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大唐扫把星 > 第301章 饶命
  侍女跪坐在侧后方,十指纤纤拨动着琴弦。

  琴声悠悠,烟雾渺渺从侧前方的香炉里飘了出来。

  细长的针在绷子上穿行着,一块红色的布上,半只白色的鸳鸯活灵活现的。

  一针下歪了些,但不是仔细看压根就看不出来。

  “心依旧不静。”王琦把绷子丢在案几上,抬头,外面的周醒这才进来。

  “王尚书,贾平安令人去查了常生的熟人。”

  “他看错了路。”王琦微笑道:“常生的熟人可能令他开门?再聪明的少年,终究不知这等官场之事。不过看着他四处奔忙,某甚为欢喜。”

  周醒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位越发的阴柔了,“他还收买了刑部的小吏,给了金子。”

  “那同样无用。”王琦笑的越发的自得了,“此案天衣无缝,任谁都查不到。”

  周醒犹豫了一下,“王尚书,为何要在此刻动贾平安?”

  “你不懂。”陈二娘从外面进来,跪坐在右前方,王琦看了她一眼,只觉得胸口酸痛,“相公他们在布局,此次将会是一次清洗。”

  周醒心中一凛,“那这是顺手把贾平安弄进来?”

  王琦点头,“此次……某也只是听闻些风声,此次相公要扫清陛下和自己的对头,贾平安是不是对头?是。既然如此,把他弄掉,也算是开门红。”

  “弄了他的表兄,贾平安会发狂。”周醒渐渐找到了思路,“贾平安克死了家人,幸而杨德利不离不弃照顾着他,否则就他那样的,早就饿死了。如此,贾平安会发狂……发狂……他和高阳交好……”

  周醒抬头,眼中有敬佩之色,“王尚书好手段。贾平安一旦疯狂了,咱们再撩拨一番高阳,这便是一通百通啊!”

  王琦淡淡的道:“直接弄他难,既然如此,就从他的表兄身上着手,牵一发而动全身,顺带把高阳也弄进来,如此,也算是大团圆了。”

  “哈哈哈哈!”

  周醒笑了起来。

  陈二娘也想笑,但张开嘴却笑不出来。

  “为何不乐?”王琦看着她。

  “最近身子不适。”陈二娘很平静的说着。

  “如此就去歇息。”王琦冷冷的道。

  “是。”陈二娘起身告退。

  天空上阴云密布,陈二娘站在院子里发呆。

  “你在想什么?”

  周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想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陈二娘的声音飘忽。

  周醒低声道:“你和王尚书这阵子疏远了。”

  “与你何干?”陈二娘冷笑着。

  周醒笑道:“若是可以,某的房门一直开着。”

  话音未落,陈二娘的身体猛的旋转。

  头发在空中飞舞,几缕遮在了脸上。

  啪!

  周醒捂着脸退后,眼中含笑,“有趣,还是那个狠辣的陈二娘,如此某就放心了。”

  陈二娘冷冷的道:“野狗般的东西,也配觊觎我?滚!”

  周醒的眼中闪过厉色,旋即走了。

  ……

  “寻了坊正来。”

  贾平安到了崇义坊。

  坊正曾梭来了,没等贾平安问话就说道:“武阳伯,这几日来问此事的人不少,某这里当时却一无所知。”

  贾平安淡淡的道:“说。”

  曾梭干巴巴的说了一通没价值的话,贾平安摆摆手,等他走后,包东说道:“武阳伯,此案怕是寻不到凶手了。”

  他们已经把外围的人都查了个遍,可依旧找不到线索。

  贾平安说道:“听说过一种法子吗?叫做排除法。”

  他随即又去了几个坊卒家问话。

  消息传到了王琦那里,他捧腹大笑道:“那个蠢货,竟然去问坊卒,既然某要动手,自然不会被人看到,那个蠢货,想到他此刻心急如焚,却毫无办法,某就欢喜的不行,来人,备酒,哈哈哈哈!”

  陈二娘站在外面,并未如往常般的进去陪他喝酒。

  天空依旧阴霾。

  陈二娘看着外面的天空,突然生出了出去一趟的冲动。

  不能!

  她捂着自己胸脯,用力呼吸了几下。

  “某觉着你不对劲。”周醒的声音就像是毒蛇般的传来,“你神不守舍,你在想着什么?以前的你眼中只有王尚书,此刻却离他远远的……某知晓你有问题,莫要被某抓到,否则……你生不如死!”

  ……

  贾平安回到了道德坊。

  王学友就蹲在家门口,见他来了起身搓手,却不说话。

  “别担心,某在查。”

  贾平安回到书房,拿出那张纸,又涂掉了几个名字。他看着剩下的一个名字在发呆。

  “外围的人都查过了,并无作案时间。”

  “当时看守仓库的五名军士集体腹泻,那些人说是表兄弄的,这个理由牵强的让人无语。”

  贾平安看着最后的那个名字,眼中有光彩。

  ——同僚!

  ……

  “不是某杀的人!”

  “不是你,那是谁?你的册子就在现场,竟然还敢狡辩,来人,动刑!”

  刑部,杨德利绝望看着走来的胥吏,“某发誓,若是某杀的人,某就不得好死。”

  三角眼官员冷笑道:“杀人凶犯,本就不得好死。”

  外面进来一个官员,走到三角眼官员的身侧,低声说了些什么,三角眼官员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把杨德利弄回去看押。”

  不拷打了?

  两个胥吏已经兴奋了,可这话就像是冷水,让他们沮丧不已。

  行刑是会有瘾的。

  晚些,有心腹问了三角眼官员,他低声道:“是英国公的吩咐。”

  李勣在百忙之中见了贾平安。

  “你可是为了案子而来?”

  “是。”

  李勣看着他,眼中有些怜悯之色。

  “你和杨德利相依为命多年,这等情义老夫知晓,可此案证据确凿……”

  “表兄没有杀人动机。”

  贾平安说道:“这个案子粗看是谋财害命,可一百多贯钱在哪?那么多钱,表兄是如何弄出去的?藏在了何处?有人说表兄弄了马车里应外合,这是假想。某说句实话,英国公,表兄抠门,连一个朋友都没有,谁能和他里应外合?某吗?一百多贯钱……英国公觉着某会心动?”

  李勣点头,“此案是有疑点,可杨德利的东西却在死者的身边被发现,这无可解释。”

  贾平安笑了笑,“某想见见表兄……”

  ……

  “竟然没被拷打?”

  “不该是进来三日就要动手吗?不交代每日一次。”

  “这人的运气真好。”

  杨德利跪在草席上,突然嚎哭了起来,“姑母,某没杀人!他们冤枉人!”

  外面的狱卒骂道:“住口!”

  这时大门打开,狱卒回身,见是上官,赶紧解释道:“那杨德利嚎哭不已,某马上去收拾他。”

  官员瞪了他一眼,回身道:“武阳伯请进。”

  贾平安走了进来。

  里面昏暗,关键是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腥臭,腐朽,让人想到了地狱。

  “姑母……”

  杨德利的嚎哭声传来,贾平安觉得他的姑母就算是去了天上也会想下凡来,一巴掌拍死这个倒霉孩子。

  “表兄。”

  正在嚎哭的杨德利浑身一震,缓缓回身……

  “平安!”

  杨德利扑了过来,双手抓住栏杆,急切的道:“平安,不是某杀的,某没杀人……”

  “某知道。”贾平安低声道:“安心等着。”

  身后的刑部官员有些诧异,心想贾平安进来不是为了问话吗?

  贾平安回身道:“多谢了。”

  这就走了?

  贾平安进来就是为了看看表兄,他走到狱卒的身前,“还请高抬贵手。”

  狱中有狱中的规矩,贾平安不好干涉太多。

  狱卒笑道:“武阳伯客气,好说,好说。”

  ……

  “贾平安去了刑部的大牢。”

  王琦笑道:“某这几日就指望着此事取乐了,他去刑部何用?刑部也查不清,此案杨德利是跳进曲江池也洗不清。”

  “贾平安洋洋得意,此次却被当头一棒,痛快啊!”周醒看了陈二娘一眼。

  陈二娘木然坐在那里,面无表情。

  ……

  郑良在仓部多年,算是老吏,从刚开始的兢兢业业到如今的麻木厮混,也算是经历了一番社会毒打。

  做好分内事,别的不管。

  中午,有一步三摇晃的出了皇城,准备去老地方弄一碗馎饦。

  现在粮价便宜,带来的好处多不胜数,比如说餐饮业也便宜了。但坏处就是农户的收入被削弱了。

  郑良知道这个,他甚至比尚书高履行都清楚粮价大跌的后果,但……

  管我卵事!

  到了这个年纪,他早就放弃了挣扎,只想平安惬意的度过后半生。

  一路晃荡着到了平康坊,他的眼中就多了鲜活。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别动,跟某走!”

  郑良心中一冷,“干啥?”

  身后有尖锐的东西抵住了他的后腰。

  马丹!

  那是腰子啊!

  郑良浑身僵硬的被带到了一辆马车边上。

  “上去。”

  上了马车,郑良意外的看到了贾平安。

  “武阳伯你……”郑良身体一颤,“武阳伯饶命。”

  他觉得贾平安是要弄死自己,至于原因……

  在这等时候谁还去考虑原因啊!

  贾平安没想到这人胆小如此,就笑道:“请你来此并非恶意,只是不想被人看见而已。”

  郑良心中一松,抬头道:“武阳伯有事只管吩咐。”

  贾平安没想到这人这般配合,不禁想到了翻译官,“某请了你来……你大概也该知晓,某的表兄杨德利之事。”

  “知晓。”郑良很光棍的道:“某觉着杨主事不会干这事,犯不着。”

  这等老吏看人的眼光毒辣,若是丢吏部去就是上等的测谎仪。

  “某想问问,那一日申时后,仓部谁提前走了。”

  郑良一个激灵,“难道……”

  贾平安神色平静的摸出了一块金子。

  大唐缺钱,也就是钱荒,所以只能把布匹也当做是货币使用。以至于在东西市都有存钱的地方,那些经常来花销的人可以把钱存在那等地方,消费的时候叫人把钱送来就是。

  这是利诱!

  说出来对郑良并无风险,还能得到好处,他除非傻了才会拒绝。

  郑良的眼中多了贪婪之色,一闪而逝。

  “那一日……”他努力的回想着。

  这等早退的事儿你问官员多半不知道,反而是下面的小吏知情。

  这些小吏有个八卦网,没事儿的时候就聚在一起扯淡,谁昨天早退了,谁假装有事请假了,谁偷奸耍滑了,谁拍马屁了……

  你要想知道一个部门的事儿,别去问官员,把那些小吏聚拢来,一顿酒下去,保管比什么都强。

  “主事闫强!”郑良眨巴着眼睛,“对,就是他。那一日他溜了出去,恰好被某看到了。他说什么去交公文,可某恰好去茅厕,看到他溜了出去……”

  “再想想。”贾平安轻扣了一下车厢,外面传来包东的声音,“下官在。”

  贾平安淡淡的道:“仓部主事闫强……去查。”

  “领命!”

  外面有脚步声远去。

  郑良心中一凛,“就是他,他和杨主事有矛盾,总说杨主事无事生非。”

  这不是原因。

  贾平安知晓,此事不是柴令武那伙人就是小圈子那伙人干的。

  这也说明一个事儿,他贾平安如今越发的重要了。

  贾平安看着他,“还请你去个地方……”

  郑良马上跪了,哭道:“求武阳伯饶命,某家中尚有高堂在……”

  贾平安满头黑线,“某只是让你暂时待着,此事一破就让你出去。”

  他下了马车,随后去了百骑。

  没过多久,包东来了。

  “武阳伯,那闫强在户部颇为得意,说是明年就能上了主事。家中有亲戚在杨家做事……”

  “哪个杨家?”贾平安拿起那张纸,看着上面的两个字问道。

  “就是小圈子的杨家。”

  贾平安把纸折起来,起身道:“你去刑部,告知刑部的人,仓部小吏闫强有重大嫌疑,请刑部的人来查探。”

  “领命。”包东去了。

  “雷洪,你去寻了许多多,让她的人去查闫强最近的往来,若是有偷鸡摸狗厉害的……罢了,你去道德坊寻了杜贺,告诉他此事,让小鱼去查。”

  随后他又叫来一个百骑,“闫强和仓库有公事往来,让许多多的人去崇义坊查,那一日申时可有人看到闫强出入。”

  他随后去了尚书省。

  “一个小吏?”

  李勣有些不解,“可确定?”

  贾平安心中确定,但没证据,“英国公,那闫强当日申时悄然出了尚书省,这看似早退,可此人和仓库有公事往来,能让常生开门……”

  这个是重大嫌疑。

  李勣深吸一口气,“让刑部来查。”

  贾平安摇头,看着李勣,“英国公,此事是冲着某来的。”

  李勣一怔,他不知道小圈子正在酝酿大事,所以觉得他们没必要冲着杨德利下手。

  此刻被贾平安提醒,他仔细想了想,“罢了,老夫把闫强叫来。”

  这需要冒风险,若是不对,李勣也难逃弹劾。

  可这是唯一的办法。

  晚些闫强来了,见到贾平安后神色如故。

  小吏把他送进来就出去,随手关上了房门。

  室内阴暗了下来。

  闫强纳闷的道:“武阳侯可是有事?”

  “为何杀了常生?”

  ……

  包东跑去了刑部,寻了刑部侍郎汪海。

  “你是说……武阳侯寻到了凶手?”汪海皱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更多的是狐疑。

  刑部一群专家都说是杨德利动的手,你一个杨德利的表弟说寻到了另外的凶手,这个有些假吧。

  包东说道:“汪侍郎,那闫强当时撒谎出外,而且他和仓库有公事往来……”

  “这是嫌疑,可除非有证据,否则不能说闫强是凶手。”汪海作为刑部侍郎,这一点还是站的比较稳的。

  包东放低了声音,“那闫强有亲戚在那些人的家中做事。”

  “那些人……”汪海看了包东那便秘般的表情,心中微动。

  “某去寻尚书问问。”

  “多谢汪侍郎。”

  可没过多久汪海就回来了,看着面色铁青。

  “马尚书说了,刑部是刑部,百骑是百骑,贾平安作为人犯的亲戚就该回避。”

  擦!全网最快更新138txt.com

  包东怒了,“查一查总是好的吧。”

  查一下又不会怀孕。

  ……

  “武阳伯你说什么?”

  “某说你杀了常生,嫁祸给杨德利!”

  “武阳伯你……某不懂。”

  “你看不惯杨德利。”

  “可某至于为此去杀了常生?”

  贾平安一番质疑,闫强一脸不解的怼回去,渐渐的,贾平安有些无话可说了。

  “下官还有事。”闫强起身。

  贾平安笑了笑,他一直在忽悠,随意的问话,关键的问题却不提。

  他只是想拖延时间而已。

  “武阳伯!”

  外面传来了雷洪的声音。

  “何事?”贾平安盯住了闫强。

  “那些恶少去查问了,无人认识闫强。”

  闫强愕然,“这个也查?”

  “当然。”贾平安笑了笑,“听着就是了。”

  “但有几个少年说,他们那一日在树上偷看别人家的妇人,恰好看到了……那一日申时确实有人进了仓库。”

  在许多时候,官人的消息往往没有恶少们来的灵通。后世破案就喜欢寻了那些地头蛇来协助,就是这个缘故。

  “仓部那一日除去杨德利之外,还有谁因为公事去了崇义坊的仓库?”

  贾平安冷笑道:“要查吗?”

  闫强的眼皮子跳了一下,“只管查。”

  “你有恃无恐,皆因刑部有人压着。”贾平安起身,平静的道:“可某只需拿了你的画像去崇义坊询问,你以为自己能逃脱吗?”

  闫强的腿颤抖了一下,嘴角在颤动,“某……你只管去查,别冤枉了某。”

  “冤枉?”贾平安觉得此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武阳伯。”一个百骑进来,手中拿着一个包袱,“你家里的人拿着这个东西来了,说是在闫强家寻到的,还有血腥味……”

  贾平安接过包袱,打开……

  一柄短刀。

  上面看似干净,可作为厮杀汉,贾平安嗅到了人血那股子特殊的腥臭味。

  “闫强,你还有何话可说?”

  闫强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饶命!”

  ……

  本月最后三天,有月票的书友,爵士求票。