是个心思不干净的……”

    周夫人早就为了沈清月的事憋了一肚子火,现在又来个沈清慧,她可没客气,直接找上了沈家的老夫人,客客气气地抱怨了一番,甚至表现得很为难,说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还请老夫人替她拿个主意。

    沈老夫人落个没脸,回头就让赵氏吃了苦头,还罚了沈清慧跪祠堂,连她们母女俩的一句辩解都没听。

    沈清月听说的时候,就是笑了笑。

    蚍蜉撼大树,不可笑吗?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