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都市小说> 我能看见本章说 > 第七百七十九章 弹饭
  楼梯上,一只鸡和一只虎在狂奔,一个往上,一个往下。

  鸡和虎撞到一起。

  陈福发摘了虎头,大鱼摘了鸡头。

  两人对视良久,陈福发长叹:“换回来吧。”

  ……

  明天就是第二轮比赛了。

  节目组放选手们回家休养。

  陈玉米回家,放下鞭子,看窗外的月亮被防盗窗隔成一条一条,听到楼上的歌声。

  “奶奶喂了两只鸡呀,什么鸡,什么鸡,大母鸡和大公鸡呀。大母鸡,大母鸡,一只白天忙下蛋呀……”

  陈玉米心有所动,出门,上楼,到天台。

  天上的大圆月亮照下来,一个人坐在天台边上看月亮。

  一边看一边唱。

  “一只清早呜呜啼呀,呜呜啼——”

  陈玉米从没听过老爸唱这样的歌,真好听。

  他走过去,在老爸身边坐下,抬头看月亮,听他唱歌。

  老爸唱完,没再说话。

  两人就这样在夜风中抱着腿,看着月光浓淡,影子厚薄,任沉默肆意流淌,荡漾,闪烁。

  陈玉米说话了:“呦呦呦,老爸,我可能是恋爱了。”

  老爸身子一震,扭过头来,两只眼里像掉进了两轮圆月,亮得不可思议。

  很快,他又扭回去,直直地看月亮。

  “呦呦呦,爸,我除了音乐,还从来没喜欢上一个人。你以前怎么追老妈的?”

  陈玉米随兴地rap,他没指望老爸给他答复。只是今夜月光照透了他的心,凉风拂痒了他的魂,有些话他就是想说。

  老爸突然抓住陈玉米的双肩,硬把他的头扳过来,直视陈玉米的双眼,像钉进两根长钉,当当作响。

  “呦呦呦,不行!绝对不行!”老爸说。

  陈玉米怔了会儿,说:“呦呦呦,我还没说喜欢谁呢。”

  老爸的反应很不对劲。

  以前他窝在家里搞音乐时,老爸、老妈常对他说的话就是要么出去工作,要么去相亲结婚生个孩子,结婚后,男人就成熟,知道责任了,最后就会定下心去找份工作。

  他以为自己说喜欢一个人时,老爸会支持他的。

  “呦呦呦,谁也不行!”老爸的语气重得都能砸下来,砸痛他的脚趾,好像他喜欢上一个男人似的。

  陈玉米脸僵下来,自从参加比赛以来,他明显感觉到老爸的变化,语气变柔了,也会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父子间的关系只差把“呦呦呦”去掉,就能正常对话。

  可是今夜的老爸不知怎的又变回去了,又变成以前那个脾气暴躁,听不进自己意见的顽固老头子。

  他反对的莫名其妙,还没说喜欢谁,就这么大反应,跟吃了炸药似的。

  陈玉米一下子就没了说话的兴致,月亮再亮,夜风再凉,也没了。

  他看了会儿,站起来,下楼了。

  楼梯下到一半,背后歌声响起:“一只白天忙下蛋呦——一只清早呜呜啼呀——”

  陈玉米回头看,老爸抱着腿,对着月亮唱,好像、好像——

  好像一只鸡啊。

  陈玉米呆了会儿,摇摇头,下楼了。

  ……

  第二轮比赛正式开始。

  胳肢窝屁王和太极拳王正在台上唱歌。

  陈玉米在后台沉思。

  不是等会儿比赛的事。

  他不是傻子,以前在网上发布歌曲,粉丝只有三个,其中两个还是老爸老妈。他可以自我安慰,说是缺少营销。

  现在参加比赛,到了第二轮,他再自大,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老虎的唱功,公鸡的音色和舞蹈,屁王的节奏,想脱发的头腔共鸣……

  每个选手都有一招绝活,自己呢?

  除了甩鞭子让2号评委说爽外,还有什么呢?

  词曲制作吧。

  可他是要当歌手的,又不是制作人。

  也许这次比赛后,他真的要听老爸的安排,去做个小店老板,以后给游泳完的孩子卖烤玉米吃。

  想到这里,陈玉米没有多伤心。

  他自己也觉得意外。

  不过,也许是因为找到真爱的缘故吧。

  这次比赛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他决定了,第三轮比赛他很有可能淘汰。

  在这之前,他要向公鸡表白。

  歌手事业成为泡影,他至少要收获爱情。

  至少要让80后寻梦歌手跪在地上喊他爸。

  那天在白旗集团餐厅,自己想问公鸡的微信号,公鸡突然跳起来,往外跑。

  那时他就觉得有戏。

  如果公鸡不喜欢他,直接拒绝就好,为什么要表现得这么反常呢?

  答案只有一个。

  公鸡,陈苞米,她也喜欢自己。

  为了爱情,要大胆出击。

  他还记得和寻梦歌手的约定。

  第三轮比赛结束,就要泡到公鸡。

  时间不多了。

  比赛到中午,节目组放饭,时间紧迫,大家都是吃的盒饭。

  饭很硬,勺子都撬不动。

  要比赛的人很紧张,胃口不好。

  比赛过的人担心成绩,胃口也不好。

  陈玉米不一样,他胃口好极了,因为他就坐在公鸡对面。

  可能是看开了比赛,不再追求成绩,老天爷也给了他补偿,等大家都坐下来,只剩一个空位,公鸡来迟了,只能坐在陈玉米对面。

  陈玉米注视着公鸡,担心她能不能吃饭。

  今天节目组订的都是盒饭,不是饭团,不摘下头套的话,怎么吃?

  陈玉米看呆了,都忘了手上的勺子还在撬饭,勺子弯了,一下子弹出去,一团饭像石块一样,弹进公鸡嘴里。

  陈玉米愣了下,看着手上还在嗡嗡发抖的勺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公鸡头套里传来咀嚼声,然后一只鸡翅膀做了个ok的手势。

  陈玉米大受鼓舞,再用勺子撬饭,弯曲,发射!

  公鸡一口一个饭团,陈玉米一勺一个饭弹。

  一个接的好,一个发的好。

  边上的人纷纷鼓掌叫好。

  节目组早早安排摄像师准备,拍下这一系列精彩镜头。

  上次在白旗集团餐厅表演了变碗的魔术,就知道公鸡有一手,这些日常画面播出去,收视率肯定很高。

  陈玉米在掌声中迷失了自我,他想了很多表白的手段和方法,没想到最后竟是靠这无意的弹饭手艺。

  陈玉米还要弹饭,公鸡默默站起,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往卫生间去。

  卫生间里。

  公鸡对着镜子发呆,然后猛地一拳击出,砸中镜子。

  还好隔着厚厚的鸡翅服,镜子没碎,他的手也没伤。

  喂饭、喂饭——

  你好歹喂口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